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2章 要挟

第三百九十二章 要挟

齐天林和亚亚他们的杀戮有点一边倒的意思,虽然就三个人,对面是一帮武器参差不齐,多数都是自制手枪的家伙,连塔利班自己都有很多人还在用二战的枪支,这些二等狗腿子也没有太多的好武器,就连这些自制武器都应该还是华国国内生产的。

齐天林现在依稀能够认得这种铸铁套筒的手枪样式,和阿汗富巴基坦斯边境上那个著名的武器之乡生产的手枪截然不同,这种看上去有点笨重的款式,应该是华国解放前维疆马家军流传下来的一种款式,多少年过去了,那些地下枪匠生产的单发手枪怎么能跟07年国际枪展上的明星步枪马萨达相媲美?

热兵器的战斗就是这样,科技就是战斗力,少数十来支AK步枪子弹量也有限,何况这些人都是齐天林三人重点攻击的对象,还有不少匪徒都是为了去捡步枪被打倒的,只有这些步枪能够给近百米外躲在人体工事背后的三人造成一点威胁,那些手枪子弹根本就没有这么远的杀伤力,所以在被击倒了十数人,这看起来人多的大部队就开始慌乱的逃窜了,他们在那边树林边停靠了一些摩托车和几辆农用车,也只有这些东西才符合这里的运输条件。

如果换在昨天之前,齐天林也许还听之任之的放掉,现在颇有些杀红眼的味道,看见对方要逃,他居然单枪匹马的跳出去,还通过步话机呼叫亚亚不要跟上来,怎么可能,小黑怎么可能看他一个人这样陷入对方的重围之中?

远远的分开,两个小黑拉开点距离,好几十米的在他身后两翼,帮他从两边往中间赶人!

这才是小黑们最擅长做的事情,在非洲荒原上,难得在遇到猎物,一旦发现的时候,为了尽量不要放跑了猎物,通常就会用这样的战术,最强的战士主攻,别人就在两翼把猎物往中间赶,有时遇见什么动物大规模迁徙的场面,更是这样!

在他俩看来,手中这样的步枪,真比弓箭好用了多少倍,那些笨拙的到处奔跑的人体也比灵巧的动物好打得多,他们一人在一边对正一条线,谁只要试图往这两边逃,立刻就开枪射击,这样的结果就是,那些抱头逃窜的家伙只能纵向逃,而纵向是怎么都逃不过子弹的速度……所以齐天林很快就觉得相当顺手!

这才真正的履行了之前他镇压的态度,证明了他确实还是一个人而不是神,当自己的亲人受到伤害,那种激起的愤怒才让他格外的嗜杀!

偶尔有人试图悍勇的转身反击,这种人几乎是刚刚一定身,就被后面三支枪重点招呼,齐天林也曾经想象过自己少数几

个人跟上百人战斗的场面,但绝对不是这样,这完全就是屠杀,就跟当时他在非洲丛林看见黑暗雇佣兵对力夫们下手那种情况,只是面前的敌人让他胸中的愤怒,直到一地尸骸才转化成为担忧!

他们这个小分队遇见蒂雅这样的伤势,只有止血急救的能力,他只能用这样的战斗牵制住自己的敌人让皮卡车冲过去,趁着天色渐亮在最后的几十公里的距离中加速冲过去让那边的军队做急救,他真的不敢想自己要是失去了那个小身影心态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只有这一刻才明白那个身影对自己有多重要!

提着步枪一边往回走,一边忿忿的随手补枪,这在他的杀人生涯里面很少见,他很少这样斩尽杀绝的做法,亚亚两人也有点烦,知道蒂雅中了枪,只觉得是自己没有照看好,更是恶狠狠的用枪托砸人,非洲兄弟残暴起来真的不是人!

这样的泄愤行为直到齐天林突然听见自己的耳机里面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胡子……”

那一刻,真的好像仙乐天音一般,齐天林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差点没跳起来:“你……你!你……”

一个东欧探子的声音也在步话机里响起:“蒂雅没事了……子弹打在她的陶瓷板之间镶嵌住,胸腔受到的是撞击,血应该都是撞击产生的,已经苏醒了!我们还在外面等你们!”

齐天林兴高采烈的原地跳起来打旋!单手握拳转体几百度跳起来那种,端着步枪朝天上胡乱的打了一个弹匣,对着几十米外的亚亚喊:“听见没!听见没?她没事!”

亚亚和那个小黑也高兴,使劲点头,咿咿呜呜的端着步枪胡乱唱歌,随手扫射周围的人!

齐天林才不管这些了,随意的掏出自己的手机扔过去:“挨个儿给我拍照,出来找我们!”自己一溜烟就跑出去,找到自己那部摩托车就推上龙头往路面前方驶去,果然树林几百米外就看见两部皮卡车停在路边,三名属下持枪散开在车边警戒,把摩托车靠过去,就看见蒂雅有点虚弱的躺在放斜靠背的副驾驶座上,打开门看见他还装坚强战士:“我……没事!”

