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07章 风凉话

第四百零七章 风凉话

苏珊坐在办公桌后,舒适的靠住椅背:“听说你那个夫人怀孕了?”

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齐天林略显窘迫:“嗯……”他对法西兰人这种比较轻描淡写对待婚姻关系的作风,真有点不太能适应,何况面前这是自己丈母娘。

苏珊就绝对没有华国丈母娘那种迫切感:“嗯,也许你做了父亲会变得更加成熟一些,当然目前你也足够努力了,我对你还是很满意的,玛若呢?你对她满意么?”

齐天林挠头:“满意吧,我现在工作忙起来到处跑,她独守空闺才是应该对我不满意的,何况我还……”

苏珊摆摆手:“一个雇佣兵的妻子就应该知道是怎么样的生活,冒险刺激的阶段必须要撑过去才能有平静安详的生活,所以我现在只希望你尽量保住自己的性命,有福气享受美好的生活,挣钱适度就可以了,现在我都不敢催促你扩大公司,你太拼命了。”扬扬手里的对账清单,奥独眼显然把尾款到账了,那张卡从当时在坎大哈得到,就一直交给了苏珊发展公司。

既然丈母娘没有询问这笔钱的来路,齐天林就没有解释,只是笑:“那么大一个岛屿呢,怎么都要花点钱的,我只是来询问您对贩毒网络有什么了解。”

苏珊有点摇头:“贩毒始终是个不停更新的圈子,因为这个里面起起落落的人太多了,没有谁是长久的,加上臭名昭著,我们搞情报圈的基本上都尽量不沾这个。”

齐天林思考着点点头:“您在不显示意图的情况下找找关于阿汗富鸦片销售去向的资料,安全第一,不引起别人对这个的注意是最重要的,我只是想验证一些东西。”

苏珊随手记下:“这个不难……欧洲还算不上毒品的重灾区,卡得比较严,所以资料都比较公开。”

齐天林看着苏珊递过来的几个小组收支报表,有点头大:“这次我去上学,不知道是不是也老看这种东西,还是觉得没有枪支来得亲热。”

苏珊笑得有点慈祥:“每个阶段都是不一样的,你迟早也会放下手中的枪,多学点没错,现在公司的业务基本成型,有四五个组分别在伊克拉、阿汗富、利亚比以及叙亚利做各种类型的工作,不算你自己经手的那些大单子,利润最高的当然是有关华国的业务,其他的其实都是掩护,你觉得我是不是需要到华国去建立一个办事处?”

齐天林摇头:“那样还是太醒目了一点吧,看来得多开拓一些其他地区的业务,这样才能降低敏感度。”

苏珊分析:“其他地区?美洲?美国

我们可挤不进去,那边靠着华府的公司太多了,去前年我去看了看,顿时打消念头。”

齐天林用她的电脑打开自己留给墨哥西毒枭古斯曼的邮箱,里面躺着三封那边发过来的求援邮件:“墨哥西的,您试着让人绕着圈子不留痕迹的跟他联系一下,看他是不是还需要,必要的话我带人过去开辟市场。”说得就好像是个什么民用产品公司的业务经理,这是他在伦敦期间特意查看的结果,大半年前,古斯曼就发出过三次请求,全是关于抢货源,抢地盘的要求,齐天林根本就没有看过,不知道现在晚不晚,说不定那个喜欢动脑经的家伙已经变成了街头的一具尸体。

讨论完这些事情,齐天林才到郊外基地跟回来轮休的PMC们见面,冀冬阳跟萨奇的人手一直在做追逃高官的业务,看到他颇有些吐苦水:“听向左说他现在在战地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到战地上去?天天看着那些贪官,真的腻味得很。”

萨奇就不觉得有什么:“利润高啊,你看看我们组十来个人,这半年时间的效益多好……必须要有个华语精通而且信得过的,不然财产都没法收拾。”他干劲大得很,回来休整基本上就是揪到一批硕鼠,送到非洲某个地方,然后才回公司来等待下一次行动。

齐天林还是民主:“你要去伊克拉也可以,到利亚比也行,不过你们在北美洲跟大圈的关系怎么样?”萨奇看齐天林在用华语问冀冬阳,就笑嘻嘻的走开招呼自己的东欧组去了。

冀冬阳很有点闻弦歌而知雅意的味道:“你要跟大圈搭线?他们在北美现在有点艰难……”

齐天林似乎自言自语:“其实有个黑帮在加拿大往美国输送毒品,倒是个蛮不错的主意。”

冀冬阳瞠目:“毒品?我从来都没有沾过这个东西的!”

