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3章 小夫妻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小夫妻

比起在伊克拉齐天林曾经去窥探过一场三方会谈以及战斗的那个小村庄,阿汗富的这里就相对简单而贫穷不少。

没有那种带有宗教性质比较漂亮的建筑,几乎目光所到之处,全部都是低矮的土房,只是这一带周围的山区树木植物比较丰茂,这里依山而建的各种房屋街道,隐约有点山村的闲散气息,随着走近一些,却发现,最多也就千把人的城镇格外的热闹。

也对,这里是个南面靠近巴基坦斯,北面临近塔吉克,东面跟华国有那么一点点国境线的飞地,历史上就是有名的商贸通道,一直以来的各种战争,也没有断了老百姓的往来生计,套用一句很无奈的话,无论国家和那些领袖们在搞什么,平民的生活总要过下去。

所以因为临近一个年底的什么节日,从临近两个国家运过来的物资不算少,城镇上格外的繁盛,也就让慢慢走在其中的齐天林跟一身藏蓝色袍子的蒂雅一点不起眼。

喀布尔已经能看见某些胆子比较大的女人在公共场所露脸了,但是在塔利班的传统势力地区,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裙子被风吹起来,脚腕露出超过十厘米,都是可能以有伤风化的罪名乱石砸死的!所以蒂雅身上这种名为波尔卡的长袍甚至连眼睛都遮住了,整个人就好像被罩在布套子里面,只能通过面部那点半透明的薄纱看外面。

蒂雅这傻姑娘还蛮喜欢这样,拉着齐天林的衣服后襟慢慢走,口中低声:“就应该这样!哪能穿得那么少,你的东西就只能你看,你那几个老婆该好好管教了!”

齐天林穿着一条灰色的束腿裤,上身是件中长的白色袍子外面罩个咖啡色的褂子,头上还像模像样的裹了个头巾,蒂雅非常积极给他裹上的,配合他一脸的胡子,还真像当地人,听了后面这样的言语,不回头:“有本事您跟安妮他们说!”

蒂雅一点没有出来打探的觉悟,有点欢喜的东张西望,要说她也在那些著名大都市繁华商业街逛过,齐天林觉得自己都没有看见她这么欢乐:“这种集市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咋地,有什么值得这么兴奋的?”

蒂雅拉得紧一点,靠在齐天林身边:“亲切嘛,在加拉到城里去赶集,不也是这个样子,那些大街上的商店,太干净太亮堂,只有安妮她们才喜欢……我就喜欢这样拉着你逛这些地方。”硬生生的拉出了一个对立阶层来。

齐天林看看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点感叹:“对啊,这样的生活原本就是这里的人千百年来都自己过得上好,哪里需要什么外国人来打岔给予什么?”声音很小,毕竟总不能让这周围到处的当地人发觉他有什么不对。

在集市上还真的给蒂雅买了些东西,一篮绿竹笋,一包柠檬,一对玻璃杯子,最后还有一袋小金鱼儿!据说都是过节必须用的东西,象征着美好跟幸福,齐天林完全难以相信,这样的地方指甲盖大小的金鱼还能成活,而且那一丛看上去好像密密麻麻小葱似的被叫做绿竹笋的东西也很难异地生长吧?

小姑娘乐得合不拢嘴,还不许齐天林帮她拿,自己艰难的又抱又抬,连小手指上都挂了一袋小面饼:“有女人,男人就不能做这些事情!别人看见多奇怪!”齐天林放眼看去,周围还真是这样,光是男人也就罢了,只要有女人一起的,都是一个人形布袋肩扛手抱,幸福的男人悠哉游哉的到处闲逛!

可齐天林空着手走前面,比他矮一个头的少女艰难的抱着东西走在后面,头上还顶了一小袋象征吉祥的大蒜!连看路都成问题,走得那叫一个歪歪扭扭,男人真是如芒在背!走了几步就觉得超级不自在,回身抢过东西:“老子的规矩!谁来唧唧歪歪,老子打爆他的头!”

蒂雅被他的气势给吓住,让出了一两件重物,吃吃笑着跟在他旁边,也不敢抵抗,生怕被认为是反抗男人的坏女人,齐天林是真享受不来这样的超级大男人待遇……

齐天林还顺便买了一袋小麦搭在肩膀上挡住了自己的脸,就好像来赶集的年轻夫妻一样,慢悠悠的穿过热闹非凡的集市,穿过破烂的街道,走进了镇子里面……

这样具有生活气息的装饰掩护,真的让他们很轻易的就穿过了整个城镇,毫无破绽的就慢慢走到卫星地图上标示的那些东突分子所处的街道小巷。

头巾跟袋装小麦都遮住了齐天林的真空小型耳塞,探子在报告情况:“他们应该是已经离开了,小镇外围的人流量有点大,携带武器的数量也比较多,可能确实是接近过节的气氛,没有看见什么特殊人物。”他们还是结结巴巴的英语加零星的阿拉伯语,擅长的俄语跟乌兹别克语都没人懂。

蒂雅居然就偷偷在通讯频道空闲的时候用飞快的阿拉伯语跟亚亚叮嘱:“准备点水跟瓶子,喝过的矿泉水瓶不要扔,我要装金鱼!”

