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06章 小心

第四百零六章 小心

齐天林顺手在面前看起来有点复杂的面板上摸索了一下:“有放音乐的没?”

安妮没好气的打掉他的手:“全都是驾驶面板,别**!”飞机呢,稍有不慎就往下掉的!

齐天林又想抽烟,摸出香烟撇嘴:“花这么多钱捣鼓个东西,居然连音响系统都没有……”

公主又一把去抓他叼在嘴里的香烟:“说事儿呢,你抽什么烟,这里的空气本来就稀薄!”

齐天林挠头躲开:“主要是难得我的话题比较沉重,先找点什么比较舒心的事情啊。”

安妮有点意外:“你还会沉重?你不是一般都没有啥心理上的问题么?”

齐天林就只是叼着烟,没有点燃:“去这些战乱或者落后的地方多了,难道他们的贫穷不都是因为发达国家造成的么?”

安妮有点惊讶的瞥他一眼:“不错啊,你居然能思考这么深的东西了,这是已经得到了公认的事情,正是因为发达国家对不发达地区的掠夺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齐天林有点憧憬:“要是相互之间不干扰,是不是那些阿汗富的牧民也就还是在山上放牧过自己的原始生活……”

安妮笑起来:“你还文艺起来了,对啊,如果互不干扰,各自就按照自己的发展轨迹慢慢生活,但是一旦有了不平衡就肯定会掠夺,就好像你那个祖国一百年前的经历是一样的。”

齐天林点头:“那根源就是因为不平衡……那现在这些大国家之间呢?就仅仅是为了争夺其他落后国家的资源?为什么英美可以联手,为什么华国或者俄罗斯就永远会是敌人呢?你别跟我说什么意识形态,现在俄罗斯也不是社会主义了。”

安妮笑得更欢畅,随意的设置一下自动驾驶,自己还考虑了一下才开口:“这个的说法有很多种,关于货币战争,关于经济关系,关于政治领域的架构,纷繁复杂,其实我个人比较喜欢一个简单的说法,这是宗教战争……”

齐天林发呆:“宗教战争?这拉得上边么?”

安妮顺手拉拉自己的头发,做个有点演讲的动作:“比如现在中东的这些战争,其实说到底还是基督教的人文模式对伊斯兰教的入侵,无论基地组织还是塔利班又或者是被推翻的卡菲扎,都是代表伊斯兰教的形式,而获胜上台的都在沿着基督教的政治模式在运行,对不对?”

齐天林不太明白这些宗教的东西:“俄罗斯呢?他们也是信基督的吧?一直都在对抗呢。”

安妮点头:“他们是东正教,就算苏联

时期都还是东正教,这有别于西方主流的新教,教派内部争斗有时候比不同信仰之间的斗争还要惨烈,这是无数事实证明的道理,基督教里面都有三大主流,无数个分支。相互都还是会认为对方是异端。”

齐天林对异端的看法只能局限在挂在十字架上烧死的地步:“那华国呢?因为是佛教?更佛教的印度为什么不是异端?”

安妮摇头:“儒教,华国是儒教国家,这也是跟基督教从根本上对立的……”看看齐天林越发迷惑的样子,安妮索性自己一口气解释自己的理论:“基督教分很多种,纳粹时期的希勒特代表的就是天主教,而苏联时期的斯林大代表的是东正教,这在历史上都是很明确的,前者的家庭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后者甚至本来就是个东正教神父,我承认基督教是一种很具有排他性的宗教信仰,仅仅因为类似先洗手后洗手的原因就分裂出了很多教派,但是现在主流的就是西欧北美地区的基督新教,你明白了么,宗教信仰这种东西是从根子上决定了方向,不可能改变的。”

齐天林略微有点讽刺:“基督教排他性确实很强,动不动就斗争打杀,儒教就要温和得多。”

安妮的辩论性完全跟他就不是一个层面:“那是在整体对外的时候,儒教对外是有包容性,但对内斗争可也残酷得出了名,其实说到底,新教有个最大特点就是内部斗争是有底线的,而其他信仰的内部斗争都没有底线,这才是新教能够逐渐占据主导地位的原因。”

齐天林思考:“底线?”

