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36章 有福

第四百三十六章 有福

所以早饭的时候,玛若看见柳子越一直坐在大餐桌边提气,沉着脸不说话,就心虚得很:“你跟他还不是在华国单独相处,安妮跟他在伦敦也可以分开过……就连蒂雅都可以在战地一起,就我这么一点空间都没有,你们一个个都趾高气扬的。”那种比较经典的委屈表情娴熟的挂在小脸蛋上。

柳子越对她摇摇手指:“不是你这档子事儿!”

那就好,玛若心安理得的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餐,表情活泼的蒂雅负责帮忙端好盘子,坐到柳子越身边就开始吃,她才不怕什么事呢。

安妮不参与这种微型宫斗,专心听齐天林讲述关于这次收获的事情:“银行账户?你确定是西牙班语的文字?”她就最喜欢这种猜字谜的游戏。

齐天林点头坐下:“除了苏黎世的单词我认得,其他的东西都似是而非,结合那个国家的情况,多半就是西牙班语,那里以前是他们的殖民地嘛。”

安妮就坐在那里快速的吃燕麦片,三两口收拾完:“那就陪我飞一趟,马上过去看看这些东西!”

刚看着人呢,其他仨都有点不满:“你们去哪里?难得有个假期,休息一下不行么?”

齐天林解释:“因为回来的时候时间特别紧,这次的东西分量又特别重,所以我来不及回岛上交给玛若,就把东西全都存在了巴黎一个银行保存箱里,别墅的资料跟钥匙也在里面。”

柳子越就跟玛若低声商量一下:“我们也一起去好了,就当逛逛街,吃个午饭,晚上再回来吃。”蒂雅一般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她也不追求这个,看有出门的架势,就赶紧自己也吃完,回房间收拾个小型的枪械包就行。

最后起齐天林都温柔的劝阻了一下,那个两支冲锋枪和两支手枪的粉红色枪械包才被少女依依不舍的放在了机库,上飞机的时候,都还有点一步三回头……

当然她身上还是有一支手枪,这是齐天林摸到的。

骑士号其实是一架四人座轻型飞机,多装蒂雅这么个小姑娘,载重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没有那么多座位,而且还有个孕妇要求丈夫坐在后面照顾她,所以玛若撇撇嘴:“这种时候当然是给萝莉控一个亲近萝莉的机会,保罗你自己抱着她……”

于是等飞机起飞,柳子越都一直靠在另一边的机舱壁上,有点怪怪的看着喜滋滋坐在齐天林腿上的蒂雅:“我怎么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齐天林嘿嘿笑,蒂雅没遮拦:“早上在你**也差不多嘛。”

玛若坐在副驾

驶座上惊讶得张大了嘴偷偷的看安妮,安妮绷得住,一脸泰然的样子,还游刃有余的岔开话题:“保罗……你现在注意看看我起飞的程序动作,你最后那架飞机是怎么坠毁的?”

这就叫有水平,三言两语就把其他姑娘的注意力吸引开,齐天林也觉得这个事情比较好说,就详详细细的把从在飞机场抢飞机开始,撇开砸头、割头这样的血腥内容不说,拣比较惊险有趣的讲了一遍,特别是说到他心一横就把飞机撞过去的时候,连一贯脸上不动声色的安妮都忍不住小声惊呼了一下,转头看看他,似乎这样可以确认那个心爱的人还坐在那里,不过看到的自然就是蒂雅抱着他的亲昵动作,也忍不住哼了一下。

柳子越伸手过去握住齐天林的手:“你在外面工作,这么危险?”

玛若还是支持这种情绪:“男人在外面的确很辛苦,以前就是船员出海,女人在家等啊等,他现在也差不多,我们公司以前每年的战损率是百分之二十,这在穆尼的同行中间已经算是很低的了,就是因为罗伯特舍不得战友,只接低强度的业务,结果那一年的战损就接近百分之百……”

主播姑娘这个时候就可以把蒂雅完全忽略掉,把头靠在齐天林肩膀上:“我们……也还是能生活下去的,不用这么拼吧?”

安妮就不赞成了:“冒险的精神必须要有,人类只有这样才能不断的开拓跟进步……”其他仨姑娘真烦她说话这个架势,动不动就拉扯到人类和地球的高度。

齐天林还是一手夫人一手姑娘的继续眉飞色舞的讲自己的收获:“我是真没想到有这样收获的,完全是掉进海里,我必须取得DNA样本啊,所以到正在沉没的机体里面去找,顺手拣了那个小包,啧啧啧,非洲总统啊,随身携带的真不是一般东西,十几栋的别墅还有庄园,我们家这次可真是发达了。”

玛若小心:“没人知道你的收获,会不会总统安排人去购买这些东西或者银行账号在国库有痕迹可循,找到这上面来?”

