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37章 最佳工具

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佳工具

等安妮把所有的纸条都拍了照片,拿上那几张银行卡,一家人才有点好奇的出门,在机场就租了一辆雷诺,玛若指引着,齐天林开车到那叠卡片中间唯一一栋在巴黎的别墅,她跟柳子越都觉得既然来了,就好奇的去看看,反正现在还不到午饭时间,要逛街也可以等下午晚上。

安妮没有参与这种事情,坐在后座一言不发的用手机发短信跟人交流,她的手机没过多久短信就不停的响起,从收到第一个开始,她就小声的哇哦一声,把短信伸到前面给驾驶员看,某个银行户头上面体现出一长串的数字,齐天林匆匆的扫了一眼:“九位数?”还是5字打头的。

安妮嗯一声,收回手机,过一会又嘿嘿笑一声,再伸到前面给齐天林看,齐天林又瞟一眼:“十位?”安妮嗯哼一声,看看还在端详那些别墅照片的柳子越,有点显摆的把手机屏幕递过去,谁知道柳子越居然躲开:“有辐射……离我远点!”

安妮哈哈大笑,伸出细长的手臂就挂住她,一个劲的搂着:“你就不给你的孩子准备点成长基金?这下家里可是发大财了,我都第一次觉得保罗不用出去做事,我们还是一起做个纯冒险旅游的富家翁算了。”

柳子越明白她跟齐天林一直低声商量的肯定是什么财富,也就是那位倒霉的总统的财产,本着不关心不操心的原则,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就不伸手,尽量不让自己变成那种宫斗剧里面让人难以接受的角色,自己又不是没有事业,独立的自己依旧有独立的人格,可禁不住安妮姐妹般的热情,就看了一眼,安妮还卖弄的不停按动电话按钮,把下面的数字一个个翻给她看,柳子越惊讶:“这么多?”

安妮做个鬼脸:“基本上都是九位数以上,十多个账户呢……”

柳子越都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什么……货币的?”

安妮表情自然:“这些苏黎世银行都是用苏黎世法郎结算的,应该……你就当跟美元差不多吧。”

脑海中习惯用华币结算的柳子越下意识的还要乘上个七,有点晕头外加惴惴不安:“没有危险吧?”

安妮嘻嘻笑:“有什么危险,进了我们家的钱包,就别想掉出去!”顺手把手机递给前座好奇转头的玛若,蒂雅这傻孩子就不用看这种东西了。

玛若比柳子越现在多点常识:“这些钱……不好洗吧?苏珊那边洗钱的渠道可最多就是六七位数就很高的手续费了,从你们王室走?”她一天到晚看着公司账目上那些六七位数字的滚翻,承受能力肯定比柳子越好一些。

柳子越还是个不贪财的姑娘

,带点有趣的眼神看着安妮……

安妮肯定也感觉到了,笑着伸手调戏她:“怎么?你觉得现在家大业大,会不会出现什么后宫惨案了?”

柳子越笑着摇头:“我是觉得你居然大大方方的就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分享了,居然不防着点我们?”

安妮有志气:“这是保罗挣回来的钱嘛,我好歹也是个公主,好歹我的城堡也价值几千万欧元,虽然只能看不能卖,这点钱……我还不看在眼里。”她是真的眼界高。

齐天林听了都在前面吃吃的笑,安妮有点发窘,但没动手的习惯:“你笑什么?”

齐天林回应:“我在想要是我们真的找到了你说的那个点……那时候你会不会看在眼里呢?”

柳子越只能双手抱在胸前,尽量调整一下坐姿,让自己舒服点:“回家以后,我得给我爸烧柱香,虽然现在的局面是我争取到的,但是他给我找了个大富翁当娃娃亲……嗯,我真有福气。”

玛若也把一把别墅卡跟扑克牌一样拿在手里呈扇形:“那我就是自己有眼光了,十来岁就看准了人,来……安妮,你随便抽一张当成你的礼物?我跟夫人都抽了,蒂雅就算了,她那个意利大别墅就够让人眼热了,还送了我一辆恩佐,嗯,你对我也不错,那就让你也抽一张?”

蒂雅居然没兴趣抽:“你们住哪里我就在哪里,我自己有什么意思?”

