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1章 希望

第三百八十一章 希望

其实过来这两天,电话知道蒂雅他们过来的程序有点复杂,齐天林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凭借手中的PMC识别卡,堂而皇之的飞到坎大哈的德阳公司去了一趟。

也就是他曾经发现导演跟老鹰的地方,既然来了,他就应该去看看。

好歹他现在也一大公司主管,对不对?

所以什么武器都没带,就直接奔着德阳公司去了。

也就半年左右的时间,这边繁忙依旧,他就打着找自己认识的那几个德阳承包商的名义上门。

但是第一个看见的门房里面,熟悉的墙上,却没了老鹰的当地工作卡。

这也正常,看看半年来自己都流动了多少地方,老鹰到处流动也正常得很,何况之前那张他唯一知道的电话号码,苏珊的反馈是再也没有使用过。

三个认识的PMC已经只剩下了一个,一个受了重伤,断掉一条腿,另一个是觉得挣够了钱,这几乎就是武装承包商们最真实的写照,要么带着伤残不得已走开,要么看得清醒一点早点收手,剩下一个就是不要命的。

看见齐天林还有印象,毕竟那场扎赫里的赏金猎人战斗,齐天林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你怎么又回来了!?马克呢?”

齐天林寒暄:“我们有个小公司,他现在接一些强度没有那么大的活儿,我自己跳槽去了宙斯盾,这次有事来阿汗富,顺便找你们问点事儿,结果,就你一个人在这里。”

身上挂着枪支弹药的PMC果然有点惊讶他的去处:“宙斯盾?也不错!大公司了,而且他们的待遇也不错吧!”接着不含糊:“有什么?尽管问!”都是大公司职员,似乎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了。

齐天林直接:“就是那个时候你们公司那个瘸腿的加大拿仔,是我战友,我很不容易在也门找到他,结果我们一起出任务,死了,有东西要转交给跟他一块那个美国人,你有印象没?”

眼前这个德国人想了好一会儿,还起身去问了问别的同事才回来确认:“你说的是不是亨特尔?”

齐天林顿时就想起导演在电脑里面留下的讯息,那张老鹰在PMRI的名片上面就是这个名字,赶紧点点头:“对!就是亨特尔!”

坐下来摇摇头:“走了,回美国了,我们公司大多数都是美国人,我这样的很少,听说是跳槽了,去了别的公司。”

齐天林有点失望,又有点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最想的就是老鹰忽略他,越淡忘越好!

当时老鹰在那个海滨小楼对

他策划了一次雇佣兵的袭击,被蒂雅用火箭筒击退以后,打过一次电话就再也没有了消息,齐天林只盼望老鹰能够又有一份新的任务,忙得忘记了他这个幸存者,不至于关心他所有的情报跟他相关地方发生的事情。

当然也不太容易跟他联系起来,毕竟有些事情从表面来看,都不是他这么一个平凡小佣兵可能做下的,好比在戒备森严的冲绳基地的坠机事件……

为了不留下痕迹,齐天林没有多问,闲聊了一下就回了喀布尔。

目前的情况,蒂雅自然是欢喜的,就连晚上所有人坐在酒店一间客房里面开会,她都还是保持喜滋滋的表情,但知道算是上班时间,不至于腻在齐天林身上。

两名东欧PMC是萨奇的人,不是波黑的,而是前苏联军人,其中一名也比较擅长追踪,但是块头都有点大,看上去怎么都跟习惯追踪的灵巧感觉拉不上线,铺开一张地图和一张简图:“你给的资料已经很详细了,萨奇让我们来,就是因为我们是乌兹别克的,在那周围一点不起眼所以这个很少有外国人的小城镇我们去了也不起眼,这三个人都在城镇边上,这里的人不算很多,但是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枪支,一旦走火,基本上就是混战。”

还有手机拍的照片,不是正儿八经的白领开会,幻灯片投影或者电脑就算了,把手机传看一下:“人口蛮密集,但是你说这种华国政治分子,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抓,而且这一带也是塔利班的传统地区,现在虽然转到地下活动,但他们一点没有被华国通缉的压力,就跟一般人一样生活,一共有十一个人,三天两头进山估计是参加武装训练。”

齐天林有点诧异:“十一个?这么多?对!就是这个家伙,还有这俩,你们都拍到了。十一个平时都扎在一起?”

