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3章 衡量

第三百九十三章 衡量

这点郎情妾意额的感觉,直到两部摩托车回来才结束,亚亚无论如何也要求到前面探路了,看看已经天色大亮的环境,齐天林就同意了,小心的把蒂雅放在一辆皮卡车的后排座位,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出发。

亚亚自己一个人骑了一辆摩托,跟另一个小黑一起在前面探路,两部皮卡跟在后面,开车的东欧探子忍不住在后视镜里看了一下后面的齐天林,想想才开口:“刚才……一百三十六人,全都击毙了!”

齐天林脸上没表情:“分裂分子嘛……杀了也活该。”

探子继续报数字:“之前那个篝火卡子是十三人,我们清点了一下,两边一共有十四名女性,其他都是男性,枪支确实很落后,有个活口说营地那边剩下的基本都是非战斗人员,然后……亚亚还是杀了他。”

齐天林不在意这种形式:“尸体怎么处理的?”

探子脸颊有点抽抽:“把他们车辆弄到一起,刺破油箱,全部烧了……”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心狠手辣的做法。

齐天林难得抬头看看他的表情:“你们国家运气算好的,独立就独立了,萨奇他们,还有车臣,以及非洲,这种场面简直就司空见惯,一旦涉及到国家或者种族,就不能简单的用人道主义或者屠杀来定义,我会建议跟我们接头的人,尽快组织对那个营地的空袭……”停顿了一下,自己也在调整这种心态:“你认为那些是妇孺,可那就是毒蛇,今天的事情不会让他们害怕或者悔恨,只会更加仇恨,只能斩草除根,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然他们会培养传播出更多的这种人来……麻烦更大。”

驾驶员有点明白的点点头,不说话了,专心开车。

蒂雅舒服得很,稍微有点咳,转头面朝齐天林的小腹,低声的哼哼小曲,汽车的颠簸也不能让她的伤势觉得有多疼,偶尔伸手摸摸齐天林身上正面那两处暴怒战斗中的伤痕血迹……

剩下的路程,亚亚格外小心,两部摩托车忽远忽近的拉开距离前后探路,加上天气不错,大约一个小时不到,就开始靠近国境线了,齐天林看看车上的GPS,用步话机通知他:“把我摩托车坐垫下藏着的蓝色布料拿出来展开做记号……”

对面是严阵以待的武装军队,可开不得玩笑,事先有约定接头讯号,旗语是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可等他探头看看就哭笑不得,亚亚这熊孩子就把那边蓝色旗帜跟个披风似的系在脖子上,兴致勃勃的跟另一个同伴玩超人!

也只有他们,才随时都把这种事情当成玩笑……

就在半山腰上,直接切掉一部分山体筑成的一片临时野战营地,看规模起码也得是千人左右的级别,甚至还有一个似模似样的临时营地大门,虽然周围都没有什么围墙。

驾驶员啧啧:“气势!这就是国家军力强盛的气势!大国确实不同……”

齐天林在后排座也有点够着脑袋看远处,心中有些感慨,也有些熟悉,不做声。

一辆迷彩涂装的越野车很快迎上来,没有废话,直接在前面带路,亚亚这俩摩托车手在齐天林的通知下,都退回到皮卡车的后面跟着,一点没有国际PMC的风采,吊儿郎当的就好像两个非洲进城赶集的乡亲。

很快驶进那个刷着标语的钢架临时大门,里面有一片还翻着新鲜泥土平整过的操场,不少士兵在进行训练,回荡在山谷中的喇叭声,让他们很快整队形成方阵,有点专注而好奇的看着这几辆民用车,特别是那个披着蓝色披风的黑人……什么时候这个角落也会出现黑人了?

齐天林轻轻拍一下蒂雅,拿过自己脱下来的阿汗富褂子给她枕在头下:“你躺好不要动……”姑娘多乖巧的点头,蛮享受这种齐天林难得的温柔。

下车前还是掏出自己兜里的墨镜戴上,满脸的大胡子加上典型的阿汗富男人打扮,特别是脚上那双人字拖让外面的士兵们很有点大跌眼镜,不过齐天林想得还是要全面一些,卸下了身上所有的武装,没有那种PMC趾高气扬的枪械,面对自己人,没必要……

迎接他们的是一位少校,态度说不上多恭敬,但也不怠慢,敬一个标准的军礼:“我部奉命接收任务完成!”

