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9章 感叹号

第三百九十九章 感叹号

齐天林有点沉默的观察着面前的六个男人,那两个女人倒是蹲了下去,双手放在膝盖上,;拉上面纱有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局面。

手上是一支很一般的勃朗宁手枪,齐天林把枪口在几个人的头部慢慢移动,男人们不由自主都有些躲避的动作,他觉得时间紧迫:“一分钟,我给这个泄露消息的叛徒一分钟的时间,如果自己承认了,我就放你一条命,一分钟以后,我就只有杀掉我怀疑的人。”

六个人都呆若泥塑一般的站着,一动不动,刚才一时半会儿的激动过去以后,现在也许都在思考谁最可疑,但却不敢随便说话。

齐天林看看自己手腕上的表:“一分钟时间到了,现在已经错过了自首的机会,我必须杀掉……”

就在这个时候,齐天林一直揣在衣服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在这有点死寂的房间里,几乎吓了所有人一跳!

齐天林似乎也被吓了一跳,在自己身上到处摸手机,顺手就把手枪放在了旁边的窗台上。

找到手机,信号却不太好,他挪到门边才接通,低声:“嗯?是我……”

几乎所有人都看着他,齐天林却精神一震:“你们查到是谁泄露消息了?”目光有点阴冷的转过来在几个男人的脸上慢慢的扫视了一遍。

专心一点的扣在耳上:“你再说一遍?什么,是他?好的,我知道了,我来处决他!”

转头就有点兴奋的扬扬手机:“找到了!”几个紧张的男人有三个明显的满脸欢愉……

话音刚落,一个男人扑向窗台,一把抓过那把手枪:“都不许动!”

剩下几个人顿时有点炸锅:“阿迪亚!居然是你!”

阿迪亚面色紧张的端着手枪不停在几个人之间晃动:“不要乱动!”脚步往着门口挪过去,还不停的那枪口指着齐天林,示意他站远一点。

齐天林不抵抗,真的站远一点站到那几个男人的旁边才开口:“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就慌着泄露情报,你不知道将军马上也要到来么?”

几乎所有人都惊讶,那个阿迪亚更是惊慌:“你……你是他的特使!你……”就想转身逃,齐天林做了一个拔枪的动作,阿迪亚立刻扣动了扳机!

其实从齐天林的角度能看见那支勃朗宁的枪口,要是拉开套筒就能看见枪管刚才被他有意无意的挤扁了一点,幅度不大,但是弹头肯定不容易挤出来,所以,毫无征兆的,那支已经有点年份的勃朗宁嘭的一下就炸了膛!

阿迪亚一下就被炸翻在

地,右手鲜血淋漓,脸上也满是血迹,套筒炸开产生的飞溅物可不少!

齐天林这无良的,居然一闪身就躲到几个人的背后躲避爆炸,几个男子却毫不避讳的一下猛扑上去,死死的摁住了阿迪亚,怒不可遏的要对他用刑,看看还暴露了哪些同志……

齐天林这才笑眯眯的站起来,摸出自己手机,关掉铃声试听跟手机,问带自己过来的那个人:“阿迪亚知道克洛伊辛么?”

带路男子略一迟疑:“知道……”

齐天林顿时就觉得凶多吉少,看来跟这些地下党打交道,真不靠谱:“他怎么给你说我的?”

带路男子回忆:“他说他出去办事,你是将军的特使,提前到了就先等等他。”

齐天林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跟地下党混了,这些人中间真的容易暴露自己,索性拉拉围在脸上的围巾,就摇摇头闪身出了门,那个叛徒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自己就沾血了。

现在外面一片黑暗,他也不愿成为不知道暗藏在哪里的美军狙击小组目标,就近找了个看起来没人的破房屋,靠在墙角蜷着打盹。

也许对于别人来说,这样的地方很危险,对他来说,开阔的地方却更加安全,直到天色渐亮,齐天林才起身,混迹在逐渐增多的老百姓中间,吃过早点,找到一家报刊亭,购买了几份报纸就近找了个巷道角落,坐下来慢慢翻阅,对于他来说还是那种三选一的行为方式,等待奥尔马的新消息来源,他又发了一个问号过去,人家那边自然知道自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光等待也不是个事儿,第二条路就是自己寻找线索,随意击杀一个够格的目标,当然第三条就是无差别攻击,炸掉一个肯定有目标的地方,但那样的做法肯定不是他所能认同的。

