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10章 家

第四百一十章 家

其实距离齐天林上学的地方还是有接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但是因为都不是最拥堵的商业区,所以方便很多。

第二天随便叫了个出租车就上课去了。

昨晚简单的上下看了看就分别休息了,虽然玛若已经通知人做了清洁,但是要在这里生活,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

所以早上起来的安妮蛮新鲜的在厨房烤了面包,递给提着一个双肩背包匆匆出门的齐天林以后,还继续挂着围裙扮女仆,其实什么都没做,东游西荡的把整栋房子观察了一个遍。

这是个六卧室,带书房跟娱乐间的,总面积五百平方左右的独栋,比齐天林在华国买那个面积稍微大点,前面的小院子里可以停放三四部车,旁边还有一个室内车库,后面的花园都是用浓密的植物围起来的,跟隔壁邻居几乎就是挨着,并不是那种豪华得周围跟个庄园似的地方,整个街道一排就是十来栋造型各异,都有点年代久远的建筑,但档次够高街道很安静。

大家似乎都有点刻意淡化这种共同生活的事实,随意的挑选分了房间,齐天林最后是陪着柳子越休息的,因为孕妇说有点水土不服。

等三位姑娘陆陆续续的起床,顺着楼梯下来,就看见安妮穿着一件墨绿色的羽绒夹克坐在大厅:“吃过早饭,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生活吧?”

是得直面这个事情,总不能跟在意利大的那个别墅一样,都不太习惯的东奔西走有点躲避,一会儿就没人住那边了。

面包牛奶其实都是齐天林一早出去买的,按时锻炼身体起床的安妮顺手用面包机烤一下而已,玛若跟柳子越就多荣幸了,公主烤的面包呢,没几个人享受过吧,虽然很熟络了,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蒂雅也起得早,看齐天林早上在后面用园艺剪修剪草坪,她就接替了这个活儿,现在倒是规规矩矩的在一边坐着不说话,略微好奇的打量吃饭的两位,环境么,她对这些房屋都没有太大概念,实在是要问,也就是跟队友们搞室内CQB训练的细节,梯子好不好爬,门好不好撞开之类的。

这边两位就招手:“别那么正式,又不是国与国的谈判,就在餐桌边说?”安妮想想也对,她多平易近人的,就招呼蒂雅过来在大餐桌边坐下:“要买的东西还很多,要一起生活呢,我没什么反对的,只是大家各有各的生活习惯,相互不干涉就好,现在我拟了一张购物清单,自己认领采购,我还是三天两头要上班的,你们看看还有什么要说的?”

玛若就指指柳子越:“我们在路上就商

量过,保罗呢,始终只有一个人,就一人一天,我们仨排个顺序,其他的就当做朋友相处或者合租房子,我想都熟悉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柳子越就只负责点头:“我的工作可以到处看看,所以这些日子最重要的是孩子,我跟你们俩也没什么仇,所以相安无事最好。”

都是明白人,就开始计算清单上的东西,各自熟悉的分头或者一块出发到什么大型超市去买,车辆是个问题,齐天林上课也需要车,安妮还是那种打算,让亨克去随便买两部二手车,不浪费,开开代步就行了,用过了还能转卖……

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基本被忽略掉,听得一知半解的蒂雅终于想清楚:“我也要排顺序!”

仨成年女性就一起鄙夷的打量她:“你才多大岁数!去去去……”安妮是带头的!

于是蒂雅就偃旗息鼓了,她是真没什么内部斗争的劲头。

齐天林不知道这些事儿,跳下车就赶紧进课堂上课,衣服都是在出租车上换的,对他来说,都多少年没有进过课堂了。

这是面向现役终身制军人或者签约课程完毕以后还要起码服役三年的现代职业军人的基础领导课程,内容主要集中在连级指挥官战术战略研究、军事机动、军事技术、军事情报、指挥官语言表达等。另外鉴于目前的战斗形式,城市作战被作为一个重点科目。

对他来说,英语会话的课程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在于他自己对于这种课堂上课形式的适应程度,好多年没有了,看看周围年龄大小不一的同学,齐天林是真得花点心思才能融入进去。

只是在第一天下午的课程让他有点意外,也许国外的教学方式不同吧,虽然是在严谨的军事学院,在主要课程完毕以后,教官让学员们上台轮流对自己做一个简单的介绍,要求侧重于军事方面。

