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11章 不松手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松手

那部成色相当一般的大众车就是给齐天林上课用的,他也不讲究,就真的开着这部车去上学。

课程其实非常紧密,这所军事院校其实面向的绝大多数专业以及学科都是有大量军事训练课的,唯独这个进修班一点都没有,所以这帮人每天都是穿着军绿色线绒衣拿着几本书来来去去,有些其他专业的学生发现了,就有点嘻嘻哈哈的称呼他们是大叔班。

的确,这个进修班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年龄普遍偏大一点,相比一般二十岁左右的大学生来说,但这都是正值军事技能巅峰时期的战场猛虎啊,所以不能适应这样课程的人还不少,都是抓枪杆的时间远大于笔杆子。

齐天林却惊奇的发现自己能够适应,因为他的记忆力现在是非常的好,近乎于过目不忘,用来念书就太简单不过了,而且最近他在战斗接触到的层面也确实高了不少,有些自己觉得不太能理解的细节,结合这样的课堂学习,真有点迎刃而解的意思。

譬如一个简单的军事机动,被详细的分解成为进攻行动、防御行动、人道主义行动、特殊战术行动、巡逻行动,而单单一个进攻行动又分解为指挥官协调指令、接敌运动、攻坚、机械化进攻、夜间攻击、直升机载行动、城市地形行动、清理房间基本原则、两栖直升机突击、两栖水面突击……详尽得很!

如鱼得水就是齐天林现在的感觉吧,而且他没有用笔记本电脑的习惯,上课的时候都是老老实实用纸笔记录,手也极快,只是有些涉及到专业术语的英文单词还要翻课本,但是纵然这样,也经常让他那几个公司同仁找他借笔记。

他这种学习的劲头很快在班级里面凸显出来,因为这样的授课互动非常多,来上课的教授讲师三天两头都在换人,也许他的花白头发,也许他认真听课的表情,总之经常被抽起来做问询,齐天林就结合自己平时在战斗中的疑点,一一提问,颇得讲师们的好评。

关键是他还有补课的呢,几乎每天下午下课,他都会跟一帮学员到校外的酒吧喝喝酒聊聊天,回到家,安妮却可以帮他顺带补补课,这位可是正儿八经的国防大学学员,关于他那些教材上的细节也许不了解,但是教学思想体系可就太清楚了,经常都能触类旁通的给他解释一下,何况这位公主本来就有点好为人师。

柳子越端了一杯饮料,有点打岔的坐过来:“哪有这么辛苦的,上课一整天了,回来还捣鼓个什么劲,你要考博士当海龟么?”

齐天林听话,几下就把桌面上的书本收起来:“今

天有去看医生么?”孕妇现在找了一家诊所,隔三差五过去看看,不过也还只是微微隆起,不怎么显怀。

柳子越撇嘴:“我妈叫我回去,说不相信洋鬼子那一套,看看情况吧,看你这个课程上完了怎么样。”抬抬手让齐天林扶着她到外面去散步,高档社区没有什么物管或者围墙,就是简简单单安静的街道跟邻居,很适合这样饭后散步,她偶尔还跟人打招呼呢。

玛若自己在楼上搞了个办公室,依旧通过苏珊还有岛上的管家在电脑上管理自己的事情,空暇时间倒是跟柳子越一起到处闲逛的多,看着安妮悻悻的样子就有点揶揄:“你要是生个孩子,会不会引起什么外交纠纷?”她既不参与补课,也不要求散步,就乐呵呵的在旁边看热闹。

安妮漫不经心:“有啥纠纷?我爸妈……嗯,要过圣诞节了,说起来今年还是第一次不回去过呢。”

玛若点头:“也算是第一次聚在一起过,你真不打算回去看看?”

安妮给自己找理由:“球队有几场重要的圣诞周比赛,我要去露面,就不回去了。”

玛若鄙视:“想陪着就陪着嘛,你说你俩有时候还偷偷溜出去外面过夜,是不是有点违规?”安妮毕竟是真有点不同,有时深更半夜的还叫齐天林一块跑那个王室寓所去了,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觉得那里才有点无所忌惮的感觉。

辩论是安妮的强项:“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单独的生活,没有谁规定不许出去吧……”停了一下似乎在听厨房的动静,压低自己的声音:“你们可是要防着她……你说她会不会在汤里给我们下毒?”

玛若吓着了:“她除了用刀枪还擅长这个?”

