叛徒

第364章 醒目

第三百六十四章 醒目

晚上坐在海风拂面的卧室露台上,安妮看着坐在石块砌成的垛口上的齐天林:“对这里满意么?”

齐天林看看附近几盏亮着的卧室灯光,都有露台,但是很巧妙的设计,每一处的露台并没有在同一个平面上,所以私密性很好,柳子越跟玛若在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餐以后,继续兴致勃勃的进行好奇的探险,有两位小黑妞陪着一块的,蒂雅没兴趣,早早的就到后勤部门去查看自己的宝贝枪支了,所以现在卧室虽然都挑好了,还没有回来的迹象,努努嘴:“对我来说,真的是个不小的惊喜……但是,估计我也要给你一个惊喜了。”

这是一间充满海盗气质的卧室,石块砌成的地面上铺着几张厚厚的长绒地毯,木床也是充满乡村气息的大木块组合,**跟窗前都挂着亚麻布的纺织品,就跟安妮身上现在的睡衣一样,顺滑自然得很,她就在旁边的一个垛口坐下,把一个带有印度风格的烟灰缸放在垛墙上:“别把烟灰烟头撒到海里搞污染……说说吧,什么惊喜?”

齐天林看看手里点燃的几厘米香烟,再回头看看外面浩瀚的大海,不知道这种污染从何说起:“我也保密几天,过几天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带你去看个东西,去巴黎吧,正好有个航展,你不是要买飞机么……海岛的钱都省下来了,也要消费一下的,难得有你看得上的东西。”

安妮知情知趣,也不多问是什么了,只是靠在旁边的垛墙上轻声:“风有点大呢……”是有点,把她的睡袍吹得有点轻飘飘的感觉……

齐天林领会精神,过去从身后拥住她在怀里,一轮明月挂在夜空,原本应该漆黑一片的夜空似乎被染上一层银边,天边的那些云彩都有这样的毛边,看上去就好像大理石的纹路一般,具有雕塑的美感,更让海面泛起万道粼光……很美。

其实寂静的世界反而没有那么真实,带着海浪的冲击声撞击洗刷,让人心醉。

齐天林真是有感而发:“海上明月共潮生。”然后就一言不发了,别的不记得,只知道这么一句。

反而是安妮轻声来一段:“春江潮水连海平……你们的古人确实很富有浪漫气息和才华,就是诗歌让我接触到华语博大的内涵,没想到最后的收获就是跟你的交流。”

齐天林仰慕:“你真是看得起我这么个粗鄙汉子了……”

安妮的声音低低:“真实嘛,那些都是花里胡哨的东西,需要用来点缀浪漫的时候用一下就是了,核心才是根本……”

齐天林笑得满足:“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安妮背靠在他的

怀里:“那还不抓紧时间?”

嗯,其实都有点默契了,一晚上都没人来打搅,关上灯,在月色之下,翻滚在松软的床褥之间,带着点魅影的感觉,真是神清气爽。

所以第二天一早,安妮都有些慵懒的缩在白色的亚麻织物中眯着眼睛看齐天林:“有点恍惚,要是窗外看见一艘三桅大船,我就会觉得我真是穿越到了中世纪了……”那倒是,放眼看去到处都没有什么现代化的痕迹。

齐天林亲一下:“这些天你怎么安排的?”

安妮有板有眼:“整理整个城堡,玛若会打理她的那一摊子公司的人员事务,你就当是休假好了,然后我们再返回,要过上一段日子逐渐整理好,这里才能长住,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确实很多,接下来的几天,安妮都在根据一大叠的清单检索整个海岛移交过来的物品和设备,整理哪些是可以维修的,哪些干脆改买现代产品,比较忙碌,另外的姑娘就不帮她的忙,谁叫她才学过那个什么城堡管理学呢?心安理得的到处游玩。

玛若的事情其实轻松,她这个老板下面原本就是体系分明,自行工作的能力比较强,后勤部门正在逐步搬迁,只是大件物品还是要通过小货轮运输,所以购买一两艘自有的小艇也是必须的。

搬迁到岛上来的人其实不算少,后勤部门基本上全员移动,特别有些成家上年纪的退伍人员,都搬过来,这样的城堡,容纳一两百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专业人员一到,就开始逐步建立防卫体系,作为一家武装防卫公司,这方面自然不会有什么遗漏,无论是触感警报器,红外线探测器,压力感应件,层层叠叠的形成防卫,摄像头更是公开的,隐秘的都安装在古堡内外,既然成为私有财产,就是要作为百年基地细心打造了,用玛若的话来说,每一个角落都要收拾得干干净净。