至于自己找线索,一个蒙面男子在议会大厦或者总统府外鬼鬼祟祟的转悠,肯定会被严阵以待的高位狙击小组发现,所以看看新闻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和华国的领导行踪错时报道不同,这里这么战乱,对于领导官员的出没地点却是即时报道,齐天林津津有味的看着上面总统副总统忙碌的到处访问,其实主要就是跟各地的军阀、宗教首领、长老会面,但是这种情况下的防卫相当严密,军警数量跟PMC的数量都是很高的,刺杀这种目标不亚于常山赵子龙冲个七进七出,还是部长级好糊弄一点。

翻了好几份才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见某某省的禁毒工作取得了进展成绩斐然,内政部长即将过去巡查。

看起来这倒是个不错的目标,齐天林翻到另一份报纸,找

到内政部长的照片,撕下来揣在兜里,作为一个备选,然后就是另外一个省份的省议会议长表达了对塔利班的愤怒,这个似乎也可以作为备选。

大概的看看没有新的收获以后,齐天林在城里扮叫花子,直到晚上打开卫星电话都没有接到任何短信,就决定开始采取自己的行动了。

白天已经观察好一座七层高楼,无论高度还是角度,都符合狙击潜伏,一辆轮换的军车,快速进出的人员,都说明了上面有个潜伏观察小组。

他必须在本地取得枪械,这样在后面的战斗中才不会留下可以被追查到的讯息,所以没有任何枪支的他非常谨慎的在楼内,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细致的摸到了最高一层,以免触发任何的防卫措施,他甚至连最安全快捷的外墙攀爬都不敢,因为外军狙击观察小组的构成中,相互的保护观察也是一环,要是被其他地方的热感仪发现,也烦人,所以直到到达顶楼,齐天林才选择从无人的室内窗户翻出去,毕竟这个时候,他暴露的时间很短……

含着战刃,手腕在窗檐上一翻腕,就把自己甩上去扣住天台边沿,快速而无声的翻上去,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之前自己接触过的那个美军四人狙击小组阵型,没法留活口,一来不能让对方对自己的身形有印象,二来四个人,任何一个的动静都会导致他暴露。

因为已经是下半夜,两名轮班休息的美军海军陆战队狙击手靠在一边的睡袋里面睡觉,另外两人相距一米左右,在一个九十度角的方位上,一边轻声交谈驱散倦意,一边通过墙面开凿的观察孔,利用不同的观测设备观察,两人身侧有一支M40狙击步枪和一支M110精确射击步枪,墙面还靠着两支下挂榴弹器的M16步枪。

汲取以前背后偷袭的经验,齐天林观察到两人没有任何对身后的防备,才轻飘飘的一掠身从两人身侧的天台矮墙背后翻进去!

真的是得益于战刃那种无声无息的效果,才有可能这样近身攻击……

齐天林的战刃几乎是垂直的就从离他近一点这名士兵的后脑插下去,没有任何身体动作和声音,神经系统就被切断,另一只手的战锤随着他的身体动作噗的一下砸到另一侧狙击手的头上!

声音略微有点……但是带来的杀伤力是同样的,而且齐天林在战刃得手以后,就松开了手,让战刃把对方头部钉在楼面,所以另一边的力量就有点大,他还得使劲控制战锤带来的巨大力量,才能保证不要砸到地面带来震动。

静静的停顿了几秒钟,确定那边两个狙击手没有从睡梦中醒来,才拔

出战刃过去,击昏了事,能不杀还是不杀,何况这种被杀的死得残忍,却又留活口的做法也算是个迷魂阵,结实的捆绑好,蒙上眼堵上嘴,他先掏出别在腰上好几双破鞋,轮换把套在脚上,留下好几个人的足迹,顺便才清理楼面上的装备,枪支全部带走,连找到的四支手枪都全部放过,这才是反政府武装分子的标准作风,统一装在两个背负式枪包里,再把夜视仪热感仪一类的观测装备全部装到一起,破坏了两名死者身上的伤痕,拆下挂在天台门上的手雷,就消失在夜色中了。

没有继续在城市里面停留,偷了一辆摩托车就离开了,现在他愈发觉得这才是个好交通工具,油耗小,移动范围大,关键是耐用性还高,除了不太能掩饰枪支。

所以他都是夜晚行进。

两天后,他就潜伏在距离首都四百多公里外的一个山头上,下面有一条重建修复的公路,进入内政部长要视察区域的唯一公路。

关于这个目标,他也用数字把内政部长的姓名发过去,得到一个感叹号的答复。

认可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