探子沉稳:“在一起……基本上同吃同住,同进同出,单独抓捕的难度很大。”

齐天林拍板:“那就一起抓了!不就多几个人么,抓了扔车斗里。”照片上能看见这一带的山区属于植被不错的,有树木,周围也有公路,带着自己的人手开车过去,抓了就跑,反正过去两百多公里就是华国边境,两位探子表示去勘探过,虽然没有标准公路,但是乡间车道是没问题的,国境线过去一百多公里就有国道了。

齐天林带着人只需要扔过国境线,那边已经有一个边防大队在野外集训了好些日子,就等着接收呢。

大体搞清楚以后就散会,两个东欧人仗着长相去周围找寻车辆准备,亚亚带着人清理武器装备,齐天林研究一下拷贝到手机里面的高清

卫星地图,都是那个副科长提供的,说不定这边都有华国的情报员,只是碍于国家间的情况,不能跨国抓捕而已。

指望阿汗富政府帮忙抓就更不靠谱了,他们自己都有大把的人要搜捕呢。

蒂雅不管要搜捕什么,散会就算是下班,无声的就把亚亚一帮连人带枪撵出门,乐滋滋的反锁上门,也不来打搅齐天林的思考,自己就翻腾那一包两人的衣物,把齐天林的换洗衣物给找出来,泡上茶,又把向左发过来的枪械包打开,取出那支高级步枪和手枪,坐到**摊开,熟练的拆成一摊子,轻轻的擦拭,时不时抬头看同样坐在床边的男人。

这就是她选择跟齐天林独处的形式……

颇有点闹哄哄的场面突然安静下来,齐天林抬头看看左右,喝一口蒂雅给他泡的茶,和大多数华国人喝茶不同,蒂雅加了点阿拉伯元素,也就是在茶里加了香料跟糖,只是考虑到齐天林的口味,放得稍微少点而已,确实很有风味:“怎么样,这段时间在班西加那个分公司觉得习惯么?”

蒂雅无所谓:“我自己的祖国呢,有什么不习惯的,我们还要回去么?”

齐天林的点头:“肯定,还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做,要找的东西还没有找到,迟早是要回去的。”

看齐天林已经关上手机屏幕,蒂雅就快速的组合上枪械:“你先洗澡?”

齐天林点点头打开电视,觉得场景有点像自己前几天在东京的酒店,想笑:“你要是还在念书的话,应该是中学生吧?”

蒂雅一下就猜出来他的意思,难得雄赳赳:“我这个年纪都可以当妈了……”把枪支小心的放进装备包,这些东西都是战士保命的家伙,就算是在闲聊说话,绝对不会漫不经心,然后就跳起来,摘掉手上沾满枪油的橡胶手套,拉住齐天林的手臂:“我给你搓背好不好?”

齐天林哈哈笑着抱起小姑娘亲一下:“我还是自己来好了,你现在是越长越漂亮,我还是别太惹火了。”关上卫生间门,还注意上了锁。

蒂雅越来越有心眼的站在门外疑惑:“我看你就是怕安妮跟玛若说什么?”

齐天林干脆把压力卸开:“嗯,你比她们的年龄确实小了些,不着急不着急……”

说是不着急,在这样条件稍好的舒适情况下,怀里抱着这么个小姑娘睡觉,还是自己真心眷恋的小姑娘,还真是个不小的考验。

还好齐天林有点意志力。

第二天他给那位副科长留下的一个联络号码发了个行动开始的短信,就七个人,在下午时分,就分

乘两辆皮卡车出发了,只是在车斗里装了两辆摩托车跟两桶油料。

因为这次的抓捕最大难度就在于对方的所处地区属于传统塔利班控制的地带,虽然现在联军部队对这一带打压非常厉害,但是就好像顽强的耗子一样,这些武装分子化整为零,很有技巧的展开了游击战,全都散布躲藏在各个角落洞穴里,真正的做到了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所以所谓的联合国军只能勉强控制城市跟临时保证主要道路的安全运输,只要部队一撤离,广大的农村地区跟山野,都是武装分子们活跃的地带。

所以齐天林的计划就是一击而中,然后直接绑了人搞穿刺,冲进华国国境,交了人之后再从旁边的国家入境离开,两边都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于是现在往那个偏远城镇的几百公里长距离前进,都放在了下午跟夜晚,毕竟,齐天林带了两部夜视仪,在加上GPS,夜间比白天更容易躲避莫名其妙的部族袭击。

希望能在第二天天明以前到达伏击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