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7章 拜服

第三百九十七章 拜服

贵族都是不着急工作的,慢慢悠悠吃过一顿带有地方特色的美食,老实说,除了最后的甜点齐天林还觉得不错,别的东西也就一般般,最后维拉迪才带着客人一起到叔父的书房开始介绍。

这是一间八角形的书房,其中一面连接着一个真的堪称小型图书馆的书库,而另外三面则是外凸于整栋建筑的玻璃格栅窗,让书房里面厚重的风格带来阳光的濡染,真有点书香门第的气息。

齐天林确实没法考究那些书架书桌的年份材质,只知道确实比较久远,自己草草的打量一番环境,跟那个移动硬盘里面拍摄的视频没什么两样,就走到那张巨大的书桌前,开始观察上面堆得有些杂乱的东西。

维拉迪手里拿着一个很有扮相的烟斗:“这里基本就保持了叔叔离开时候的状态,之前来查看情况的人员都注意不改变原有形态,连那些打开的文件都保持了原来的秩序,以免影响到有什么细节被遗漏或者破坏。”一副看多了神探剧,把成功找到尸骸的齐天林也当成神探的口气。

齐天林哪里能在一片手写的德文文件中找到什么线索,尽量要求自己接近认真的态度,皱着眉头仔细查看桌椅,顺手指着那些文件,让维拉迪给他一份份解说都分别是些什么大概内容……

安妮看他们一个扮演福尔摩斯一个扮演华生很来劲,就背着手在书房里面东游西荡,偶尔指着东西问问维拉迪,基本上都不去翻看,其实她才是正主!

最后却溜达到桌前,询问过可以坐下,才在一张古老的木头转椅上坐着,有点乐呵呵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把一个眷恋爱人的姑娘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只是中间似乎无聊的拿起文具筒里的几样文具自己把玩,还询问维拉迪都有些什么历史……

这样的工作持续了三天,晚上就直接住在豪华的客房里,齐天林对这种客房最大的感受也就是到处的帷幔窗帘什么的特别多,两人独处的时候除了感叹一下舒尔曼先生的运气不太好,闭口不谈任何多余的话题,倒是对周围的风景赞不绝口,很多时候都是依偎着在露台上看暮色中的山谷,难得享受的二人世界。

每天齐天林都跟维拉迪在办公室里严肃的查找并对话,从舒尔曼先生的电话记录到电邮,都被翻了个底儿朝天,安妮开始好像还有点兴趣跟着折腾,后来都是坐在那个藏书丰富的书库里面看书……

齐天林有点疑问:“为什么舒尔曼先生会这么在意的扫掉自己去向的行踪,甚至在自己的书房里面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维拉迪

滞了一下:“一般情况下,他都是要留下自己的详细去向的,这也是爱好探险的冒险家们一个基本原则,只是他曾经提到过这次探险非常重要,而且在他离开之前,书房里面遭到过一次窃贼光临,所以……”

“窃贼?”齐天林有点茫然的抬头看看周围,透过明亮的窗户能够看见方圆多少里以内,估计都是这个维拉迪家族的庄园以及土地,那得是多有针对性的窃贼才会来这里偷点什么?难道就是面前这位?

拉开话题的维拉迪觉得还是有点收获:“初步能够判断这个十八人左右的武装小队,确实是欧洲的,您的调查组找到的两支步枪都是从美军欧洲基地流失掉的好东西,我打算派个组过去详细的搜集一下所有遗留品,您觉得可行么?”DNA的对比样本当晚就送到了慕尼黑的一家实验室,难度不大,刚刚已经反馈回来,确认那具遗骸就是舒尔曼先生,财大气粗的维拉迪想开始在肯尼亚那个事发地点开始撒开大网操作了。

齐天林脑海中飘过了唯一看见过他的那个生还者,那个背夫,虽然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但还是不能让对方有这种机会,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天知道会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摇摇头:“我不知道您要求的那些东西有什么重要性,但是既然失踪的叛徒一定要拿走舒尔曼先生的那些东西,而且听说那个地方所谓的什么圣物也消失了,那两个人就必定是处心居虑的,万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消失了,您要找的东西也太小了,所以不适合这样的大面积寻找,还是我的人来吧,您派点人手跟进去,用别的名义慢慢找线索,这种事情我们有经验,急不得,当然,您要是真有点急,什么时候我陪您一起进去看看?”接着摇摇头:“不过估计那边的意义已经不大了,您要找的东西都不会在那边了,重点是找到这个战斗队伍从哪里来的,这个我们有一些渠道,我们来做……”

维拉迪鉴于之前的成功,还是相信专业人士,签下了一张一百二十万欧元的新合同,委托齐天林这边开展新一个阶段的工作,齐天林才带着自己记录得满满当当的一本资料本和支票离开……

其实满篇都是做样子!

