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6章 放心

第三百九十六章 放心

和齐天林在苏威典王室看到的皇宫感觉不一样,没那么豪华,也和自己家那个岛屿上的城堡不一样,没那么朴实,眼前这座庄园属于外表气势恢宏中带点简约,内部繁琐中带点精致的感觉,当然他没有这么深的鉴赏力,是安妮随口给他灌输的。

没有暴发户那种前呼后拥的感觉,戴着一顶有羽毛小帽的维拉迪先生只带了一只体型有点大的猎犬,就是华国廉价装饰品市场最喜欢做的大狗装饰雕塑的那种,静静的看着,绝对没有一般狗狗摇着尾巴好奇打探的意思,齐天林看出来点味道,嘿嘿笑:“狗都这么安详,有点贵族的气质!”

安妮回头白他一眼:“你看看你养的都是什么宠物!”

那倒是!从塔塔到小猫再到阿棕,一个个都是欢天喜地的类型,估计都是亚亚没有教好!齐天林这么腹诽……

维拉迪先生很亲近,表达了对索菲亚公主两人访问的欢迎之情,引领着在长廊里面做了个简单的游览……

岛王先生主要是如数家珍的介绍一些长廊上藏品,用齐天林的感受来说就是,每走五米左右就可以卖个几百上千万,还得是欧元,安妮相当娴熟的配合,小惊叹,小赞美非常到位,很多东西还能争辩一下出处或者历史,有几件还开玩笑说是从自家抢的……这才是贵族……

齐天林就只能落后两步,按说换个一般男人跟安妮这号相处估计都会有自卑感,他不会,他的内心多强大,超然于所有人类了,所以跟慢悠悠在后面的狗较劲,摆个冷脸咧着嘴看那条狗,大狗瞥他一眼,轻蔑得很!

岛王先生显然眼观六路,笑着介绍:“大公是条魏玛犬,打猎的好帮手……保罗,你喜欢打猎么?”随和的口气似乎在邀请齐天林什么时候跟他去打打猎.

齐天林没有浅薄到要用自己杀人就是打猎来证明什么,挠头笑:“再过几年吧,等我完全退出了战场,希望能过上这样安逸的生活。”

维拉迪先生有点意外的转头对安妮笑:“您很有眼光,遇到一位不错的男朋友。”

安妮看看齐天林,回应个笑容:“他本来就不错……”

简短的游览寒暄以后,在一处会客厅坐下,这才开始有仆人出现,端上茶饮和小点心,齐天林逗弄一阵座位旁边的大狗,看安妮跟维拉迪相互问候完毕,就直接切入正题,打开自己的平板电脑,展示一些图片,这是柳子越这次在伦敦给他买的,说是都什么年代了,还是要与时俱进,就算是谈生意也要方便很多,齐天林试了试,确实很简单,就采用了。

首先展开的就是他派出去的某支查探小组在肯尼亚收集到的报刊剪报跟电视新闻切屏,报道了关于那次在密林中针对黑人背夫的屠杀,但是当地政府却明显掩盖了这件事,归结为部落之间的仇杀……

从这上面看不到任何跟舒尔曼先生有关的讯息。

维拉迪不着急的看着齐天林说下文,齐天林尽量展示得好像个商人一样:“因为在非洲,欧洲人的出现一般都不会悄无声息,所以我们一共派出了六个组别,按照不同的方位跟分区,在各个国家首先分析那个时间段的各种新闻,筛选出了大概六十多个不太寻常的东西,再分别实地查看,最终这件事被我们捕捉到。”

维拉迪点点头:“打破常规思路的调查方式,够专业。之前我所有的调查都是基于这边留下的线索来寻找,几乎到了非洲就断线,很明显他们隐匿了前进的线路。”

齐天林心中暗说专业个屁,老子都是倒推的,手指煞有其事的在平板电脑上滑动:“这件事的重点就在于,这些照片中的枪伤,被我的一个专业职员注意到并不是非洲常见的枪弹造成,所以深挖下去很快就有当地目击者说是一个冒险队伍做下的,再继续查探后面的讯息并没有太严密的封锁,就很清晰了。”

照片确实是他派出去的那些人在摸到线索以后拍摄的,有密林有山地,甚至还在当地人的带领下去拍摄到了那个半山腰的山洞,但是肯定就没有进去的图片。

齐天林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当时他们就是沿着这条线路进去的,但是因为力夫反对进入他们所谓的圣地山洞,发生了争执以及射杀,逃离现场的当地人很快纠集了大量武装人员……嗯,结果很不幸。”