其实最忙碌的就是那个管家雷斯特,这位获得过管家学位的中年人确实是专业管家,何况英兰格的管家原本就是富贵阶层的象征之一,就好像需要拥有一位法西兰的厨子一样的重要,各种事无巨细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从他那里有条不紊的展开的。

亚亚原本是把自己定位在齐天林的管家身份的,现在就不得不甘拜下风的给这位中年人打下手,当然也只有他才能调动那些大量的小黑。

枪声已经开始在这个岛屿上面响起来,因为在城堡外面拥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山地岩石以及少量的树木植被,齐天林手痒的就带着已经过来的PMC们开始做演练,打算给这边建立几个训练科目,因为

是孤零零的海岛,无论射击还是爆破,都有点肆无忌惮了,直到安妮气吼吼的打电话警告齐天林,在她回来的日子里面还是不要这样太煞风景,训练的密度才有点下降。

柳子越也不着急召唤自己的拍摄团队,这段时间就干脆放开心思休息。蒂雅除了训练天天带着一只猴子跟一只跌跌撞撞的小棕熊在山林里面玩耍,也当做是放假。

所以临到最后齐天林跟安妮提出要返回巴黎参加航展,就只有柳子越依依不舍的跟着一起乘机离开,玛若美其名曰要在这边主持公司搬迁大计,穆尼以后就只是一个接业务的办事处由苏珊管理,所以这边才是她以后常呆的地方,自然要经营好,而蒂雅对到大城市去没多大兴趣,而且看着安妮柳子越一块,就不愿瞎搅合,只叮嘱齐天林下一步的工作确定以后召唤她。

飞机升空的时候,柳子越低头看看舷窗外的小岛,安妮还特意来了个侧身盘旋,方便她来个拍摄镜头,也没有让她吓得惊叫了,转头对齐天林点点头:“这样的生活……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

齐天林笑着掰手指:“我尽量的努力达成这个目标……,拿沙特的工资,带苏威士的手表,开德国车,坐美国飞机,喝法西兰酒,吃华国菜,抽古巴雪茄,穿意利大的鞋,请英兰格的管家,配索马里的保镖,还有什么?”

安妮掉头笑:“有苏威典的老婆嘛!”

得,柳子越就直撇嘴,懒得跟她争论:“我回去把公司人手调整好,安排好工作,我也过来,走水路好了,看着也不远,买条游艇吧,也算是我做点贡献。”安妮跟齐天林都齐声表示感谢……

是不远,飞机很快就穿越了海面进入法西兰的国境,齐天林这次就拿了一台GPS在观察方位,还是属于法西兰西侧的比凯斯海湾,确实距离巴黎是最近的,穆尼次之,伦敦最远,无论穿越大西洋到美洲,还是向东穿过法西兰到地中海,这里都算是一个中心点,如果往南就更加可以轻易的直扑非洲,对于齐天林的特殊工作身份来说,真是一个面面俱佳的据点。安妮确实没少费心思。

一个多小时以后就到了巴黎一个小型机场,降落以后,柳子越就被自己公司的下属开车过来接走,笑眯眯的给齐天林做个打电话的手势,就消失在晨雾之中。

这架专属飞机就自行返回已经被玛若命名为迷雾的小岛了,安妮撇撇嘴:“迷雾?我还以为她会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呢……你为什么不直接让飞机把我们送到航展的机场?”关键是不堵车没红绿灯啊。

齐天林招手揽了一辆出租车:“

飞机都是小事情,先去看看给你的小惊喜……”

随着出租车停在金融大道的一家不起眼的银行门外,安妮多聪明的:“那个小袋子?”

齐天林卖关子:“还有你未知的……”

在彬彬有礼的银行职员带领下,两人穿过好几层厚厚的闸门防卫,才来到一个地下不知道多深的库房,一间全封闭、天光地白一目了然没有摄像头的房间里面等待了几分钟,一个金属箱子就被持枪护卫跟银行经理一起送过来放在桌面上,监督齐天林用瞳孔验证打开箱子锁以后,就礼貌的告辞退出,轻轻的关上了门。

齐天林拿起这个电脑机箱大小的钛合金箱子,轻轻打开盖子,推到安妮的面前。

一本青灰色牛皮面的陈旧笔记本,外加一本德国护照和一个钱包在其他的东西中间,显得那么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