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12章 枪声

第四百一十二章 枪声

三个月很有点温馨的日子,就这么一晃而过,进修班的结束时间是跟其他班级契合上的,都有一个比较正式的结业典礼,校方在这种细节上面也花了心思,这些研修班的人,其实都是人脉比一般学生宽广很多的半成功人士了,让这些人对学校有个归属感,以后也算是留下不少善缘,谁说西方国家不注重关系了。

所以齐天林也收到一套黑色的军礼服,相当的笔挺,银色的扣子跟领章,外加柠檬黄色的绶带在左肩,当他在家试穿的时候,就有四位女士围观了,连蒂雅都忍不住上来伸手拉拉扯扯衣服,实在是这种制服加上大盖帽看上去非常帅气啊。

所以四位女士第二天都以学员家属的身份去参加了结业典礼,玛若是沾柳子越的光,好歹这个孕妇很有点夫人的感觉,坐在齐天林的车上一起,安妮索性带着蒂雅以自己的身份明目张胆的分开进去,这就有点吓住守门的警卫了,安妮多熟练的提醒对方自己只是有个朋友结业来观礼,不需要通报,但最后还是来了一位勋爵陪在她俩的身边。

都还是换了比较正式的服装,安妮借口自己要平易近人的形象,硬是混到了柳子越她们这边的看台上,其实审查都很严格,连蒂雅早上出门都被安妮强行搜身拆掉了身上的所有武器装备,因为这家名列全球几大军校的皇家学院在毕业典礼上,经常都会有英兰格的王室成员出现,前几年有王子在这里培训结业的时候,好些年不出席这样典礼的英女王都出现在传统的君王分列式盛典上,亲自主持检阅仪式,所以基本上跟航空安检差不多的程序了。

齐天林他们没有参加各种军事训练,但是却有相当过硬的军事技能,所以这个研修班只是在毕业典礼前临时的集训了两天,他们不进行列队检阅,因为那个的协调性太高,起码得在操场上演练好久,这帮准军官们就担任很有荣誉感的现场礼仪兵。

也就是大多以双腿分跨与肩宽,双手平背在后腰上,昂着头,每隔十米一个站在操场跟看台的边上,算是护卫检阅的毕业生们。

齐天林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检阅类的仪式,有点新鲜,其实整个学习过程他都保持了这种新鲜的态度,所以带着大盖帽,扎着白皮带跟一帮学员站在通道里面准备列队出去的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一阵小声的喧哗,一个穿着礼服的年轻人在好几个军装礼服的簇拥下过来,有人窃窃私语:“王子是以学长的身份过来跟大家鼓劲的……”

王子?

英兰格现在最年轻的两位有继承权的王子都是这所学院的毕业生

,接着齐天林就看见一张很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对方也有点愣。

还是因为安妮经常怂恿齐天林跟她一起到那个王室寓所去度过良宵,所以早上离开的时候,他好几次在一楼大厅里面遇见这个年轻人,安妮自然是带着墨镜不予介绍,大家都装着不认识,可男人之间总会有意无意的点点头,一来二去有时候等着侍者去把他那辆破到掉渣的大众车开过来的时候,还会坐在大厅边的沙发上交谈两句典型的英兰格废话,天气什么的……

于是挨个跟大家握手鼓励的亨瑞王子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一边跟齐天林握手一边开玩笑:“原来你在这里,被我逮到了!”

齐天林第一次跟安妮去那里就曾经看见过这个红褐色头发的王子,也抬抬眉毛笑:“原来你还是我的学长?”其实能遇见个熟人更容易表达平易近人的王室风范,齐天林都很熟悉安妮经常的这些套路了,不算很受宠若惊,王子也没有格外停留多寒暄,直接挨着握手过去了。

但周围的学员们就很好奇啊,等王子跟随从们都走了以后,还在仰慕他:“你什么时候跟王子有过交集的?”

“你在阿汗富服过役?跟王子一起?”

齐天林心里面想我是跟公主一起在阿汗富服役的……嘴上不吭声,只是嘿嘿笑。

负责管理的军官驱散人群:“赶紧列队,准备上场了!”那倒是,正事当前,学员们都散开,只是齐天林那几个公司同仁要求他待会去酒吧好好交代。

那就先上场吧,他们是没有携带任何枪支的,连礼仪类的枪支都没有,迅速的列队,然后以带点欧式风格的快步前进走出通道口,听见看台上传来一阵欢呼声,由近及远,一个个的出列站立在看台边,最后在军官的一声口令之下,齐刷刷的做了几个礼仪性的转身动作,在观众们的一片喝彩声中面向看台站好,要求是带着高傲的皇家军人气质,抬着下巴站好……

