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4章 镇压

第三百八十四章 镇压

齐天林站起身就要拉开架势动手,先直接用手,因为为了遮住喉部送话器,他里面的白色袍子领口有点高,不太利于拔出藏在下面的战刃或者战锤……

对面三个人居然有两个比他还先做动作,一个哈呀呀的叫一声,双手上提单脚独立,做个不伦不类的白鹤亮翅,另一个更是喜笑颜开的拉开自己的袖子,露出一只打满金属圆钉的那种胸口碎大石的拳师喜欢戴的护腕!

他们都没有摸自己的枪,剩下一个更是把步枪随意的往身后一拉,口中嚯嚯的怪叫着:“空夫!空夫!”

得!三个被李小龙洗了脑的功夫迷?

齐天林真的愣了一下,实在是对这样三个痴迷华国功夫的阿汗富青年下不了手,他还不得不伸手到后背对那个明显已经靠着墙壁慢吞吞蹭起来,好像很害怕,实际上双手已经持枪放到小腹前面的小恶魔做个停止的手势!

要是等这头上长角的嗜血姑娘开枪,带了消音筒的P226是马格西姆改制过的,射速跟稳定性都精心调制过,里面几乎所有小型配件都更换过,三个人……嗯,估计还不够她一盘菜了,齐天林自己都不用动手……

齐天林似乎定下点心神,说自己在等人,这仨居然就嘻嘻哈哈的站在他旁边比划拳脚,齐天林好难得的在战地有点这样温馨的感觉,叼着烟笑着给他们拉手拉脚的摆武打造型,三人更兴奋,连步枪都摘下来,随手就靠在墙上,跟着做动作。

蒂雅这姑娘真的花了好大的控制力才压抑住自己不伸手抢过手边靠着的AK步枪突突突……

所以等两个用羊毛毯裹着四支步枪过来的东欧探子看见齐天林跟人在玩武打演练,也给吓了一跳,问清楚这就是要等的人,三名武装青年兴高采烈的就拉着四人到巷子口的一家餐馆吃饭!

粉红色的墙面,绿色油漆的踢脚线,一个木头柜子上面跺着一台华国生产的二十九寸彩色电视机,一台时常出现马赛克的DVD正在播放李连杰的《陈真》!

坐了好几桌人,都是一边吃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这仨武打迷一进去就有点得意的指着电视机,拉着齐天林四人吃饭,蒂雅立刻就跳着到门口去拿吃的过来伺候大爷,其实就是羊肉串,一盘一盘的加上烙饼,咸得要命,怪不得他们的奶茶这么甜,那么新鲜的羊肉被烤成这样难吃的味道,真是人才!

两名终于搞懂点状况的探子松了一口气,低声给齐天林介绍:“华国功夫片就是阿汗富的主流大片!全球估计就这里的人最迷了…

…”

齐天林真心有点不解的询问那三名功夫迷:“为什么这么喜欢?”

一个个都树大拇指:“能打的才是英雄!”

就是最本能的对骁勇善战的崇拜,也许就跟这个国家一样……一直都在战斗,所以格外崇尚这个。

眼瞅着没事儿了,可另一桌吃完饭的却看上了两名探子打掩护的羊毛毯,他们就是来山区小镇收购这些的,看着就觉得好:“多少钱?我们要了……”还直接就过去伸手翻!

天神保佑,里面除了这两人自己和蒂雅的马萨达突击步枪,就是齐天林的步枪,特别是齐天林那支M4改版,一看就是西方士兵的武器!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低阶PMC到了异地就喜欢使用当地流行的枪支原因,有时候混一混就混过去了,马萨达步枪那种**的现代化设计外观,怎么都不会跟AK混同起来……

齐天林用脚就是这么一踢,就把堪堪要被翻开的羊毛毯踢开,以他的耳力似乎都能听见两支步枪在里面磕碰的声音!上天保佑马萨达的外壳都是PVC塑胶的,没有那么多金属的声音,所以没那么清脆……

嘴上不耐烦:“这是我们刚收的!”本来就是在喀布尔的集市上买来打掩护,要是能带回去献给三位太太也不是不可以,阿汗富的高山羊毛毯,一贯都是高级货,卖到欧洲都是奢侈品来的。

那边几人不客气:“刚才我们怎么没看见人卖!”继续伸手要去拨弄。

齐天林感觉既然身份被确认了,就不太惧怕,这里反正又没有警察,何况对方看来也是外地收购商,最重要的是,羊毛毯绝对不能被掀开啊,跳起来就大骂:“老子买了就是老子的,你们动手动脚个屁!”伸腿就直接把伸过去的手踢开!

