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6章 真理

第三百八十六章 真理

趁着夜幕还没有完全降临,齐天林带着一副夜视仪,押着那个看上去才二十岁左右的东突分子赶紧出发,别看一张有点稚气的脸,能到这里来集训的,基本上都是死硬分子,手上都有一条条血案在身,齐天林只是觉得年轻点也许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他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验证路线的正确与否,只能是分头弄醒几个人在卫星地图上指向同一个地点,领上这个带路的尽快赶过去,有个耍花招的中年人,胡乱指了个地方,被勃然大怒的蒂雅拔出刀就是一下给扎在胳膊上来了个穿透!

在这里都培训了一两个月,说得上是娴熟的山间道路,齐天林手中拉着一根布带系在对方的腰跟手上,双手也反绑在后面,刚才的尸体跟小姑娘的狠辣还是很让人印象深刻的。

带消声器的步枪被单手抓持,M4步枪对于大多数的欧美人可以单手射击,重点是要抵住肩部,但是准确性就不能保证了,齐天林难度不大,这点力量能抗衡,所以他的移动很轻松,把冰冷的消声器口抵在对方的后颈部,随着天色越来越黑,一言不发的通过绿色的夜视仪视场,紧紧的看着前面的脚步以及周围的环境路线。

毕竟在这条路上走了这么久,又有十来个人天天往返,怎么都是条有痕迹的小路,不会随便变道,那个年轻人有点哆嗦,倒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只是,突然有听见有人喊:“什么人!”

齐天林真是下意识的一咯噔!

夜视仪对于隐蔽起来的哨兵还是没有多大的用,这样有点月光的夜色下,哨兵还是隐隐约约能看见人影,齐天林几乎是飞快的左手一下滑出战刃,一下勾断身前年轻人手上的扎带再贴到他后背上,右手一拉用可变背带把步枪背到背上,顺便从后腰拔出手枪警戒着周围。

回应的声音就没有太犹豫:“我……买买提,我们回营地拿东西……”那边答应一声就没了动静,齐天林不得不把步枪藏到褂子里面,才似乎跟这个买买提拉扯着走过这个山卡子的哨兵旁边,战刃已经划开对方背脊的衣服,贴在后背上,他还轻声恐吓:“这里是脊椎,我这么一刀下去,你的神经就断了,浑身瘫痪却不能死……没有比这个更惨的下场了……”

冰凉的刃尖可能已经划开了皮肤,年轻人愈发有点胆寒,这种对手无寸铁的平民能下手的,在面对比自己更强大敌人的时候,多半都是软骨头,因为只有面对那种没有还手之力的人,他们才能获得一种病态的强大感……

塔利班没有使用电筒的习惯,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摸黑走过来的两个人有什么不妥,也许这样安静的黑

夜里,也没有多少岗哨在这个方向,因为任何大批人马的包围袭击,必然会惊动那边的镇子,那边可是拥有大量的战斗人员,比起其他进入这块地区的道路,相对要安全得多,在带领下,齐天林终于看到下面篝火之中有点模模糊糊出现的一片营地,其实应该是在一个小村子的基础上再建立起来的野营地。

用这个买买提的话语来说,就是塔利班面向全球的一个训练营地,平时受训者都住在周围的村庄里,这里只负责战斗爆破等训练,没有住宿条件,这些野营地都是临时为了这次领导高级会议搭建的。

弄昏了带路党,捆扎堵住的丢到一边的灌木林里,蹲在半山腰观察了快十多分钟,齐天林才静悄悄的叼着战刃脱下那件浅色的袍子,反过来就是迷彩面料的罩在身上,像个幽灵似的潜伏到地面,单手持枪,左手跟双脚一起负责移动,逐渐靠近旁边的一处隐秘高点,可以俯看不到一百米之外的训练营空地。

其实就是操场,就跟华国那种乡村中小学的土质操场差不多,点燃了几堆熊熊的篝火,大约有二三十个人围坐在中心,外围却又有一两百人散布在周围!

齐天林要找的人应该就在这中间,应该怎么去甄别寻找?

