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4章 牵挂

第三百九十四章 牵挂

齐天林最后交出来的就是那个营地的坐标,有意无意的提醒那里还有一两百人,都是死硬分子家属,而且似乎闲聊当中,顺口提到对于这种越境打击,美国跟以列色其实做得不少,调动空军搞一次对地袭击,然后抱歉算错了坐标,相信这些案例,各位研究得肯定不比他这个大头兵来得少……

看看对方有些意动的表情,齐天林才觉得自己这次的交易算是完成了,起身告别,剩下的就看对方怎么衡量了。

过境以后直奔最近的机场,亚亚带着两个小黑就直接转机回迷雾小岛,两名东欧探子因为接近自己的国家,看看酬劳已经到账,加上后来的一百万分了他们一些作为奖金,有点乐淘淘的请了两天假回家,就剩下齐天林带着蒂雅去伦敦。

坐在客机上,恢复成少女打扮的蒂雅,有些精怪的蹲在座位上小声:“再给我搽点药膏嘛……”

齐天林有点心热,因为航班不是天天有,昨天住进机场旁边的酒店,晚上给蒂雅用在华国军队拿到的药膏祛瘀活血,第一次看见姑娘光溜溜的背脊,很让他心动,真觉得自己是禽兽不如啊.

还好安妮打电话来询问他的归期,才算是把他从罪恶的旋涡里面拉了出来,先给吃吃笑着作怪的姑娘额头弹一下,看着舷窗外的云层,大概正在飞越德国……

过几天就应该跟安妮来这边了……

安妮是有点腹黑,不给柳子越和玛若共享齐天林已经撤离战区的消息,乐淘淘的一早就就把两位满载而归的老板安排岛上的飞行员给接回去,自己有点刻意的打扮一下,算是遮掩点个人特征和身份,其实是下意识的想好看点,让亨克开车把她送到机场去接人。

可是看见蒂雅有点行动略微不便的样子,这姑娘立刻就想岔了!老大的白眼去砸齐天林。

齐天林无动于衷:“带着墨镜呢,甩什么白眼,又看不清楚……受伤了,回去好好给你的妹妹看一下,挨了一枪!”献上昂贵惹事儿的羊毛毯都没能得个好脸色。

伤员很英勇:“没有事!这是工作需要!”

安妮的神色立刻又有变化,有点着急:“真的?”伸手抱住少女扭头埋怨齐天林:“怎么搞的?你不能把她完全照顾好,就不要带到那些地方去!”

齐天林才想翻白眼,战场上刀枪无眼,要万无一失也只有公主殿下的护卫规模才能做到了,不过没有等他说话,蒂雅就一口接过来:“穿着防弹衣呢……别啰嗦这件事!”她是有点怕齐天林改变主意,以后不许她再上战场了。

蒂雅不领情:“你别这么咋咋呼呼的行不行,搞得多大回事一样!”有点不耐烦。

安妮就真像个姐姐一样啰嗦:“你自己非要选择上战场,就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要搞得这样……”

蒂雅熟络的鄙夷她:“你又不是没有去过哪些地方,子弹不长眼睛的,谁知道!”

安妮想辩驳,又看看坐在前面的齐天林,忍了……她还是知道,不让这姑娘到战场上去战斗,不去陪着那个天生的杀胚,真要了她的命!

齐天林跟亨克打个招呼,就随手拿起副驾驶座上的报纸翻看,当头一篇头版半幅照片,安妮笑眯眯的挽着两位姑娘,身上都穿着莱顿东方足球俱乐部的运动羽绒服,玛若的小惊慌小兴奋跟柳子越的得体优雅职业本能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标题是“欧洲公主的平民闺蜜!”斗大的字眼,进一步把安妮塑造成为亲民和善,人见人爱的邻家姑娘。

下面还半遮半掩的猜测了这两位姑娘的身份,柳子越就不用说了,典型的亚裔,玛若肯定是欧洲女孩儿,因为安妮没有介绍这两位的具体身份,所以一时半会儿之间还不能马上就揣测出对方的姓名职业,但是三人之间惯熟的感觉以及两位姑娘的形象,一看就不是那些搔首弄姿的明星时尚圈人……

他这心里可明白了,拿着报纸就转身指给安妮看:“你捣鼓的事情?”

安妮不隐瞒:“你得好好劝一下她们,就好像宅女似的,天天在岛上除了游玩就是发懒!这样下去是没有人生追求的!”蒂雅现在能听懂复杂一点的华语了,立刻老大瞧不起的表情鄙视她,也只有这位才喜欢把追求啊理想什么词儿挂在嘴边。

齐天林也扑哧笑:“您这属于贵族思维,自己休闲娱乐玩够了,就不兴老百姓多玩玩?”