亚亚就一叠声的雅啊!这是跟宫廷管家史丹利学的腔调,恭敬得很。

齐天林没蒂雅那么方便,手都藏在袍子下隔着袍子抱东西,PTT步话机开关随便怎么拿在手上都不露馅,他就只能藏在手腕里面,不经意的按动,通过绑在喉部的送话器讨论:“我已经到达目标房屋外围,引导我按照他们

进山的路径走一遍……”

那边就根据手中的卫星地图照片,仔细的做语音引导,齐天林悉心观察各个巷子口转角的方位,直到走出镇子站在边上才开口:“修改一下,我们直接在刚才镇子的路上行动!”

探子有点吃惊:“为什么?”

齐天林摇头:“镇子外面是开阔地,行动很可能被看见,而且他们进山的方向跟我们撤离的方向不一致,抓了以后装车还得反过来穿回镇子,野外就算全逮住了,要等到天黑才能撤离,不好隐藏这么多人,这边我观察刚才路线上有不少是空房,我们逮着绑在里面等着天黑接上离开!”

探子权衡一下也认可了:“那……明天晚上?我们俩现在可以进来,亚亚他们仨就只有晚上才能进来吧?”黑成那样,再怎么化妆遮挡都那么的显眼。

齐天林胆子大:“你们俩进来协助就行了,我来动手!”

两名下属也就不争论,答应一声就开始整理东西,先跟亚亚在地图和实际大路上详细讨论好路线,指导行车路线以后,一人也扛着卷厚厚的羊毛毯,就好像来做买卖的样子走下山,他们是冒充阿汗富的少数民族哈拉扎人,也就是面相上很接近乌兹别克的蒙古族人,走上小道,汇进大路,融进进城赶集的人里面,也进去了……

齐天林就和蒂雅好像累了一样,随意的摇晃到东突分子聚居的土房对面屋檐下蹲靠着,等待两个同伙汇合再去搞个藏身的屋,这里可没有门牌号,他们俩要是走岔了不好找。

可就是这么个不经意的时候,就有三个背着步枪的当地男子这么摇晃着围过来:“你们是哪里的?”波斯语跟阿拉伯语比较接近,能听懂,但是只要开口,肯定就露馅不是当地人。

齐天林空着双手站起来,从上衣兜掏出一包在喀布尔买的香烟,先递上几支,自己也点燃,才用含含糊糊,但语速很快的阿拉伯语开口:“我们是从喀布尔来做小买卖的夫妻……”

可人家的重点不一样:“你们是哪里人!?”听出来他这个语言跟当地语言有点似是而非,对方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种警惕,但还没有到如临大敌的地步,毕竟三对一,还有枪,那个怯怯的蹲在地上手蜷在袍子的小妻子肯定没有什么威胁……

齐天林却知道蒂雅的手一定已经拔出了手枪,要不是就在目标房屋的对面,看看周围没人,他是真想动手干掉对方了,有点后悔该找一个稍微背街点的地方,等两名同伴到了再出来也无妨啊。

这一刹那,他的脑子里面真的是百回千转,正要脱口而出自己是伊琅人,

欺负人家小地方也许不知道邻国是什么口音语言,却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手一指华国的方向:“我们是华国的!”难道这是一种对自己祖国的本能?

华国……

在阿汗富,特别是靠近巴基坦斯的方向,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不确定性,因为巴基坦斯的政权跟华国那叫一个关系好,连宪法里面都写了进去要跟华国亲密,可靠近阿汗富的边境就经常跟政府反着干,你喜欢的就是我讨厌的,你拥护的就是我针对的,那些在巴基坦斯被绑架的华国工程师工人多半都是因为这个原因遭殃,所以华国人在这个区域有时候却有比其他国家族群都更加危险的时候,齐天林这么说,真的有点狠下一条心,准备动手干掉面前三人,大不了再血洗掉对面东突分子居住地里面剩的人!

咦?还去找什么藏身处?直接趁着对方现在聚居地应该没多少人,直接拿下,守株待兔,多方便!

拿定主意齐天林就准备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