现在是刚入夜没有太久,下面的活动应该还没有到完结的时候,气氛非常热烈,不时有人出来嚷嚷一番口号,表演点什么,从一个人神叨叨的跳大神到几个人一组的持枪演练都有,看了快一个小时,就在齐天林琢磨着这是自己第几次偷偷摸摸窥探各种地下组织的行为时候,就看见下面说要请来自华国的土耳其斯坦兄弟汇报,嗯,在某些语言中突厥也有用土其耳斯坦来形容的,也确实跟那个叙亚利的邻国,装模作样收留了叛逃贾拉尔国防部长的那个国家有点关系,想到这里,齐天林似乎又想起自己在电脑里面看见的那些惨状,有点恨恨自己当时怎么没在那个地方放一把大火?不过也是想想,这种国与国的争端,还是没必要拿民众泄愤,民众其实都是被国家利用的工具。

结果站出来的三个人,很明显其中就有两个是他的目标,真叫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现在他恨不得跑下去给这俩背上挂个红外线信号灯!

那就看着吧……

可这三位明显有点激动的家伙,拿着枪支似模似样,在他这个行家的眼里有点好笑的动作表演了一番持枪行进,半跪射击以及埋放地雷等动作表现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以后,中心区域站起来几个人,算是接见或者鼓励……

夜视仪在看见火堆的时候就有点发花,所以齐天林一直没怎么注意中

心,毕竟这些东突分子就好像委培生一样,不可能成为塔利班的主心骨坐在那里,现在顺手把夜视仪推起来,陡然就借助篝火的火光发现,站在中间的,不是那个独眼奥尔马还有谁?!

这关系复杂得!

自己的客户之一跟自己另一位客户的目标混迹在一起,而且还是自己祖国的敌人,齐天林思来想去,有点沉默了,多重的东西交杂在一起,就跟一团乱麻似的。

眼前抓这两个人都变成了小事情,似乎有种契机在自己面前,齐天林反复的权衡思考,最后才掏出自己那部卫星电话拨打那个从来没有拨打过的号码,稍等一会儿,通了!

下面已经坐回去,在一众部属中的奥尔马,没有任何的动作,电话铃声响了十余声以后才被慢吞吞的接通,没有任何声音,齐天林看着下方的依旧没有动作的独眼:“请把电话给他……告诉是来自卡菲扎使者的声音。”

对方还是没有任何声音,齐天林再阐述一次:“如果是导弹定位,现在已经飞过来了,抓紧时间!”

对方果然是有专人保管这部卫星电话,有个身影从外侧跑过去,齐天林清晰的看见,俯身跟奥尔马汇报以后,才招招手,有另一个人接着跑过去,递上电话,距离都在一两百米以外,不知道塔利班内部是如何分析这个电话信号定位引来导弹的,也许这种土办法,倒也可以保证一定程度上的安全……

齐天林看见奥尔马拿起电话,却没有开口,就主动恐吓:“我现在已经把枪口对准你的脑袋了……我的老朋友!您坐在那里距离火堆是不是近了点?”

独眼将军不知道有没有虎躯一震,但明显有反应,下意识的有个左右看的动作,齐天林提醒:“不用看啦……没有别的危险,我还帮你放哨呢……我来找你做个交易的。”

奥尔马的声音终于传过来:“你还真是神出鬼没,长话短说!”对他们来说,高科技既是好东西,又是定时炸弹。

齐天林简短:“华国这边委托我们清剿东伊运的人员,给我个方便……”不等奥尔马开口:“我知道你这种大人物考虑的方面很多,都是伊斯兰兄弟,还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我的要求很简单,不要你为难的表态,你们不培训他们不支持他们,慢慢放弃他们,我这边付出相应的代价,政治不是听说都可以交换的么,别跟我说你和他们有多深厚的情谊!”

奥尔马沉默……

小齐同学摆事实讲道理:“你觉得华国会容忍分裂么,你觉得华国付钱请我们经常越境过来搅合,有什么好事儿?你觉得这几个人能分

裂那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么?”

奥尔马回应简短:“什么代价!”摆事实讲道理不过都是筹码,最重的还是能付出什么代价。

齐天林学习领导风格:“只要是为了你们独立运动,不针对平民的袭击,我们打折提供服务,每收到一次你的东突礼包我们提供一次有偿服务。”

奥尔马更简单:“一位部长级以上是定金!”

齐天林倒吸一口气,这货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他也不客气了:“三百万美元!”这还真是打了折,非洲一个总统开价都不止这个数!

独眼还要讲价:“一!”

齐天林还价:“二!”

将军干净利落:“好!还是那个账户!百分之三十定金!这边我知道怎么做……再见。”

齐天林抢着说最重要的事情:“等等!刚才那三位,你安排他们连夜回住宿地,谢谢……”

这就是筹码,所谓的情谊,不过是筹码的分量大小,只要有足够的诱惑,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这句话,一直都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