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33章 高涨

第四百三十三章 高涨

齐天林的注意力一下就被转移过去了,难道还有一个狙击手?!

那边距离畜牧场已经在一两百米的距离外,没有上山,而是在丘陵底部的一个侧面,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最好的狙击位。

但是好的狙击手就要想别人之所不能,齐天林赶紧拉过自己的狙击步枪,用夜视仪串连观察,仅仅一眼,他就放下了步枪,松了一口气,那个上半身直立的动作,绝对不会是端着狙击步枪的动作,低头看看畜牧场,衡量一下那个点跟这边的距离跟角度,通知中转的黑小妞:“让他们赶紧消灭,然后亚亚带个人顺着那个地道另一头找过去!”

他现在怀疑,这是个非常机警的家伙,是从地道另一头逃掉的漏网之鱼!

扔下狙击步枪跟自己所有的装备,只携带了热成像仪,戴着夜视仪,在腰上插了一柄手枪,挥动刀鞘里的战刃,齐天林飞速的下了山!

朝着那个静静爬上山腰趴着的热源点靠过去!

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明眼人对瞎子的攻击,齐天林在数分钟以后,只是稍微根据对方趴着的姿势调整一下方位,从背后摸过去,一个手刀把他打晕在地,用自己身上的扎带把他的手脚绑好,等了十多分钟,就看见亚亚带着另一个小黑从他下面几十米外的一个隐秘出口跳出来,用步话机把他们叫过来:“把我那个狙击位的东西收拾了,该搞的东西都搞了就撤退!”递过自己的热成像仪和夜视仪,提起被绑着的俘虏。

亚亚满脸喜色:“现金不少!都装了,马上就走!”后面那个小子居然提着一个箱子!

齐天林约好地点:“天亮的时候碰头……”自己就先带着俘虏离开了。

确实是现金不少,那个端着咖啡杯的就是指名道姓要除掉的大毒枭,**那个火辣的美女小黑们居然嫌丑,一刀就杀了,毫不顾忌的在人家房间里翻了个底儿朝天,毒品一概不要,只收集钞票跟金银类物品,随便找了个行李箱,结结实实的装了一箱!

然后才被放进来的两名向导查看各种毒品都没有移动迹象,倒也不计较,在他们看来有毒品就是有了一切……

被齐天林审问的这个漏网之鱼也是类似的态度。

离开畜牧场一段距离齐天林弄醒了俘虏,黑漆漆的夜色中,包扎得严严实实的自己,不会给对方任何外形的讯息,连声音他都刻意嘶哑变化:“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怎么不叫我们?”

对方惊恐的扭了几下,发现自己被捆绑得严严实实:“你……你究竟是谁?”

俘虏呐呐:“一个人……才容易逃掉。”

齐天林奇怪:“你为什么不叫我起来战斗阻止?”

俘虏摇头:“我正好要到地面上去,爬到地道口,就听见外面杀人的声音,那么多人都被静悄悄的杀了,地下室里面就你一个战斗人员,我还是赶紧逃,只要老板死在里面就不会追我了!”这倒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齐天林眼睛亮:“你是干什么的?”

俘虏迟疑,齐天林抛诱饵:“我随时可以杀掉你,但是我有一条货源,是从东南亚过来的海洛因,你愿意做么?”

俘虏一下就精神百倍跟磕了药一样:“做!为什么不做!只要能有货源,就是老大!不然我至于给人当个小弟么?”

齐天林再问:“你负责做什么的?”

俘虏开始知无不言了:“我负责给埃斯特拉出货,还要监管这些中间环节,但是拿到的都是小头,就是因为只有埃斯特拉才能拿到货,出货的渠道都是我辛辛苦苦去打拼出来的!”

齐天林询问对手:“古斯曼怎么样?”

这显然不是个笨人:“你最好不要选择他,他胆大心细花样多,但是他已经被缉毒局挂上了号,迟早就会被抓到的……”絮絮叨叨的诋毁竞争对手。

齐天林想笑:“你叫什么,你的优势在哪里?”

结果这个家伙摇摇头:“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我已经跟过三个老大了,都没有暴露,就是因为我小心,你叫我影子就好了,我跟所有上下线之间都这个优点,小心……”

齐天林是真的来了兴趣:“你有什么办法跟东南亚接货不?”