齐天林这个时候才有闲暇用余光观察周围的情况,毕竟之前的演练也只是看见一些正在临时搭建的看台,他们只需要跑位而已。

这就是一个临时把操场改建起来的检阅台,国外除了大型的经营性体育场,很少有永久大看台大运动场,这所著名的学院也同样,所以看台不过是临时搭建的三层高木板架子,现在挂满了各种代表皇家的绶带彩旗,倒也缤纷,毕竟这只是一个学院的毕业典礼,就几百人而已,观礼的主要是家属跟军方的一些人士,所以人数也就一两千不算很多,没有额外的主席台,只有一个小小的检阅台是给主持人和贵宾用的,齐天林就

是斜对着这个检阅台边,能看见亨瑞王子跟几位同样穿着礼服的贵族坐在检阅台中后方,轻声的交谈什么,不时有人过去给他打招呼,他也彬彬有礼的回应,动作就跟当时齐天林看见自己未婚妻的姐夫一样标准。

军乐骤起,在主持人的呼应下,各种列队仪式开始了,齐天林背对操场自然看不见,不过他能看见四位漂亮的姑娘带着墨镜甚至还有口罩在远处边角的看台上,注意力也不在操场,偶尔给他招招手,可惜他不能回应,柳子越倒是拿着一台小型的高清DV做拍摄,时不时还调转镜头挨个要求姑娘们摘下墨镜,算是记录这个时刻……

也许都有点可惜齐天林没能跟她们一起享受比较浪漫的学生恋情吧……

蒂雅当然没这种感觉,一个劲不习惯的摸自己大腿,齐天林知道她一定是看见人多,又到处都是枪,有点手痒,猴子肯定是不会允许带来的,难得留在家里看家。

如果检阅仪式就这么顺顺当当的发展下去,那就是一段不错的记忆了,但是显然事情不是这样的……

齐天林没有看见背后检阅的队伍,排成了好几个方队的毕业学员们,可是专心练习了好些日子,有好几种不同形式,迷彩军装、军礼服、二战时期的军装,甚至还有骑兵,在检阅部队行进的时候,还有一组士兵在操场头整齐排列,不时用空包弹整齐的对空打出一排枪,有点相当于礼炮的意思。

于是就不知怎么地,这个应该已经训练过很久的骑兵方队,其中一匹马不知道为什么就受了惊,被枪声这么一激,一个虎跳,就把背上颇有点紧张的骑士给颠下来,甩开马蹄就冲出来!

马都是群体性的,这么一冲,这个骑兵方队好几匹马都跟着冲起来!

因为这些骑兵都是学员临时抽调出来练习骑马列队,驭马术还真说不上每个人都很精通,驾驭能力稍差的就着了道。

看是齐天林他们这一排人就完全不受背后的影响,看台上的一片惊呼声都没有让这些职业军人们随意的掉头去看热闹,整整一排负责观礼台的学员们硬梗着脖子一动不动,这几乎都是各国军人的基本要素了,一支是否训练有素的军队就是从这些细节体现出来的,没有得到命令,这些军人是真可以做到稳如泰山不动分毫……

服从命令就是部队的生命,有些部队为了培养这种服从性,是经常搞一些匪夷所思的训练的,譬如要求军人按照口令正步走过泥潭,直挺挺的摔倒,在两支连续发射的步枪弹道间行进,都是在锤炼军人不同于平民的心态跟气质,那种遇见任何动静立刻乱成一

团的情况,只会在那些杂乱无章的部队出现,简直就是这种顶尖军校或者部队的耻辱。

现场除了嘉宾们的各种照相机跟摄像机,还是有院方的摄像机一直在拍摄录制的,于是几乎所有的人跟镜头就看见那匹当先受惊的军马扑腾着慌不择路的乱冲向看台!

于是所有人都看见那匹马的几乎是闪着点亮光的铁蹄,擦着齐天林的后背掠过,一下把那顶黑色红边的大盖帽抽落在地!

让看台上的人们惊得差点屏住呼吸,那一铁蹄要是撞实了,可就是脑袋开花!

齐天林还是纹丝不动……

纵然是发生了意外,这样近似于杂技表演的情节还是博得了四周一些观礼人员的掌声,而这个时候,带队军官的一声令下,惊马才成为了护住看台这些学员们的抓捕对象,齐天林只来得及一把抓住从自己身边掠过的马尾,心中还在考量,不知道这一把马尾是不是能拉得住,于是就听见了一声枪响!

空包弹的声音跟有弹头的声音,是绝对不同的!

惊马才不是主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