齐天林笑笑,拿出一份自己在伦敦整理出来的缉毒局驻外应援队的数据资料:“你通过什么可靠的渠道把这份东西传递回去吧,有人能分析出来里面表达什么含义,别以为美国人有什么不敢做的。”他不习惯用电脑,是手写的。

冀冬阳居然看都不看内容,整整齐齐的把东西叠好:“我去请假到巴黎休息两天……”干净利落的就走了。

齐天林也急着回家探亲,并不过多跟这边有深入的交流,这样也可以尽量把自己从沙漠鹰里面摘出来,随便的搭乘火车就穿越法西兰南部从地中海岸到大西洋海岸,那边才是迷雾岛登岛的常规路线。

刚出火车站到达这个海滨小城,他就有点急迫的打了个电话给岛上,原以

为是自己买那艘高速快艇,结果等他到了海边小码头,却发现是一艘白色的游艇在等着他!

有点好奇的走上去,却是得意洋洋的柳子越坐在上面:“我算是倾家荡产!不过也值了!”

不是很大,也不是很豪华的那种,一艘十二米长左右的游艇,齐天林颇有些惊奇的跳上去,柳子越尽量娴熟,但其实还是很生疏的发动,一板一眼的照着GPS海图的指引往岛上开。

船体是那种流线型,飞桥驾驶舱在后三分之一的部分,齐天林不慌着去参观船舱,带着笑容坐在了驾驶座旁边:“你看上去……真有气质!”

确实很有气质,穿得非常简单,就是一件打底的苏格兰格子绒衣加细绒长裤,外面罩着一件加厚的衬衫,随意的把袖子卷起来,带着波浪卷的长发也随意的用一张手绢给扎在脑后,看官了柳主播一贯的知性白领打扮,忽然看见她这么慵懒的感觉,真的有种不一样的气质在流露,更别提那副大大的咖啡色墨镜了。

嘴角带着笑侧看一眼齐天林,可能做了什么眼色,结果被墨镜挡住了,就干脆摘了墨镜:“还不坐近点?!”

驾驶座是靠着船体的右侧,左侧是个靠舷的一个可以坐三个人的皮沙发,中间就是到船舱或者前甲板的上下两副梯子,驾驶座本身就是一张小小的双人座皮沙发,米色的,一看就挺高档的那种。

齐天林赶紧坐过去,轻轻的伸手摸一下肚皮:“有孩子呢,你还在外面来乘风破浪?”

柳子越笑着就打他一巴掌:“就是有了孩子,才觉得在天上飞来飞去没个着落,还是自己开船靠谱一点!”

齐天林随意的扭头看看:“不错不错!多少钱?”

柳主播一脸的心疼表情:“快三百万!我所有的积蓄了!”

齐天林是把自己在宙斯盾的工资卡上缴给老婆了:“我……我在英兰格打工的收入还不错吧?”光是绑架贾拉尔那个单子都有三十万美元,换算也两百来万了吧,还有伊克拉、美领馆FBI的单子呢?

柳子越好看的白他一眼:“这是我们自己家里的东西,我自然要用自己的钱做点贡献!”说着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随便怎么说,也还是要比较一下的,安妮那个天上的蓝色苍蝇是你掏钱买的吧?我觉得这二公主是不是有点财迷?”苍蝇就形容了?

齐天林才真的哈哈笑起来:“她开销大嘛,我看她估计就是只会花钱不会攒钱的性格……其实你应该怂恿玛若买,她才是真的有钱。”这个游艇就不错,边上有音响系统,齐天林试着拨弄几

下,嘿,音乐来了……还是柳子越自己存进去的华语歌……

这边的驾驶员态度就好太多:“音响效果不错吧?去卧室看看!去看看,就是等着你回来呢,买回来这么些天,我上班都没心思,天天在船上折腾,玛若可是阴阳怪气的在旁边说了不少风凉话。”

齐天林就也有点好奇的探身到船舱里面看了看,柳主播选这个船,绝对用了心思,三四级实木梯子下去,前面经过很袖珍的厨房跟饭厅,就是一个豪华大卧室,还有电视沙发,看看大**面的大红缎子被盖,一定就是给她自己留的,而梯子后面再低几步有个船尾卧室,也能睡俩人,肯定就是谁要跟着的话就这边,说起来这艘船有五张床,全家人出游都没有问题,可那个大卧室就占了起码一半的空间!

那就怪不得人家玛小妞要说风凉话了!

完全就是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