刚笑眯眯的抽了一张美国别墅正在端详的安妮跟其他俩姑娘都楞了一下,侧脸看看这小姑娘,她们的年纪都要大一些,对于眼前的事情尽量用戏谑的态度来处理,对于一家五口的形式也尽量淡化,尽量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可是这熊孩子却直面事实的核心,直接得让其他仨都觉得有点……嗯,一点点感动。

所以后来车厢里面就比较安静了,只有那部车的音响里面传来一首挺悠扬的法文歌曲……很好听……

也许是气氛正好到位了,连齐天林这难得听个歌曲的粗胚,也不由自主的用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打拍子,蒂雅这难得对音乐有反应的姑娘也在歌曲完结以后,突然出声:“要这个做手机铃声……”

玛若还有点沉浸:“我念书的时候,就最喜欢她的歌曲,现在听这一首,觉得想起好多事情……”这浪漫的姑娘还伸手去挑齐天林的下巴:“知道她的成名曲是什么吗?洛丽塔……嗯,你说我那个时候发花痴是不是因为有点她的原因?”

安妮给听不懂法语,但一说就知道的柳子越解释:“艾莉婕的《我厌倦了》,她的成名曲确实就是洛丽塔……哼哼哼…

…”一边说一边瞟着那边的正宗萝莉。

柳子越也深吸一口气:“好吧……就这么好好过下去,别想那么多了……”

安妮跟玛若就不说话的笑……

欧洲女性的独立精神更强一些,何况这两位一个是北方极为女权主义的,一个是南方极为追求浪漫的,还真不太在意这件事。

别墅地址不算远,但是也在巴黎郊外,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以后,中午时分,雷诺车终于停在一副铁栅栏外面,齐天林嘱咐姑娘们不用下车,自己取出那两把钥匙过去,用其中一把明显尺寸比较大的,打开白色雕花围墙中的古铜色大门,等玛若把车开进来,他才又锁上门,因为这一带都是森林区,再往南就是涉猎区,根据安妮看到围墙的点评,这种别墅多半都是十七世纪左右的产物,不但有房屋,还包括了一定周围的林区面积,眼前看上去很有点疯长的草坪中间,一条碎石铺就的双车道通向一座白色的建筑。

把车停在拥有一个小型喷水池的环道前面,五个人才下了车,蒂雅皱着眉头看看周围可以拍恐怖片的场景:“这里有什么好?”

讲究装修的柳子越态度似乎突然就好很多,主动伸手让她扶住:“没人来住,自然就是这样,只要请人打理,几天的时间,收拾出来漂亮得很。”

安妮跟玛若一起,她确实专业,抬头这么打量一下:“占地估计几千平米,建筑占地还不到一千,挺小巧的。”

玛若翻白眼:“小巧这样的词你也说得出口,三层楼的别墅在我这样的平民姑娘看来真的要仰望,还是距离巴黎这么点距离的森林别墅。”

齐天林用钥匙打开大门进去,一楼就是一座带有巴洛克风格的客厅接近两百平方,外面一个几十平米的露台,外加厨房、卫生间、会客室等等,顺着到处都是灰尘的靠墙半旋转楼梯上去,三间睡房都带着浴室,加上外面都是二十来平米的阳台,虽然所有的家具都罩着防尘套,安妮还是认真的弯下腰撩开点看看:“都是新装修的家具,不值钱……”搞得其他人都很想踢她的屁股。

玛若倒是嘲笑蒂雅:“三间睡房哦,看来这里是没有你的住处了……”

蒂雅撇撇嘴,自己跑三楼去看看,笑嘻嘻的下来:“上面有两间,都是我的……”

其实也就是来看看,用安妮的话来说,在这个经济危机的时候出售这样的地产并不划算,就当成是个资产吧,只是要把齐天林在书房找到的房产证明怎么转到自家名下,稍微要花点功夫。

但是这一趟起码说明了情况,那些别墅卡上的

房产,确实都真实存在,这一套被安妮假模假样冒充地产经纪人估价为三百万欧元左右的别墅看来是可以给其他别墅都做一个标尺了,这一堆东西起码都是价值数千万欧元的资产。

资产,突然就有一种爆发似的在这个家庭里面出现了,玛若再次把洗钱这个问题提上了讨论的中心来。

柳子越耸耸肩:“别问我,我就是个最多也才几百万华币的小主持人,根本没有任何金融常识……”蒂雅就更不用问了,她现在捧着一本在市区购买的美食杂志,口水横流的挑选去什么地方吃午饭。

齐天林也摇头:“我只会往家里搂钱,怎么洗是太太的工作。”

安妮笑着点头:“那就我来吧……”

玛若跟柳子越一样的猜想:“通过你家的王室?”

安妮摇头:“足球俱乐部本来就是洗钱的最佳工具之一……”

嗯?这倒是

(临时有客户要求上门服务,耽搁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