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5章 贵族

第三百九十五章 贵族

确实是个好消息,齐天林一手托住老婆,帮她理理被海风吹散的发丝:“我猜也是这事儿了,真是辛劳没有白费……”

柳子越觉得有撒娇的权利,扭一扭:“算晚婚晚育吧……孩子应该聪明。”

齐天林询问:“给爸妈说了没?”

柳子越有期待:“就是想等你一起给他们打电话……”

齐天林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于是晚饭的时候,刻意顺口漫不经心的提了一下这个事情,其他仨姑娘脸上的表情就有点精彩了,安妮带头,还是礼貌的祝贺了一下柳子越,玛若甚至还起身拥抱了一下她。

可晚间,齐天林单独跟姑娘们说晚安的时候就各有各的说辞了,玛若觉得自己最早说要个孩子,做个单亲妈妈把孩子带大,很职业很干练的感觉,结果现在啥消息都没有……

蒂雅就埋怨说人家都要生孩子了,自己还啥都没干,齐天林一个劲儿解释柳子越可比她大了十岁有余呢!

最后的安妮抱着双臂坐在窗台上:“按照皇家来说,老大无论如何都有点不同哦?”

齐天林不介意:“这有什么,反正你都不在乎皇家那些东西,你有没有这样的想法?”一副准备配合行事的样子。

安妮没被逗笑:“我家可不能随随便便有孩子,这个得是有批准的!”

齐天林靠过去动手把她抱上床:“别想那么多……你想怎么都行,又不是养不活……”

这样的局面,不可能不想点什么的,只是都还好,各自都比较独立,试着不在乎这件事吧。

当然回头给柳成林和纪玉莲打电话,这边就高兴得很了,有要求柳子越马上回国保胎的想法,柳子越哭笑不得:“我这边环境这么好,医院什么的上岸就有,方便得很,而且这才多少天,南瓜都还没有起蒂呢!”

齐天林也保证照顾好:“最近的工作完成得比较顺利,我会好好照顾的……”

柳成林知道他说的这个比较顺利什么意思,还是有点心疼:“注意安全,有些事情能让别人做就让别人做,要当父亲了。”

齐天林也在适应这种新的身份,嘿嘿笑,想起个事儿:“您可以顺便注意一下,利亚比那边关于现有油田的招投标工作,最好不要去参与,最好是等这一拨儿都过了,再去搞新油田勘探……”这次在利亚比呆了段时间,是有逐渐听说各地的油田油量减产的消息,似乎有枯竭的感觉,看来炸掉的那个工程在起效了。

柳成林现在是专家了,能琢磨:

“有内容?”

齐天林回应:“有内容,您让人注意一下现有产量的报告,整理分析一下就明白了,但是我有渠道找新油田……”

柳成林能听出来这个里面的机巧一叠声的答应,可不是,现在利亚比的油田开采权争得头破血流,在推翻领袖中出了大力的几个欧洲国家跟美国之间都抢夺得厉害,华国吃力得很,但这是关系到民生的大事,不得不争,这个消息似乎传达出了一个新的讯息,值得琢磨……

刘晓梨不满的把人撵开:“说正事呢,又把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拿来搅局!”立刻抢夺电话……

确实是休息了一段时间,不过也没齐天林说得那么轻松,毕竟在他看来,目前有点只争朝夕的意思,把一些比较明显的外在威胁消除了,他的生活才能比较写意。

不过呆在迷雾上的这些天,还真是让人容易喜爱这种生活。

安妮号已经被苏威典的船员驾送过来了,随着帆船一起的,自然就是小猫,这只已经基本成年的小母狮纵然是一直被驯养,但是攻击性还是不容小视,所以考虑再三,在城堡给它划了一片笼区,亚亚跟塔塔经常过去陪它,蒂雅在斯德哥摩尔念书的时候也没少陪它,所以见面还是能辨识,只有玛若跟柳子越,死活都不愿靠近这种传说中的猛兽。

宝宝的外甥杰夫也带到了岛上生活,后勤部门有好几个家庭都在这边,照料起来也不费事,可能因为那时候一直跟那只名叫阿棕的北美小棕熊一起逃亡,一孩一熊都有点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兄弟,平时都一块生活,连齐天林抱着都要一边抱一个。

柳子越这种时候才比较享受的看着他:“看你这个架势,以后怕是要子孙满堂了,以前跟你妈住在一起,她想念你的时候,说得最多就是齐家无后,现在看来她是要光宗耀祖呢。”

齐天林还得交替给胸口的俩熊孩子喂东西吃:“顺其自然嘛……都是新时代女性,不一定非要做母亲。”

