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5章 避免

第三百八十五章 避免

其实下午都在那边的小饭馆里面厮混,吃喝得不算饿,阿汗富人民还是充满好客精神的,也许他们没有把维疆的那帮反贼当成华国人?

这种意识上的东西就不关齐天林的事情了,他一直坐在那台笔记本电脑前,心情有点起伏澎湃,和他之前看到那些计划书跟地图不同,电脑里面有个很大的文件夹,全部都是关于东突组织为了在维疆制造出混乱,这些年发起行动的照片!

华国政府在这个事情上面确实有点坐蜡,这些东突骨干分子都藏身在国外的边境线上,组织好了冲回去闹一把又缩回来,真有点防不胜防的意思,加上国内大环境又要宣传民族团结,免得激起民族之间的愤怒,所以实际上很多的事件都摁住了……

照片没有说谎,边疆的各种村庄、农垦军团农场、小城小镇……很多针对华族居民,驻疆战士甚至维族人的袭击,有些地方维族领导或者干部,被扣上了维奸的帽子,惨遭杀害以后还在现场留下叛徒的字样,有些稍微偏远点的地方,作案从容的时候,真是灭门血案!

烧焦的汽车,残杀的尸体,因为是暴徒们自己拍摄的,甚至还有他们提着尸体残骸做着V字手势的自拍,这种做法是连雇佣兵们在冷酷无情的杀掉对手之后,都不愿意做的禽兽行为。

范围也很广,主要在维疆地区,而阿汗富和巴基坦斯的华国工程工地,也受到更加肆无忌惮的袭击,有张照片中,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堆起来,居然在尸体下面安装地雷……

齐天林作为一个曾经的边境战士,对于这种事情只是耳闻,他所在的部队主要针对东南亚,而官方新闻媒体对这种事件的报导一直都有点遮遮掩掩,似乎是在粉饰太平,不愿暴露整个国家在国际市场上其实很没有底气,所以现在看到这些东西,让他很有点火气上升,却又要竭力控制,现在自己处于作战阶段,头脑发热可不是好现象。

所以关上电脑也装进行囊里,在等待如何对付这帮受训下课的“学员”时候,他还是显得有点手痒痒了。

否定了一个探子提出的全部放进院子用枪包围了威逼捆绑的计划,十一个人,都在居民区里面,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就会炸窝,闹将起来没办法收场,而且这些人都是属于有坚定信仰的死硬分子,闹起来的可能性几乎是肯定的,毕竟自己只有四个人,还有一个是看起来很没威慑力的小姑娘……

他的办法很简单,一名探子提了一支带消音器的步枪到门口对面找了间空屋守着,枪口斜对着大门,他们俩的任务都是一

旦齐天林没能收拾住人,十一个人应该都在他们的射击范围内,打翻在地不是难事。

另一个躲藏在院子里的柴堆中,只有齐天林自己一个人在正面的屋内,因为室内闹起来也能比较好的控制状况,蒂雅在后面的厨房里看守三名女性,兼带防守后院,只要有人不进屋走后院,她就直接开枪击毙,只是三名必须绑走的肉票照片在手机上被反复传看确认,这三人最好不开枪。

还是那句话,计划很好,随着夜色快降临,这些进山培训,住在镇子上的人才开始回来,亚亚用望远镜在外围瞭望,比较准时的汇报:“有人回来了……”接着就报告了一个让已经都进入袭击位的几人比较诧异的消息:“只有……八个!真的只有八个人……没有枪支。”

八个?

一切照常的,等这帮人有些疲惫的溜达着回来,有俩还想去比较热闹的街头看看,被同伴拉了回来,顺手推开门,在两支黑洞洞的枪口下恍然不觉的走进平常居住的正面大屋,齐天林藏在门后,放他们有七人进来,空着手拳打脚踢!

下手有点重,他觉得自己有怨气,怕用上刃锤控制不好力度,一不小心就弄死了搞错对象,所以直接用手劈砍,除了一个块头特别高大健壮的用了两三下,其他的都是一击即倒,只有两个人惊慌的发出了点叫喊声,就被憋在嗓子里软软的倒下了。

蒂雅收获了一个慌着绕过大屋想到后面喝水的,这小姑娘就是手有点黑,看见人这么急匆匆的过来,冷静的等跑近了判断不是目标人物,隔着布帘子从缝隙,就用手枪嗒嗒两枪!只有三米左右的距离,就算有充足时间瞄准,她还是遵循标准的射击术,第一枪在胸部,第二枪快速的拉到头部,力求一定要击毙,最差也不能让对方逃脱。

听着外面扑通一声明显的人体倒地,让三个被绑在地面,原本有些跃跃欲试想做点什么的女人惊恐不已,这个小姑娘居然是行动派?