两名探子块头比他壮,但是语言没有这么精通,只能做怒目金刚状贡献气氛……

阿汗富人喜欢闹腾的天性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三名功夫迷跟其他人一点没有息事宁人的态度,马上兴高采烈的跳起来围观,其中一名功夫迷还表达了他跟齐天林一头的立场,神经兮兮的做个蛇形刁手在对方的面前摇摇晃晃的划拉!

对方纵然是游商,也是携带步枪的阿汗富人,被踢了手,哗的一下六七个都围过来!

这里可没有以理服人的说法,看着周围热切的目光,齐天林摘了自己身前那个功夫迷肩上的步枪,扔到桌上:“有本事就打一架!”

对方想想也是,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打一架才是简单明了的解决办法,也顺手都摘下自己的步枪扔到桌子上

,正要转身出门,就被后面端着一大盘子羊肉串的蒂雅跳起来兜头一砸!

齐天林赶紧上前抱住小姑奶奶,扛在自己肩膀上狠狠打两巴掌屁股:“我女人!”

对方被砸了一头的肉串正要怒火万丈,看见这样的行为倒是很赞赏,狠狠做个要好好教训的手势,当头出门,齐天林才回头示意两名抱着羊毛毯,手却伸在里面好像要取暖的探子跟上……

本来就是集市,本来人就多,大多数都是散居在周围的山民,难得出来看个热闹,现在有这样的纠纷,简直就跟华国人一样喜欢看热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上了。

放下不敢扭扭,外强中干,看见人多就变怂的小妞,两名壮汉探子抱着羊毛毯一左一右把她守住,其实是方便她取拿步枪……

齐天林可不想在这种地方搂火,吓跑了业务不说,这密密麻麻的人啊,成千口呢,杀得过来么……

所以勾肩搭背的拉着三个功夫迷撑腰,出来就要他们仨跟自己一起上前打群架,说好自己给他们打头,三人乐呵呵的就同意了,还煞有其事的宣布一定要用空夫取胜……

于是万众瞩目中,打斗过程真没什么可说的,连齐天林都胡搅蛮缠,就是一群男人闲极无聊,摔跤斗牛而已!然后搞得一个个身上尘土脏乱的,又一起坐回饭馆吃串喝茶,可惜教义禁止喝酒,不然真有点气势……

这样民族和睦团结的活动一直搞到下午,齐天林才借口说要赶路,好不容易脱身出来,直接就带着俩探子跟蒂雅往外走,经过刚才的路口看看周围没有人注意,突然一拐弯就窜到东突分子的聚居地门口。

手一撑一米多高的土质矮墙,从领口就把战刃拔出来腾身翻进去,快速的一瞥没有人,就伸手打开院子门拴,放进三个已经掏出带着消音器步枪的杀胚,静悄悄的关上门,留下最不靠谱容易杀人的蒂雅守门,其他三人熟练而技巧的分散到好几间房里面搜寻!

很快就在这个不大的院子后面厨房里面找到三个中年女人,正在做饭,被汇集起来的三人轻松打晕,紧紧的捆绑起来,这就是PMC做事的方便性,如果换了国家部队来,做这种事情都有点心理障碍的,一旦传出去,更加违反国际法,雇佣兵嘛,就算杀了也是为自保,心态平顺得很!

齐天林让一个探子看住俘虏,蒂雅过来接着做饭,另一个探子到门前放哨,他才仔细的搜索房间里面的物品。

很明显都是从华国国内偷偷跑过来的人,江浙一带生产的行李包,运动鞋,甚至山寨手机,都说明了他们华国人的身份,为数

不少的《东突厥斯坦史》像圣经一样随处可见,好几份维疆地图,上面写写画画了不少的标注和电话号码,都被齐天林一股脑的收拾起来装好作为情报,这种东西是可以要求额外奖金的。

当然文字类的东西也不少,维语跟阿拉伯文有关联,齐天林粗略的翻看一下,都是关于受训以后回国的设想计划,到什么地方搞暗杀,什么地方抢劫物资跟钱物,什么地方建立根据地之类,很有点挥斥方遒,学成归来干大事的思路,真是井底之蛙笑看天下!

最后找到一台笔记本电脑跟几个u盘,齐天林纯粹是闲着无聊,才打开看看都有些什么游戏没,结果更加确定了他的心情,也就是对于这些人的态度,非常简单……镇压。

其实对于民族分子,他从来都没有什么恶感,无论什么民族都应该有自己的民族自豪感,但是在一个既定的国家搞分裂,搞极端民族主义,那就过线了,必须狠狠的打击,没有半点需要商量的余地。

接下来就是等着这些人回来了……夜幕降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