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14章 忿忿

第四百一十四章 忿忿

换别的爆炸物,齐天林可能都会有点打鼓,唯独C4,他们是真的折腾过,一点不担心,所以他抵近看见那个C4的黑色军用特别包装就安定得很!

扔过去的燃烧物果然有点吓住那两名袭击者!

这都是什么人啊,居然会白痴到用这样的招式来冲击?

有过实战经验的PMC掩身包抄上去的感觉真不一样,从检阅台就能看得很清楚,之前那些愤怒的学员要么是成队冲击,要么匹夫之勇的端着空枪挺胸硬撞,这帮老油子就是胸有成竹的散开包抄,绝对不会让自己跟其他人靠得太近,以免一个点射就收拾俩,而且低姿猫腰,看上去一点没有威胁性,动作幅度也不大,都是利用小腿快速的移动,距离并没有马上靠得太近……

因为他们都看见齐天林在之前喊包抄的时候做了一个左手食指跟中指挖眼珠的动作往前冲,这就是分列两边中队包抄的意思,右手还在左手指上做个盖子晃了几下,表明他会做掩护。

这就是熟手,两个快速的手势动作,就跟哑语似的,就全部明白怎么回事,在袭击者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样的时候,他们扔过来的燃烧物已经回掷回来了,纵然他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可下意识的反应还是让他们的注意力放在了他们认为的炸弹上!

这就是掩护,齐天林甚至还附送了一个正面自己硬冲的形象来分散注意力,两边的PMC们顿时就加快了脚下的小碎步,在只有三五米的时候,两边稍微对了一下眼神就同时暴起行动。

其实人眼还是保留了一些动物的基本元素,重点在瞳孔,余光主要还是对动作比较大的东西比较敏感,袭击者的主要视线在燃烧物,这可是他们以为会产生剧烈爆炸的东西,就在他们半米不到的地方,真的有点惊慌失措,齐天林尽量张牙舞爪的动作就让他们不停的在这两者之间梭视,试图端起枪来对着齐天林恐吓,最搞笑的是,居然口中还砰砰砰的配音!

这都是什么人啊!

明显没有了子弹!

两边的包抄者放弃了最后的一点隐蔽,突然开始发起攻击,有扔帽子的,有砸皮鞋的,但是他们手中都拿着最后的武器,那条白色的装饰皮带!

因为皮带头上有一块金属的皮扣,沉甸甸的,这帮杀人熟手不约而同的掂着手里的东西选择这个!

连齐天林的手中都挥舞着皮带!他的速度非常快,因为动作很大,比那些小碎步的同伴来得更快,几乎和他们差不多时间冲到!

几米的最后距离一个呼吸就冲到了

……几条皮带重重的招呼上去,之前的东西都是虚招!动作无比娴熟……

袭击者只能条件反射的用手中步枪做格斗武器,但是这种徒手对枪的动作对这帮人来说简直烂熟于胸。齐天林只轻轻的做了一个躲避的侧身,让过使劲冲砸自己的枪托,左手一抬对方的手肘,顺着对方砸的方向一带,自己就在对方身侧,右手挥舞的皮带在最后几下已经被挥舞着缠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金属头就正好在手背,整个右手手臂就好像带上了皮拳套,还是金属打击头的那种,迅猛的就是一拳击打在对方的左肋腋下,就一下,对方就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

所谓软肋,就是指的这里,一拳重重的过去,那种剧烈的酸痛顿时让这个袭击者躺倒在地,还在半空中,齐天林的左手已经抓住L85步枪,因为袭击者失去战斗力而松手的步枪,被齐天林轻巧的在手中挽了个花,协同右手一拨,就卡在对方的手肘里,等袭击者倒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双手向后,肘弯都被扣在横在背上的步枪上,齐天林就单膝跪地压住步枪往腋下推,就死死的控制了这个人。

一连串简直有点眼花缭乱的动作一气呵成,表演都没有这样精彩,那些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这边的人都有点惊呆了,手快的开始鼓掌!

王子的手显然有点快,口中不停的跟自己周围的贵族得瑟:“我认识,我认识这个家伙!”

齐天林有点笑呵呵的看自己的同伴,他们的动作也不慢,几个金属头争先恐后的砸中对方的脸,脚下一绊,就橄榄球似的一堆人压上去,过程中还给齐天林做鬼脸!

