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8章 麻痹

第三百八十八章 麻痹

利益交换得到的结果就是,齐天林在整个聚会结束以后,就看见那三人居然拿着一个小型的照明火具,极为明显的就沿着小路返回了……

周围几个方向似乎也有类似的人用类似的照明方法朝其他地方移动。

齐天林想了想回头找到并提起那个,被他扔在灌木丛里的俘虏,既然奥独眼已经在按照约定行事,他也就要给对方留下足够的面子,要是被发现一个捆绑着的尸体躲在营地周围,带来的连锁反应也太复杂了。

借着过来时候大概了解对方哨位的位置,小心翼翼的提着俘虏绕开,远远的只跟着自己的目标往小镇前进。

他不会贸然动手,三四个人呢,他可没有那么好的精神来全部一起扛回去,控制下来以后让俘虏自己走也难保出什么岔子,就让他们自己走这条不归路吧。

齐天林看着快半夜,已经离开哨兵警戒的区域,能远远看见那个依稀有点灯光的镇子,才试着用步话机联系:“我回来了……在什么方位?”

果然能连通了,亚亚跟探子们都有回应,已经做好一切准备,轮番在休息,就是等他。

齐天林就调整一下俘虏的身体,从提着变为扶着,貌似有点跌跌撞撞的在镇子边的路沿追上,含糊不清的喊了两句,前面三人果然毫无防备心的就停下来,转头看,俘虏处于昏迷状态,身上的衣物都是这边的典型模样,夜色中又是从训练营地过来的人,这三人没有丝毫防备的就被齐天林靠近,突然动手,把昏昏沉沉的俘虏往稍微掉边的一个人身上一砸,双手抓住靠近的两人脖颈,双头往中间一撞!

还真得控制手上的力量,不要撞破了两只红白瓤的西瓜,这边身体一软就倒下去了,拿着火具的那个被一百来斤的体重一撞,手中的东西掉地上,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什么叫喊,齐天林就扔了手中两具身体扑过来就是一个手刀砍翻在地,轻松的按动PTT开关:“亚亚,把两部车开过来接我……蒂雅,你们把俘虏押着出来到巷子口,三个女的也带上,还有那几包东西都别落下了!”东突分子里面,女性骨干成员不少,这其实就明显跟塔利班不同嘛,所以也不是那么百分之百的合衬,只是因为大家都有一个搞恐怖活动的共同目标才走到一起来的,一个会给塔利班带来麻烦的组织,是否值得收留,就请独眼自己权衡一下了。

亚亚应该是依托着热感仪找着路边的齐天林过来的,他没开车,跳下来就兴高采烈的指挥两名黑人司机把捆好的人往车上搬,两个指名要的家伙待遇好,坐后排。

齐天林不上车,提着步枪在前面步行警戒,算是帮两部车拉开一个反应距离,尽量不轰重油门,声音尽量小的靠近镇子,半夜了,山里面太安静,就怕有人被惊动……

还好表面上没有什么动静,就看见蒂雅穿个袍子在最前面也是五六米的地方开道,直到齐天林掏出红外线灯晃了晃,她才谨慎的拉着一串绳子出来,两名身高体阔的探子持枪押着一串俘虏过来,上半身都被捆成一串,脚踝上也有扎带连成几十厘米长,保证只能走不能跑,嘴上又被堵得严严实实,东欧探子这个时候神经有点高度紧张,谁要是有一丁点啰嗦,毫不留情的就用马萨达步枪那带着橡胶垫的枪托狠狠的砸头!

野蛮得很!

那就赶紧会合,蒂雅娴熟的把东西扔到车上,探子揪出那个指定要的家伙跟另外两人一起绑在后座,还只给对方两个座位,留了一名小黑坐在他们侧面看管,其他的全部都跟卖猪仔一样,每个车斗五人,捆得严严实实的再用绳网封住车斗口,待会儿开快了……山路颠簸起来,不封住口,没准会颠出去,这是亚亚在喀布尔就想好的细节,他可是经常利用皮卡车厮混的民兵海盗。

然后分别上车,齐天林拽下了一部很普通的华国产100CC摩托车,他要在前面开道,蒂雅咬咬嘴皮背着一个小包也跳上摩托车:“我帮你!”