安妮现在战斗力越来越强,双手叉腰:“贵族怎么了!贵族又不低人一等,凭什么动不动就拿贵族说事儿!”

齐天林回想起以前在船上的生活,有点明了她这种情绪的来由:“好了好了……知道了,您是最平易近人的!”反正都欺负亨克听不懂华语,三人用这个聊家务事倒是不错。

只是等到了俱乐部,远远的看着长枪短炮的有记者在守候,齐天林就有点皱眉:“刚开始这样的?”他确实还是喜欢隐秘一点,何况他的秘密也太多了不是?

亨克瓮声瓮气:“一直都这样,自从公主的身份显现出来,这里的记者就越发的多了。”他现在有向皇家带刀侍卫方向发展的趋势,平时没事儿居然钻研礼仪什么的,看来是打算长久做下去了。

齐天林换到驾驶位:“去哪?”

安妮看看身边的蒂雅,原本想跟齐天林在伦敦享受几天二人生活的,看来还是得于民同乐了:“回家吧……走这边,那里有个小型机场……”

齐天林还没看见过骑士号呢,很赞赏:“很漂亮,也就你能把这些东西都搞得漂漂亮亮了,怎么不叫安妮号?跟你的船一起嘛……”

安妮坐在驾驶座开始检查各种仪表,齐天林忽然就连带想起自己折腾掉的那架战机,那些飞行员是不是也这样检查自己的飞机呢?不多想,想多了容易混淆自己的心态。

蒂雅就心态多好的坐在后面的皮座上舒适的左右看看:“飞这个……困难么?我想学……”

安妮顺口:“简单得很……回头安排人过来教就行了。”

小姑娘笑着点头不吱声,自己有自己的盘算。

于是几乎玛若跟柳子越前脚到,他们仨后脚就到了……

玛若回了岛上打开电脑看新闻,正溜到柳子越的办公室商量这事:“你说我们算不算就成名了?”

柳子越心态好点:“嗯,我已经接到好多电话询问是不是我了……”毕竟她接触的圈子对欧洲时尚八卦圈更关注一点,玛若那个平民圈子也太远了点。

玛若有点担心:“好事还是坏事?”

柳子越轻拍自己的桌面,用很古旧的一块门板做的纯手工桌子,她很喜欢:“对我来说是好事儿吧,这边已经有好几家之前谈合作的电视台立刻打电话来拍板要求签约了。”

玛若眯眯自己的眼睛:“苏珊也给我打电话来问……我们搞军事承包商的,这样是不是就暴露了跟苏威典的关系?”

柳子越很少询问关于沙漠鹰公司的事情:“你们承接苏威典的业务多不多?”

玛若老实的摇摇头:“保罗自己有渠道,几个固定渠道,苏威典那边也就是听着好听,其实捞钱的都在别处。”

柳子越隐约知道自己父亲似乎也给齐天林拉了些线:“应该关系不大,反正我们也不常抛头露面,就在迷雾这一块嘛,也没谁能追过来……”上午离开之前,她前晚在网上找了家诊所,一个人去做了个简单的检查,现在很有点纠结,到底是要怎么来消化这个消息。

玛若有点撇嘴,没有说齐天林的可是有敌人的,只希望那个敌人没有注意到这些,然后眼睛就看见一个黄蓝色的小点出现在石头窗户外,有点意外:“她也回来了?被记者烦着了?”

柳子越笑嘻嘻的一块儿趴在窗台上远远看着那边的沙滩上降落的飞机:“要

不要去迎接公主大驾?”

玛若顿时有点报复的调皮心,两人嘻嘻哈哈的就下楼去机库出口,等安妮一拐角出来就一边一个喊欢迎娘娘回宫……

可一个做欧式屈膝礼,一个做格格礼,看见惊讶莫名的冒头出来居然是齐天林:“你们……在拍戏么?”

算是有点惊喜!

不过没谁投怀送抱,柳子越笑着解释:“跟安妮开玩笑……回来了?”然后就伸手:“我有点好消息要跟他谈谈,你们……有什么事情自己商量稍等一下!”挽了齐天林就往城堡里面走。

后面的安妮跟蒂雅出来跟玛若一起有点奇怪的看背影:“什么好消息?有这么着急么?”

确实有点急,一迈进大门转过角,柳子越看见周围没人就把齐天林往个黑角落一推,挂他脖子上就轻声笑:“我有了!是真的!”

齐天林的牵挂是越来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