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16章 主题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主题

齐天林第二天就派了一名东欧人跟亚亚一起到墨哥西去了,古斯曼还是谨慎,只留下了一个地址,希望能见面面谈,齐天林就给莫森打电话,询问公司这边有什么安排,如果没有,他就决定以回岛上去的名义,其实也跟着过去中北美洲一趟。

谁知道,莫森正要叫他立刻去公司,显然有人给他说了什么,就叫他再等一天去公司,有人找他谈话,有点怪怪的。

所以当他坐在宙斯盾防务的会客室里,看着眼前两名穿着整齐的白种中年男人,略微不适:“你们是?”

对方从西装里面掏出证件,不是晃一下,而是正式的从桌面推到他的面前:“英兰格安全局国内安全处,我们是一级探员简森和约克。”

齐天林坐的位置是他来应聘时候领导坐的单人位,略微高一点,双手肘放在金属钢管皮椅的扶手上,十指交叉,点点头耸耸肩:“嗯,您好,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简森显然是两人中的领队:“我们按照上面的指示,对您做一个身份确认以及一些必要的问询,希望您能配合。”

齐天林有点奇怪,但不惊讶,点点头:“好的……”其实他觉得应该是FBI,美国联邦调查局,虽然一般意义上FBI负责国内事务,CIA中情局负责国际事务,但是911以后,这个界限越来越模糊,双方都在互相插手。

齐天林一直没有太过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因为越是遮遮掩掩,就越是容易引起怀疑,就好像说谎,一个谎话需要无数个谎话来支撑,所以他在自己的各种环节上面尽量不隐瞒,这也是苏珊给他的忠告,但是在某些关键环节,他就尽量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者两三个完全信得过的人才知道,而他所有的履历都没有任何的问题,他的工作也本来就是在个战地之间杀戮,唯一的问题也不过就是他暗地里跟那些匪夷所思的人之间难以想象的关系,只要隐瞒住这几个点,他一点不掩藏自己,甚至可以坦然的面对老鹰,我就是一只战争鬣狗!那又如何?

而对于美国政府的敌视连他自己都是最近才整理出来思绪,几件事做得也还算天衣无缝,他有这个把握,就算因为某些巧合被怀疑,也应该是美国人来怀疑吧?

怎么著名的军情五处还跳出来了?

对,英兰格国内安全局就是大名鼎鼎的军情五处,简称MI5,和007的MI6军情六处一个对内一个对外而已,在国际情报界,简直就是如雷贯耳。

对方也不讳言,开门见山:“首先您是宙斯盾防务着力培养的公司

基层骨干,而宙斯盾的行为模式是关系到我们英兰格国家安全的,所以对每一位真正进入宙斯盾的核心员工,都要到我们国内安全处备档……”

齐天林展开眉毛点点头,轻轻回答一句:“明白了。”这也是军方或者情报界的传统,知道就是知道,不明白就是不明白,不含糊其辞,要清晰明了用语言表示。

对方也满意这种对话模式:“但是您显然跟您的其他同事有不太一样的背景,您持有南非护照,但是这份护照……?”

齐天林毫不隐瞒的点头:“好几年前我是以偷渡的形式来到欧洲,作为雇佣兵,在非洲工作时间比较长的结果就是,有一份南非护照比较合适。”

简森看他这么直接,索性也直接:“这种东西我们都知道不说明什么,最重要的是您来自华国,我们不是搞族裔歧视,但是政治意识形态的东西是我们防备的重点。”

齐天林就认真讲述:“既然你们能找到我,还有南非护照,那么我为什么离开那个国家,你们应该都查得到,就直接问你们需要知道的吧。”

简森点头:“你入伍以后也只是军事骨干不是政治骨干,甚至没有成为党员,据了解您的母亲可是党员和政府官员?”

齐天林笑:“撒切尔夫人的儿子也只是搞非洲叛乱的掮客,我比他还是要好一点的,这么说吧,我不认同有些东西,所以没有入党。”这在佣兵界都是个笑话了,英兰格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儿子也懵里懵懂的在非洲打拼,异想天开的搞了一场不靠谱的国家政变,失败了,当妈的拿钱赎回来。

两名英兰格人没有笑,点点头,约克在做记录,简森继续提问:“您在东南亚活动的记录我们也找到了,相当乏善可陈,而在来到欧洲进入那个法西兰的小公司以后,更是没有跟华国的任何联系,这些似乎也说明你跟华国没有太多联系,但是为什么在去年开始突然密集起来?”

