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26章 带劲

第四百二十六章 带劲

隆隆的枪炮声还是传递到了城外的军营,就算没有得到任何指令,当他们发现所有的通讯设备都瘫痪了以后,还是组织起了一支人马在十余辆军车的装载下往城内进发……

图安带领的七八个人分成两个小队,就在最靠近军营的城外小丘陵上,茂密的灌木丛里,这帮熊孩子完全没有伏击的那种千钧一发气氛,吊儿郎当的各自坐靠在树木边,有个小妞还得意洋洋的在树林间摇摆着跳舞,周围几个人打拍子!

图安略微好点,也没有约束的意思,专心的捧着自己的步话机跟城里联系,得到一个个讯息,手上却也挟了一支烟……伏击的时候还敢抽烟,这帮家伙是真不担心暴露自己的方位。

然后他就突然听见嘈杂的步话机里传来一个新的声音:“军营出来人了!”这是一个比他们更靠近军营的暗哨,就是为了给这帮家伙留出战斗准备的空间……

一个嘴里含着几支灌木枝叶的小黑,身上倒是穿着全地形迷彩,居然就趴在距离路边五十米开外的斜坡上,这里是一个可以眺望远处公路的小山脊,一溜烟的军车,就这样被这个遮住自己脸庞的小黑给发现,他居然可以嘴里叼着枝叶,依旧发音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在丛林作战中,其实最容易被发现的就是头部,圆鼓鼓的东西是丛林最不和谐的形态,华国老军队喜欢编草环来戴,美军是在头盔上有网罩便于插草,而以列色部队用小丑帽掩盖形态,都是一个道理,非洲猎手们就喜欢因地制宜的咬枝叶在嘴里,遮住同样不太和谐黑漆漆的脸,自己从枝叶的缝隙观察外面。

近乎于疯狂的观察距离,就在几十米外,小黑一动不动的蹲在路边高处,把自己看到的讯息一丝不漏的传递给图安:“十一辆车,第一辆十二人,基本都是步枪,有两挺轻机枪,第二辆……”

图安一招手,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按照预先选定的位置进入伏击位……

齐天林已经给这支基本上要以一敌百的伏击队伍告诫过很多次,他们只是迟滞行动,只要对援军保持持续压力,用空间换时间,一定要避免跟敌军决战,也反复给他们提醒过,设定好伏击阵地,伏击隐蔽以及射界……

但是这帮家伙显然没有太把这场战斗当成很严肃的事情,草草的挖了几个浅浅的单兵掩体,只能趴在里面那种,根本不是可以移动的交通沟深度,就开始休息娱乐了!

好在观察做得够好,等军车吭哧吭哧的开过来时候,两枚火箭弹从斜前方准确的命中了军车引发爆炸,然后两个小黑

嘻嘻哈哈的就拖着空火箭筒在灌木丛的掩盖下逃跑了。

这起码也是训练过的结果,不然他们会在原地重新装填再击发的……

立刻后面车上惊慌的士兵们用大量的火箭弹跟机枪对那一带进行了扫荡,两辆剧烈燃烧的军车已经堵住了路,就因为这里没法从两边翻越,才会被图安选择成为伏击地点。

就在这个时候,当惊慌失措的军队都下车,看着前面在熊熊燃烧的车厢里面打滚的火人,不敢呆在车上,军官声嘶力竭的叫喊大家不要乱的时候,这种非洲军队的弊病就出来了,训练程度不够,在有指挥官叫喊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往指挥官集结,数百人挤在一起,而不是跟训练有素的部队马上散开建立防御阵地一样。

也是他们想不到的情况,真正伏击他们的人在他们正上方偏后一点,这就是小黑们自己的战术了,几乎所有的伏击阵地都讲究口袋效应,要兜住敌人,尽可能的杀伤敌人,而且斜前方也更利于以少打多接敌以后的转换阵地跟撤退,就好像那两个发射火箭弹的家伙一样。

图安他们不这么看,他们在攻击猛兽的时候,都要在野兽的斜后方,因为野兽的直觉非常厉害,如果一击不中,被直接扑上来就没得跑了,斜后方一来可以攻击猛兽脑后的弱点,二来可以争取猛兽转身的时间发起二次攻击。

所以这种不按教材行事的作风,让他们幸运的捕捉到了对方军队乱糟糟集结的人群,四枚枪榴弹跟一枚三无迫击炮弹一起在人群中间炸开!

伴随的还有另外几支步枪持续不断的点射!

齐天林花了好大的时间才纠正了一点点让他们不要老是扣住不放,用点射,只为了节约点子弹……

其实三无迫击炮准确的说不是迫击炮,而是法西兰生产的一种类似迫击炮的五十毫米榴弹发射器,杵在地面发射的,但是效果却很近似,优点是无烟无火光无声,杀伤力很大,特别是在面对大量集中人群的时候,每发榴弹爆炸成800多片碎片,在十多米的半径里面炸开!