他根本没有从那些东西当中找到任何的讯息,反而是安妮跟他坐上飞机,一飞翔在蓝天中,就诡笑着点头……

小心翼翼的两个人,甚至在自己的飞机上都没有交流,因为这架飞机有那么几天时间不在他们的视线中,直到飞到德国另一个小型机场,这边有一个足球俱乐部是安妮指名要考察的对象,维拉迪都牵了点线,愿意提供一些赞助,帮助这个小型俱乐部为

莱顿东方提供青训选手。

两人坐在宽阔的小型足球场看台上,这才开始交流几天以来,不敢在卧室,不敢在飞机上交流的话题:“东西肯定是在利亚比没有错……大概的坐标方位我已经确定了,等你这一趟回来我再重新计算一下就能精确。”

齐天林好奇的看着自己充满睿智的女朋友:“怎么知道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安妮得意的指指自己的头:“你为我打好了掩护,我就认认真真的把那张挂在书房的非洲地图,特别是北非地区看了又看,舒尔曼肯定有更多的渠道分析,毕竟他是个德国人,那全部都是德国人做的事情,我在书库里面找到他搜集了特别多的二战回忆录,各种各样的回忆录,从将军到士兵,从德国人到波兰直到犹太人……什么人的回忆录都搜集,专门放在一个门类……”

齐天林刚想张嘴,安妮就笑着亲一下他的嘴:“知道……我不会只盯着那些东西看,我都是到处闲看,不经意的翻看一下,就算有摄像头也分析不出我的重点在什么地方,这种鬼头鬼脑的事情,我还是很擅长的……”两人亲密的坐在看台上窃窃私语,就真好像两个恋人在交头接耳的说情话,除了亨克在看台下面稍微近点,远处几个她的员工专心的看着足球苗子们,没谁会怀疑他们在说什么。

齐天林点点头:“那你的结论是?”

安妮玩自己的手指甲:“大概确定了在利亚比的什么位置,舒尔曼自己心里也是有点底了,但是他必须要先找到信物,先去埋藏点也许会暴露,所以这个点都在他计算之中而没有去过实地,我本来已经确认了那个点的范围,有点疑惑精确度,但是在那份地图上,就在那个区域,我发现了一个孔!”

齐天林意外:“埋藏点的孔?用图钉钉出来示意的?”

安妮娇笑:“本来我也以为是,可是和我那个点有点偏差,再仔细观察,那间屋里,能扎出那个圆孔的只有一件东西!”

齐天林电光火石:“哦……!你这只狡猾的小狐狸!那柄圆规!”放在齐天林面前的桌上文具筒里,一支古典风格的圆规,两头都是针尖的那种,功能不是画圆,主要是用在海图或者地图上面按照比例丈量距离用的,似乎是安妮那两天经常把玩的东西……

安妮哧哧哧的眯上眼:“德国人都是非常严谨的,舒尔曼更是以古板和强迫症一般的严谨出名,他的那支圆规在我看来每次用过以后,都应该把双脚并回去,可一直都张着,所以……”摸摸自己有点修长的指甲,上面用针轻轻的扎了两个距离不到两厘米的点!

齐天林只能表示拜服在索菲亚公主伟大的智慧和美貌面前!

安妮得意洋洋:“对找到什么,我的兴趣还没有这个过程来得开心,所以具体的寻找我就不跟你去,我去也太招人眼了,回头我会精确的计算好位置的,毕竟那么一个孔放大到实际地面上,也是不亚于一个足球场大的,偏差太大了,需要结合我在那些书里看到的细节来印证。”

齐天林把这种涉及到高等数学的问题交给眼前的高材生,两人放宽心游览了两天,就在一个靠近邻国的足球俱乐部下榻的时候,白天驾机巡游,不经意的越过一点国境线,把齐天林给扔下去,用降落伞降落在山林间的一个公路边……

千里奔袭只求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