齐天林摊开双手:“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解释我在法西兰那个公司,现在名义上是由我女朋友所有,她的父亲是个英兰格人,是他教导我在欧洲跟非洲的生活方式,所以在他战死以后,我跟女朋友继承了这家公司,我们华国有句话叫衣锦还乡,就是当你一事无成的回国那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最好还是有点钱,穿得比较好再回去,你们能理解这个词了吧,有了一家法西兰的公司,又有了南非的身份,我就可以回国见我的母亲,当然,我也是回国才知道我居然有了一位未婚妻,还在我回家以后两三天内就立刻注册结婚,这件事,你们也可以查询到是为了什么,似乎

更能说明国内之前是不知道我还活着的,这位未婚妻更像是未亡人……”

简森对这个答案点点头:“嗯,那么就解释一下这位夫人吧。”

齐天林真是第一次正式对人讲述自己有些混乱的爱情状况:“我在非洲和中东呆的时间比较长,一夫多妻很平常,华国以前也有这个传统,嗯,也许这就是我不太喜欢这个现政府的原因吧,但这位夫人还是不错的,电视台的主播,父亲是国企高管,这样的情况很多吧,条件好点孩子就移民出国,仅此而已,如果您接着要询问为什么我开始做一些跟华国有关的业务,解答就是,您不觉得我现在这么一大家子需要足够的业务量支撑么,当然这种业务我为了避嫌,都交给已经跟我脱离的公司去做,我专心在宙斯盾发展,因为……因为另一位著名女朋友的原因,我必须要做得更好,获得认可,相比之下我对英兰格更有好感。”

英兰格人是有点古板:“那么就介绍一下您和索菲亚公主的关系吧,这才是我们今天来的原因,昨天跟宙斯盾公司的了解只是浅层面的,现在您已经是亨瑞王子的座上宾,请您理解我们的谨慎……”

原来是这样!

以宙斯盾这样的公司,就算有强大的政府背景,也只需要上缴一份详细的说明报告就行了,这样直接上门问询,看来还是沾了安妮的光。

齐天林笑起来搓搓手,示意点燃了一支烟:“这是个浪漫的故事了,我打输了仗逃离非洲,在海上遇见她,然后一起回到欧洲,这些过程我就不表述了,基本都是私人时间,苏威典国家情报机构应该也对我做了一番调查,国王先生没有对我提出过任何警告,但是我秉承一点,就是尽量不跟华国产生关系,这点你们也可以查一下,我没有在华国跟苏威典之间做什么,如果英兰格方面想在这方面有进展,我也无能为力。”这就稍微有点狐假虎威了,要问我这一块?问苏威典国王去!人家女儿都交给我没有任何疑问,你们来啰嗦个啥。

但是他还是秉承自己透明的态度:“我跟索菲亚是参加了阿汗富的军事行动,她也到华国见过我的母亲,您得知道,有些感情上的东西,跟理智没有什么关系,哪个男人会嫌女朋友多呢?何况还是这么不错的女朋友……”活脱脱的就是一副赖皮男人脸嘴。

对方终于有了点笑意,接下来的细节非常多,关于齐天林在利亚比、阿汗富、伊克拉、叙亚利、也门、日本等等所有的行踪都有询问,齐天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其中涉及到某些公司委派细节的时候,还要申请莫森或者公司方面的同意才能说。

齐天林在过程中也适当不经意的拉出一个个可以证明自己的人物,从德国贵族到美国FBI雇员,也坦承华国交给了沙漠鹰公司哪些PMC经营范围的单子,一句话,有钱不赚是孙子!有这些关系,有这些能力,凭什么不赚那份钱?也没谁说东突分子不能抓吧?当然,您要是觉得不能抓,给个明确说法,我好回绝华国去!

两位探员看来是满意这次谈话的,看了看记录,相互对视一眼,关上约克做记录的笔记本电脑和简森手里的一大叠文件,理一理衣服靠在沙发背上:“那么,我们现在就来谈谈关于你在沙漠鹰公司建立起来的一支黑人战术小分队,和一支东欧人小分队,以及两名华国疑似军事情报人员的事情吧!”

哦?看这个样子,这才是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