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40章 想什么

第四百四十章 想什么

这是齐天林第二次接触到跟以列色有关的事务了,上一次在伊克拉,他在偷偷查看萨尔德时候曾经无意中遇见过那支以列色精锐伞兵部队,当然人家是以PMC的民间身份出现在那里,也惊鸿一瞥的看见著名的摩德萨跟人局部小交火的情况。

但是这次的绑架,怎么会跟以列色拉上关系呢?

作为长期在中东北非一带混迹的雇佣兵,战友之间也会同时都有以列色或者阿拉伯人,他们之间有时候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跟争吵,还是让齐天林有点明白自己这次任务的性质。

英兰格其实才是这片土地最大的失败者。

以列色跟巴勒坦斯在这片约旦河西岸的土地上纠缠打斗了半个多世纪,历史上犹太人跟阿拉伯人、基督教徒犹太教徒以及伊斯兰教也在这片土地上征战了上千年,但是直到以列色建国以前,这片土地的实际管理者是英兰格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昔日的殖民帝国才是目前这片土地血流不止的始作俑者。

齐天林对巴勒坦斯人除了怜悯,没有任何别的情绪,但他这个人又是对怜悯这种情绪最不屑一顾的,因为阿拉伯世界从头到尾都在摇摆,一方面想把以列色人赶出这片土地,一方面又一直都不团结一致对外,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责任有很大的原因在自己。

所以,齐天林对以列色人反而有好感得多,虽然是在欧美国家的支持下才立国,但是这个原本没有自己国土的国家是硬生生的从几面环敌的状态下建立起来的,这个民族这个种族表现出来的那种一往无前的团结斗争精神,比周围这几个乱七八糟的国家好太多了。

但是以列色人的确也就是美国在中东的爪牙,可以说,就是一条咬人的狗!

一条只维护自己利益,最多也就听听美国人话的恶狗。

英兰格人是颇为失落的……

在齐天林跟着安妮在伦敦的日子里,两人确实时不时晚上都会去参加一些社交名流之间的小聚会,他很多时候都是只听不说,这种层面的聚会中,这样静静的观察,确实让他能够体会到很多平头百姓在日常生活中无法感受到的东西。

英兰格从世界大战前的全球日不落帝国,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后,各个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丧失了全球最强帝国的地位,被后来居上的暴发户美国人霸占了地位,这种失落感简直就贯穿到了每一个英兰格人的骨子里,特别是贵族身上,他们总是下意识的看不起美国人,总是死死的守住那些他们认为最有意义的传统,正是因为传统,才

是仅仅建国两百余年的美国所不具备的,这也许就是他们那种失落心态的阿Q精神体现吧。

但是回到现实中来,英兰格人又跟美国人有一种同宗同祖的默契,因为他们的价值观是基本一致的,所以绝大所多数时候,英兰格人都是坚定的站在美国人一边,靠在这座不得不承认的大山身上获取自己的利益。

当然,他们任何时候也没有放弃试图发出自己声音的机会……

譬如现在……

按照车辆上GPS的定位,这辆越野车一路向东,驶向一个西奈半岛靠近红海的埃以边境口岸,这边远离最大的纷争区域加沙,属于相对比较平和的入口,就在距离口岸只有不到十公里的地方,定位结束,外面颇有些荒凉的山区半沙漠化平原上,望出去,除了青灰色的丘陵跟山脊,就只有几百米外两顶看上去鬼鬼祟祟的白色游牧帐篷。

齐天林觉得不能怀疑自己公司大佬或者MI5的智商,因为公路边有水沟,就停下车,让亚亚坐到驾驶座上,自己一个人朝着帐篷走过去……

蒂雅这种时候就能够自如的进入状态了,没有卿卿我我的腻歪劲,警惕的跟另外几个小黑各自观察一个方向,手上把车门轻轻的打开,一旦有任何情况,都能赶紧跳车。

齐天林压力不大,顺着偶尔看见几棵沙棘的荒漠走过去,路上还拣了一只小蜥蜴打算回去送给萝莉女朋友作为宠物,因为这次是通过正规渠道进来的,带着塔塔也显得太奇怪了一点,跟游客的身份不太符合。所以,猴子只好被留在了迷雾岛上,因为伦敦的姑娘都很嫌弃它,觉得不卫生。

十来分钟,齐天林才走到帐篷边,哈罗了一声,帐篷边撩起布帘,一个典型的英兰格人却穿着阿拉伯的服装,给他招招手:“保罗?”