齐天林觉得这个倒不是撒娇,摩托车这个东西后座有个帮手,其实算是不错的火力点:“抱紧我的腰……”然后就开始出发……

两百三十公里没有公路的便道,一直往东,就是齐天林这支绑架小队的撤离之路,他不可能要求奥尔马立刻改变所有立场,恭送他们出境,以他那种位置的人来说,更多时候是指明大的方针政策,这种小的细节事情如果独眼来关心,就显得有点怪异了,所以这一路还是要尽量快跑,才能避免被这一带不知道哪里就隐藏起来的塔利班攻击。

当然齐天林在等待亚亚过来的时候顺口问了几句这三人是为什么要连夜撤离的,他们说所有的头领都已经分散撤离,因为伟大的领袖将军说不安全,全部都各自离开,只留下营地的一点点人马收尾。

这才是政客呢,不经意的就完成齐天林的要求,没人注意到他是针对这个东突小队,当那个院子里面唯一的一具尸体被发现以后,又可以佐证他曾经说的感觉不安全,更显半仙本色啊。

摩托车同样没有开灯,一箱油基本上能跑四五百公里,借助头上的夜视仪,齐天林只能看见前面大概十来米的路况,所以速度并不快,时速也就四十公里不到。

他也只能把一台调到微光的GPS绑在自己的左手手臂上,完全是根据卫星的指示盲开,周围完全没有办法分辩方向!

这样的前行只持续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就中断了,因为他们这一次真的运气不算好,不知道是不是跟那次会议有关,又抑或这里又有什么营地,在经过这条路上唯一一座湖泊的时候,他们突然就发现前面有两堆篝火!

两堆篝火很明显就是在这条便道的两边!

难道在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岗哨?

齐天林真是觉得匪夷所思!

火光非常明显,所以还在数百米外,齐天林就要求蒂雅转换位置,坐到自己怀里来,因为一旦开火,他尽量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子弹,而且他的后背对着敌人的可能性还是要大一些的。

两边都是山崖,不可能绕开,看来这个篝火的位置也是有讲究的,但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查探包围袭击这个可能的哨所,稍微在步话机里沟通一下,亚亚跟一名小黑共骑一辆摩托车在最后准备,两名东欧探子负责开车在原地等候,最后一名小黑死死看住最重要的三名肉票,齐天林就驾驶摩托车拉开距离,单独就这么过去了!

所以说,使用交通工具就是双刃剑,就跟美军机械化程度那么高,超远距离精确投放的能力那么强,就跟大城市里面开车要烦心停车位一个道理,齐天林他们的发动机声远远的也被对方捕捉到了,所以纵然是在半夜,还是有几个人影晃动着站起来靠近路边,挥动点燃的火把,要求停车……

感谢真主,蒂雅的袍子这个时候真是有很好的掩盖性,她可以泰泰然的把一支折叠枪托的短突击步枪端好,还用另一只手帮齐天林提着步枪,齐天林就只能把GPS旋转到手臂内侧,拉下袖子遮住,再摘下夜视仪,最后在另一边右手袖子里准备好手枪,冷兵器在有摩托车这个中心点的时候,用处就不算大了,两人再次扮演小夫妻,茫然的在火光中停下了摩托车,齐天林用自己穿着旧人字拖的脚岔开,在两边支撑着摩托车,他不习惯这种一根筋从大脚趾间夹住的拖鞋,这两天穿着被硌得疼死了,可是他总不能穿一双黑鹰的战术靴吧,入乡随俗是侦察兵的基本课了。

“你们是什么人!”两个端着手枪,一身非塔利班战士打扮的武装分子就这么走过来,齐天林看看他们手里的仿制手枪,脑袋里飞快的转圈,这是什么人?

以他的能力,判断不出对方说的是维语还是突厥语,又或者波斯语,因为这些都是跟阿拉伯语大概一个语系,他能听懂大概的意思,但只要一开口,就

跟对方不是一伙儿的!

对方已经伸手抓住了摩托车的龙头,齐天林随意的抬起手指着华国的方向指指自己座位后原本绑着着给蒂雅坐,怕她被颠着的一捆羊毛毯,生硬的用阿拉伯语开口:“去!卖!”企图用做买卖的外地人来麻痹对方。

半夜三更骑摩托车去卖东西,也许很难理解,但是要偷越国境,是不是算个比较好的理由呢?

齐天林没有立刻发难的原因就是看见不远处的篝火堆旁边,还散坐着十多个打扮都不是塔利班类型的人,似乎男女都有……

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