安妮点头:“我指的是对内,对内有底线,对外是没有底线的,就这么一条,就保证了其他所有的宗教信仰节节败退,你想想吧……这些阿拉伯国家怎么对待前政府首脑,那些内部政治斗争下台的不同政见者是什么下场……”

齐天林忽然就想起偶然看到新闻上面的某某人又配上了那句一定会出现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呵呵呵的就笑起来。

好吧,自己没有能力了解或者改变对内的底线问题,对外试着也没有底线看看吧,其实他之前在冲绳的做法已经是在往这个方向试探,现在不过是找到了理论上的指导而已。

手边有一叠在德国购买的英文报刊,都在国际新闻头版当中详细介绍关于阿汗富内政部长被刺杀的消息,当然这件事的指向肯定就是塔利班,奥尔马也在第一时间就派人跳出来承认对此事负责,整个阿汗富的局势又变得有点扑朔迷离,究竟现政府对国家的掌控力有多少,成了这些报刊讨论的重点,齐天林就只当个新闻看了,也说明客户认可了结

果。

在伦敦陪着安妮度过了一个周末,萨奇娜带着万分好奇的心态慢慢试着开始在俱乐部的生活,当然这个来自落后国家的小女孩用自己的勤劳跟朴实很快赢得了认可,毕竟俱乐部现在有不少来自穷困家庭的孩子,这并不难。

难的是齐天林,他比自己那个宙斯盾护卫美国FBI的小队晚回来半个多月的时间,一到达公司报到,他的部门主管莫森就拉住他:“赶紧把你那边的事情收拾一下,去上课,公司安排的培训课程。”

齐天林想起之前那个跟他一起去绑架叙亚利国防部长的美军特种小队长洛克给他的评价,就是还局限于一个优秀的单兵,应该接受更高层次一点的指挥课程,没想到真的会出现。

莫森的态度也是这样:“主要是观念上的改变,不光是冲锋陷阵才能解决问题,你前面在几次任务中都获得了客户的好评,你有更好的理论知识跟配套的经历才能更上一层。”

齐天林本身是不抗拒这样的事情的,他也愿意更加深入的学习了解这些东西,毕竟跟安妮的对话就能看出来自己除了一个大头兵,很多高层次的东西也不太懂,而且听莫森的意思,培训以后也能获得更高的信任:“能接更好的活儿?”

莫森笑着点头:“我这样的主管都是打一场少一场的,还不是要从一线提拔人手,我看好你,好好干!”

所以齐天林在自己接近三十岁的时候,又获得了一次上学的经历,还是在著名的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出产过丘尔吉、蒙哥利马这样名人的学校,当然,他只是在公司的安排下进修职业军事课程,纯理论课,十二周。

这让原本依依不舍放齐天林回迷雾岛的安妮真是喜出望外:“我觉得我也可以去这个军事学院搞个什么交流学习,反正我在苏威典国防大学的课程没有上完。”

齐天林有点佩服她的这种劲头:“您到处都是半截工程,之前的军队跟军校学习还有你自己的大学学习也就罢了,在沙漠鹰公司的改革也是弄到一半就开始搞自己的足球俱乐部,现在又打算把半截的俱乐部扔了?”

安妮慎重其事:“这次我可是很认真在捣鼓的,不过是想跟你一起在大学里面享受一下恋爱的感觉。”对她来说,这确实是个缺失。

齐天林提醒:“皇家军事学院?不是一般的大学!哪里允许学员在校内谈恋爱?”

这两天有点沉迷在爱恋中的公主才陡然醒觉:“那就算了……你这个是住读还是走读?”另找途径。

齐天林扬扬发给自己的课程表安排:“走读,

跟你的俱乐部正好就在伦敦的东西两头,难道你打算我天天穿越整个城市交通去上课?”对于一个在无序战地回来的士兵,这种对规则的适应是最难的。

安妮理所当然:“试试嘛,要是堵车的话我开勇士号送你……”

原本觉得有点难就是要跟玛若和柳子越解释这个在伦敦的长时间逗留,谁知道电话打过去,连蒂雅都是异口同声的赞同,毕竟他天天都在伦敦,她们周末过来看看似乎都能比较规律,总比现在这样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一消失就杳无音信好得多,柳子越甚至有计划:“我正在适应做孕妇呢,到伦敦去适应好了,不知道准不准我入境。”玛若更是惊喜不做声。

于是上课以前,齐天林赶紧自己回了一趟法西兰,没有直接用公司的飞机飞岛上,而是乘坐欧洲之星英法海底隧道火车,再转火车到穆尼见苏珊,这个丈母娘一直坚守在老公司地盘上,这里算是一个对外窗口跟休整基地,新招的人手跟在其他几个战地的小组回来,都会在这边做休整,要常训的核心人员才转到岛上去。

在经过巴黎的时候,齐天林重新购买了一部卫星电话,这已经是他的第四部了,不停更换,才能掩盖他跟那些巨头之间的诡秘联系,一部经常跟阿汗富山地或者尼日尔联系的电话迟早会被人注意到,齐天林在这些细节上还是足够小心。

小心驶得万年船……谁叫他现在才是那个匪夷所思的叛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