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0章 恨

第三百九十章 恨

于是那就成了亚亚的摩托车在前面引导带路先行,两部皮卡车跟在后面。

齐天林拉起一个还奄奄一息的伤者,突然使用华语:“你们是维族?”

伤者强硬:“我们是突厥的子孙!”还是能听懂普通话。

齐天林不争辩:“你们在这里干嘛?”

伤员不合作,梗脖子拗造型,齐天林真耽搁不起事件,一枪击毙,找下一个,反正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他还一边看一边顺便给每具尸体用手机拍照……或许其中有什么值钱的人物,传递给副科长还可以挣点奖金?

这个钱串子现在觉得家庭生活压力非常大啊,能多挣点就多挣点呗……

不过这样黑暗静谧的山谷中,手机闪光灯的光线真的很诡异!

蒂雅就打开一柄手电筒,警惕的端着步枪站在后面扫视这一片到处都躺着伤员跟尸体的区域,十来个人已经死了半数,枪支倒是被亚亚全部收走扔到没有俘虏的皮卡车后座上。

少女已经能从容面对这样的场面了,稍远一点距离,不走到其中,万一有个诈尸的她还是不适宜近身搏击,偶尔觉得某具身体不对劲,就瞄准点打一枪试试看!

齐天林也手黑,连续击毙了三个人,这种近距离用手枪抵头射击的形式才真的吓住了一个人,哆嗦着解释:“附近……附近就是我们的营地,所有的武装力量都在这边……”

齐天林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有多少人?”

还在哆嗦:“两百多……”

齐天林顿时就打消了自己过去偷营的念头,两三百人,不是自己这样四五个人可以抗衡的,他舍不得自己的每一个同伴受到伤害,咬咬牙,在GPS上面记录了现在坐标,详细询问了营地的方位,还是结束了这个已经重伤的东突分子生命,算是帮他解脱,这样的伤势在这样的地方根本没法做手术治疗。

几乎每个人都挂了像,他才赶紧推起自己的摩托车招呼小哨兵上路,这次就还是让蒂雅在他的怀里了,尽量包裹住,天晓得营地那边的敌人是不是已经摸出来查看了。

翻下头上的夜视仪,摩托车快速的追着前面的车队过去……

这个营地确实有点狠毒,就好像山大王的土匪寨子,这一带并不是太适合人居住的区域,他也不相信那些好逸恶劳的东突分子可以自力更生,应该就是利用这个特殊的地方,只有一百多公里就可以进入华国国内,依靠抢掠补充物资生活!

就跟唐宋时期的那些金兵鞑子一样!

不知

道华国有没有这个魄力,组织越境攻击,如果有了他这个准确坐标,做一次空袭对地攻击也好啊……

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在步话机里追问前面的情况,摩托车加快了一点速度追上去。

蒂雅却没了动静,换好步枪弹匣,把自己的枪挂到身侧,就转过身来反骑,双腿盘在齐天林的腰上,蒙着面纱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除了伸手解开几颗领口的扣子掀起自己的面纱把脸蛋贴住,都一言不发……

齐天林能感觉到这种温暖,也不多问,专心开车,毕竟现在还处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

追踪比探路还是要快一些,很快就从夜视仪上面捕捉到了前面的车队,一边呼叫着一边超越过去,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提醒右侧十来公里外有敌人的一个营地,现在应该已经基本脱离危险区域了,但还是要小心。

亚亚显然很喜欢这种飞车党的生活,没有收拾摩托车回皮卡上去,居然按照齐天林的指挥吹着口哨把摩托车滑到皮卡车后面断后,两大两小的四部车就继续朝着国境线而去。

后来回想,要是亚亚在前面也许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又过了大约两个小时,路程已经过了大半,天色似乎有点鱼肚白的时候,齐天林不由自主都有点放松警惕性,几乎跟皮卡车也就十来米的前后距离,突然从前方就传来一阵枪声!

他只觉得自己怀中那个身体一抖!

明显是中弹的感觉……

魂飞魄散!

那一瞬间,齐天林真的是脑子一片空白,那个万般依恋自己的少女……

他的双手握着摩托车龙头,似乎感觉到抱住自己的双手在失去力气,一股**喷吐到自己的胸前,他连续的叫喊两声,完全没有回应,最近几年来基本上都在战场上挥洒自如的齐天林,终于惊慌失措到连一辆摩托车都控制不住,索性就撒了车把,一手抱住那个温热的身躯一下跳开,只感觉到自己胸前一股血腥味……

低头看到面色苍白没了知觉,满嘴鲜血的姑娘,忙乱中齐天林几乎不知道该做什么,也许这才是真的关己则乱,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这个总是仰望自己的少女在自己的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第一辆皮卡车,哗的一下就停在他的身边,急促的声音:“怎么回事!”

