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27章 类似

第四百二十七章 类似

扔了空发射筒跳出水沟的齐天林拔出手枪,快速跑过门口的时候,只闻见一股肉香味,不及细细品味,奔着里面就去了。

没看见后面仨嘻嘻哈哈的过来,受伤那个万般喜爱的捡起自己的火箭筒吹吹擦擦灰挂在背上,另外俩就伸头去看里面的烤肉,拣了一支弯七扭八的机枪出来哈哈笑着跟上齐天林。

没跑步,因为里面的面积实在不大,这是一个附属国际机场的小型飞机机场,估计就是给总统等达官权贵准备的,这个国家除了他们就没有富人了,那辆奔驰车停放在一个机库门口,一架轻型四座飞机已经歪歪扭扭的从那机库开出来,爬上跑道对正方向,对正那条一直延伸到海滩上的跑道滑行!

齐天林这个时候才恨不得自己手里有挺机枪,转头看那几个小子,火箭弹是没有了,俩步枪对于一百多米外已经在滑行的飞机……估计有点够呛,齐天林只能看着另一边机库又滑了一架小型飞机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另外的权贵也在逃离这个政变国家,三步并作两步,甚至还用上了战刃的效果才窜上机翼使劲拍打机窗:“滚出来!”难得有点急!

里面的人哪里会听,继续加力滑动,齐天林估计也是脑子有点短路,下意识的觉得战刃面对飞机太单薄,顺手就抽出战锤一锤砸下去!

好久没有用这个玩意儿,力量真不是盖的,一下就砸破机窗盖,没能收住手还砸到了驾驶员的头部,一下就见了血!

这时的齐天林真的是全身心都在大骂,眼前这个驾驶员穿的都是标准飞行服,后面两个瑟瑟发抖的黑人穿金戴银的样子哪里像能驾驶飞机的?气吼吼的拉开后面的门:“滚下去!”

不管能不能听懂,一男一女就抖抖索索的下去了,三个小黑已经嘻嘻哈哈的跑过来,也要往上爬,齐天林一边拽前面的尸体一边吼:“这俩不是总统,到处搜索一下!我去追!”

三人赶紧抓住俩贵人,接过那具爆头的尸体……

齐天林翻进去,拉上破烂的机窗门,只能是尽量回忆安妮都是怎么做的,好在飞机已经在滑行,诸如他绝对找不到的燃油关断阀门、电动燃油泵开关、磁电机开关等都已经打开,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他要做的……只是按照安妮那些动作,刹车跟油门倒是都跟汽车一样在下面,脑子里略微有点常识,起飞的时候机翼襟翼应该是耷拉着提高起飞的上升气流,看了一眼外面,确实已经耷拉着了,人家飞行员已经在滑行了,那就横下一条心,使劲猛踩油门到底,试了试操纵盘没有前后移动的可能性

,只能左右扳动,那就对着海边这么冲了过去!

螺旋桨剧烈的转动起来,以前坐在安妮的飞机上觉得多轻松的事情,这个时候齐天林才大骂自己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去学个飞机驾驶,坦克也一定要学,潜艇呢?估计没地儿学!

带着这些胡思乱想,其实真没多难,面前的仪表盘上速度达到六十节,齐天林就觉得机身在昂头了,再快点,基本上就腾空,滑行距离非常短!

九十节速度的时候,看高度表已经在五百米了!

可以摔下去砸个稀巴烂了,不过下面就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海洋,齐天林已经完全没有了方向概念,只能紧紧的盯住远处的小黑点,尽量操纵飞机朝着那个方向飞行!

但是砸开的空洞现在一个劲的往里面灌风,还好他的脸上包裹着头巾,百忙之中摸出卫星电话给安妮打过去!

安妮正在办公室接待新闻媒体,优雅的翘着二郎腿接受访问,听见自己的电话声音,抱歉了一声,拿着电话走到旁边笑着接通:“怎么?想……”

齐天林来不及寒暄:“我爱你!好了,我在空中驾驶飞机,问一下怎么才能开得最快!”

安妮哦的把嘴张大闭不拢,她带着齐天林都飞了好几次了,知道这货对驾驶飞机是一窍不通的:“你!飞机是什么型号?”还是知道紧急……

齐天林随便在仪表盘上找到型号报过去,安妮捂着自己的头:“你不要急,现在航速多少,看左边的第三个读数……九十节?你说你已经轰到最大油门了?”也就是不到两百公里的时速。

齐天林的到处看:“对,机身很不稳定……”

安妮冥思苦想:“松一点油门,把总压力跟燃油流量控制在那个绿色的弧线旁边……哎呀,你是不没有收起襟翼?你看看外面?”

齐天林扭头一看:“对!收哪里?”

