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00章 身影

第四百章 身影

冬季的阿汗富,山头有着厚厚的雪层,齐天林用塑料薄膜在下面铺了隔水层,然后采用防水白布把自己裹在里面,这可不是好差事,换一般人来说,在这蹲守的结果就是冷死人。

就算是欧美那些顶级特种兵来这里也必须穿好足够的御寒服,不然低温就是最大的敌人。

还好齐天林除了觉得皮肤有点跟刀割似的,别的还不觉得难受,就是得不停的吃东西,似乎这是他补充热量抗拒严寒的方式。

这里当然不是狙击点,这里只是齐天林到达以后选定的观测位,确认那位内政部长到达的情况而已。

因为在骑着摩托车来到这个著名的种植罂粟大省以后,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冬季来视察罂粟的摧毁情况,有点扯淡,因为这种毒品植物的生长周期这个季节要么已经收了一茬,要么就是秋播等着春开,现在只是从视觉上看上去没有罂粟花那种繁茂娇艳的感觉而已。

而根据他这么一个十来年前担当禁毒边防战士,又在金三角地区混迹了一两年的人来说,过来的一路上到处都能看见已经收过正在养土等着春季播种的罂粟地块!

这不是糊弄人呢?

他本来都怀疑那个什么内政部长是不是真的要来这里,可以从省府到处做准备的迹象,以及军警往这边集结的感觉,又说明是真的有领导在靠近,等他潜入省府办公楼查看点文件就确认了内政部长过来的具体日期,但是这样的禁毒成绩真的值得来视察么?根本就啥都没有做嘛……

外面那都是自然环境造成的状况啊。

不管怎么说,他就还是在这个没有机场的省府城市路口来确认到达,因为他看到的文件只有行程安排没有具体的下榻酒店或者路线,他必须自己来确认,这就是没有帮手的弊病所在。

说到底还是这件事有点太过打击美国在阿富汗推行的新政府,他必须小心翼翼的自行行事不敢露出马脚,连苏珊都不敢联络,生怕被牵扯到她身上。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在雪地里呆了超过二十四小时,在一个下午的时分就看见自己等待的车队到达,足足有三十多辆车,打头的居然是两辆轻度装甲的MRAP,齐天林把自己伏在雪地中,利用狙击步枪的瞄准镜观察一番,不出意外的发现这两部车是承包商装备,具体哪个公司的不知道,但肯定不是阿汗富军警部队。

不可能利用狙击步枪在车队的状况下袭击这里,用火箭筒都不行,天知道部长先生在哪部车里?再精确的情报都抵不了PMC在登车时候临时换车的小花招,

说不定就在打头的MRAP立面,后面几辆豪华越野车不过是摆设,当然不太可能混迹在数百人的十多辆军车里。所以调集大批兵力围攻都不现实。

M110和一支M16步枪已经被他在路上扔掉了,同时扔到小河中的还有多余的手枪,只给自己保留了两长一短的枪械配置,确认目标到达,冰天雪地里潜伏这么久就算完成,等车队路过,他就立刻从背后下山搭乘自己藏起来的摩托车到下一个潜伏地点等待。

距离城市十多公里外的一个山村,这里就是文件上说明内政部长会来视察的一个模范村,当然具体哪天来不知道,肯定是要来的,漫山遍野都被烧得干干净净的罂粟田说明也是做好了等待视察的准备,可以让随同的新闻人员以及联合国官员感到满意。

第二天的下午,百无聊赖的齐天林就在同样铺满雪层的山崖中间趴着,忽然看到大量的人往村子里面走,真说得上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对于这个看上去两三百人的村落来说,几乎有上千人在聚集。

他顿时就来了兴趣,勤快的部长即将到来?那支M40已经被校调好标尺,甚至无聊到连风偏都计算好,现在就只等目标上钩了。

可是通过放大的狙击镜里面,看到的人们脸上没有迎接大人物的那种表情,也没有什么政府人员以及军警安排,这不科学啊……

再仔细看看就发现几乎所有的人,只有两种表情,兴奋好奇,满脸的悲伤……

再看看人们基本上都是聚集在村子中央的空地而不是村口迎接,他就大概的明白:“村子里自己的事务……真无趣!”把步枪又摆回了树丫上。

步枪也都被包裹上了白色的布条,没有消声器,只能尽量用白色掩盖,反正他有信心逃跑,也不怕人家顺着方向追踪,只是得把枪械用插在地上的树丫给悬空架起来,免得放雪层上过冷的温度导致射击产生高温时候发生故障。

