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01章 猫腻

第四百零一章 猫腻

齐天林依旧没有任何伸手帮助的意思,且不说也许有同样的热成像仪跟夜视仪在观察这个小身影,就算没有这些,他依旧只会当做一幕励志剧来看,就好像当时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蒂雅作为自己亲人伸手帮助的感觉。

既然身处战场上,就得磨练出这样的铁石心肠,不然很多时候,真的没法下手,就好像为了几支枪械就要杀掉那几个素不相识的海军陆战队员一样,战场上只有为了获取胜利作出的努力,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

但是夜间的温度显然很低,那个小身影勉强的翻过山脊,找到一个石头之间的缝隙就把自己藏在里面不动了,齐天林看了一下热源点,应该还是带了什么御寒的东西,没有导致体温下降太多,但是肯定也冷得够呛。

他的注意力就放到了那边的二十多个搞野营的人那边了,没有点火,但是有轮流值班的情况,都说明这是训练有素的战斗人员,让他的神经有点绷紧。

什么人?不是阿汗富本国的人员,就只能是所谓的联合国军了,来这里做什么?设圈套伏击自己?难道是独眼那边走漏了消息?

齐天林心里的问号可不少,这一晚简直就不敢太闭眼,于是在晨间就发现对方开始散开队形分为两个组在山村两边的高地移动。

天已经亮起来,齐天林几乎是把自己完全掩盖在白色伪装物跟雪块中间,从缝隙之间端起M40步枪,慢慢利用上面的十倍瞄准镜进行观察,非常详细的观察对方这些人的衣着打扮,试图能够判断对方是什么人。

对方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身形,也许是没有想到在这个千米左右距离的高点有观测手,只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周围的山野中,似乎一直在查找什么,齐天林甚至在其中看见有两条穿着背心的大狗!

看看一水儿的美系枪械,再看看身上的防寒抓绒衣跟战术背心,以及那些醒目的不同于大多数美军的米奇头盔,以及头盔上几乎每个人都挂着翻到头顶的夜视仪,标准的美军特种部队打扮!

但是没有一个人身上有任何美军标识,最多偶尔能看见一两张美军国旗的标贴在袖子或者背包上,齐天林顿时就恍然大悟,这就是传说中DEA旗下的FAST啊,可以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PMC,为美国政府打工的高级雇佣军。

以前他就给那个在墨哥西见过的毒贩提醒过DEA,也就是美国缉毒局,而FAST就是缉毒局的驻外应援队,当美军陆陆续续在把一些兵力撤出没有讨到任何好处的阿汗富以后,更多这样的打着其他名目

的战术小队却不声不响的进来了,这些人其实都是各兵种里面特种部队的退役人员,基本上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美军还是利用特种作战的方式在另一个层面上控制战区,还不会受到国内的舆论反弹,可以说是在PMC这种形式越来越被大众了解以后的新方法,这样的事情他们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那对方就是在查找毒贩或者收取鸦片税的塔利班?从这种意义上来说,齐天林倒是对这个FAST没有敌意,因为占据全球93%鸦片生产量的阿汗富,实际上也是东突主要的经济来源,他们也通过偷偷种植毒品获得活动资金,甚至把华国作为一个毒品出口的方向。

所以,齐天林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倒是没有任何利用手中枪械射击的念头,他明白自己过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但是接下来他看到的一幕就有点想不通了,这个野营的战术小队,观察完周边的种植区域,拍照以后就下到村庄似乎在等什么人……

他们散开在村口,并没有进去做类似齐天林以前跟着苏威典和英军巡逻队做过的那种亲民活动,而是直接散布开,各自休息等待。

原本齐天林以为他们等待的要么是从省府过来接他们的交通工具,要么就是等待同样肩负剿毒工作的内政部长……

可是一个多小时后,齐天林看到的却是昨天那两部离开的皮卡车!

而且车上下来的三四个城里的男子显然跟这些FAST很熟悉,熟络的打着招呼,笑着交流什么,齐天林就有点好奇了,因为这里明显是一个种植的重灾区,只是因为冬季看上去没有什么作物而已,这几个人是什么人,跟这帮FAST的关系这么好?