这段时间真是蒂雅在家做饭了,玛若一贯都是有点艺术家气质的,着实有点邋遢混乱,安妮就真的是公主,都不太会做什么饭菜,勉强弄点面包三明治果腹还是可以,但是要正儿八经的做个几菜一汤就不行了,柳子越这段时间号称在怀孕,除非兴致来了,一般也不下厨房,所以家务事很多都是蒂雅在做。

这姑娘是真吃苦耐劳,洗衣服洗盘子也就罢了,做饭做菜因为在华国跟纪玉莲学了不少,现在跟柳子越又有点沟通指点,单独操作是绰绰有余,一来二去,就成了她的固定工作了,另外平时安妮不在就专门陪着柳子越跟玛若当保镖,安妮上下班都是亨克带着人专门过来接送的。

安妮不觉得惭愧,从她的意识来说,别人服侍她不是天经地义的么:“所以我说,是不是干脆也分一两天给她?这都是既成事实了,老这么欺负她万一

……”

玛若还真跑厨房去看看了。

蒂雅手脚麻利得很:“你要来帮忙?”面前一大叠各种洗的干干净净的锅碗瓢盆,连塔塔都蹲在旁边搭个手呢,帮忙拿个抹布什么的。

看来看去,这么个伶俐的小姑娘真没有那么多的戾气。

柳子越也一边慢悠悠的走一边跟齐天林说这事:“这样对小姑娘是不是有点过分?”

齐天林没心肺:“她喜欢做事就做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勤快不是坏事,难道你叫安妮做事,习惯都养成了,改不了。”就连他也不是个喜欢做家务的,以前跟玛若基本上都在外面下馆子。

柳子越有点奇怪的扭头打量他:“你不疼你这个小妾么?”

齐天林果然有点尴尬:“什么小妾小妾的,还小姑娘呢。”

柳子越摇着头叹气:“唉……以前就觉得这小姑娘死心眼,你也够疼她了,现在眼瞅着是越长越水灵,我都老了。”

齐天林借着路灯看看:“这么漂亮嘛,你好意思这么胡说八道。”

柳子越也就是趁机撒撒娇:“总还是有年龄差距,我都差不多大她一轮了!”

齐天林不吭声,只殷勤点扶着,偶尔嘿嘿笑。

实在是因为不能给这小姑娘好脸色,免得蹬鼻子上脸的搞进攻,作风那叫一个顽强,所以现在不单独跟她一起,齐天林是举双手赞成的。

可蒂雅多能抓住战机的,收拾完东西看看齐天林回来:“陪我去超市买东西?好些东西都没有了。”鉴于刚才讨论的话题,安妮跟玛若都没说什么,笑嘻嘻的跟柳子越讨论圣诞节的例行商场打折,看来最近她们是要一起搞点什么大采购了。

齐天林点点头在门口钥匙牌上抓车钥匙,蒂雅手比他快,挡开他伸往自己那部大众车的手,直接摘下越野车的钥匙,出门就挂他手臂上:“开这部!”

齐天林有点奇怪:“东西很多么?”打开车门,蒂雅从另一边上去,却没有坐到副驾驶座上,娴熟的放下副驾的扶手,自己直接坐在扶手跟中间的扶手箱上,身体扭曲得不行,也亏得是她这样的身板了,换安妮来可能怎么都做不到吧。

也许是平时亲昵的机会少了,少女很有点搂着齐天林脖子就不放手的劲头。

齐天林明白买东西不过是个借口了,就伸手把座位后调一点,蒂雅顺势这么一滑就到了他怀里,坐在他腿上,真的很轻巧,都不影响齐天林开车。

那就慢慢开吧,齐天林也不着急,好半晌,把头靠在他怀里似乎过足了瘾的少女才抬头长

出一口气,无意识的拿手指在他下巴上摸胡须玩:“你那三个老婆都懒得很!”还告状呢。

齐天林打圆场:“你不想做也可以不做,反正都到外面吃或者叫外卖也不费事。”

蒂雅是真体贴:“那些饭菜怎么能给你吃……都没营养!妈教了我怎么做你喜欢的。”

齐天林手上都忍不住搂紧点:“我这段时间学习嘛,就不能出任务,你要是闷得慌,也可以去哪个战地上呆一呆……嗯,还是不要去好了,上次你受伤,把我吓得可够呛。”他也不太藏着掖着了。

少女果然也没多大兴趣:“你不去,我去什么战地,不过天天这么跟她们在家里还真是闷,她们几个心眼也不好!霸着你不松手!”

齐天林企图把话题拉开:“要买点什么?开这辆车就是为了方便你坐过来?”

蒂雅恨恨:“就是!”可习俗的关系,却让她怎么也开不了口批评齐天林的不是……

说起来,阿拉伯的男人还真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