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25章 逃跑

第四百二十五章 逃跑

对于这些不远万里开拓业务的华国人们来说,这一夜,真的是个不眠之夜……

齐天林收缴了唯一两部卫星电话,看看距离拂晓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就把即将发生政变的情况做了个说明:“我想告诫你们的是,天亮以后,赶紧到附近你们知道的华国公司跟员工之间通报这个消息,让他们都尽量集中躲在房间里面,但是我再说一遍,那个时候试图阻止政变的发生已经晚了,这是我个人的仁慈,如果你们试图改变什么,只会招来血洗华人社区的结果,保护好自己,等待政变结束,也可以尽早通知华国政府发生了什么,来得及做一些补救……”因为这里的非洲人普遍都是日上三竿才开始工作,清晨时分街头的人很少,那也是叛乱发起的时间。

他能做的仅此而已。

当晨间的第一缕阳光洒向这个注定要起纷争的城市,莫森已经带着他的小队开始分乘好几部车辆从不同方位进入了城区……

小黑们更是散乱的两三个结伴,拉开点不引人注意的距离,在城外就开始步行,只是他们的附近总有那么一部皮卡车或者小货车不紧不慢的跟着,枪械都在上面。

每两三个小队一部车携带装备,看上去都是些人畜无害的黑人笑嘻嘻的走在街道上,逐渐能看见一些诡异的血迹……

托非洲兄弟的福,他们的城市清洁工作也不是一早开始做,所以在还处在苏醒阶段的城市里面,并没有太多人发现那些尸体,即使有人发现,要么不敢做声,要么电话也打不通,警局的外面,一个四人黑小队已经驻扎在那里,分成两个战斗小组呆在两边的居民楼上。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医院、广播中心、兵营进城方向的路口……

只等最后的讯号……

由莫森他们在总统府发起进攻的枪声……

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这是PMC中最常见的情况,再周密的计划都会因为一只蚊子叮咬了一个人产生变化,终于有个发现尸体的当地人步行跑到不远处的警察局报案,小黑们把他放了进去……

等里面一片慌乱的发现无法使用通讯工具,警醒发生了什么,几名衣衫不整的值班警察跑出警察局大门,对面的楼上,顿时就传来清晰的枪声!

他们的任务就是把警察扼制在里面,前门跟后门都有两人,对于最多有几支手枪的警察局,足够了……

这一片的枪声就好像讯号一样,所有方位的枪声都接二连三的响起来!

莫森在确认了讯息之后,也就有点仓促的开始动

手了……

也许就是仓促了这几分钟的事情,埋下了后面的疏漏。

毕竟他们只有寥寥数十人,包围这个面积颇大的总统府,就只能靠技战术来弥补。

现任总统在担心被人推翻的心理状况下,修筑了比较宽大的总统府外墙,门口是重要防范地段,但是在具有科技含量的PMC面前,这都不是难度,三十多个欧美PMC基本上也是四五个人一个战斗小组,从不同的方位开始攻击,莫森下达命令的时候,还是有两个小队在三分钟以后才开始……

他们的方法很简单,一名PMC使用C4塑胶炸药在厚厚的水泥墙面上炸出一个坑,另外一人补上去用一枚掩体弹放在中心,墙面弹坑的两侧各躲着两名PMC,稍等片刻,专门用于在坚硬地面瞬间炸出一个掩体坑的掩体弹显然被加了料,一下就把一米不到厚度的石砖墙混杂水泥浇筑炸开一个洞!

这玩意儿的特点就是不会像C4炸药那样把巨大的爆炸力都扩散到空中浪费了,而是把集束力量都集中在往里面钻!

几个方向的PMC用同样的方法冲了进去,按照已经演练过很多遍的顺序,各自清理房间,一律格杀勿论,只要碰见的黑人,没有在手腕上戴着一条红色运动腕带……

莫森有多携带一部步话机,进入总统府就开始用一个特定频率联系内应,得到的回应却有点惊心:“逃了!他逃了,就在几分钟的时间里面,贴身的几个人带着他就逃了!”

这就叫百密一疏,不是由总统府最先发起攻击,而且这边的攻击时间也参差不齐,被总统护卫中比较敏锐的两个人听见枪声,就把难得早起在晨泳的总统挟带着从一扇后面的隐藏门逃掉了!

莫森只能按照既定计划夺权,把这个消息传递给齐天林:“刚刚出总统府!必须抓住他或者击杀,一旦让他逃掉,就算夺权,酬劳减半!如果让他找到军队一起打回来,什么都没有了!特别是你!”语气有点严峻,他知道不能怪谁,但是如果失败,黑锅多半要齐天林来背。

谁叫这是他的投名状呢?