想到这里,点点下面的人头,确定是二十四人,这个野营的FAST小队所有人都在下面,自己才慢吞吞的往后一点点退开,直到离开下面可能能看见的范围,摘掉身上的隐蔽物,快速的窜向山脊背后,一百多米外的那个石堆,那个小身影隐藏的缝隙。

他想询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样貌,依旧把自己的脸裹得严严实实……

昨晚观察了太久,并没有什么困难就在石堆里面发现了蜷缩起来的那个小身影,用几件袍子把自己包裹起来似乎已经有点冻得昏迷的小姑娘。

齐天林没什么怜悯心的伸手拨开对方脸上的衣物:“喂……要逃就赶紧逃,抓你的人已经来了!”伸手随意的拍打着对方的脸……

这是一个看上最多不超过十岁的小孩,这样的年纪,在阿汗富被卖来卖去甚至嫁

人也不是没有,所以齐天林一点不惊讶。

被迷迷糊糊弄醒的小姑娘吓了一跳,满脸的惊恐!

齐天林抓紧时间询问:“昨天要带走你们的是什么人,他们又回来村子里了。”

小姑娘一跳就想起来跑,可是身体也许有点跟不上,一软就又跌下去,但是山里的孩子真坚韧,使劲的裹了裹衣物就勉强扶着石头站起来,接着就要往山背后走。

齐天林不阻拦,只是要个答案:“开车的是什么人?你们欠他们钱么?”

小女孩终于勉强张嘴:“我……我家欠他们二十公斤鸦片,只,只有把我抵债给他们。”

鸦片?!

齐天林惊讶:“欠鸦片?他们要鸦片?”

小女孩已经在勉强行走,慌着遮住自己的脸不回头:“他们是城里收鸦片的老爷……我们借了他们钱……还鸦片……”匆忙的就沿着山背后没有小路的石块中间就这么下去了,也不知道她的目的地是哪里。

齐天林没有继续探询了,起身做个咧嘴的表情:“兵贼一家亲,看来伟大的美帝国主义也不例外嘛。”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猫腻,不过他就得控制好奇心了,他现在的主要目的可不是干这事儿,估计那个小姑娘也不知道答案。

所以他就继续回到自己的潜伏狙击位上,这次,他就没有等太久,不到两个小时,大堆的人马就出现在村庄周围,他的正主来了!

二十四人的FAST小队没有离开,只是略微站远一点,这些美国人可能是不想出现在新闻镜头里面,显示背后有太多美国人的痕迹,所以退开以后就在那几个鸦片商的邀请之下进了一户院子休息,齐天林的高点能看见他们略微卸下身上的一些装备,却一直都没有脱掉战术背心,枪支也永远都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专业素养确实很高。

这都不是重点了,进了院子更好,万一追踪自己就会耽搁那么一时半刻,自己就能逃掉了。

所以除了偶尔余光观察这个院子有没有什么额外的动静,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这边的车队!

目标非常好找,伴随一大帮看起来穿着传统服装的当地大佬,同样带着一顶高级皮帽的内政部长是那么的醒目,也许散布在周围起码戒备了两百米范围的军警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也许塔利班很少出现高精度狙击手的现状也给了他很大的勇气,总之在等待了三十分钟,军警们散步在整个村庄周围,以及几座山头以后,和齐天林在报纸上看见一模一样的内政部长,终于下车了……

军警之前对于村庄里面是有一个挨

家挨户搜查的,当然也看见了那帮FAST,双方看过证件,都是一伙儿的,所以整个村庄并没有任何隐藏的武装人员,但是部长先生显然还是对自杀式袭击充满戒备,一直都尽量不靠近村庄的房屋,只是在那个开过长老会的院子里面亲切的接见了村民,一大帮新闻记者国内国际的都有,摄像机和照相机下都是一片祥和,哪里有昨天那种卖儿卖女的场景,一切都粉饰得那么太平,世界非常和谐美好……

齐天林不关心这些,他已经把瞄准镜锁定了这位部长的头部,对方不靠近房屋的行为简直就是在为他的狙击提供方便,这算是定点定位的狙击,难度是最小的,而且距离也在很舒服的六百米左右……

寒冷的温度,让齐天林就好像一条冬眠的蛇一样,心跳跟呼吸都自然放慢,一直藏在腋下的右手手指这个时候才握住了已经包裹上棉布的玻璃纤维枪把,足够的温暖让手指不至于僵硬,碰到冰冷的扳机时候还分外的清醒……

随着对方得意洋洋的抬起头,指着周围的山野,也许在宣传那美丽罂粟花都不见踪影的动作,展开的身体就跟一个标准人形靶一样……

齐天林稳定而坚决的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