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35章 荒唐

第四百三十五章 荒唐

扶着柳子越的蒂雅刚刚跨过小跳板,就撒开孕妇,直接一步跳向了齐天林,这边自然是伸展开手臂一下抱住她坐在手臂上,温暖的怀抱,让刚被海风吹着的少女什么话也不想说,只是伸出细细的手臂挂在齐天林的脖子上,顺便就把头靠在旁边眯上眼。

齐天林还得迎上去伸手扶住柳子越,这位的腔调可是酸溜溜的:“回来两三天也不吭声?我这还没生孩子呢,就成黄脸婆了?”顺手在齐天林手臂上扭一把,力量小得跟掸棉花似的。

齐天林认真的在她脸上亲一下:“白得很,一点不黄……不过你就别跟那两位欧洲人比脸白了,跟蒂雅比,多好。”蒂雅吃吃的笑,还是不抬头,有点小鼹鼠似的皱着鼻子嗅来嗅去,不为啥,就是想亲密一点的感觉。

柳子越给逗笑:“你好意思!怎么不叫我跟小黑妞们比?”嘴上不饶人,眼波流转却情意绵绵:“我算是知道我妈说当军属不是个事儿,三天两头不着家,有时候还是多想念的。”主播姑娘一直告诫自己,夫妻归夫妻,不在两人之间失去了那个独立的自我,可是有时候思念情重不由人。

齐天林给在收缆绳把游艇移到山洞停泊的水手打个招呼,就扶着柳子越慢慢的顺着山崖边的石阶往上走,口中细细的询问最近做体检的成果,柳子越已经很显怀了,差不多也有六个月的样子,这样适当的爬爬梯步也算是放松自己的腿部。

柳子越不要他扶,自己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爸说最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蛮多人找他问三问四……”

齐天林脖子被蒂雅的气息弄得痒酥酥的,还是不妨碍点头:“那个冀冬阳已经找我说过了,是有点事情,如果影响到了你爸,叫他也别在意。”

柳子越有点漫不经心:“他自己就是这么说的,你自己做什么他相信你,他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我说早点退休也好,什么时候也可以出国来看看我们的生活。”说到这里,倒是有点警醒:“家里这副模样还是不要被他们看见吧,免得啰里啰嗦的还要解释,多复杂的,我另外去布置个家,买个小点的房子就行,也不乱花钱……”

齐天林觉得正好:“这边有房子,刚挣的……”

柳子越的本行精神被激发:“真的?什么房子?这次可要好好装修,我自己的,哦,在哪个城市?”

齐天林还是有点得意:“哪里都有,十几处呢,随便挑,嗯,玛若刚挑了一处摩洛哥的。”

柳子越有点惊讶的笑:“你又干了什么大业务?她挑剩的才给我看?”她这年纪不同,就很喜欢拿这个事情跟丈夫开玩笑,呷醋倒说不上,就喜欢看齐天林略微发窘的模样。

齐天林脸皮磨练得越来越厚:“安妮还不是不知道……待会儿她们起床吃早饭的时候一起说说这件事,这次的收获确实不小。”凌晨呢,那两位还在睡觉。

柳子越打个呵欠:“那陪我也去睡睡,这船啊,有自动驾驶仪,可也得在驾驶舱守着,还是挺累的……”看看蒂雅越发有腻歪的迹象:“小姑娘也回自己房间去睡觉,昨晚可都是她一直在看着的,我在后面还打了个盹……”

蒂雅抱紧脖子,警惕:“你自己去睡!我不累……”好容易看见,确实精神头比较好。

已经堪堪走到城堡门口的柳子越双手叉腰:“小姑娘家家的,还有两年才有你的事儿,乖乖的去睡觉!”

蒂雅可不听她的,两人在一起尊重归尊重,那是为了齐天林照顾他夫人,现在么,自己的东西就要自己争取了,咧咧嘴不说话,还做了个鬼脸。

齐天林打圆场:“你们都辛苦了,都睡,都睡,一块睡,我陪陪你们就好,过一会儿还要做早饭呢。”

柳子越眉毛都惊讶得立起来了,齐天林赶紧跟上解释:“你们休息,我侍寝,没别的意思……来来来,我服侍太后……”

结果真是这样,反正柳子越的床也够大,松软被褥,身边的爱人,让孕妇很快就进入梦乡,蒂雅年纪轻精神确实好,跑自己房间换了睡衣裹床毯子就溜过来挤到齐天林的怀里,轻声说话,诉说自己这些日子的日常作息,发现齐天林听得认真,才继续絮絮叨叨的展现自己的想念。