齐天林是真的觉得英兰格人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这些神叨叨的故弄玄虚,都什么年代了,发个短信或者电子邮件给他交代任务就行了,非要搞得跟劳伦斯的年代一样,笑着点点头:“我想来喝杯红茶?”不是暗语,只是他真口渴了。

这种带点英兰格人的风格果然让对方喜笑颜开:“请坐请坐……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天气能喝上一杯红茶真的是享受……”

一番寒暄以后,坐在厚厚的阿拉伯地摊上的齐天林才跟对方开始沟通正事,帐篷里一共有五个人,其中三个黑人应该是当地人,不属于战斗人员,听见谈事就出去了,帐篷后面还有两部车跟几头骆驼。

英兰格人介绍另一位阿拉伯人:“叫我查理好了,我们都是属于情报联络组的成员,

你们的武器已经由行动人员带进去,过了过境就可以到那边的城市指定地点取用,这是你们需要到加沙区域去执行的任务……”

齐天林看看面前那台笔记本电脑,还好是用电脑,如果是牛皮纸卷宗,齐天林都要怀疑自己身处什么年代了,目标是一位著名的哈马斯领导人,他有点皱眉:“我一般不问原因,但是我们是为以列色人做事?谁给钱?”

查理指指电脑:“我们希望的是,你们得手以后,能带着目标藏匿在以列色,听候我们的通知,在适当的时候,也许会要求你们释放他。”

齐天林做个不太明了的表情,但不再追问,问多了不符合行规:“老实说,只要情报足够到位,抓人的难度不算太大,关键就是后半截的藏匿,价钱怎么算?你们提供的支援到什么地步?”前面只是由宙斯盾公司付了每人两万美元的定金,具体的价码都没有说,但是从要求必须由齐天林携带小黑或者阿拉伯人执行任务,就应该是MI5这边的行动,宙斯盾只是个跳板,要是齐天林出事儿,就会被抽走的跳板,人家可以推得一干二净,没有舆论上的麻烦。

查理看来也喜欢这样的方式:“跟你这样说话就轻松得多,有些行动部门的人推三阻四的刁难得很,好像行动组的就是大爷,我们搞情报支持的就该唯唯诺诺一般。”

齐天林笑:“我们还是属于PMC的模式,做生意和气生财嘛。”

查理就开始介绍详情:“最近哈马斯活动非常频繁,以列色人也在抓他们,你们要下手的这位领导人是哈马斯难得的几位公开身份,在巴勒坦斯政府中也有领导地位的人员,所以我们在加沙的情报人员,会把对方的居住地跟日常行动规律做详细的交代,你们以旅游者的身份在以列色旅游城市跟他们接头,然后进入加沙区域,你了解那边的地形么?”

齐天林摇摇头:“没有去过,我主要是在北非以及阿汗富比较多。”

另一位一直倾听不开口的情报人员开始介绍地形,用比较浓重地方口音的阿拉伯语说:“大家都知道巴勒坦斯其实被以列色分成了两个孤立的部分,而这两部分都是狭长没有纵深的地区,表面上来看这是两个城区,其实一样被以列色人分割成了上百个小块的区域,真正属于所谓完全管理权的自治区域也就百分之几,所以巴勒坦斯人的行动基本全部都在以列色人的控制当中,我们的情报人员要查探消息并不难,难在你们进入以列色以后,如何以适当的身份进入加沙,而且在加沙到处都是以列色军事行动人员的眼皮底下行动……”

齐天林

算是明白了:“完全没有得到以列色人的授权跟许可?”

查理脸上露出那种英兰格人喜欢的有点狡黠的笑容:“所以才会是你们去行动,而不是SAS(英兰格自己的特种部队)。”

齐天林接过查理递过来的纸质文件,是关于价码的合同,依旧是宙斯盾的一般劳务合同,并没有界定任务内容,金额确实不错,每人八万美元,没有其他任何保障条款,齐天林没有过多计较,拿过一支笔就签了,文件会在宙斯盾备档,万一他们出事了就会成为政府跟这件事无关,甚至公司都不认可他们行动的挡箭牌。

查理收好合同,笑着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包,里面是齐天林这次带着的所有人的护照,全部都改换了国籍和签证的护照,姓名倒是没有改,可以让他们顺利进入以列色的旅游护照。

起身的查理最后才握住齐天林的手摇一摇:“善待这位领导人,我们会寻求这件危机的解决方法,直到解决问题,你们的任务就算完成。”

齐天林这才算是大概摸清楚这些人想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