安妮长出一口气,一番指点以后,让齐天林把油门加大,最后以最高速度时速四百多公里的速度追过去,也许是这架飞机载重轻,也许是对方没有意识到后面的飞机是追兵,总之应该是按照时速两百多公里的巡航速度在经济飞行,眼瞅着齐天林就追了上去!

茫茫的大海中,同样是茫茫的天空中,两架小型飞机就好像两片飘叶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对方是红色机翼,齐天林是白色的,齐天林在安妮的指导下打开升降舵配平,松开手柄,以松杆飞行模式腾出了双手,在狭小的机舱里面找到救生衣穿戴好,还有一个防水袋,在安妮一片惊慌的询问:“你打算怎么降落?”中KISS

一下挂掉,给莫森拨打报告了自己大概的经纬度坐标,就把卫星电话放进防水袋去……

最后一点距离几乎就是擦肩而过的掠过那架差不多型号的小型飞机,齐天林已经确认看见了那个总统贴在后排机窗上惊讶万分的表情,还给他做了个竖中指的手势!

他可能意识不到齐天林这种人,有多么疯狂吧!

两架都在以数百公里时速飞行的飞机,理论上来说,各自都做不了什么吧?就连距离都不能太近,以免气流受到干扰影响飞机的稳定飞行,所以在几十米外,齐天林掏出手枪从那个破洞伸出去,几乎就要把胳膊给折在那里,那种空气冲击的压力让他简直抓不稳手枪,勉强打了一枪,子弹简直就不知道被气流带到哪里去了!

对这个,他还是有心理准备的,只是试试……

在对面总统和飞行员看着他收回手枪,一脸嘲讽表情的时候,齐天林已经超过半个机身,解开身上的交叉安全带,然后扭头看好对方的航线位置,用战刃做好准备,轻巧的扭动控制盘,试探着就把自己的机翼伸向了对方的螺旋桨!

对方终于明白了他的意图,一刹那,几乎那架飞机上的四个人,都呆若木鸡!

有这么疯狂么?

这么高的速度,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值得简直不惜自己的生命来搞两架飞机的同归于尽?

飞行员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手上动作,白色宽平的玻璃纤维机翼和金属支撑杆已经不顾廉耻的伸进了高强度碳素纤维的螺旋桨片中间……

螺旋桨飞机在飞行的时候,就是一只飞鸟被螺旋桨打中,也很容易导致螺旋桨断裂,就好像齐天林曾经偷偷摸摸毁掉一架鱼鹰旋翼机的螺旋桨片一样,只听哗啦一声脆响,就一霎那的事情。

如果用高速摄像机才能清晰的分辨出那一刹那,机翼被桨片打碎,然后金属支撑杆绞进了桨片的根部,相互的高速作用力导致就那么一下两架飞机一下很多部位都撞在一起,基本上就在空中立刻失去控制,飞速弹开!

用机翼去干扰别人的齐天林这一架稍微好一点,打烂的机翼跟尾翼打着旋就往下滑掉,另一架则运气不好的被齐天林的螺旋桨片抽断了尾部,直接就往下坠!

不知道伽利略关于自由落体的结论是怎么样的,齐天林这一架明显下落的速度就比别人慢一点,但其实也就在毫厘之间,毕竟总的高度只有几百米。

齐天林在撞击的时候,真的有坐高级过山车的感觉,无数的震荡,翻滚,心跳紊乱,甚至可能有瞬间的小便失禁感,但是

得益于跳伞的经验,他能保持精神的专一性,只做了一件事,左手死死的握住战刃,在左侧的机窗上快速的划了几下!

两个铰链加门锁的单边门就飞离了机体!

接着齐天林这个没有束缚的自由体也飞离了机身……

从几百米的空中坠落其实只有十几秒钟的时间,齐天林也只能尽量不让自己跟机身一起掉进海里!

在他看来,那样会比自己掉进水里更难受和更难以摆脱一些……

而空中跳水,几乎是很多特种部队的常训项目,只是他这个太高了点,但他有战刃啊……

总之他自己掉进海水中的时候,水花压得相当好,如果有评委,一定会给个高分!

赶紧重新浮出水面,四处打量找到远处那架红色机翼的踪影,利用战刃这么飘忽过去在对方机身下沉的时候,摘掉自己的救生衣扔在海面上,潜入水中用刀划开舱门拉出那具已经受到强烈撞击失去生命的尸体,割掉头部,正要离开,就看见尸体手边掉下一个鼓鼓囊囊的手包,犀牛皮的,造型就跟九十年代华国装大哥大的那种差不多,心中一动顺手拿过来,还在割头的时候抓过一根粗粗的金项链,才一起升出海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齐天林的战后行为,也愈发有点类似他那些小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