维拉迪先生有双手捂脸的悲伤动作,安妮也有几乎掉泪的情绪,其实人人都知道是在摆样子,可都得摆……

齐天林继续翻图片:“关于舒尔曼先生的遗体,我们也做了调查,这里有一个简单的墓地,据说有十七具遗体,是当地政府介入以后处理埋葬的,都没有任何身份标示,但因为他是唯一一名非武装人员,在下葬的时候有所区别,所以我们的人员做了一个查验,取下了一份细胞组织,希望能给您做一份DNA比对。”

维拉迪点点头,在两膝之间搓着双手,有点哽咽:“我要把叔叔带回家来……”

齐天林同意:“当地政府的这种做法估计就是两手准备,虽然探险队是攻击在先,但是也被当地人不经法律程序的处决了,所以希望低调处理此事,假如被找了去,也有个交代,这不太难,难的是您叮

嘱的随身物品……”

连安妮都有点认真而惊奇的听着齐天林讲故事,他们之前并没有预演,安妮说这种事情她就得保持一个刚听到的状态才能有好表现,所以除了她已经知道齐天林格杀了这支探险队,什么都刚听说,自然表情也是真真的。

齐天林表情为难:“我们只在当地人炫耀的过程中,找到了两支枪械,还有一些背包之类的东西,特别属于舒尔曼先生的东西却并没有找到,所以这里有个疑点。”他搞得自己好像个神探似的,步步推进,翻开一张图片:“力夫是先生和武装小队在悄无声息到达这个地方以后以正规方式向国家公园管理处租赁的,所以有办理手续,在这里我们找到了一张合同,工作人员说当时舒尔曼先生出示了一份护照,那么在家里,就没有这份护照吧?”

维拉迪点头:“对!没有……他带走了。”

齐天林演神棍:“那么舒尔曼先生身上随身的东西就不见了……也许其中就有护照跟您说的那个小本,这就成为我们调查的重点,当时的状况很乱,但是没有任何一件舒尔曼先生私人的东西出现,而且这些东西也不会给这些当地人带来什么财物,去了哪里呢?”

维拉迪跟安妮都忍不住点头询问:“对……去了哪里?”

齐天林皱眉:“我的调查人员找到了一位力夫,他说当时进山的时候,有十九个人!”

维拉迪跟安妮都恍然大悟:“队伍里面有叛徒!?”十九减十七的的算术,谁都会做。

齐天林摊开双手:“这就要看下一步的调查结果了,接下来的工作分为两个部分,一边是发掘遗体运送回国,另一边就是查找这支陪伴舒尔曼先生的武装队伍人员以及下落……主要是那两个人的下落!”其实齐天林明白,差的那两个人,应该就是提前撤退受伤的副队长跟那个帮手,那两个人远离整个区域,又被地雷炸死,估计……尸骨无存了,正好栽赃。

维拉迪有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好!我这边……一定全力配合!”

齐天林点点头:“我自己都还没有来得及去肯尼亚,我给自己分的是在利亚比一带寻找,后来又接到美国的一个任务去了别的地方,这些情报都是我们这些调查人员反馈回来的,必要的话,您也可以找点人手过去看看,我现在需要仔细的查看一下舒尔曼先生的书房,看能不能从他的这边找到点武装人员的线索,您知道,我也是个在这一行呆了好几年的,有些行业内的东西可能别的调查人员也不太清楚。”

维拉迪后背靠到雕花沙发的天鹅绒垫子上:“

没有问题!那接下来您给我一个酬劳报价吧……你们的工作我非常认可,之前走了不少的弯路,所以我希望接下来的搜寻工作,我能派我那些不成器的家伙跟你们学习一下。”可能还是有点不放心。

齐天林谦虚:“如果不是你们之前把区域锁定在非洲,我们也没有能力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找到这样的线索,关于之后工作的报价,我这里列出了一份合同,您这边确实可以调动一点人手参与进去,毕竟我的人还是战斗人员居多,有些东西难免有遗漏。”停顿一下,索性让对方放心:“我不懂德语……所以我希望您能陪我一起看看舒尔曼先生的书房?”

维拉迪表情大好:“一起一起!安妮也是纹章学考古学的内行,要不要也一起去看看?”

安妮却之不恭的答应……

纹章学?是个什么东西?齐天林表示很无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