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15章 福祸

第四百一十五章 福祸

因为有王子的邀请,同事和学员们没有强留齐天林,他们一起去庆祝了,齐天林跟姑娘们先回家换衣服。

苏珊的情报也送过来了,坐在桌前,齐天林有点皱眉的看着,他没有想到情况居然是这样一个有点骇人听闻的地步。

2001年开始的所谓阿汗富反恐战争,美国军队根本就没有任何管制毒品生产的迹象,他们甚至纵容这种行为,因为他们需要毒品贩子做眼线,不少的恐怖组织头目就是这样被他们抓获的,因为那些生活在艰苦地区的基地分子也只能依靠毒品作为精神依赖品或者药品。

可是他们这种纵容行为在2007年达到了一个让美国人也感到棘手的高度,那一年阿汗富的毒品创世界纪录的产量达到了8200吨!后来纵然有下滑,直到2011年海洛因产量也有5800吨!

实际上苏珊也惊讶得很,作为一个资深的情报分子,她都一直以为欧洲的毒品数量不如美国,而这么一深究的查找,欧洲居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区,一年消耗量足足有88吨,排名第二第三的就是俄罗斯跟华国分别是70吨跟45吨!

一直在到处宣传自己是毒品最大受害者的美国,其实每年的消耗量比全非洲都还少,只有22吨!

当然这个可卡因和海洛因的消耗数量统计数据是官方做出的,肯定跟实际有很大偏差,不然无法解释5800吨分摊到哪里去了,但是这却隐隐的拉出了一条线索,毒品是在一只无形的手推动下,在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程度的肆虐!

因为情报中很明确的指出,正是美国现任总统2008年上台以后,美国政府多位负责人发表讲话,认为阿汗富罂粟种植者只是为了糊口,如果禁止种植罂粟将使农民更加贫穷,坚决反对消灭阿汗富的罂粟种植,结果这届美国政府放弃了在阿汗富摧毁罂粟种植政策,而是把这种管理交给了根本没有战斗力的阿汗富当地政府!

然后他们才掩人耳目的派缉毒局的驻外应援队进入阿汗富指导工作,其实是指导鸦片的流向!

因为这十年中都没有表现出缉毒能力的他们,立刻就干净利落的斩断了从阿汗富南部到巴基坦斯莫克兰海岸的线路,杜绝了毒品从南面流向中东以及散布到更远地方,却把所有的销售压力都集中到了北面!

就好像做生意一样,几千吨的产品提炼成海洛因总要有地方销售,所以俄罗斯和华国顿时就成了最大的市场……

相对华国控制得比较严格的内部消息,齐天林面前有一份俄罗斯的

数据,这个国家90%的毒品都来自于阿汗富,每年超过三万人死在这些毒品上,那些还活着的吸毒者数量就可想而知!

真的有一场新鸦片战争在无声无息中开始了!

应该说几个月的上课,让齐天林也学着从较高层面来思考问题,美国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手中拿着一支笔轻巧的在桌面上敲动,眼睛里能看见在收拾厨房的蒂雅,靠在客厅舒适的看着电视跟玛若聊天的柳子越,玛若嘴上叨叨,手上还是帮安妮打理一下出席聚会的长发……

首先就是通过扶植毒品,美国可以让阿汗富平民看到钱,省的天天喊着打击侵略者,这等于就是一种收买,用钱收买是西方最擅长的了。

其次,通过扶植毒品,美国还可以在闲暇之余,通过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宣传机构告诉世界,塔利班是最大的毒品生产者,妖魔化对手同样是美国拿手的,只有美国才是自由跟民主的象征嘛。

最后这批毒品祸害的是谁?对美国来说,阿汗富反正是别人的,打烂的就打烂了,重建又和美国无关,只要能民主到美国承建商、钢材商等商人进去主导市场就行了。他们严防死守不让这个毒品区域的产品流向自己,美国用心何其险恶,越来越清晰了。

简直就是一石几鸟的绝世毒计啊!

苏珊似乎察觉到齐天林想做什么,就附带了一份古斯曼的情报调查,这个家伙果然有点头脑,迄今为止也没有抓到他,那个邮箱有回复一个地址,表现得很急切,急需支援,关于他的调查内容说明这个家伙是目前从墨哥西往美国走私毒品的几个大毒枭之一,就是从那个地下通道开始发展起来的,也许齐天林遇见他的时候,仅仅才开始没有多久吧。

里面没有他的照片,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数字,4吨!

这就是古斯曼去年一年走私进入美国的数量!

