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34章 难度

第四百三十四章 难度

玛若现在也学着安妮的那一套,回来了?那就好,但是却不吱声,老娘一个人独享……

所以最先气冲冲的赶回迷雾岛的居然是冀冬阳!

这个一直跟着东欧小组在北美南美混迹,到处抓贪官的家伙本来就很讨厌这份工作,看着那一张张肮脏贪婪的脸嘴,还动不动就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在接到国内的通知以及结合穆尼这边战斗成员的调动情况,他一下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唾沫星子都要喷到齐天林的脸上!

“你知道我们国家这一次有多大的损失么?!”

“这是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事情,你还是不是一个华国人,为什么要背叛祖国做这种事情?”

“你知道我们国家为了这个非洲据点花费了多少心血,投入了多少援助么?”

齐天林冷冷的看着面前愤怒的军人,伸手就那么一把缓慢的揪住了冀冬阳的衣领,反手揪的,所以他有几乎整整一个圈来揪紧,挤得冀冬阳的呼吸都困难,可还是压不住这个汉子的愤怒,声音都有点变调了。

“我打不过你!但是我就是要说!你这件事做得不地道!很不地道!”脸红脖子粗的冀冬阳脸都有点狰狞了。

玛若听他们吵得热火朝天,好奇的推开门进来看一眼,吐吐舌头就跑了,这两天她的心理生理都无限舒坦,加上海边的和煦温润气候,真的水灵灵得不一般漂亮。

齐天林慢吞吞:“老冀,你记住,我是个南非人……不是华国人,从我被判定为烈士开始,我就不是华国人了,最多只能说我是炎黄子孙……”

不等冀冬阳反驳,齐天林手上紧一点,憋住他的话:“这件事,我不做,有的是人做,既然这样,我做,还可以保证华国损失降到最低。”

冀冬阳挣扎着开口:“那……那你为什么不在开始以前就通知国家,减少更多损失!”

齐天林脸上泛起点惊奇的笑容:“那种时候,我不认为国家会为了保护我,而不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我就会被当泄密的那个人被提溜出来!”

冀冬阳也不笨:“泄密?你加入了什么组织?”

齐天林摇摇头:“我只能告诉你,这件事,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华国那一套金元政策在非洲买选票,买资源的做法,已经落伍了!只有武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力量,这件事就可以看成国外势力笑嘻嘻的看着华国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建立这么一个点,轻而易举的就给你推翻,他们顺手就把成熟果实给摘走了!”

冀冬

阳有点沮丧,齐天林继续慢吞吞的摆事实讲道理:“这个国家去年无偿援助了多少?”

冀冬阳心里真有本帐:“7.3个亿,还有别的无息贷款跟低价工程,每年都差不多这个数,经营了十六年,每年还为了查探矿藏投入了七位数,去年才算是真的搞清楚矿藏资源,就被摘了桃子。”

齐天林哼哼两声:“知道我们政变的代价么?两千万美元!后面还有无数个桃子等着摘,你信不信?”

冀冬阳身上就好像散掉了一样:“那要怎么办?!国家要生存,要斗争,要发展,不能坐以待毙啊!”真的有种沮丧的口气,似乎全靠齐天林抓住才站稳。

齐天林嘿嘿两声放开手:“你!我,都只是个小兵!小兵就做好小兵的事情,别去搀和那些高层国策的事情,我给你说这么多,就是传递一个讯息,这种事情行不通,请那些研究国策的人们换方法!”顺手一推,就把冀冬阳扔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这里其实是柳子越的办公室,装得非常具有波斯风格,那姑娘这些日子没少买各种装饰品来装扮这间宽大的石头房间,波斯地毯、各种陶器外加稀奇古怪的家具和壁炉,真的很有韵味,那种稍微有点杂乱但填得满满的韵味,让齐天林这个粗胚都觉得挺有趣,一回来就干脆在这边办公。

冀冬阳抱住自己的头,抽出一支烟点烟,狠狠的吸几口:“老齐!我知道你是有一颗爱国的心,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想报国!我不想这么天天去抓贪官,我特么的心态都要扭曲了!因为我知道抓再多的贪官都不说明什么,抓得越多,就越让我觉得心虚,觉得迷惘。”

齐天林不为所动:“我曾经有过你这样迷茫的阶段,但是我慢慢的熬过来了,现在我自己已经找到了主心骨,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如果受不了这样的情况,那就申请回国,我不介意换一个漂亮能干的女特工来,但是只要在异国他乡,就要把自己当成游子,寻找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既然你是在国内有备案的人,你就好好思考一下,束缚有多少,自己的自由度有多少,在这种自由度下面能做什么?”

