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08章 明白

第四百零八章 明白

玛若是带了蒂雅在小码头来迎接的,果然最近说风凉话的习惯还没有拿掉:“我们就不用一起到船上去拥挤了,这边接你回来就行。”

拉着缆绳过来码头边系住的齐天林有送上一个拥抱:“住在海岛上,还真是越发的水灵了。”一般来说海岛上风大雨大的,可有个结实的城堡,那生活就变成了享受。

玛若笑着接受了赞美:“看来安妮还是有用,改造了你不少的粗人习气。”

齐天林有上进心:“这次去念个进修班,争取学得更有礼貌。”

蒂雅这种时候一般都不说话,轻轻伸手拉着就行……

柳子越把游艇交给了管理员,要停到那个山洞里面去,她的技术还不太能掌控好这种细节,指着玛若就揭发:“喊她借点钱给我买船,都不肯,真不知道在憋着什么劲!”

玛若不反抗,东拉西扯的介绍晚餐:“从过路的渔船买了龙虾跟金枪鱼,夫人您不是说要上岸买点什么新鲜果蔬?”

柳子越好整以暇的理一下自己的头发,表情自若:“想着某些人,心情一急迫就忘记买东西了,反正后勤的人还不是三天两头都要上岸采购……”在船上腻歪了一会儿,就不跟小朋友争,自己悠悠然的在后面走,齐天林遵从安妮的教导,现在每次回来都要买点礼物,贵重与否不重要,关键是个心意,中亚国家彩绘的瓷盘买了好大一堆,因为他没有那种鉴赏力,索性各种都买了不少,柳子越笑眯眯的在船上自己挑选了最喜欢的,现在捧着打量,思考放到自己房间的什么地方做装饰。

齐天林还是知道玛若这姑娘一定憋着什么东西,几十万美元的东西现在她应该都不在乎了,不过懒得问,谁没点小心思,牵着蒂雅就跟她并肩回城堡……

城堡的生活的确犹如世外桃源,安静而悠闲,要不是后勤部门跟搞训练的那些PMC们总是把枪弹打得噼里啪啦作响,近乎于完美。

要知道这边的港湾跟穆尼那边一样,都是欧洲比较有名的旅游胜地,全年气候温和,降水又适中,美景佳人,让齐天林回了家确实都有不想走的感觉。

这天早上起来,外面有点小雨,看看还在熟睡中的玛若,帮她把被单拉起来盖住一点露出来的肩头,最近已经没有去染成黑发的姑娘,一头原生红发,愈发衬得自己皮肤白皙,一贯有点迷离的眼睛轻轻闭着,长长的眼睫毛轻轻扇动,让人怜惜,从齐天林的角度来说,跟这个姑娘才是最正常的恋人感觉,而这个没有什么大志向的姑娘就是最简单的喜欢爱恋,也许没有

什么特别值得可比的地方,但那份真挚的情感才是见惯了生死的齐天林珍惜的。

就随意的穿着一件圆领的白色内衣T恤,齐天林走上宽大卧室外面同样宽大的阳台,这种海岛城堡绝对没有太多的精雕细琢,基本都是大石块砌成,所以石栏也有三四十厘米厚度,外面有十来个平方,玛若养了不少的花花草草,不过看样子因为海岛上的风还是比较大,都长得东倒西歪,但玛若在阳台顶上有拉一个绿白条子的遮阳棚,这个时候正好遮住了霏霏细雨,但是托海风的福,齐天林还是感觉到雨丝吹到了自己的手臂上,凉意不少。

深蓝色的海面,浅蓝色的天空,因为下雨,还有一些积雨云铁灰色的飘在空中,跟安妮和柳子越都选择面对大海的房间不同,玛若选的是朝着海岛的,因为她悄悄的说自己才是岛主,要看着这片小岛,能看见沙滩那边枯黄的草丛,十多个PMC居然端着枪支在搞冲滩练习,里面多数是黑人,一方面普勒图族人才是对齐天林最忠诚的朋友,可以放到岛上做训练跟护卫,另一方面这些家伙的战术素养实在是需要好好摔打一番……

听见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裹着毛毯的玛若迷迷糊糊的就把双手伸过他的腰际抱住,把头搁在他肩膀上,没说话,继续发出悠长的呼吸眯着眼睛,似乎抱着他能够睡得更香甜。

最难消受美人恩,齐天林一方面难得温柔的照顾柳子越,一方面好好的陪着玛若,直到抵近自己去进修课程的时间到了,才直接乘坐岛上的飞机到伦敦去报到,蒂雅就跟着他一起了,因为她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应该去照顾一下齐天林的学生生活。