齐天林摘下自己的步枪随意往引擎盖上一扔,指指那边的树林:“你们过去帮忙,一百来人呢!”这仨有点吓一跳,两个大汉加一个小黑挤在摩托车上就一起过去了,正好留下一个二人世界,那些捆绑的俘虏齐天林都不当人看的,好认真的看看姑娘,才谨慎的伸手,心疼得很:“还疼么……”

没了外人,蒂雅似乎也嘟上了嘴,那种少女的味道表露无遗,抬起双手要齐天林抱,齐天林

赶紧小心的伸手到她的腋下扶住,战术背心已经被拆掉,步枪也摘掉,突然感觉好轻,齐天林就好像狗熊掰包谷似的,生怕自己力气用大了,把小姑娘捧在自己怀里,要看看她背上的伤势,蒂雅的双手已经挂在了他的颈项上,有点咯咯咯的笑:“帮你挡住了子弹……我很开心……”

齐天林想骂人,嗓子眼却有点堵住的感觉,就这么随意的坐在保险杠上,心疼去掀蒂雅的袍子,姑娘继续乐淘淘的咬耳朵:“他们一拆我的战术背心,我就醒了!我的身体怎么能给你以外的人看?”有点得意,却没有说,当时她急得使劲要跳起来阻止那个小黑的治疗动作,又呛了一口血!

这封建思想烧坏了脑子的小妞!

当时应该是应该是朦朦胧胧看见他们的摩托车和皮卡车,显然这些东伊运的人就知道不是同伙,胡乱开枪在数十米外的距离,肯定就是AK步枪的子弹击中了姑娘,这样的距离,7.62毫米的步枪弹,他们自己还在摩托车前进,这样的力量,就好像是十来斤重的铁锤直接砸了一下的感觉!她背上那个装着点自己东西的小包根本没有任何阻挡作用,只能说齐天林总是教导她要穿上陶瓷板的习惯,救了她,也救了齐天林……

小心的撩开袍子,掀起一点里面的衬衣再看到跟自己一样的T恤,以及一件胸衣,就赫然看见姑娘的背上一道刺眼的乌青血痕,一指多宽,十多厘米长!

联想到之前的汇报,子弹正好打在两块陶瓷板的间隙上被卡住,应该就是陶瓷板的边沿撞击出了这样的伤痕,齐天林好重的舒了一口气,想用力把姑娘抱在怀里表达自己的心情又怕弄痛了她,最后干脆坐到地面,让蒂雅横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捧住她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那张有点沾着血迹的嘴。

少女咕唧一声,双手就紧紧抱住齐天林的脖子不松了!

好难得的机会,这些日子没少跟小黑妹学习这些东西,一直在找机会的姑娘终于逮住了!

用手固定住齐天林的脸不要跑,生涩的把自己的小舌尖探过去勾住齐天林的舌头,勾不住就勾牙齿,反正要挂住!

然后飞快的腾出一只手就朝齐天林的裤裆进攻!

哪里学来的战术,这么彪悍?

齐天林满心的柔情跟痛惜,全部都飞得无踪无影,赶紧小心的抱住姑娘就要起身,还想腾出一只手去拨拉少女的手……蒂雅马上皱眉,舌头还挂着呢,含含糊糊的抱怨:“痛……!痛……”这个时候不乘机利用受伤要挟才真的是大傻蛋。

齐天林连忙停止自己的动作,捧

住怀里乱扭的姑娘,真的生怕碰疼了她的伤口,只能放任少女肆意妄为!

蒂雅还哼哼唧唧的不满:“抱住!”

她的技战术还是没有齐天林娴熟,就借着这个抱紧,就把她下探的手给别住了,齐天林要笑,慢慢的伸手抓住那支纤细的小手拉上来,蒂雅使劲的把舌尖不知所谓的在齐天林嘴上逛来逛去,一双猫眼睁大了看齐天林的表情。

齐天林想腾嘴说话,姑娘不干!她这舌尖就好像分了叉一样,灵活得很,勾住就不松了……

于是他也只有哼哼唧唧的鼻音:“不是这样的……”

蒂雅也用鼻音:“那要怎样?!”

齐天林搞教育,伸手慢慢的在姑娘背部轻轻抚摸,让少女的背没有那么绷紧,终于滑出点舌头说话:“放松,放松,亲吻是很温柔的事情,别跟打仗一样……”

蒂雅终于松开嘴埋怨:“我爱你嘛!急死人了!”深情的话,被她用这样不深情的方式说出来,却让齐天林感觉暖到心坎里,手上就抱紧一点低声凑到她的耳边:“我也爱你……就这么陪着我就行了,时间还长得很,慢慢学,好不好?”

声音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摩擦着耳廓的亲密,让这个只会战斗的姑娘也放软了身体,闪动着自己的睫毛,不由自主定定的看着他,满眼的情思……

有点凝望的意思了……

这才有点恋爱的样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