这不介绍还罢了,一介绍,齐天林才算是明白公司送自己来学习的是个什么地方,首先就是这看上去五十来人的课堂上,半数都是各大PMC公司的基层主管,基本上都说得上是战功累累,都是这几年在各大战场上枪林弹雨爬出来,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幸运儿,当然之前都是各特种作战部队的精英,但都没有接受过军官训练,最多也就是些士官,其他就是现役军人即将转军官的阶层,也都大多上过战场见过点血。

齐天林其实放在中间真的不起眼,他充其量也就是属于单兵技能强一些,何况说到某些战斗技能,可能他还比不上某些专业部队的尖子,比如驾驶,比如潜水跳伞等等,只是轮到他上台,自我介绍是

宙斯盾防务集团公司的某个副职主管,下面居然传来一阵善意的倒彩!

原因他自己也知道,宙斯盾最近在PMC市场上实在有点强势,接连抢了好几个大单子更是跟有几家公司的全面比拼中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其中一家还是齐天林自己在土其耳无意搞掉的呢,所以业内最近很有点眼红他们。

这点场面,齐天林还是能抵挡,脸上尽量没什么表情:“我是隶属于负责北非中东地区的第七部,既然响应这么热烈,如果各位有兴趣加入我们公司的,可以在下课后跟我联系,谢谢。”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这种带点英式冷幽默的做法反而赢得了下面的笑声,只是后来又接连上去四位宙斯盾的副职主管,分别代表不同的分部,也学着齐天林的表情和语言复制,下面就有点可乐了,确实是有点业内翘楚的感觉啊,要知道这次参加培训的价格是每位三万英镑,有些大学念四年下来都要不了这么贵!只有这种财大气粗的大公司才会这样送人来培训啊。

所以下课以后,五位来自同一家公司的PMC显然就要显得近乎一点,约定以后经常在一起沟通一下,其实这种课程也有这种目的,形成一定的圈子跟阶层,精英阶层。

于是都住在城里的四个PMC还邀请齐天林一起到酒吧坐坐再回家。

齐天林就好像一个放学的孩子一样笑着先打电话回家请假,谁知道接电话的柳子越很匆忙,叫他别醉醺醺的找不到家就行,快速的挂了电话。

齐天林才有点奇怪的看看电话,跟正在笑话他的几个中青年同学一起去了学院附近街道的一家酒吧。

气氛相当好,有投飞镖,有喝啤酒的,还有看球赛的,总之就是一个很健康,适合下班以后一帮男人坐一坐消遣一下再回家的地方,绝对不会有陪酒的姑娘之类煞风景的事情。

都很享受,不善言辞的齐天林甚至被邀请去比试了一把投飞镖,他还不得不掩饰自己的准头,才堪堪胜过自己的同伴,获得满堂彩,最后带着微微的醺意打车回家,一贯不容易醉的他,也在试着放松自己尝试这种感觉。

就跟离开华国的很多人一样,他已经享受到了这些发达国家舒适安逸的生活,甚至他的小岛,飞机豪车,连西方国家的绝大多数人都拍马也赶不上,但他的心中却始终觉得自己不能停下来,前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直呼唤他。

不是什么冒险的因子一直在血管燃烧,以前有些模糊,现在一次次的在战斗中洗练出来的目标是祖国,那个一直多灾多难的祖国,现在坚强的站立起来,能够

跻身到强国之中,却到处都有点磕磕碰碰的祖国,如果在以前也就罢了,只觉得太遥远,现在拥有了不同的能力,拥有了这样那样隐藏的关系资源,他就有点忍不住想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奉献给祖国……

也许是喝了点酒,脑子里面就转得比较多,想得比较广,摇摇晃晃的付钱下了车,然后他的酒嗖的一下就醒了,那些国家民族的事情也跑得无影无踪……

前院是没有院门的,一辆很普通的大众轿车,跟一辆体型庞大的路虎发现越野车一起停在院子里,旁边甚至还有两辆运动自行车。

这也就罢了,整栋房子,所有的窗户都打开,里面的灯也都开得灯火辉煌,连车库都开着灯,他好奇的伸头看了一下,发现整个后院都拉上了绳子,已经挂满了各种布料,估计所有的窗帘跟**用品都被拆下来洗涤了。

也许迷雾岛上还有其他的公司员工,渝庆那个什么庄园的别墅从来没有四位姑娘都在那里居住过,穆尼的时候大家之间都还很生疏,佩鲁贾的那个庄园他又没有在那里多呆,所以现在他才真的有一种面前这是一个家的感觉。

一个比较特殊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