他也点燃一支烟,靠在柳子越在城堡地下室淘来的一张门板做的厚重办公桌上:“向左也许就比你想得简单一些,他选择了在伊克拉,简单的建立一支PMC护卫队,为那些华国企业提供保护,我相信一两年下来,不但是他的心态、业务能力还有圈子都能形成一定规模……你想得太多了……”

冀冬阳靠在椅背上叹气:“这次公司在非洲的行动,因为有人反映里面有个华国人,

立刻就联想到了你的身上,上面简直闹翻了天!估计你老丈人承受的压力更大,现在不过是没有真凭实据是你干的而已。”

齐天林哼哼:“不知道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会拣软柿子捏,有意思么?”

冀冬阳点头:“你说了我就明白一点点道理,可是有些人心里的弯是转不过来的,那种官本位,国本位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我会跟上面反应这些情况,要不要说你这段时间在伦敦?”

齐天林摇头:“就说是我干的吧……请他们分析一下如果不是我干的,会有多少损失,在来嚷嚷,也提醒他们不要过分的涉及到旁人,请把这句原话传递回去。”

冀冬阳听了最后一句,烟头都亮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看齐天林:“不要过分?”

齐天林带着笑意点点头,不说话。

于是下午齐天林终于给伦敦的家里打了电话,那边居然分成两路过来,蒂雅陪着柳子越驾驶游艇回来,安妮直接飞回来!

齐天林拖着嘟嘟囔囔的玛若一起到海边去接驾:“就当情人之间在海边漫步……多浪漫,我都要求他们不许到这边海滩来打搅我们……”

确实浪漫,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远处的夕阳正式余晖洒在海面上的时候,一贯蓝色的海面,现在看上去,有很灿烂的暖色调,玛若跳到他的背上咬耳朵:“就是太美化了,才舍不得跟别人分享……你别说话,我知道,假如没有安妮,我们俩肯定不会在这岛上,可是我觉得在穆尼的海边走走也不错……甚至你收入差点也行,我也不是不能去工作,啊……我真有想跟你过一辈子贫贱夫妻的想法了,可是……唉,你得理解,我不是抱怨,女人总是这样的,其实我的理解是,这属于生活过得太美好的胡思乱想……”

齐天林呵呵笑:“其实用我们华国的一句话来说,叫好景不常在,所以一定要让这个家庭生活稍微有点不完美,才会在大的方面一直美好下去,你就容忍这点不完美的地方好了。”

玛若气得抓住齐天林的两只耳朵使劲拉:“你还不完美?!你都这样了还不完美?”

齐天林居然撇嘴:“你认为是单独面对一个爱人难度大还是面对四个难度大?我好像不是一个喜欢故意挑战难度的人吧?”

玛若终于气得笑了:“你还委屈了?”

齐天林也笑:“男人嘛,总要给自己的无耻找点根据的,你明白我是爱你的,你也爱我吧?那就行了。”

玛若咕咕囔囔的抱着齐天林的脖子:“你还是用物质把我拴住好点,我的恩佐

……这岛上都没法开车,有点想念,还是运到伦敦那个家里去好了。”

齐天林被提醒:“我这次收获很大,在巴黎有一套别墅,嗯,其实是一共收获了十五处别墅,你老家不是穆尼么,离摩纳哥很近,那里也有一套当我们俩的家?车运到那里去,我觉得恩佐就是要在摩纳哥这样的地方才配得上。”

玛若彻底屈服了,喃喃着认命:“啊……这样真说得过去,我真是被你的物质诱惑了,不然真的很难说服我自己啊……”真是一个思路独特的姑娘。

可是看见安妮的飞机时候,玛若又心思活跃起来:“其实跟欧洲公主共享一个情人,也是不错的经历……嘻嘻,我真会说服我自己!”

安妮娴熟的把飞机滑行在沙滩上,看见依旧趴在齐天林背上的玛若,帅气的掀开侧门,就那么蹲在离地一米多高的机舱门上,伸头亲一下齐天林:“想我没?”

齐天林笑:“当然想!”

安妮就顺便给他背上的玛若一脚:“那还回来两天才通知我们!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要不要一起去迎接夫人?”游艇还要十多个小时才能回来,还是都知道相互给那么一点点空间。

齐天林挠头:“不着急,不着急,一起回来还不好招呼呢……”

玛若终于觉得齐天林确实处理家务事是有难度的!

不过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回去查出是谁泄露了齐天林回来两天的消息!

扣工资!

谁叫这一岛上的人都是她的员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