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7章 有难同当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有难同当

跟恐怖组织合作,去狙杀一个所谓的民选总统,齐天林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且不说这个总统是在美国的扶持下选出来的,也不说这种交易在非洲大陆简直就是雇佣兵的主要业务,仅仅是当年美国扶持拉登跟前苏联战斗做的那些手脚,跟他这个就是一个类型的,没什么两样。

只是当年美国养虎为患,助纣为虐,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做得对错呢?齐天林也不管那么多了,塔利班是宗教信仰的东西,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在这样的地区消亡,这里是最接近华国边境的动乱地带,用别人的鲜血或者性命换来祖国的安宁,他现在正在试着这么做。

以一己之力可以撬动一些东西的改变,试着看看……

安妮也在试着用一己之力去撬动,她在撬动英兰格的足球市场……

长袖善舞应该就是用来形容她这样的人,很快安妮就通过苏威典体育大臣跟俱乐部建立了一个青少年培训计划,组织一些有天赋的苏威典孩子来莱顿青训营学习生活,费用全免;然后利用自己在国内的良好关系,先从几支国内强队租借了几名马上能用的悍将……

接着再凭借在非洲的亲善大使身份,从几个著名的贫穷非洲足球国家召集了大帮穷孩子来培训……那几个俱乐部原来的执行官经理人都被派出去带着球探干活挖人。

她选择的是长短期结合的战略方式,短期先利用苏威典外借球员跟从非洲挖来的角运作争取好成绩,远期就要等待这陆续产生的苏威典少年跟非洲球员中间出现天才了,后者的几率很高……

关键是没有多少俱乐部会抱着她这样做慈善的心态来搞,在她看来,这些苦难的孩子能成才固然好,不能成才,起码自己也改变了一个孩子的命运,当然苏威典的孩子不用她操心,国家福利那么好。

但是这种初期的调整以后,球队成绩只能说是勉强,安妮又马不停蹄的寻找教练,不得已在这个关口,逐渐向外界表露了自己的身份……美丽睿智的欧洲公主,现在正在艰难而自强的经营一家以慈善为目的的小球会……

这个讯息很快就爆发性的传开了!

原本比较平静的社区顿时有点人来人往,无论是新闻记者还是仰慕欧洲公主的粉丝,还有无数慕名而来的游客,立刻就让这一带变得热闹起来。

这一点西方的社区又跟华国人不同,不管你是什么大明星,如果因为你的隆隆名声影响到了我的起居,对不起,投诉你……还好安妮的声名确实太良好,社区居民们勉强忍受了。

安妮这种做法和最近几年大肆登陆英兰格足球俱乐部烧钱的大富豪们截然不同,显然能获得很多好感,而她确实也不是在烧钱,因为随着她的身份曝光,就好像那个俱乐部经理人杜克所说的那样,大量的富豪权贵就好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很快就云集到这家以前毫不起眼的俱乐部来,索菲娅公主的号召力真不是白给的,又一个新的足球慈善基金成立了,打底的自然就是那一袋钻石,有这个开始,拥有优良慈善募捐传统的欧洲贵族们很快聚集起了一大笔资金,似乎有点想通过安妮证明不是只有俄罗斯新贵和中东富豪们才能玩转足球!

所以安妮很快就招募到一名颇有名气跟战绩的意利大人作为球队教练,换人如换刀,成绩就开始节节上升了!

最繁忙的阶段过去,安妮就轻松不少,而她在俱乐部这边的生活,也越来越受到媒体瞩目,所以一贯想逃避这个的她,就经常两边飞了。

这天照例要回伦敦的时候,看看很有点悠然的玛若跟柳子越,躺在塔楼顶上看书晒太阳,忽然觉得有点不忿气,凭什么我就要继续在闪光灯下辛苦做事,这二位现在就开始享受人生了?

其实这样的生活不是她自己选择的么。

顺着这样的情绪,原本只是上来告个别的安妮,在已经被打扫得非常干净的塔楼顶上转个圈:“有没有兴趣陪我一起到伦敦玩两天?”

实在是因为从气质和背景上来说,柳子越跟玛若才是比较容易接近的,加上都经营着一个可操心可不操心的公司,眼前对这种海岛生活又格外的喜欢,所以都喜欢腻在岛上不离开,其实平时两人除了吃饭起居并没有太多交叉的时候,玛若喜欢搞点海钓,游泳什么的,柳子越就喜欢靠在某个海崖边吹吹风看书扮文艺青年。

可是有种难以言表的默契,只要安妮回来,她们俩就会不由自主的站到一头儿,有意无意的表现得比较亲近,其实就跟齐天林他们仨当年在安妮号上不喜欢跟安妮打堆一个道理。

所以对于安妮,两位姑娘跟蒂雅都有点把伦敦当做对方的地盘,轻易不愿意越界,就好像安妮现在不喜欢去法西兰一样。

柳子越有点惊讶的看看她:“嗯……有什么事情么?”