齐天林暴怒起来,拉开车门,把已经无力撒开双手双脚的姑娘放到副驾驶座,大吼:“冲!冲过去,我在前面打掩护,赶紧过国境去寻求治疗!你先给她包扎!”指指后面往前爬的小黑,跳回去,掀起自己那辆

摩托车,轰大油门,点亮车灯,暴露了自己就朝着刚才似乎看见枪口火光闪现的地方冲过去!

天色已经蒙蒙亮起来,模糊的能看清点什么,这片比较平坦的丘陵地带右边几十米外有一片树林,在树林的背后,还有整片整片的山林,只有左面才是比较光秃秃的山坡,枪声跟火光都是从右侧传来的!

齐天林没有任何犹豫,就迎着那边一头冲了上去,这一刻他的心中似乎只有满腔的愤怒,还有自责!如果不是自己的大意,让蒂雅坐在身后,也许就不会遭遇这样的事情,如果让亚亚的热感仪在前面,也许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亚亚的摩托车听见了齐天林的呼叫,知道蒂雅中弹,也冲了上来,也没有任何的停顿,跟在齐天林后面就往树林这边冲过来!

逢林莫入这是个很简单的兵家法则,因为在进林子的时候,就是由明到暗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几乎就是被树林里面的敌人当成显眼的靶子,非常危险。

齐天林根本就顾不得这些了!

冒着枪声,循着方向,身上还真挨了两下,幸好有比较颠簸的地面,让他高速运行的轨迹不那么规则,让对方的射击命中率非常低,但这种身体中弹带来的伤痛似乎才能缓解他的痛!

冲到树林前方十米不到的距离,扔了摩托车,拉过身侧的步枪,齐天林拔出战刃叼在嘴里,如同一只饿鹰一样就扑进了树林,后面的亚亚跟另一个小黑趁着火力都被他吸引过去,没有开灯的摩托车一直冲到树林边才跳下来端着自己的步枪跟着也冲进去!

齐天林愤怒之下,力求用简单的军事行为来捋清自己混乱的思维,在步话机里简单指挥:“分开在我的两翼后方五到十米!平推清剿!”

明显自己的人数处于少数,还敢用清剿这样的字眼,也只有他了……

借助夜视仪在树林中能够提供一些亮度差别的影像,齐天林就开始用快速的点射向树林中的敌方身体开火!

有点胡乱的开火!

这在齐天林的战斗生涯中是比较少见的情况……

高原地带的树林和热带丛林有很大的不同,几乎都是笔挺的针叶类树木,没有低矮的灌木丛,没有地面丛生植物,这样的树林作战,只能依托树干遮挡,可是这里的树林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基本都是三十厘米直径不到的样子,人体依托反而会突兀的凸起来一点,有光线的话很容易被看见,现在有点黑……

亚亚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而且有进步,他一手持枪,一手拿着那台热感仪,一直都在报料:“前

方十五米,两人……一点方向一人!十一点三人!”

在他的热感仪里面,橙红色的人体,是那么的清晰,根本就无从隐藏……

齐天林的夜视仪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大长处的发挥,虽然淡绿色的画面中人体跟树干很容易被隐藏,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只要亚亚能提供一个大概的位置距离和方位,他就能轻易的判别出人体!

胡乱的射击终于开始趋于条理化……趁着亚亚呼叫的间隙,齐天林指挥另一个:“去亚亚的身边,保护他!”

那个小黑呀一声,就端着枪过去了……

这就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在高科技下根本没法躲避的人体,被齐天林一一甄别出来,挨个的射击,随着这样熟悉的战斗方式,他那有些混乱的思维终于开始冷静下来,更加专注的投入到枪杀中去!

亚亚采用的是由近及远的报点方式,他几乎只是在一棵树到另一棵树的移动中,小黑过来靠在他身边保护以后,他就更没有了危险,更快捷的报送方位!

一共十多名武装分子被剿杀!几乎在这片树林的另一头,外面就是一块开阔地之后就是连绵到山区的树林处结束了这场短暂的战斗!

齐天林恨恨的拉起一名故意留下性命的袭击者:“你们是什么人!”

然后就听见亚亚有点急促:“好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