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1章 福祸

第三百九十一章 福祸

的确好多人!

齐天林的人都是用了带消声器的步枪,面前杀掉的武装分子却没有啊,都是乱七八糟的AK步枪和手枪,这也是齐天林毫不犹豫就发动攻击的原因,这不可能是什么华国或者别的什么人马。

但是这样的枪声已经把对面大树林里面的人吸引出来了……

齐天林不用夜视仪,在晨光下,都可以很清晰的看见,上百人从对面的树林里面出来了!

他只来得及拖住那个活口就往树林里面撤,亚亚也赶紧把热感仪装好在自己的腰上的包里,和那个小黑一起背好自己的步枪,随便的拖拉几具尸体来当做工事!

齐天林一叠声的急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活口在挨了一枪以后终于开口:“有情报说国境线那边有武警驻扎,昨天我们想……想过去看看能不能抢点枪支,可是看见才知道对方人太多,我们连夜就撤回来了……我们是东伊运……刚才以为是要越境报信的……”嘡!就是一枪被齐天林击毙了!

东伊运……也就是东突厥伊斯兰运动组织的简称,堪称华国第一恐怖组织,现在看来这些人就是他们最大的准军事组织了,也就是半夜俘虏所说的营地里面那些人,看这个阵势,应该是倾巢而出,打算袭击武警抢夺武器……

结果就被撤离的齐天林他们迎头碰上了,还让蒂雅……齐天林都不敢想了!

咬着牙也拽了几具尸体在面前叠起来作为工事,然后就拔出自己身前的一排弹匣,只是低头的时候看见自己被解开的衣领扣子,以及上面的一片血迹,真觉得心中一片绞痛!

剜掉心头肉的那种绞痛!

腮帮子上的咬肌都发酸了,调整好步枪角度,那些吵吵嚷嚷端着各种武器冲过来的武装分子已经越过了开阔地,马上就要接近这边小树林了,齐天林开始用两连发扣动扳机!

两名小黑也跟着在他侧面大约二十多米的距离外开始射击!

他们的枪支都没有明显的枪声跟火焰,带来的却是连续的有人倒下!

准军事组织的意思就是没有完备的军事物资储备,他们的枪弹都是有限的,面对平民可以耀武扬威,面对专业军人么,就真的是菜鸟!

因为节约,在进入树林以前准军事分子们并没有随便开枪,他们也大概看见这边只有几个人,带着十拿九稳的态度过来,却没有想想自己之前那个十多人的小队是怎么覆灭的!有时候从众心理真的会让人判断失误……人多不能完全说明问题的。

齐天林真的恨啊,真是家仇国恨啊,面前成片的靶子,让他半跪在尸体工事中,一个弹匣打完,用中指扣住扳机,食指按动弹匣钮,似乎又想起曾经自己给那个一脸笑颜如花的姑娘传授这种射击技巧,又是一阵心悸!

回忆真的是种痛……

亚亚他们用的马萨达步枪跟蒂雅用的型号不同,连弹匣都不同,这也是马萨达步枪被齐天林选用的一个最大原因,他的人马里面东西方都有,马萨达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配件转换,使用AK或者AR步枪两种截然不同的换弹匣方式。

这俩小黑都是长连发的习惯,所以他们的携弹量都比一般人多,都是两个长弹匣正反绑住,割草似的!轮番猛烈射击,只有换弹匣的时候,才让自己的步枪稍微停歇一下,不然他们这样的打法,很容易导致枪管膨胀爆裂!

没有受过训练的武装分子,在遭到袭击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胡乱开枪,而不是趴下或者寻找隐蔽点,因为这些人都是下意识的以为,枪支才是自己在战斗中最大的倚仗,其实每个老兵都知道,躲藏自己才是战斗中最最基本的第一要素!

所以每个熟练的PMC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筑工事找掩体……

柳子越跟玛若想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想找掩体!

两位姑娘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举起手中的饮料杯遮住自己的脸,然后转身就要跑……

面前多少记者媒体拿着闪光灯跟摄像机啊,这样的阵势,柳子越不算很陌生,可一般情况下,她还没有到能引起这么大规模的级别呢。

看台不算大的球场自然都能看见这么闪亮的地方,所以连球场广播都得意的大声宣布:“加油吧~!我们伟大……美丽……善良……”随着无数的形容词,那些观众们也跟着喊,看来不是第一次了,都成了球场的保留节目,一片欢乐的海洋嘛。

安妮也欢乐,双手紧紧的搂住两位姑娘的肩膀,笑成一朵花:“跑不掉的……都跟我一起当个名人吧!哈哈哈……”

对……名人,对安妮这样的名人来说,她身边的一点一滴都会被发掘成八卦新闻,连她去吃个宵夜都会被解读为跟谁相会,最近一直没有看见那个形影不离的影子骑士,这两个跟她亲密无间的姑娘,难道才是安妮最好的闺蜜?