安妮似乎也知道相互给点空间,这些日子除了打电话说说话,没有过来打搅,但现在还是有去小机场迎接,直接忽视抱着塔塔的蒂雅,把自己投进齐天林怀里,居然换来那个有点亭亭玉立的少女鄙夷:“这么的个儿!轻点好不好……”

安妮差点没闪着腰,还好齐天林手劲大,一把就抱住打横笑呵呵:“好像又瘦了点?”已经完全褪去公主味的姑娘有点撒娇的把头靠到他肩膀上,打算无视那个依旧带着一副可爱口罩遮住下半张脸的姑娘。

只是到了俱乐部,安妮刚刚给她介绍一下那个同样是齐天林救出来的小女孩,蒂雅就摇头:“最好还是送到岛上去,你看看她这身子骨,最好还是上战场才有用……”转头问齐天林:“你说她跟着你步行了好久?”她们坐在二楼安妮的办公室落地玻璃窗前,按照习惯,里面一般都是竖向的百叶条,以免被枪手从外面袭击,安妮是拨开了一点间隙给蒂雅

指那个换上运动服,锲而不舍在训练场上跑步的小身影。

齐天林已经开始在翻阅安妮做的关于黄金藏匿地址的报告:“哦,好几个钟头吧,那几天都在跟着我步行,记得你当时没走多久就爬到我背上去了。”低着头,倒是边说边带起了点微笑。

进办公室才摘了口罩的少女也有点笑容:“所以我才觉得这个小女孩难得,要弄到我的小队里面去培养。”现在回到岛上她就只捣鼓这一件事情,训练自己的一个女子PMC组,本来那帮小黑妹都是她的人,现在很有想扩展编制的感觉。

靠在一张沙发上的安妮伤脑筋:“不要什么人都牵扯到你们那些枪炮炸弹上!”她在自己这个三面都装着防弹玻璃的办公室里面给自己搞了个壁挂电视加游戏机,一个人没事就在这里玩,蒂雅来了以后她打算献宝,把少女拴在这里不影响自己跟齐天林二人世界,谁知道蒙面姑娘根本不上当,反而警惕的从各种百叶条之间观察外面,就发现了同样蒙面的萨奇娜。

齐天林也是安妮一样的态度:“她手上没像你这样沾那么多人命,还是尽量让别人做个正常点的孩子,不是谁都有你那么好的杀人天赋!安妮,来给我解释一下这个距离是怎么算出来的……”安妮笑眯眯的把金色发丝拨到耳后,顺势坐到齐天林的办公椅扶手上开始解释,中途还有点挑衅的看了一眼蒂雅,堂堂一位公主跟这种小民女得瑟个什么劲?蒂雅这个时候确实还没有这种举手投足之间的女人气息……

少女才不跟她计较,看看坐得有点依偎的两个人,猫眼转两转:“那我去找她谈谈,看看她自己有什么想法……”关上办公室门抱着塔塔一溜烟就跑了。

安妮就打岔:“没人嘿……”双手无意识的在齐天林乱糟糟的头发上面挠。

放了文件夹的齐天林伸手抱住她的腰:“富可敌国的黄金呢,别这么不上心!”安妮是真小心,一张打印出来的地图上面画得是乱七八糟,计算数据复杂得很,真不知道她哪里去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办公桌上更是堆满了各种体育资料。

安妮视钱财为粪土:“又不会跑!回去跟你的夫人和女朋友相处得怎么样?”

齐天林觉得抱着感觉也不错,干脆抱到自己腿上坐着,安妮就是腿长,这么一坐还有点娇小的感觉了:“还不错,夫人买了艘游艇,取名子越号,摆明就是跟你的安妮号打擂台的。”他倒是说起这些东西来不讳言,大家都是成年人,没谁强迫谁的,开心就好。

安妮啧啧的哼哼:“玛若把照片发给我看了的,都什么小船…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嘿嘿,你说小女友是不是没安好心,故意挑拨?”一个个的都是人精。

齐天林一本正经的点头:“我觉得是!”注意力却在安妮的腰上,实在是由上而下的曲线太惊人,腰就显得特别软,何况安妮进了办公室就只穿了一件高领的毛线绒衣,竖条纹的,特别显身材。

安妮低头瞥见他的口不对心,也不提醒,还扭几下提醒可以动动手:“其实现在这样挺不错,没有太过腻腻歪歪的事情,我也不太会照顾你的生活,各管各的。”

齐天林终于试着开始把手滑进她的绒衣里,真光滑,忍不住就点头赞叹,安妮多得意:“每天我都跟着球队做基本训练……去……抱着我上楼去?”

齐天林多明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