但还是无聊啊,就那么趴着看下面发生了什么。

听不见声音,但是就好像在演戏一样,一位貌似村长的人带着十来个长者走到中间,有三张刚抬出来的木榻供他们呈品字形盘腿坐在上面,村长自然是坐在上首,奇怪的是另外摆出来的两张木榻都在另一边,坐下的却是三四个穿着西装的城里人。

接着戏码就开演了,大多数人兴致勃勃的围在周围跟齐天林一样看热闹,那些悲伤的人就轮流上去跪伏在地面,不知道说什么,但显然是罪人,正面三张木榻上的长者们断案可比包公都快,略微商议一下就会做出判决,旁边有人做记录,让跪伏的

人签字画押,节奏快得很……

齐天林也看得颇有趣味,总比自己这样一个人趴着能打发时间吧。

可是后半程基本上就不是签字画押了,是拖人……

这个情节一上演,齐天林简直觉得耳熟能详,这跟杨白劳的女儿被黄世仁拖走有什么区别?几乎后半程出现的每个跪伏在地面的男人,最后都是被拖走一个带来的女孩,没有大打出手,也没有生离死别,趴在地上的人觉得理所当然,被带走的姑娘也蒙着面纱穿着袍子没有任何反应,在指挥下慢慢走到三四个城里人背后站着,当然城里人基本上都会挑起点面纱看看货,不满意的还要求更换。

齐天林没觉得有多愤慨,他大概知道点这些地方的模式,都是部族长老决断,这样的做法很常见,他没有伸手的义务,说不定这些趴在地上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那些被买卖的女人估计自己也没有什么寻求摆脱的心思,已经习惯于这样的生存方式了。

那就只当看看吧。

齐天林一边取过一支能量棒在嘴里嚼,一边对自己说,毕竟这种场景还是让他有点想起同样遭遇比较糟糕的蒂雅,有点感慨。

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接近傍晚的时间才散开,三四个城里人收获了十多个姑娘以及一大叠票据,两部皮卡车是他们的交通工具,姑娘们甚至都没有坐进车厢里面的待遇,只能拥挤的蹲在车斗里面……

可是齐天林的目光真是有点不由自主的放在那两部车上,就精彩的看见其中一部在启动的时候,居然有个一直蹲坐在车尾的小身影一翻,就滚下来!

绝对是故意的,因为滚下车,就顺着旁边的雪层躲到了路边一块大石头的后面,一动不动,而且从上车开始,似乎都是故意选择别人的身后蹲着,这样的动作连车都里面的其他人都没有看见!

齐天林想鼓掌……

可是从那时起,那个小身影就躲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似乎并没有去寻找自己家人的意思。

直到天黑……

齐天林有点好奇的拿热感仪看了看,天黑以后,那个小身影还是不动,过了好久,才偷偷的移动到一户人家拿了点东西,又偷偷摸摸的往村外移动……

齐天林是真觉得有点无聊,才这么拿热感仪跟着那个小身影看了看,然后就无意中发现就在自己的潜伏点同一侧,居然在山腰的地方,几百米到一千米的距离出现超过二十个人体热源点在一个山坳里!

因为他有把握在一两枪之内解决问题,所以潜伏下来以后,就没有太把周围的情况做严谨

的观测,毕竟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对方的部长要来,也会是大张旗鼓的进行防卫,难道还有别人也对这个部长感兴趣?

可是顺着这样的热源点,齐天林很快就感觉对方不会是塔利班这样的土鳖队伍,无论是他所能观测到的无火加热食品,还是各种电器,都说明这是一支现代化的部队,比他们大多数PMC都要先进的现代化特种部队。

但是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自己用雪层掩藏起来,而不是过去查探对方是什么人,这样的现代化部队,只要有类似的热成像仪,很容易就能发现他,自己还是利用这样的地理特征把自己掩藏在岩石和雪层中间吧。

只是那个逃出来的小身影显然熟悉周围的环境,没有过多的犹豫,很快就朝着齐天林这个方向过来了,因为这边就是朝着外省的最近方向,也是齐天林选择这里作为自己撤离的原因。

就在寒冷的冬夜里,那个明显看上去有点瑟瑟发抖的小身影就尽量顺着雪地之间露出来的地面,不暴露自己的脚印,慢慢的朝齐天林这边的山坳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