安妮摇头否定:“不可能,你想想,这些流亡者逃出来,肯定时刻都是做了准备的,他怎么可能让国家知道他逃往了哪里?肯定不会把自己这些蛛丝马迹留在档案里面,当然,也许有知情人,但是这件事是可以咬定不认账的,只是要看看这些地产的书面材料在哪里,我估计多半是在各个房产里面。”

柳子越搞地产装修节目的,听了还是咂舌:“俗话说杀人放火金腰带,看来还真是你们做这种冒险的事情才是最来钱的?”

齐天林听过这句话:“这可不是好话

,你不怕宝宝听见了?”

其他仨都不明白,华语最差的玛若还要安妮翻译,柳子越就解释:“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就是做坏事的人用金腰带,做善事的却没好下场。”还话有所指的偷偷用手指安妮,这位不是最喜欢把做善事挂在嘴边么。

玛若很是反复的念了几遍咀嚼味道,她还属于刚开始专心学习华语的阶段,比蒂雅都差得太多,但是不学不行,这边四个有时候都习惯说华语,她就蛮着急。

安妮却继续哼哼:“这有什么,杀人放火得看是对什么人,你对着一群贫苦老百姓杀人放火,就不是好事,也没搞头啊,再说了,哪个成功者不是这么起来的?”

玛若才撇嘴插话:“那倒是,你们北欧海盗这种事情做得也不算少。”

蒂雅就一直不说话,笑眯眯的挂齐天林脖子上,偷偷指引齐天林在她背后的手去摸她的手枪,顺便摸摸大腿,自己玩心跳,有趣得很。

一路闲聊着,飞机这种交通工具就是快,随着安妮在航空管理局的指定频率获得了飞行通道,勇士号两小时左右就降落在巴黎近郊的一个小型机场,经过安检的时候,蒂雅得意洋洋的拿出一份自己是高级王室安保人员的证件,堂而皇之的就携带枪支过关。

安妮还给齐天林解释:“我觉得这件事吧,改是不可能改正的了,你们的PMC的证件只能人枪分离,她这个模样我就只能帮她从安德森那里开一份证件。”

被玛若扶着走的柳子越摇头:“你就是典型的溺爱……真不知道你以后生了孩子会怎么样。”

安妮小声给齐天林告状:“你不在伦敦的日子,她那叫一个得瑟,经常那这种话来刺激我。”

齐天林只能打圆场:“要不是你下个蛋需要经过议会批准,你也可以了,别想这么多,看别墅去……”

所以四位姑娘坐在保管物品查看室的时候,等银行工作人员把那个小金属箱拿进来以后恭敬的退出去,伴随齐天林当当当当的配音,那些别墅卡片就出现在姑娘们的眼前。

安妮还好,一直保持了自己那种拥有高级情趣的贵族气质,只好奇的拆开那些折成小条的纸张开始研究。

玛若跟柳子越明显就有点震惊了,就好像算命塔罗牌似的,十几张一字排开,开始一张张的细细把玩。

蒂雅才是真的视这些东西为粪土,东张西望的在这间号称没有任何监控设备,没有任何电子讯号的地下室里面到处细细打量,还用手指关节去敲敲金属墙面。

安妮给齐天林勾勾手指,

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下意识的小声:“这是苏银集团的匿名账户,账号跟密码都在上面,仅凭这个就可以去支取,这里有一个约定的假名,这种从二战以前就开始的账户是各国政要特别是独裁者最喜欢的,当然也是银行最喜欢的,因为太多这样的户头永远都没有人去支取……”

齐天林也咂舌:“那得多少钱……所以说我这种人还是劳力赚小钱,人家银行集团才是劳心赚大钱的。”

安妮笑着拍自己的未婚夫:“你也不错了……这是个懂行的元首,苏银集团跟苏信集团这最大的两家各有一张,然后剩下的全是是苏黎世小银行的单子,这些小银行比大银行更狠,苏银前几年被逼得没有办法,向美国交付了几千个账户资料,这些小银行可是宁愿关门都不肯吐一个字的,说不定这些小银行里面的账户才是大金额呢。”

齐天林才是真的对她佩服:“家里公主,才是有福!”

不然这些门道,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