这东西居然是那个黑小妞在操作,胆大心细也许是女人的特质,在岛上非常好练习这个东西,他们在海面上设置漂浮物,然后用抛射方式来炸,长期练习的结果就是,这个小妞的榴弹,是一个接一个在人群里面炸响,其他人的枪弹几乎都是陪衬!

图安还是要求,打一个弹匣就换一个地方,唯独这个黑小妞距离稍微远一点,刚好丈量的两百米外,用最低射程的标尺界定好,一直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接二连三的砸榴弹,这种五十毫米榴弹很

轻,她一个人就携带了二十枚!其他人还帮她提了二十枚过来,砸得那叫一个开心过瘾,就跟华国小孩儿过年放鞭炮似的!

她的心态是多砸点,待会撤退少带!

齐天林这边也要少带点,因为当他冲下楼,那辆车居然勉勉强强又发动起来往机场方向跑,放下来的两个人就是为了开枪拖延纠缠……

好不容易齐天林才找到一辆越野摩托车追上去,他后面挤了三个小黑!

他对于这种摩托车的操作没有问题,但是他刚翻上去发动,两个小黑就自动跳上来挤坐在后面要求对他进行射击保护,就在他正要离开的时候,又一个王八蛋跳上摩托车屁股露出来的一点点行李架,站在上面抱住一个小黑的头,他肩膀上扛了一支RPG!

齐天林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一下后视镜才发现这个稳稳站着就好像杂技团员的家伙,不得不注意别急转弯,但是还是大吼着要求:“不许用火箭弹打车辆,打会儿炸成一堆肉怎么找人?”

小小的非洲城市,从城区到机场只有三公里的距离!

这点距离,对车辆来说,就是转瞬即到,齐天林刚制止了火箭弹的发射,前面就已经看见了那个有点潦草的国际机场轮廓。

机场是马克那边有人负责悄无声息的占领,齐天林有点心中笃定,正要用步话机联系马克……

那辆看起来颇为皮实的奔驰车就突然一变向,就直接朝着国际机场旁边的一个小型机场冲过去,在到达机场前就伸出了一只手挥动一个绿色袖章,使劲的挥!使劲的大喊大叫!

两名枪手不停的在开枪,可是颠簸的路面以及摩托车的摇摆,让他们的准头非常差,齐天林都觉得回去应该练习这个项目了,轿车的后备箱以及后车窗都被打碎了,却一直在前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摩托车人装多了,无论怎么加速,齐天林都有点追不上去。

接着他就知道那个挥动绿袖章和叫喊的作用了,车身颠簸一下就直接朝着那个小型机场的横栏加速撞过去,旁边一个水泥浇筑的守卫岗里面居然伸出了一挺机枪!

就好像一个碉堡一样,那两名原本在外面执勤的哨兵,一下就退进去,没有窗户,就从一个小射击口伸出机枪开始射击!

齐天林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摩托车往另一侧的水沟减速刹车滑了过去:“跳!跳!跳下去,反击机枪!”

他自己更是一把就扔了摩托车,打算朝几十米外的围栏冲过去……

但是明显对方是反复考量过这个防御的,机枪的火舌已经开始喷吐起来,弹头哗

啦啦的打在周围的地面反弹,扛着RPG的小黑一声闷哼,RPG就掉下来,他抓持火箭筒的右手手臂中了一枪,还好动作敏捷,脚脖子一勾,把火箭筒挂住,齐天林看见一个反身就抓过RPG,把自己的小黑压在身后,他的背上似乎也被擦过了弹头,有点火辣辣的。

身后的小黑有点急,想趴到他身上挡子弹,被齐天林推下水沟:“隐蔽好,用枪支点射吸引注意力!”

另外俩立刻就把射击模式从乱扫变成了点射,精度果然高了很多,争取能打中那个小小的机枪口!连受伤的这个也勉力拔出手枪慢射……

齐天林跳进水沟,他觉得只有这里才是机枪的死角,低着头前行了好一段,慢慢的探头起来,发现就在马路对面,再走几步调整一下,能看见那个低矮的门洞了,才拿起RPG,他很少用这种东西,稍微瞄准一下,十米不到的距离,不用考虑什么抛物线了,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后面有足够宽敞的火焰区域,直接对准就扣动了扳机!

肩膀上轻轻的一震,没有惯常武器的那种后坐力,就好像玩航模的时候把飞机送上天那种顺着一带的感觉……

然后几乎是瞬间加速,火箭弹扑进那个水泥堡垒里面轰然爆炸,那种单兵武器带来的强大力量感,硝烟跟爆炸冲击力简直是从射击口里面挤出来的喷发着,真的很带劲!

怪不得这些黑小子们这么喜欢用这个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