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2章 符合

第三百八十二章 符合

计划尽量制定得严密一些,摩托车带着也是备用当成必要的前探侦察,这种土石路,路况真的是个大问题,当然也不能开那种超级越野车进来,那可不一眼就被看穿是外人?

但是具体的执行起来,真的就要看运气了。

齐天林觉得自己这几年,仗着奥塔尔的神灵保佑,运气是真不错,可今天就有点例外,不停的发现路边山崖等地方有人……

黑暗的夜色中,快速疾行的皮卡车穿行在完有公路的阶段,一直都是一个东欧人坐在齐天林的副驾驶上,给他指引道路,蒂雅在后座,另一个东欧大汉带着亚亚和另外两个小黑跟在后一辆车上,这时的车辆就关掉了前面的大灯,放慢速度,尽量沿着山谷之间谷底的土路前行,夜视仪成了唯一的指引工具,不然这样的黑夜中,开着车灯就是向别的枪手或者火箭筒示意自己的方位。

宁愿被人感觉鬼鬼祟祟,也不能莫名其妙的就一发火箭弹上了天。

但是坐在后面副驾驶座,用唯一一部热成像仪一路观察的亚亚很快就通过步话机提醒:“山崖上有两个人……”

齐天林依言用夜视仪勉强的看过去,在指引下找到模模糊糊的身影,虽然没有攻击的意图,但是这样的人出现在这样的位置,着实有点奇怪。

两名探子是白天来的,也奇怪:“我们在这里游荡了十来天了,没有发现这样的问题吧,这一带其实美军都不怎么过来,所以防备也不是很严格,毕竟没什么价值,要抓塔利班就要进山,这些小城镇又没有什么战略价值。”

齐天林只能坚持再往前走,毕竟这样的非现代化地区,夜色中,只要月亮不是很亮,云层不是很薄,通常都是很黑的,何况他们还靠着山走,挡住了唯一的那点月亮光,在阴暗面呢,对方就算有攻击的意向,也不太容易只凭借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瞄准。

这也是经验,因为夜视仪的原理跟热成像仪不同,夜视仪是通过具有放射性的光电阴极收集黑夜中尽可能的光线来工作,所以完全太黑的夜里对夜视仪也有影响,有点月亮,但不是很亮,就正好可以让夜视仪欺负人了。

可是再前行了几公里,亚亚连续的发现好几处类似的人体……齐天林跟副驾驶座的东欧探子对看一眼,都有点警惕不对劲了。

这样的夜晚,不在家睡觉,这么每隔一段距离在山垭口上吹风,这叫个什么事儿?也不可能是野外放羊的牧人,周围根本没有什么牲口的踪迹,那是为什么?

齐天林倒是不怀疑自己这两个探

子会把自己带进坑里,一来萨奇带来的人基本知根知底,二来毕竟还是属于前苏联的阵营,对阿汗富也侵略过,不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关联。

于是在打开的微光Gps上一对照,距离目的地城镇还有十多公里,齐天林干脆通过步话机通知后面,把车往侧面两座山梁中间一拐,就停在路边的地方,他自己下车,带着亚亚就开始攀爬抓舌头!

阿汗富其实不都是人们传统印象中的荒山沙石,靠近北部山区,植被覆盖率都很高,有些地区在冬季还有厚厚的雪层,这边从地质特点上来说已经接近华国的藏疆交接高原地区,不再荒凉了。

两只猎豹一样的敏捷身影就这么窜了上去,齐天林在前面用夜视仪主要实施,亚亚在后用热感仪提供准确方位,叼住战刃在嘴里的齐天林用手轻轻的拨开面前的灌木丛,要不是自己的身体极轻,估计压在这样地面遍布的落叶树枝上就会有声音惊动了。

齐天林一直习惯戴半指的战术手套,也许这样自己指尖的皮肤能够更敏锐的触碰到冰冷的扳机,掌控好扳机的力量,所以现在他的手指能够感觉到微微有些湿润的树干表皮,毕竟这边的高原寒冷让这里有点积雪,比起干涸的南方,要适宜人生活得多。

绿色的夜视仪视场里面,很快按照亚亚在耳机里面轻声播报的方位,寻找到两个模糊的身影:“对,就在你前方十二点半的方向,二十米,他们的手似乎有武器。”

另外几人各自戴着自己的耳麦听现场直播,后面那部车的东欧驾驶员还用余下的一部夜视仪观察着周围的状况。

蒂雅的耳朵上也挂着一副耳麦,略微有点漫不经心的听着,手却习惯性的拉开座位边的一张高原羊毛毯,旁边堆了好几张,就好像从喀布尔来收购这种特产的一样,里面却躺着她的短突击步枪,慢慢的旋上消声器,从耳里的声音,似乎就能判断出齐天林的动作……

山谷里非常的安静,刚才汽车轰鸣的声音突然就消失了,让那两个原本一动不动的身影也有点奇怪,齐天林还没有靠近,就听见他们小声的商量:“有没有问题?”