城堡里的房间其实都是极大的,天色已经慢慢亮起来,但是这种石头砌成的房间因为结构的原因,窗户都不是很大,光线比较阴暗,但是海风已经把白色的窗纱轻轻的拂起,靠在床头的齐天林穿着一件衬衫,有点风这么飘过,还是在皮肤上面激起一点点让人感觉很舒适的凉意,看看一边沉睡却满脸笑意的太太,因为怀孕的原因,柳子越的脸是真有点点发胖,可这姑娘却只字不提,只自己每天坚持散步锻炼,保持一个好心情,齐天林觉得自己还真是够幸运,有这样一个指腹为婚的妻子,却又在短短的接触时光中交织出情愫,真有些奇妙。

可是再低头看看怀里的少女,有点暗淡的光线都掩盖不住她钻石般闪亮的眸子,眸子里流露出的笑意跟爱恋,特别是那种有点毫不掩饰的崇拜,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陶醉。

齐人之福,也许就是形容他这个时候的吧,谁叫他姓齐呢?

蒂雅看他表情,就觉得挺得意,也不着急,把自己的毯子往齐天林身上盖,摸索着就把自己爬齐天林身上去,还伸手到处摸摸,感觉到齐天林是真有反应,更加欢喜:“喜欢我这么穿?”

齐天林没忍住的点了点头:“是真好看!”既然都这样了,也不掩饰。

蒂雅沾沾自喜:“我偷偷看了她们的衣橱,都有这样的,我想你就喜欢,我自己去买的,选了好久。”一边说一边就解开齐天林衬衫上的口子,把自己的丝滑肌肤都贴到齐天林结实的胸肌上,凉丝丝的感觉,都觉得挺舒服,齐天林也是真想她,只是克制自己不干什么,就轻轻的搂了一下,示意就这样别再惹火了。

好吧,蒂雅现在很有点自己的小战略小方针,知道强攻的结果肯定是齐天林会被其他仨给奚落得不行,就稳打稳扎,一点点来,就伸手到自己后背上一下解开挂钩,轻巧的滑下胸前的遮挡,眯着眼睛嘟上嘴给爱人……

齐天林能感受到胸前细微掠过摩擦的小点,再看看姑娘伸出一丁点粉红色的舌尖润了一下自己的唇,顺便还轻轻的抱怨一下:“说了每天都要亲我的……”

是真的很诱人……低下头就亲过去。

现在的蒂雅可是没少在电脑网络上钻研这些事情了,灵巧的舌尖,滑腻的嘴唇,还有神不知鬼不觉挂在齐天林脖子上的蜜糖色细细手臂,都让齐天林有点爱不释手,只是尽量告诫自己守住最后的关头,过两年再说,现在就专心品尝唇间美味好了。

只是两人这么情真意切的无声纠缠,少女的身子却愈发的热起来,有点小扭动,似乎在提醒是不是可以抚摸一下,齐天林顿时就有点惊醒,再不刹车,可就要追尾了,强忍心中绮念,咬一下蒂雅的舌尖结束这个缠绵的吻,把她抱在怀里,换来姑娘吐着舌头不满的鬼脸。

齐天林深吸一口气,正要帮蒂雅把内衣穿上,就突然发现身侧的柳子越,居然一手撑头,侧卧着,看得津津有味,被吓了一跳,很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你!你……怎么醒了?”

柳子越又小打个呵欠:“我就喜欢看你这副模样,不是那种什么都了然于胸掌控尽在手中的感觉,这样更真实一点。”

齐天林是真惊吓:“我们……没做啥……”蒂雅这浑大胆,居然还敢从被单里面伸出头来,笑眯眯的给柳子越做个打招呼的动作,比在伦敦或者在船上单独相处的时候,态度好多了,她可没有什么抱歉的意思,就是觉得自己心情好。

柳子越居然点点头:“看见我丈夫跟个青春小姑娘躺在我**亲热,这得是

多狗血的都市言情剧啊,可是我怎么都没点愤怒的意思呢?”

齐天林念书的时候还是看过几本言情小说的,小心翼翼:“该不会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柳子越从被单里面伸脚就踢他一下,齐天林还得赶紧放松自己的肌肉,生怕硌着了她,主播姑娘笑骂:“心死个屁!我在想象你跟玛若或者安妮的景象,唉……也没什么愤怒的感觉,也许这就是习惯的力量?不过你可别指望我会真的愿意这样……”伸手指指现在**的荒唐景象,还是有点脸红。

蒂雅真的伸头看看,满不在乎:“这有什么……一起来嘛,保证他喜欢!”

柳子越捂着头就艰难转身:“齐天林!把你这个阿拉伯小妾给我拖下去斩了!你就不能找个正常点的!”

这民族习俗真是害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