要知道有多少女明星希望能成为欧洲公主的闺蜜啊……

只要能够出现在安妮的身边,上镜率那是噌噌噌的,比自己挖空心思搞点什么绯闻突发事件都要靠谱得多,关键是安妮的形象是那么的正面,跟着她真是近朱者赤,一定都是各

种褒扬……

柳子越恨不得把纸质的饮料杯撕开贴在自己脸上!

玛若略微兴奋,小心的把一双迷离眼从饮料杯的上方露出来观看这种状况……

柳主播拿脚踹安妮:“你故意的!你就想拖我们下水,你见不得我们悠闲!”哗!渝庆姑娘是有点火爆,喜欢动手动脚,她这样百无禁忌的动作顿时引得记者们又一阵抢拍,敢随意对安妮动手的姑娘,那得多亲密,甚至有人都在考虑是不是可以杜撰点安妮有女朋友的新闻?反正同性恋在欧洲都是被公开认可的事情……

安妮真的比这两位高大一些,手臂又长,扣住就不松开,笑嘻嘻的就一起站在看台口,面对伸过来的一大堆麦克风和录音机:“这是我最好的两位朋友……请把注意力都给我们的运动员吧……来,让我们一起鼓励我们的小运动员,争取早日走上这样的大舞台……”手上还暗暗使劲拉两边姑娘遮脸的手……

真是没得遮了,柳子越心一横,侧眼先横安妮一眼,再看看也在看她的玛若,点点头,一起放下饮料杯,拉下墨镜,露出一个熟练的笑容,玛若就还要调整一下,明显要生疏和慌张一些。

哗啦啦又是一轮高亮拍摄,柳子越还能保持不眨眼,玛若这可怜姑娘就只有泪流满面的带上墨镜了,实在是亮度太高了。

微笑着不回答任何提问,柳子越挺直了腰肢走一边,看着安妮接过旁边工作人员递上来的俱乐部LOGO围巾,也接过一叠,跟安妮一起,到看台边一大堆少年中间,笑着给他们挂在脖子上……玛若忍不住先拿了一张给自己擦眼睛才跟上……

中场休息的时候,安妮还拖两人下去到球场中央致辞,柳子越跟玛若简直是抵死不从,才算是坐在看台上看着安妮娴熟的拿着麦克风宣扬自己的事业,有点发愣!

柳子越喃喃:“我要有上市公司的话,明天股价一定嗖嗖的涨!”

玛若拿围巾围住自己的下半张脸:“我……我想回家!”可怜兮兮的腔调。

柳子越听了转头看她哈哈笑,自己也拿围巾包住脸,结合墨镜完全遮住:“上了她的当!真是个坏心眼的女人,哦?”

玛若居然小虚荣:“上学的时候,也幻想过自己成了著名设计师,在巴黎的时装发布会上云集这么多的记者,唰唰唰的对着我拍照……还对着镜子不要脸的练过点摆珀斯,可是真有这样的事情,你看看,我这一脸的眼泪水!丢死人了……你就好!”

柳子越也叹气:“我那个小明星的地位,跟这一比……算了算了!”

人比

人,气死人。

安妮回来的时候,表情生动:“走了走了……事情办完,我们可以去逛街了!”

这会儿还能忍住,等上了亨克那辆越野车,看看坐在最后面的一男一女两个小黑,玛若跟柳子越一起就把安妮给摁住使劲的扭!

“居然敢这样摆我们一道!”

安妮仗着身高力大还受过军事培训,居然敢反抗:“谁叫你们在岛上过得那么自在,凭什么就我要这么飞来飞去!你们还串通一气的孤立我!”

柳子越反唇相讥:“你自己要在这边来搞俱乐部!是你自己要买飞机飞来飞去!关我们什么事!”她力气也不小,讨伐公主是主力,可也忙得一脸红晕,可惜这样美的时候齐天林看不到。

玛若小胳膊小腿,算是帮手,主要动嘴:“就是!谁叫你自己摆公主架子!动不动就摆出一副拒人千里的态度!贵族了不起啊!我们就是要搞大革命!”主要用手指去呵痒,安妮的腰间实在有点敏感。

安妮给攻击到弱点,咯咯咯笑得都没抵抗力,柳子越乘机欺身而上!

车体宽大的好处就是有空间折腾,三个姑娘在后排座上打得热闹非凡,两个小黑笑眯眯的看热闹,亨克跟副驾驶的一个苏威典SSG特种部队转过来的护卫都目不斜视,不偷看了解这种王室秘闻……

但是这样的胡闹,似乎却无意间化解了以前一直存在的那种隔阂感?

这在后来逛街的时候就显得格外明显,三人之间互动越来越多,真的跟很熟络的朋友闺蜜一样了……

齐天林还真有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