“不会吧……就是一两部车,只要不是很多人,他们都能解决掉……”

无声的动作已经渐渐的逼近他们的身后,齐天林的夜视仪里面也越来越清晰,两个穿着阿汗富当地典型服装的男子,正蹲在山坡上靠着,两人的腿上都横放着一支步枪,只是从型号上看,应该是二战的老式单发步枪,估计用于报讯的功能更强于战斗。

是两个标准的哨兵!

也是两个

不称职的哨兵,齐天林甚至看见他们在抽烟!

黑夜中烟头的亮光简直可以被好几公里外发现……

对话还在窃窃私语:“阿訇说周围到处都是放哨的,不会有人能够偷偷摸进来。”

“嗯……早点跟着将军打回去……”

没有人探寻过这些打游击的武装分子的内心,他们为什么一定要严守教义一定要把国土上的任何外来侵略者都打出去,但是齐天林从喀布尔机场门口那架用俄制战术轰炸机制作的雕塑就明白,这个国家历来就没安定过。

蹲在那里听了几分钟,齐天林最后居然决定放弃摸舌头,因为他要听的都听到了,没有必要弄一个人下去严刑逼供,转过身,悄无声息的就又会合了亚亚一起下山,亚亚根本不问为什么,小心的把自己让到后面,帮齐天林观察着哨兵保证后路,他才小羚羊似的小跳着跟下去。

齐天林摘下自己的耳麦小声跟两名东欧探子沟通:“来得不巧,他们要过节,趁着过节的由头,四方八面的塔利班头目有朝这边靠近聚会的意思……”

两名PMC居然有点惊喜:“能不能顺便抓点扑克党?”就是所谓的赏金塔利班头目了,美军在这边也印发了通缉扑克,呆在这边的PMC经常都喜欢拿出来玩,连平民当中都有不少人持有几副,好对照通风报信。

齐天林笑着鄙夷:“这边都这么多人要抓,哪里忙得过来?现在到底是撤回喀布尔等这一拨过了再来,还是一口气冲过去搞完就跑?”

这个时候他自己班底的问题就有点暴露出来,蒂雅跟亚亚这种为首的带着小黑基本上就不喜欢参与会议,只听从指挥,怎么说怎么做,更别说提出什么建议了,齐天林就算说要爬上山崖跳下来,他们估计也不带磕绊的,盲从性比较高。

两名东欧PMC就稍微好点,低声商量一下:“现在过去没有多远了,我们抓紧点时间,打了就跑,应该问题不大吧?这里有点特殊,塔利班分子也很多都是外地过来的,还不一定有我们俩熟悉地形呢。”

齐天林考虑的是危险,问明白那个城镇没有手机信号,两名东欧探子都是用卫星电话在联络,就决定:“那还是冲过去,只要他们的联络手段没那么先进,不能连成片围堵我们就行……不过他们的枪声报警可有点厉害。”上次他当赏金猎人的时候可就见识过了。

结果两名东欧人有点满不在乎:“不就是打单发么,我们也可以大概的模仿打点声音捣乱嘛……”

所以两部车被小心的推上路,突然发动,一溜烟就跑了,后来的

路上果然陆陆续续没少见岗哨,但是也没有被惊动,似乎密集的程度在接近的时候还减弱,应该聚集点不在城镇这边。

那就还是按照计划来,只是尽量小心一点……

中间这么一耽搁,直到天色蒙蒙亮,两部车才接近了那个城镇,一个藏在山区中间的城镇,探子的意思就是:“还有胆大包天的旅行者和游商敢来这里,只要不被绑架,还是有很多民族特色,武装分子反而危险得多,到处都是暗藏枪支的塔利班,一旦发现欧美人带枪或者不对劲的就会动手。”

那黑人就更危险了,亚亚他们听见这个消息,只会咧着嘴在后面笑,对他们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叫做危险,他们与生俱来就是跟各种危险为伴的。

计划并不是要进入这座城镇,悄悄的停在山边,掩盖一下,爬上半山腰,探子给齐天林指点位置:“他们要进山就是从三点钟方向,早出晚归,估计进山也算是体能锻炼,所以我们要么今天下午七点左右,要么明天早上五点左右提前埋伏在那里,在路上拦截比进入城镇简单得多!”今天早上就算了,人家已经出门上路,时间太仓促,不是熟手的作战策略。

齐天林也赞成这样的判断,只是他得亲眼进去城镇看看,切实的了解一下卫星地图上看见的平面环境跟实际状况是怎么样的,以他刻意乱七八糟的大胡子跟脏兮兮的亚洲面孔,加上完全的当地服装打扮问题也不大,亚亚他们自然没法进去,就留在这边休息做准备。

可他刚要上路,就看见蒂雅穿着一件捂得极为严实的袍子从车上跳下来:“我也要去!”

这个倒是也符合当地的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