影子摇头:“这个不难,从海上用货轮走私毒品真的很简单,每次那点量,对于大型货轮来说,太简单了,关键就是那边的货源不好找,现在金三角打得很厉害,好货都从阿汗富出,但是这个年代,谁敢去阿汗富拿货谈货源?太乱了……”说得头头是道,连那些货轮进出港的手法,他都清楚得很,看来真是一个奋战在销售一线的业务骨干,只是一直没有遇到一个像样的机会。

齐天林继续考察业务能力:“往美国销售,现在有多少的量?”

影子张口就来:“每年一百五十吨以上的大麻,五十吨以上的可卡因跟不到五吨的海洛因,安非他命和摇头丸只有一吨五左右的样子。”

齐天林迟疑一下:“如果有一百吨左右的海洛因,你打算怎么做?”

影子显然被这种巨大的数量冲击了一下,但还能定住神:“你是什么人?金三角现在没有这么大的量

了,没有谁能把金三角的所有产量合在一起。”

齐天林耸耸肩:“原产地直接出货,价格绝对便宜……你见货付钱,由少到多,慢慢来,看你有这个胆量没有?”

影子的情绪终于被激发出来,纵然被绑得严严实实,还是竭力的想挥动手臂加强语气:“我一定会走低龄化策略,好好的把整个路线跟市场都隐藏起来,我自己也从长计议,一开始就隐藏起来操作,一定把生意做成长久生意……”有点急:“您,您就信我一次,杀我也没有什么必要,我自己也有些资金,只要开始量不大,我一定会滚雪球,很快就可以达到大数量!一百吨……”忍不住赞叹一下:“我一定能控制半壁江山!”

齐天林惊讶:“墨哥西有这么大的量?”

影子摇头:“是北美东区,西区现在有加拿大那边的背景,我打算有条不紊的先做好东区再考虑别的。”誓言旦旦得就好像一个争取拿到代理权的业务经理,一脸的陶醉,脸上神色变幻:“一百吨?不,只要十吨就会导致北美价格下降百分之二十,我一定会一点点放出去,保证大家的利益最大化!我们售后分成,一定利益最大化!”

齐天林考虑半晌:“留下你的联系方式,要保险的,这边货源到达阿拉伯海沿岸港口就联系你想办法去接货,到时候的具体联络办法再给你……”奥独眼那边还没有说服呢,齐天林天天看玛若跟安妮做生意,还是知道先找好下线再跟货源谈。

整个过程,他打算就当一个掮客,还是义务的那种国际主义掮客,帮两边拉上线,把自己彻底的消失在这条生意线中,他才没兴趣在这中间捞一分钱呢。

对于毒品是否会对美国大众造成什么影响,那就不是他考虑的事情了,且不说同样的事情美国政府对华国大作特作,其实毒品这个东西,在齐天林做缉毒战士的时候就明白,吸毒的人都该死,都是自寻死路,这是个内因的事情,所有外在环境都不是吸毒的借口……

既然美国政府挖空心思的把毒品倾销到华国跟俄罗斯,那就让美国也尝尝倾销的便宜高纯度海洛因吧。

来而不往非礼也……

最后影子给齐天林留下了一大堆联络方式,从电话、电邮、地址到自己的家乡位置,就是不说自己叫什么名字,甚至主动交出一个银行账户,说里面有五十万美元,当做定金也行,当做今天的买命钱也行。

齐天林前后思考一下,自己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就算对方是个美国缉毒局的探子,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隐患,留下一个刚用手机申请的邮箱,作为自

己的联络方式,就割开影子的束缚,让他离开了……

不管怎么样,这条线看起来起码比古斯曼更保险,齐天林小心的收拾起扎带,注意没有留下任何自己的指纹等痕迹,打了个电话给亚亚,确认他们已经分乘几部车在外面的路上等着他。

拍拍屁股上路了,当然要把自己寄存在车站的那包工艺品带回去给爱人献殷勤……

东欧人没有参加行动,他就是专门负责偷渡的,几部越野车散开距离,从南部西海岸直奔东海岸,利用一艘海边渔民的快艇,登上偷渡货轮,返回欧洲。

在接近欧洲的时候,用卫星电话通知自家的飞机过来,在水上接走了所有人……

真方便!

带着数百万美元收入回来的小分队,所有参与者都分到一部不菲的收入,特别是其中还参加了政变的小黑,这边也有大份的分红,一个人都能达到近五十万美元,让还在训练期的那些小黑,简直羡慕得不得了,训练的劲头无限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