齐天林也不计较,作为军人,被这么憋着只能看不能用,估计自己也不好受,也许还瞧不起这些无业游民一般流窜作案的PMC呢,就好像国家公务员瞧不起临时工一样,挺直腰板通过耳麦指挥自己的人下车把俘虏都弄出来……

两名东欧探子跟两名小黑在亚亚的指挥下,把三名指定要的东突骨干分子,外加十名连带的俘虏一起交给军方,一队士兵过来两两挟持的方式把人带走,那些从车斗里面拉出来的人,都有些奄奄一息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齐天林他们这一天也没什么和善的对待,然后接过亚亚送来的手机,打开里面的记忆卡:“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击毙了一百五十名左右的东伊运武装分子,请您查看一下这些照片,如果需要这份文件,我们是要额外收取费用的……”

少校明显有点不太习惯这样拿一张张血肉模糊面孔做生意的方式,有点惊讶的摁动这部很平常的直板机,越看越认真,表

情也愈发凝重。

他虽然没有经历过类似的场面,但也是军人,能明白手上的这些照片说明了什么,就是面前这么寥寥几个人,照片中偶尔一张比较全景的角度,能够看见尸横遍野的状况,再看看那些尽量擦掉脸上血迹拍下的死者面部照片,或狰狞、或惊恐、或哀求,更多的是痛苦,就明白这些看着乱七八糟的雇佣兵干下了什么样的事情!看看齐天林身上的弹孔跟血迹也知道不是那么轻松完成的……

而且在这样的战斗以后,还能好整以暇的一个个清理面部拍摄照片,必定就是全面控制了整个局面才能做到,这些人的战斗力也可见一斑……

等对方看了十多张照片,主动伸手拿回手机的齐天林继续呼叫:“把那个电脑包拿过来……”这是给对方了解自己手中的货,具体的就要拿钱来换了。

结果是蒂雅有点弯着腰,慢吞吞的这么提着包走过来,亚亚想去接手,被她一虎眼就笑嘻嘻的退开了,实在是有点怕她。

齐天林抢上几步接过来小声埋怨:“下来干嘛?!”

蒂雅能区分上下班时间:“一直都是我保管的!”有点一瘸一拐的就回去了,背上还是疼,牵扯了整个背脊。

只是整齐排列在周围的士兵们都有点惊讶,就这么六七个人的战斗队伍当中还有这么个小姑娘?虽然挂着面纱,但是身侧的步枪,娇小的身材跟动作都表现出那么的不同,这个年纪的姑娘,还在追星撒娇秀自拍照吧?她袍子上的血迹斑斑,这都能上战场了?

普通战士们只知道过来执行任务,并不明白具体是什么,但是看见这些人以及俘虏,怎么也能猜到点什么……

齐天林转身就在引擎盖上打开这个电脑背包,取出笔记本电脑以及那些地图、文件:“这些资料就先转交给你们,价码,看着给,我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指指自己身上的弹孔跟血迹。

少校的脸色应该是从公事公办到惊讶,再到凝重,最后是尊重,后退半步行个军礼:“你们辛苦了!”

这样的战斗力,这样的成绩,是对得起这样的尊重的!

但是接下来还是要照章行事,武装人员是不能随意在国内出现的,整个小队的所有武器就跟在日本冲绳机场一样,被严格的登记造册收掉,然后以外交物资的名义发到穆尼的公司办事处。

齐天林拒绝了军方提供医疗的要求,只要了一些药品,洗过澡换了便装,就带着整个小队,携带一些个人物资,主要是那些昂贵的羊毛毯,乘坐军用直升机到最近的一个边境口岸出国离开。

还是有那个副科长在里面,至于其他人,齐天林也没有询问都是什么人员,只是坐在一间小会议室的桌边,慢慢的用茶杯盖子拨动茶杯水面的茶叶,看着对方几个人颇有点神色激动的翻看那部手机,不停的在那个一两寸的小屏幕上指指点点,也没说把记忆卡拿出来接到电脑上看?

初步的激动以后,声音不小:“这……手机……我们买了!”

齐天林差点把茶水喷出来:“我只卖记忆卡……手机我还要用的……”几十美元的普通手机,是当时跟亚亚重返公司的时候买的,多有纪念价值。

对方窃窃私语的商量一下:“一百五十个人,感谢的话我们就不说了,你也是华国人,这里我们按照保险公司的价格,五万块一个……”说得颇有些讪讪和迟疑,主要是觉得自己有点不要脸,人家出生入死干掉的敌人,按照这种价码算?

齐天林一口叫好:“行!七百多万华币,算个整数,一百万美元,和行动费一起现在就转账,笔记本跟其他情报算是赠送的,另外这里再赠送一个东西……”他在意的是培养这样一种交易的习惯,别搞得什么都煞有其事。

命都是可以买的,雇佣兵没什么不能用钱来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