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39章 一路向东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路向东

伦敦郊外的一处草坪上,绿草茵茵,一栋看起来颇有些乡村气息的单层农家小院,背后不远处是茂密的森林,旁边的一处池塘里面还有几只大雁在游来游去。

齐天林就随意的坐在草坪上,手中吃力的拿着一部新买的卫星电话,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往里面输入密码。

还好蒂雅毕竟从小熟读《可兰经》,穿着一身长裙的她就这么靠在他身上,手中翻开一本经书,齐天林每报出一个词,她就快速的在经书上找到相应的页码跟位置,两个数字结合起来就是一个单词,还非得是独眼当年给齐天林的这种大小的经书,才能准确的找到对应含义。

两个人看起来就好像依偎在草坪上的情侣,其实这封短信已经发了好几段了,当然就是齐天林给奥尔马独眼将军的信,内容很简单,把他观察到的美军缉毒局的行为给独眼做了一个分析,现在很多阿汗富国内种植罂粟的农民已经不向塔利班出售鸦片了,因为那些美军培植起来的鸦片商出价更高,而且他们的行为更被当局所默许,无论收购还是运输都方便得多,而这些人一律都是把鸦片顺着北方口岸往俄罗斯跟华国销售的,这样的做法已经逐渐让藏在深山的塔利班资金来源枯竭,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在不就的将来,也许就是塔利班消亡的日子,没钱,谁跟你一起闹革命?

齐天林就开诚布公的提出,既然要搞鸦片跟海洛因,那就阴悄悄的把这些东西卖到美国去,那边的价钱又开得高,奥尔马要做的就是改变一下自己的销售渠道,打通一条到巴基坦斯莫克兰海岸的运输线路,这对于那一带都是荒凉山区的塔利班来说,真的不算太难。

齐天林结尾的一句话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为什么要把这些毒品流进华国跟俄罗斯呢?还可以赚更多的钱,为什么不卖到美国去呢?收货的渠道都给你打通了,剩下的事情比卖到俄罗斯跟华国简单得多,甚至都不用穿越最危险的华国边境线飞地,也不用从重兵把守的北方西亚口岸出境,要知道,在巴基坦斯的边境线上,才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最来去自如的地区……

一连串看上去宛若天书的密码就这么传送过去,齐天林不指望那边很快回答,拍拍蒂雅的头就起身,少女细心的把经书放进自己身侧的一个小腰包里,这种跟爱人共享一点秘密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两人真有点情侣感觉的,走回身后的那座院子里面……

这里就是那个总统在伦敦的房子了,和他们自己那个在近郊区的独栋别墅区不同,这里稍微远一个小时

的车程,但是却居住密度大大降低,古老的乡村石砌住宅带着围墙小院,过来看看才发现除了室内需要稍微打扫一下,周围是类似一个湿地公园的环境,有专业管理人员,收拾得非常好,几间卧室跟带点中世纪气息的厨房让姑娘们都很满意,决定把这里作为周末度假的地方。

齐天林已经回公司复命了,和他想象的不同,宙斯盾这边对他在政变中的表现非常满意,加上又投资对他做了培训,一连串的工作都排着,十来天的休假已经是看在业务危险程度上比较高,给他一个心理缓冲而已,连莫森都拍着他的肩膀:“我真的就不用出一线了,你带领行动部,我做后方指挥……”

齐天林只是草草的看了一下那张清单,从中亚、中东到西亚、东南亚都有不同的任务指派,几乎都涉及到颠覆作乱的行动内容……

虽然早就明白那些地方的所有动乱都有这些西方欧美国家的影子在里面,只有当他自己真的获得了对方的信任,进入到这个行动的体系当中来,才知道这里面的细节有多么的骇人听闻。

当然他毫不掩饰的家庭情况,也给了宙斯盾以及背后的MI5明确的信号,一个已经把有点奇怪的家庭都安在了这边的人,就好像结婚人士更容易获得公司高层稳定的感觉,加上安妮这样的重磅级佐证,齐天林真能感觉到自己走得越来越深。

当然在出发以前,还有几天准备的时间,他就在家处理这些琐事,顺便看看安妮操作球员洗钱。

其实安妮的手法很简单,还是仗着她有王室背景,拖出自己那几个新成立的基金会,收到不明来源的捐助,立刻就把一笔超过七位数的资金用于青少年非洲球员摆脱贫困计划,说得好听,其实就是从非洲买卖球员过来,只是数量确实巨大,本来国际足联在这种跨国购买的项目上面是有严格的TMS系统管辖,就是为了杜绝洗钱的,但安妮却是绕开国际足联,从联合国难民署以自己亲善大使的身份来操作这件事,放言这些孩子就算进不了足球圈,她也可以利用自己的慈善机构帮助这些孩子学习知识,拥有一技之长,最后返回非洲建设非洲……