安妮尽量轻描淡写:“我今天回去也就是晚点有场比较重要的比赛,我得去露个面,明天……不是要到年底了么,哈罗斯有折扣季活动,我们去看看?”

玛若跟柳子越飞快的对看了一眼才开口:“你……保罗不是说你最喜欢淘地摊货么?”哈罗斯应该是最顶级的百货公司吧,全球也

就那么一家让LV都只能在里面开专卖店的商场,地位之高可想而知,算是伦敦最有地位的时尚所在了,她跟柳子越都属于比较仰慕的阶段。

安妮扑哧笑:“逛和淘是两码事,那么漂亮的地方谁不喜欢去看看?”三百多家顶级品牌专卖店,几乎就是全球各个专卖店的风向标。

柳子越有点压抑不住:“我去看过一次,楼上的印象不深,负一楼的各种美食印象就有点深了。”

安妮继续下套:“我有优惠卡……挺狠的那种,要不要走?”

玛若有点迟疑:“我……们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呢,哦?夫人?”柳子越似乎为了标榜自己的独立性,一直不给自己取什么英文名字,玛若索性就有点戏谑的叫她夫人,柳太太甘之若饴的接受了,回以优雅的笑容,她其实自己也有点小算盘可以到伦敦的医院去检查一下,最近都在这个只有卫生兵的岛上,有些东西不方便。

安妮翻个白眼,现在熟练得很,也很好看:“鞋都不用换,就这么下楼上骑士号就行了……走吧走吧,别耽搁了,带上护照就行。”落地还是会有个简单的签证检查。

不得不说,安妮刻意营造出来的轻松感,让两位平民姑娘没意识到什么,乐呵呵的就上当了,随意的回房间换上点什么衣服和鞋子,下楼到停机库,专业技师已经把检查维护好的骑士号牵引到门口,安妮换了双平底鞋爬上去,两位还从未坐过这架更像豪华轿车小飞机的土鳖颇有点兴奋的跟着上去,玛若还怂恿柳子越坐到副驾驶座上,感受一下飞行员是什么样子。

轻微的在已经做了一点固化的沙滩上滑行一小段,骑士号轻快的飞上天空,柳子越比较难得的穿了一身比较轻松的家居服,只拿了一个小手包,有点啧啧的侧身欣赏安妮开飞机的模样:“之前觉得玛若开恩佐已经很帅气了,跟你这个比,就什么都不是啊……”这是真不如,聪明如她才不会强行去别苗头或者藏着掖着。

玛若失落:“真是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的东西更少,除了一部手机就是一个钱包!

安妮有点会心的笑容,觉得好像邀请两个闺蜜的感觉也不错,似乎想修改自己的计划:“其实伦敦这两天天气有点冷,待会儿先去俱乐部一人裹一件羽绒大衣?”

可是等飞机降落在小机场,经过简单的检查出来以后,玛若是三个姑娘里面相对矮一点的,身上的一件磨砂皮夹克实在是好看不防寒,有点冷,下意识的就伸手挽住了柳子越的手肘弯,柳子越也嘻嘻哈哈的有点冷,回抱着她,完全是无意识的就孤立了公主殿下,

这分外有点敏感的姑娘,就眼珠子滴溜溜转,招呼着上了亨克的大越野车,一起回俱乐部,口中淡淡:“待会儿我们就去看看,你们喜欢看球赛不?不喜欢坐一会儿就走,牛津街现在倒是蛮热闹的时间段……”

两位姑娘彻底被放松了警惕,忘记了公主一贯的一肚子坏水,笑眯眯的就跟着安妮在训练室各拿了一件鲜红色崭新的俱乐部羽绒运动大衣裹上御寒,三个姑娘一人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果汁饮料,在安妮故意调动气氛的状况下,嬉笑着一起穿过有点黑摸摸的看台通道,出现在只能容纳几千人的第三级别足球联赛的赛场主席台……

起码有五六十部相机跟摄像机突然就兜头出现……

哗啦啦的就把三位姑娘扎堆亲密的模样全拍下来了!

哼哼,叫你们不待见我,有难同当吧!

唯独在这种事情上有点小心眼的公主颇有些桀桀的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