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24章 开会

第四百二十四章 开会

其实齐天林才是比较熟悉这些黑人士兵的培训工作的。

这些天性散漫的家伙一般来说对于条令内务或者队列训练是觉得匪夷所思的,他们只对怎么开枪射击、躲避子弹、包抄进攻等等项目感兴趣,而且他们对射击这件事都是沉迷于用子弹数量去堆砌,而不是讲究什么两连发,三连发的精确射击,在西方特种兵们为了两连发是用手指连扣两下单发,还是快速的扣一下连发都要争论的时候,他们只会扣住扳机漫天泼洒子弹。

所以齐天林才会采用一条中间路线,严格教育很多用枪的特点,对于那些纪律性的事情并不怎么约束,而这队在华国受到过培训的黑人士兵,就很明显受过太严格的队列训练等事情,这在一个团体的情况,确实可以有效提升太多的战斗力,但是在分拆开面对齐天林这种怪物的时候,说不定还没有小黑们这些古灵精怪的家伙们实用。

因为只要在华国当过兵的家伙,自然能够从这些黑人士兵们行走的动作和手形上就看出一些条令的痕迹,毕竟这些人也才回国没有多久。

指挥官车上挥动的手臂,似乎在召唤着什么,外面七八个执勤回来的士兵就主动往这边走,相比一般非洲士兵散乱的样子,这帮人还能保证所有人的步枪都斜背在后面,步调基本一致,这个时候,齐天林都有点庆幸刚才是把那帮人引开到别的街道杀掉,不然这满街的鲜血怎么都会引起怀疑吧,他的本意只是不知道车内有多少人,只能分开击杀。

从越野车的后车窗玻璃已经能看见后面的士兵,齐天林换上第四个手枪弹匣了,口中低声:“做好准备……如果有人拖在后面必须分一个往后打,其他的争取快速点射,靠前的人打前面,后面的人打后面,不要给对方开枪的机会……开枪!”当头的两人已经堪堪走到了越野车的后车窗外,正在躬下身子打算看关掉顶灯的车内指挥官说什么,齐天林的手枪就击发了,同时后面已经打开的高高大巴车车窗,伸出了三支冲锋枪,按照齐天林吩咐的各自方位击发!

除了第一个小黑在射击的时候,重复攻击了齐天林那两个人,导致中间有两人端起了枪,可是一直关注着外面的齐天林,在最后时刻冒着几支步枪以及被自己人误伤的危险打开车门就抵近射击,十二发的手枪弹匣完全打空!

只留下一地的尸体!

下车帮忙把人都拖上大巴车,齐天林发动汽车随意的退进旁边的巷道里停好,把军官的尸体也甩上去,四个人都上了指挥官的越野车,一名小黑开着在城间转悠……

每看见一个巡逻小队,都打开车窗靠上去,对方在红灯的照耀下,稍微有点遮住眼睛的凑近,就迎来好几支冲锋枪无声的洗礼……

所谓的最强战斗力,就这样的,在对方自己制造的宵禁空间里,被一点点的消灭掉,齐天林心中反复计算人手,确定已经有五十余人,反复找了好几遍,都没有看见街头还有类似的武装人员,连那些绿袖章也许都下班了,只留下到处的斑斑血迹和胡乱掩藏的尸体,他们才先把四人的枪械大包找到放在车上,然后开车去到管理通讯的城西区。

齐天林靠在后排座位上,黑小妞小心的帮他弄好一点刚才杀戮之间缴获的吃食跟饮料,那个击杀了军官的座位有点脏污,没人坐,副驾驶的小黑试着跟自己的同伴讨论着前进,托那些照片的福,两人真的找着路过去了,齐天林看着手里的GPS,没吭声,算是考核。

一直到那栋五层楼院子外面,齐天林才拍拍椅背:“我一个人进去,你们等在这里,最好是轮流打个盹,明天天明拂晓时分,就要发起攻击了,现在还有四五个小时,调整一下身体状况。”三人点头,齐天林从自己的枪械包里补充了几个手枪弹匣,跳下这辆已经关上灯光和警报器的越野车,稍微打量一下两米左右的围墙,叼着战刃,一个无声而迅猛的蹬墙就窜上了墙头,耳边似乎听见那三个小王八蛋在车上还鼓掌!