这只是前期工作,安妮在家吃饭的时候,用桌面上的几个盘子随意摆了一下做演示:“我回头再收购一家英超俱乐部的股份,别以为英超多值钱,其实挣钱多股份高的就那么几家,有些排名靠后的,要控股都最多八位数,我投进去买壳的钱也别想跑,从我这边高价把年轻非洲球员买过去,打得出来当然最好,还可以赚一道钱,不行就低价回收,再卖别的……这钱滚来滚去几遍就成了合法

的资金在基金会或者小俱乐部的账上了。”

一家人都嘘她是新时代的人口贩子,安妮不以为耻:“做法也许钻了法律的空子,但我的初衷就是做善事,只是附带着洗钱赚钱,没人敢质疑我会洗钱的,再说我也有法律豁免权。”

齐天林挠头:“你这完全是就是仗着面子大硬来,我还以为有什么妙招呢,对你的小俱乐部呢,有什么好处?还有你去鼓动英超球队的购买,别人也不一定听你的。”

安妮自在:“越大的俱乐部可以做手脚的水分就越大,比如莱顿东方现在连球场都没有一个大型的,假如是英超球队,三万个座位,我就可以经常举办各种比赛,卖了两万的票,硬说是三万,多出来的就是洗出来的钱,如此三番长期经营下去,各种涓涓细流就可以把你那些钱洗干净了……”

听明白的柳子越也撇嘴:“你这种搞法,我还不是会,组织各种外国歌星到华国演唱会,或者华国明星来这边开演唱会,我们是有这个资格跟能力的,一样卖票里面有猫腻,还有做节目,我还不是高价买国外节目,平价或者低价卖给国内,钱就洗出来,只要不想着赚钱,要洗钱还不容易?”

玛若就搞总结:“那我们就来合伙做这个事情嘛,交叉得越多,越复杂就容易洗对不对?”

蒂雅不捣鼓这种经济活动,只关心齐天林的行踪,小心的询问:“这次我能跟你去么?”

齐天林盘算一下点头:“一起去吧,五六个人就行,清一色的小黑让我在中间也太扎眼了一点。”

小姑娘就有点乐滋滋的准备自己的新行程。

齐天林有点居心叵测的选择了埃及作为自己这次的工作地点,这样他可以在这边把事情糊弄完以后,抽空溜到西面的利亚比去,找寻一下安妮计算的那个点。

当然为了保密起见,几个计划都没有很详细的内容,只有一个不是绑架就是潜入攻击之类的属性说明。

在关于埃及这个业务项目后面的后缀就是绑架。

齐天林根本就没在意埃及有什么值得绑架的人,那个国家除了跟华国同样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他就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印象了。

所以在商谈工作的过程中,他除了被带进一个房间做了一个诡异的封闭测试以后,莫森偷偷告诉他,这说明他身上没有任何被人追踪的信号跟物品,这才让他带队奔赴了埃及。

和之前的行动不同,他跟蒂雅带着亚亚、图安等四五个小黑,是以游客的身份进入这个国家的,甚至还正式的参加了一个旅行团,两三个人一组,

分成看起来不怎么相关的三组人进入埃及。

然后在踏上这片炎热的古文化国土以后,事件的发展方向就完全出乎了齐天林的预料。

没有任何人跟他们接头,凭借一个短信密码,齐天林有点好笑的在吉萨的一家大型超市的存储箱取到了一个信封,都什么年代了,英兰格的特务机关还是喜欢搞这种有点神秘兮兮的事情,煞有其事的把事情弄得好像很诡秘一样。

信封里面只有一把车钥匙和停车场编号……

拿着这把日本丰田车的车钥匙走进超市的地下停车库,在有些昏暗的空间里面找到一辆体型硕大的陆地巡洋舰,这种中东版的越野车才是这些阿拉伯国家最喜欢用的车,比那些著名的路虎、悍马、牧马人都要普及得多,主要是一点都不起眼。

能坐七八个人呢,正好就是他这一行人,打着车就看见中控台上的GPS给出了一个目的地,跟齐天林之前想去的西边大相径庭,一路向东,到以列色的边境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