也许美国22吨的数字有虚假成分,大麻之类的也没有计算在内名单,但是四吨这个数量还是很惊人了,要知道美国的毒品市场价可是最高的,古斯曼这个小子有多少钱就可想而知了。

情报最终提到古斯曼急于寻找援手,也许就是为了抢货源,因为古柯碱提炼的可卡因是他们的主要货品,每年的生产量就那么一点,抢夺非常激烈,而且古柯叶的产量越来越小。

一边有需一边有求,似乎正好契合?

苏珊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最后提到:“毒品永远都是最邪恶的东西,能不沾就不要沾。”这个丈母娘对他也是够纵容了。

齐天林的手指

无意识的在桌面上轻轻敲动,他只想当个牵线的,隐藏起来的一根线,把供需两端拉到一起,就与他无关了,当别人在你家的地盘上泼粪,难道自己还要恭恭敬敬的送上笑脸?

那都是奴才心理!

就跟现在华国有些领导阶层的心态一样!

心里在这么想,手指似乎敲得就急促了一点,其实一直都关注着他的姑娘自然也注意到了,柳子越瞥他一眼不做声,玛若手上停了一下,安妮就索性走过来:“还有什么文件重要得这会儿都要争分夺秒?赶紧的,收拾一下!”

齐天林点点头起身把文件撕掉递给蒂雅,少女明白的接过去放进金属洗碗水槽点火烧掉,把纸灰给冲走。

晚上在那个王室秘密寓所的聚会人不少,里面的知名人物也多,关键是态度非常好,因为几乎每个来这里的都是跟着一位王室成员才能进入,所以没有谁在这里可以格外的高贵,于是齐天林就看见了好几位在安妮姐姐婚礼上看见的欧洲其他王室成员,而亨瑞王子那个参加过那次婚礼,现在自己也已经结婚的哥哥也来了,看见齐天林很热情的笑:“听亨瑞说,今天算是你们阻止了一起恐怖袭击事件,我代表我的家人表示感谢……”一本正经的说完就有点没正形:“当然,你本来就是干这个的,我看这次你也没有跟安妮的时候受伤那么重,看来你对我弟弟的爱意没有那么深?”

引得周围不少人都发出那种贵族之间的善意笑声。

安妮多熟练的捂着额头:“还好他目前没有表达出另外一种爱慕的倾向……”

聚会就是借着庆祝亨瑞又躲过一次莫名其妙的恐怖袭击举行的,不小的一个厅,连着好几间大小房间会客厅,几十位顶级的客人相互闲聊、喝酒品尝、抽雪茄谈生意。

安妮带着齐天林到处游荡了一圈,还不停有人过来找他们敬酒,好不容易轻松点靠在一张面朝泰晤士河的窗户边,安妮才有点感叹:“你看见没,也只有你才能面对这样的我。”

齐天林有点睁大眼睛的看自己女朋友,不知道她的感叹从何而来。

安妮指指满满一屋随便哪位都可以上报纸的名人:“这就是我必须也躲不开的生活一部分,我已经尽量让自己平凡一点了,所以如果不是内心极为强大的男人,根本无法跟我这样站在一起,这种所谓的等级差异很容易就让人迷失在自卑与无谓的自尊里面,看看你,根本就无所谓……”说着很有点自得的,伸手挂在齐天林的脖子上,喝了点香槟的她,脸色微微带点醺意,估计是故意的。

齐天林都觉得自

己半神了,哪里在意这些,伸手搂住她的腰,河对岸有一座巨大的摩天轮,上面的七彩霓虹灯虽然远,还是能映出缤纷的光彩在姑娘脸上,让他也禁不住低声:“你真漂亮!”低头去吻……

然后唰的一下,室内这边居然有好几个人伸手拿手机在拍照,亨瑞也在其中:“看看,看看,多般配!知道我为什么没去参加安妮姐姐的婚礼?就是不能接受她居然已经有你这么个男朋友的事实!我还打算她环游世界回来就找她联姻呢……”一脸的惋惜表情,跟真的似的。

齐天林这种时候就基本上跟不上这些人说话的腔调跟内容,自然有安妮娴熟的去抵挡,他只需要端好酒杯,跟周围伸手的人笑着碰碰就好。

安妮的神秘男朋友嘛,虽然平时也有可能在这里遇见过,但是遵循大家都视而不见的原则,也不好询问,更不可能偷拍照片,难得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一面邀请这位欧洲公主还是要经常参加聚会,一边就对齐天林兴致勃勃的探讨起来,毕竟这样一位铁血的英雄式人物在安妮的刻意维护之下,还是很能够被接受的,何况齐天林在那次跟苏威典贵族们的交锋中表现出来对非洲的熟悉,也是英兰格这样老牌殖民国家最喜欢的调调。

所以这一晚的聚会非常成功,成为齐天林进入这样圈子的开端。

只是齐天林直到两天后,在宙斯盾防务公司遇见两名神秘的调查人员,才意识到,自己目前的情况不知道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