只能说不幸中的万幸,就是齐天林现在在整个城市的最高点,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天主教教堂的尖顶上……

这座海滨首都八万人口,面积其实也就相当于华国内地的一个县城而已,平坦得很,没有山,一条河流入海口把城市一分为二,总统府跟高档社区、政府大楼等在面积较小的一边,平民在另一边,河流上有三座华国援建的公路桥替代了以前的石桥把两边连接起来。

到那个实际上不大

的国际机场,就要从较小的一边穿越市区到另一边的市郊,以前都是有一条迎宾大道一直从机场穿越平民市区再到总统府的,所以处于城市中心实际上在平民区这边的天主教堂最高点,就被小黑队伍中唯一具备狙击能力的齐天林作为一个制高点占领,毕竟危急时刻,不考虑惊世骇俗的因素,他是可以一跃而下的,能够掌控全局才是他最需要的东西。

接到这个讯息,齐天林也只能立刻传递下去,让自己的黑小队稍微铺开一点展开队形,争取守住各个路口,并且枪支车辆都发动起来,也许要飙车,呼叫攻占机场的马克,注意防守抓人。

往着内陆方向就是去往军营,穿过是去机场,海边当然就是上船,就这么简单,齐天林认定仓促之下不太可能去海边,就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内陆和机场的方向,用一只小望远镜观察着桥面,这是必过的口子,除非这位总统有自己的藏身之处,但是一旦少数的本国军人夺权以后,带来的清洗跟搜索,没有哪个前任愿意冒险呆在原地,都是能逃多远逃多远,等待局势稳定再回来,遥控指挥是最好的,身先士卒的是傻子。

一辆车速很快的黑色轿车很快被齐天林发现,因为这辆车太干净亮堂了,而且在这个枪声隆隆有些混乱的早上,这样的车速,在根本就没有几辆车的街道上,太抢眼了,齐天林拉过手边的M700狙击步枪,半跪在钟楼上,稍加瞄准就开枪射击……

他没有狙杀的企图,数百米的距离,用7.62毫米步枪弹狙击一辆可能有防弹功能的轿车是不现实的事情,他只希望阻停这辆车,同时在口中通知:“E3区,一辆黑色轿车,马上拦截!”

五发子弹打过去,堪堪击中两发,在数百米距离上仓促攻击一辆快速行驶的轿车,这已经是很棒的成绩了,但是除了打碎一块玻璃跟在车身上打了个洞,没有任何成果,依旧疾驰的汽车更说明问题。

齐天林有点急,拉出战刃就要跳楼,却看见一枚带着焰尾的火箭弹在这辆车的正前方就发射过去!

更急:“你们不能用枪么!要见尸体的!”

轰的一声!

火箭弹一般都是两重杀伤力,弹头引信引爆以后造成榴弹破片杀伤,然后榴弹中心有一枚紫金椎体被爆炸流推动,可以直接击穿一部分装甲坦克,造成穿甲效果。

一辆轿车而已,就算每一面都装上钢板,也无法抵挡这个东西的……

只能说是还好,弹头是直接撞在引擎盖前方爆炸的,齐天林叫喊以后,两名小黑已经提着步枪就冲上去了,车头还在熊熊

燃烧,他们就一边射击车内,一边从残破的后面拉出两个人,其中一人被卡在座位上,他们可没破拆工具,直接从身后拔出刀,一刀砍下头部拉出来,在步话机里汇报:“不是的!”他们都看过这位黑人总统的照片,在齐天林觉得都差不多长相的时候,人家分辨清楚得很。

齐天林没有回应自己的小弟,口中喃喃:“狗日的……还搞声东击西?”因为他从最不起眼的一座滨海小桥上,已经看见另一辆不起眼的车过桥了!

虽然速度慢很多,但是这个特别的时间段,那种尽量压制速度的感觉却欲盖弥彰,而且整条街其实都没有车辆的情况更显眼……

这边距离就要近一些,近似于在教堂边,所以齐天林在看爆炸礼花的时候,已经换上一个新弹匣的M700运气就好很多,五发子弹全部居高临下的击中车辆,其中一发很幸运的打在引擎上,翻滚的弹头导致车辆出现问题,一个刺耳的刹车声,车门打开两扇!

下来两个人!

已经接到齐天林通知的小黑正在包抄,守候在教堂边的两名小黑已经开始交火,其中一名较近的兴奋:“是他!我看见了!”

齐天林立刻扔了步枪快速从楼内跳跃着往下冲,心里大松一口气!

没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