关键还冷漠得很,静静的保持那个射击动作稳定不动,快速的汇报一声:“一人击毙!”足有快一分多钟,听见耳机里面传来齐天林的声音:“七人打倒!”她才用枪口上长长的消声器拨开布帘子,谨慎的站在门口,根本不靠近那个已经血流一地的家伙,嗒嗒的又补了两枪,确认对方真是死猪肉一般没反应,她才算是完成任务,依旧不过去靠近看,就那么站在门沿上,枪口游动在内外之间,让堵住嘴的女人们一动不敢动!

留下门口对面的探子当哨兵,柴堆后面那个在耳机里面通报一声自己进来,才冲进屋内打开头灯,快速的帮齐天林

用扎带把七个活着的家伙手脚绑起来,然后他挨个堵嘴兼检查相貌找人的时候,齐天林拔出手枪同样对蒂雅喊了一声,确保不会引起误会,才从后门走到后院,检查那具还有些体温的尸体,确认不是目标对象,半跪着给那边警惕的少女做了个大拇指表示表扬,换来蒂雅得意而自信的笑容以后,就随意的提着尸体进屋去了……

蒂雅立刻把手枪插回自己的腿套里面,顺手从门边墙壁上摘下一个笤帚,快速的把血流满地的地方用周围的尘土这么扫过去盖住,真说得上是毁尸灭迹,这姑娘做得就跟杀了只鸡似的轻松写意一条龙。

齐天林就不太轻松写意了,回去就得到一个噩耗,那个探子很沮丧:“只有一个是目标!”指了指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还帮忙拉正靠坐在墙上,用自己的头灯照射一下,外面有光,里面有点黑。

翻着白眼的齐天林一巴掌扇醒那三分之一,直接就把手中的尸体摔到半躺着的骨干精英身上,那种一睁开眼就看见一具死人还是自己几分钟之前的伙伴的惊恐,一下就吓得这个家伙呜呜呜的浑身直扭!

齐天林是真没什么好气,面前这个骨干多次出现在他下午看见的照片里,面对没有抵抗力的妇孺平民他们可真是嚣张,所以顺手就把那具尸体被击中形成窟窿的面部在对方的脸上一磨蹭:“说说吧,还有四个人去哪里了!”

面部的枪伤是最骇人的,因为这彻底改变了一个熟悉的人脸形象,心理上的冲击最大,而且因为刚刚死去,带着温度的**和粘稠物就这么在被捆绑固定的身上脸上流淌!这个用刺刀挑起孩子表达自己悍勇的家伙瞬间就崩溃了!使劲的扭动自己身体,似乎想逃避身上的尸体!

听着他的呜呜声,齐天林才伸手慢慢的拉开塞在嘴里的布团,随时准备塞回去防止他大叫:“再问一遍……其他人哪里去了!”另一只手好心的把尸体跟他再拉近点!

答案让齐天林真的有点沮丧:“他……他们三个的训练效果很好,留在训练基地参观高级会议了,我是必须要带领他们几个人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

“三天……”

齐天林的心中真是翻江倒海的折腾啊!

早来一天!

那能如何?齐天林杀了这几个人泄愤都不行,只能咬咬牙:“训练基地有多远?”

“十公里,步行两小时……”

齐天林简直是恶狠狠的起身打昏这个家伙,在剩下的几个人当中又找了一个看起来年龄最小的弄醒,一只手就提溜出来:“带我到训练基

地去!”

用步话机给外面等候出发通知的亚亚解释了一下变故,约定如果半夜他还没有回来,小黑们还是过来接上这边的人撤离,不用等他,这几乎是他一贯的做法,亚亚毫不犹豫的就一口答应下来。

连蒂雅都习惯的过来,快速的帮齐天林整理出他的步枪,变魔术一样从她宽大的袍子里面拉出一个事先应该是系在腰上的小包,从里面拿出两份单兵口粮、充电板、红外线信号灯等等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因为齐天林没有穿战术背心,这些习惯用的小东西都没有,结果被她藏在身上带过来,小心的装好在当地人的褡裢袋子里面,跟四个备用弹匣一起,踮着脚挂在齐天林的肩膀上,不落下脚跟,顺势在齐天林脸上亲一下:“我等你回来!”松开手退回去,无数次的战斗让她明白什么时候她是帮手,什么时候要避免成为累赘……

爱他就让他自由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