玛若只伸手接过杰夫:“这孩子长大就一定是帅哥,跟他舅舅差不多……”眼睛却瞟齐天林给暗号,她是真有点想做母亲了,单身母亲在法西兰是多时尚的一件事。

齐天林装没看见把阿棕给蒂雅,这姑娘就好像对待泰迪熊一样对待一只已经开始飞快长个儿的大熊:“都交给亚亚管教……”

安妮不说话,只看……

直到这个短暂的假期结束,她跟齐天林直接驾机飞德国,按照跟那位千岛之王维拉迪先生的约定,到他叔叔失踪的舒尔曼先生办公室谈谈……

安妮总算是有了

自己的二人世界,表情都轻快了不少,可几次侧眼看齐天林,发现他都严肃的坐在副驾驶座上捧着一台平板电脑研究地图:“怎么回事?你还要去别的地方?”

齐天林扬扬手中的一本护照:“刚拿到的,我们在德国落地办事以后,你把我扔到邻近的那个国家空投下去,我去办点事,你在德国转悠着等我,然后把我接回来?”这次是一本摩洛哥护照,也是南欧一带比较常见的国籍,PMC当中不少人转换国籍都喜欢选这些北非国家,护照都是真的,容易逃脱全球查询,而且照片上还是齐天林刻意化妆的样子。

安妮来兴趣:“你要去干嘛?我陪你一起?”

齐天林笑着看自己女伴:“都是些脏手的事情,你沾什么沾,我算是利用你帮我拿一个不在场证据呢。”

安妮不在乎:“我给你做掩护还少了……最终去哪个国家办事?”

齐天林不隐瞒:“阿汗富,两百万,只是美元。”他决定还是趁着这个间隙,偷偷过去完成刺杀的合同,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隐秘是第一要素。

安妮不问具体项目,只看导航仪上的地图:“嗯……是中间间隔的国家太多了一点,骑士号这么过去太目标明显招摇了一点,我还是做掩护吧。”这也是她的优点,绝对没有一般女孩子的矫揉造作,大是大非清晰明了。

齐天林都感叹自己的好运气:“能有你这样的女朋友,我上辈子真是积了大德。”

安妮才有点娇媚的送他一个眼神:“知道就好!这些日子在德国好好陪我……”

所以当飞机在德国南部一个小镇机场降落的时候,齐天林都还在提议要不要先去什么地方旅游一下再说?

德国其实一直都是齐天林觉得比较优秀的一个国家,和日本不同,都是二战的战败国,这个国家来得大气得多,被压制被分割的那些年月里面就专心发展国家实力,虽然国土上面同样被美国百余个军事基地驻扎,这些年却一步一个脚印慢吞吞却有成效的把美军基地的数量一个个减少撤离。

当然这种依赖别国搞国防的岁月,也让这个国家腾出了更多的人力物力发展经济,现在的德国真说得上是极为优越的一个国家。

安妮居然还有在这里招收点球员的计划,落地以后登上维拉迪派来接机的礼宾车,公主利用自己平板电脑直接跟办公室的人员确定了一系列的工作计划,很快就有几名职员会过来会合,算是给出一个理直气壮的停留原因。

这是一个山区中的小镇,阳光充足水源充沛,随着礼宾车极好的减

震效果,地面几乎没有带来什么震动,这就是数百年经营传承下来的底蕴,虽然有两次世界大战的摧残,但是文化的延续没有任何的断层,所以那种气质还是让齐天林觉得有点羡慕。

在绿树成荫的山间小道上奔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在两旁绿茵茵的石头围墙中,进入一个齐天林觉得从空中俯瞰肯定是比较庞大的庄园,维拉迪家族的祖传庄园。

经过带有喷水池的花园,硕大的草坪和石块广场让齐天林有点咂舌:“为什么不直接把飞机降落在这边?稍微再扩大一点就可以成为飞机跑道啊?”以他的小地主气质认为跑到修到家门口不是最方便么,还要搞这么远。

安妮不厌其烦的给男朋友介绍:“整体感……说这个对你来说也许有点费解,你觉得在坦克车上挂个蕾丝边的东西好看么?这种古典庄园加个飞机跑道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家用沙滩或者海面来降落飞机也是为了避免这种不协调的地方,为了美感付出点牺牲是值得的。”

齐天林只能对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理论表示了鄙视,他是真没有觉得家里多条跑道有什么难看,在司机彬彬有礼的打开向后的车门后,他也伸手扶着安妮走下汽车,然后就看见一身民族服装的沃尔夫冈.冯.维拉迪先生站在大门口,微笑着表示欢迎光临……

绝对的贵族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