这种水泥方孔砖砌就的墙面,齐天林光是用手摸摸尺寸都感觉到是华国的那种特有尺寸,没有格外的外墙装饰,看来都是华国援建的项目,轻轻掉落在有昏黄灯光的院子里,瞥眼看见院子墙角开种的一小片蔬菜,不知为什么就有点异样的熟悉。

没有进屋,快速的从外面附在墙角攀上顶楼,动作敏捷得就好像一只猴子,耳中能够听见那种大量电子设备发出的散热器嗡嗡声,刀尖划过塑钢窗边框,挑开卡榫,掀开灰蓝色防静电窗帘,齐天林就看见一个穿着T恤的人背对自己正在查看设备……

一大堆整整齐齐的通讯程控设备闪烁着小灯,一行行的延展在整个五楼的空间里……

没有看见别的人员,确定只有一个值班人员,齐天林就拉开点窗扇,翻了进去,把手枪对准对方的头部,才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一个戴着眼镜的华裔男青年满脸惊讶的转过来表情立刻转变为惊慌。

齐天林摆摆手用英语:“不要惊慌……我不杀人……”可是随意一看周围,一块对着这边的镜片里面,自己满身的血污,哪里有不杀人的感觉?

看这个男青年居然有要控制不住自己惊叫的感觉,齐天林也

忍不住了,用华语开口:“叫你个狗日的别闹!!”

也许是这种地方口音一下就让男青年找到了感觉,声音发抖:“你……!你是什么人?”声音有点南方腔。

齐天林看他稍微镇定了一些,拿开手枪对他瞄了瞄:“老子是雷锋!”然后顺手就拽掉旁边的设备电源线。

南方腔一下就要扑过来:“别!这些……”

齐天林不耐烦:“站好了!别惹我开枪杀人,都杀了这么多了,把衣服脱了,蹲到墙根去!不许叫,不许……嘿!叫你不许哭!”这么大个大老爷们,居然无声的开始流泪了,齐天林哭笑不得的就给他屁股一脚踹到墙角:“来非洲不就是要有这种心理准备么?”

南方腔不满:“好不容易出来打个工,还遇见你这种土匪!你到底是什么人?”

其实齐天林觉得亲切得很,一边挨个拽电源线,全部扯下来用刀割断,数据线就不割了,这荒郊野岭的国家,要一口气找这么上百根电源线也麻烦,数据线到时候维修起来就麻烦得多,他还真是为祖国人民着想:“多大事情,闹完了你们还不是继续做生意……”他心里还是有底,这些非洲国家的通讯现在被华国大量包下来,欧美公司实在是做不到这么物美价廉,连伊克拉和阿汗富很多都是华国公司接下来了。

看着他的行动,南方腔才稍微好一点,有点抽抽:“你……到底是什么人啊?”齐天林那张头巾一直裹在脸上,混杂着烟草跟汗水还有铁锈的味道,很难受,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拉下来,不愿意把自己这样的面目暴露在华国人的眼里。

齐天林不回应:“你们有多少人?这里是程控机房,移动通信的机房呢?”

没有脱衣服的南方腔撇嘴:“这里城市太小,都在这里了。”齐天林还是做不出逼供的事情来,摸出自己的卫星电话靠在窗边给莫森打电话:“哈罗……没打搅你睡觉吧……那个别动队基本上已经干掉了,只是你们一定要在拂晓时分开始,你试试手机或者电话,还能运行不?我已经在通信机房了。”

在得到莫森的确认以后,两人再商量了一下细节,挂上电话,蹲到惊恐的南方腔面前:“我又不搞基,你搞得跟个黄花闺女似的做什么?到底有多少人?你也听见了,明天一早这里就要开始政变,带我去你的宿舍换身衣服,你这个白色T恤太晃眼了。”

南方腔看看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破电源线的机房,还是能理解齐天林只是切断而没有破坏,自己也无法改变什么,就有点垂头丧气的带着齐天林出门:“我们这边办事处一共就十个

人,现在都休息了,就我值班。”一副谁值班谁倒霉的口气。

齐天林跟他下到四楼就看见一个穿着裤衩的胖子端着笔记本电脑气吼吼的从一边宿舍出来:“怎么断网了!”看见齐天林这么个杀神模样还拿支手枪,差点没把电脑给甩地上,下巴倒是要掉了,还摆了个单脚独立的凝固姿势。

齐天林嗨一声:“还有多少夜猫子?一起开个会?”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大家沟通一下,真不愿在动乱中伤害到华国人。

十来分钟以后,十个大老爷们儿衣冠不整的都关在一个卫生间里,等齐天林洗了个澡换了衣服才放出来开会。

(顺便说一下,因为邮件比较多,我就不一一回复,免得有些写得声情并茂的童靴以为我傲慢,嘿嘿,发货日期在下个月,表着急,发出我也不另外通知了,光是清理邮件跟写快递单都是很大个工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