对他们来说,这种事情的心理压力真不算大,也许上了几个月的学,还有憋住了,只是得注意别弄死了人,这种时候,必须要留下活口调查真相的。

齐天林顺手在对方身上摸其他东西,一个十发子弹的弹桥被藏在裤子内腰带上,别的就没有任何东西了……

他把这东西拿出来给同伴摇摇,对面果然也只搜到这个东西,看来这两名袭击者就只是携带了各自十发子弹弹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压进弹匣,连扔掉弹桥的机会都没有……

怪不得开始的连续射击以后就没有了子弹,还真是捡了个便宜!

说起来他们这件事是真捡了便宜,子弹耗尽,又朝着他们的方向冲过来,这种功劳不要太轻松,齐天林看看那团还在燃烧的火,示意过来一个同伴压住人,自己走过去,使劲的跺上几脚踩熄了火,就连这个动作,他的同伴中间都有人在惊呼。

对C4真的是心有余悸啊,可这玩意儿真的很安

全,齐天林象捧了个烤红薯似的烫手拿着那团已经软绵绵的炸药过去蹲在袭击者面前:“你们不能在用这种爆炸物以前先试验一下?”自己恍然大悟:“哦,你们多半住校,没什么机会搞爆炸试验……真是没有知识要有常识嘛!”外面黑色的包装已经烧掉,剩下白生生的塑形炸药,笑嘻嘻的就把炸药在手里捏成一个猪头,放在袭击者的头上!

换来同伴们的哈哈大笑。

立刻就有外围警卫冲上来抓人,所有的东西都要带走作为证物,包括那个白色小猪头,每一个看见这玩意儿的军人都有点忍不住笑。

二十发子弹,在开始的混乱中,击中了八个人,只有一个重伤,这两名由英联邦协会组织的研习班主修情报工作,军事战斗不是他们的特长……

至于为什么要袭击,就不是齐天林他们需要了解的了,那个充满各种民族和种姓制度的国家,极端分子也不少。

受伤的都是院校学员,伤员很快被抬走,几名贵族跟将军还有王子低声商量了几句,决定阅兵式继续进行,这也算是一种危机公关,当然那个研习班不能再出现在阅兵场上,需要被严加看管,据说那匹马也是被喂了什么东西受惊,以制造混乱。

齐天林他们七个人就很有点英雄气概的获得了表彰,站在阅兵台上,跟权贵们一起检阅方阵,齐天林撕掉了一条袖子,白色的衬衫露出胳膊,一排礼仪兵双手依旧高傲的背在后面昂着头,他就显得格外醒目了!

观礼嘉宾和家属们又回到看台上,有些人还在寻找自己刚才忙乱中掉落的鞋子手机什么的,但齐天林分明能瞥见柳子越乐呵呵的举着自己的DV在拍摄丈夫的英姿……

他被特别安排站在排头,也许是王子在阅兵前跟他的熟络,让他在刚才的小混乱中俨然有点小指挥的感觉,当然他抓惊马,扔炸弹的行为也配得上同伴对他的信任,所以现在他身边的亨瑞王子很有点熟稔的小声聊天:“那是C4?真不会炸?”

也是安妮的教导,齐天林现在掌握这种脸嘴保持表情看前面,不动声色聊天也熟悉了:“不会,用枪打都不会……”他们还真无聊。

旁边偷偷听他们聊天的同伴们,简直是对齐天林佩服得五体投地啊,虽然已经是民主国家了,但是对这种顶级贵族还真的是高山仰止,那种贵族跟平民之间的沟壑还真的是深得很呢。

当然,他们也获得了好处,短短几分钟,一位院方人士,看上去还是位爵士宣布,这七名勇敢的进修学员将获得荣誉校友的称号,名字会刻在校友碑上,原本短期进修者

是不会获得这样的待遇,更重要的是,校方会在他们的结业考评上给予相当高的评价,这才是他们无论从军从工,都能够得到升迁的好东西。

王子有点笑:“最近还过去么?”齐天林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地方。

齐天林皱眉:“应该会,进修完,公司估计要安排上战场了,培训费不能白花啊,走前估计还是要去告告别。”

王子笑着邀请:“那就晚上……一起聚一下?”本来就认可是一个圈子的人,齐天林的英勇还是值得表示感谢的。

齐天林却之不恭了,安妮又不是拿不出手。

这样来自王室的邀请啊,旁边的两三位差点都腆着脸要求齐天林是不是带俩跟班一起去了。

不好意思,私人聚会,概不外带……

连散场后知道消息的玛若跟柳子越都撇嘴,忿忿:“真真是!怪不得要推翻封建统治了!”蒂雅还好,连奴隶社会都还没有完全抗拒,对封建制度就更没有恶感了。

安妮最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