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44章 变化

第四百四十四章 变化

哈马斯的这位领导人尤思福并不住在自己的家中,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家,妻子在二十年前的一次抗议活动中被橡皮子弹击中了头部,当场丧命,唯一的儿子也在十余年前被以列色安全部门抓走,但这些都不是他最大的伤痛……

所以尤思福基本上都住在办公楼,这是向以列色和联合国都公开指明的办公地点,理论上来说一般不会招致空袭,忙完了一整夜的工作,尤思福有点颤颤巍巍的推开座椅,抓过手边的拐杖站起来,他是个瘸子,右脚短了一截,是被炸弹炸掉的,所以一支铝合金拐杖基本上就是他的随身物品。

凌晨时分,推开旁边阳台的百叶窗门,墙面和窗扇上都有清晰的弹孔,放眼望出去,已经接近天明的夜色加沙,隐约能看见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楼房,几乎每一栋大大小小的建筑在几十年来从不间断的斗争中都有损伤,可锲而不舍的巴勒坦斯人一直都在抗争,这也算是个异数了,在这样外无援助,内无发展的局面下,居然一直都不言败。

尤思福深爱这片土地,可以说当他烦闷的时候,就是这样看着眼前的这片土地,似乎就可以化解那些异样的情绪,吐出胸中的郁闷。

不过今天显然来不及吐出恶气了,他刚刚打开阳台门,踱出去,耳中只听得一声头顶的轻响,似乎有个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向自己迎面袭来,心中暗呼一声该死的以列色人,还没有出口,脖颈上就被一掌劈昏,齐天林口中含着战刃轻飘飘的掉下来,伸手接住倒下的躯体。

他可是在这上面金钩倒挂了快两三小时了,里面这位领导人确实劳苦功高,也许在政权属于这种草创的艰苦阶段,国家领导人们都能这么艰苦辛劳吧,一直不见到墙边的折叠行军**睡觉,直到下半夜才有这么一个机会等他开门,不然齐天林可没把握在开门冲进去这零点几秒的时间里面他不叫出声来,谁叫这唯一的阳台窗门就对着桌面呢?

身体倒下,最重要的是用脚勾住同时倒下的金属拐杖,免得撞击出声音,齐天林就在阳台上,先掰开对方的嘴检查没有什么胶囊假牙,有些性格刚烈的哈马斯给自己换了假牙,带有氰化物的假牙,万一被捕,就一咬牙自杀了,然后才摸出自己兜里的捆扎带和嘴塞,就堵嘴绑手脚,一气呵成以后,把对方扛在肩膀上,就从这三层楼的阳台直接一跃而下,照着来路返回小院墙边,打个响指,得到那边小姑娘轻声咳嗽的回应,翻出一人多高的墙头,依旧是蒂雅在前,齐天林扛着人在后。

刚才蒂雅蹲守的墙角还躺着一具尸体,谁叫

齐天林进去的时间太长,一个游动的哨兵发现了蹲在墙角的蒂雅,原本没有什么怀疑,这么一个瘦小的小姑娘能做什么,可是他刚要习惯性的上前检查,蒂雅就直接开枪了……

一小一大两个身影就这么消失了,距离另一头的撤离点还有五六公里左右。

但毕竟是领导人的办公寓所,周围还是有不少游动哨兵,也许是接近凌晨的缘故,比两人潜伏着过来的时候要多一些,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齐天林的身影,他身上扛着一个人的轮廓太特别了,随着几声喝令没有回答,AK步枪的射击就开始了!

耳麦中,齐天林让蒂雅不要参与战斗,赶紧顺着预定碰头地点撤离,自己就朝着原定的反方向跑,一边跑,一边拉开夹克,荡出腋下的马萨达步枪进行还击,他那支加长加重枪管的M4步枪实在是不好隐蔽,但是这种马萨达步枪的弹匣跟M4以及M16用的弹匣还是一样的,而且齐天林挂在自己枪上的,也是亚亚按照他的吩咐,学着以列色国防军的方式,用胶带把两个弹匣呈L型绑在一起……

肩上扛着人,齐天林就只能单手握持步枪射击,幸好折叠托的突击步枪对他来说,也就跟蒂雅用MP7那样的单手冲锋枪差不多,半跪在房屋拐角,一个快速的连射,阻止了一下背后的追兵就赶紧转移。

这样的场面似乎对这一带的居民跟武装分子都习以为常了,居然还有人看都不看直接把砖头石块从楼上往下砸,齐天林有点苦笑自己居然掉进了人民战争的海洋,但是他的撤离速度非常快,中途扔了一枚高爆手雷跟一颗烟雾弹,还煞有其事的拔出手枪对后面胡乱射击了一个弹匣,表现应该不止一个人的行为……

这样的交火其实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物资匮乏的原因,哈马斯武装部队的单兵携弹量就跟当年的红军差不多,一支枪几个人用,每个人能分到一个弹匣就不错了,所以齐天林乱朝墙面天空,打完了两个弹匣,故意扔下一个L型弹匣组合,就扛着人溜掉了。

这点负重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快速的借助乱七八糟的居民楼房穿梭,兜了好大一个圈子,绕过去通过耳麦找到笑眯眯躲在一个砖砌的破棚子里面的蒂雅,趁着注意力都被吸引到另一方,赶紧撤离。

这一段就没有开车了,一来距离近,二来这一带民居和种植地块非常多,凌晨的车辆很容易暴露,所以两人就靠着耳麦联络,齐天林看着自己手臂内侧的GPS,指挥蒂雅在前面探路,小姑娘的灵活性就在这个时候发挥出来,偶尔遇见居民,她一身脏兮兮的打扮根本不会引起别人任何的怀疑

,齐天林扛着人就负责听她指点行走节奏,躲开一个个路口上的暗哨或者居民,这样的结果就是齐天林几乎就是个隐形人,被蒂雅带着没有露出任何的踪迹,两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穿行到接近海边的区域。

加沙的一整条长边是靠着海边的,可是这条海岸线是被以列色人严格监控的,防止任何阿拉伯世界对这里的援助和武器运输,主要防备往里面送东西,往外反而没那么严格,所以齐天林选择的还是海边加沙跟以列色地区的封锁线,毕竟水面上的封锁线对别人来说很艰难,但是对他来说比地面上两米多高的电网铁丝墙却轻松得多。

最后一段就是刻意被推平的开阔地带,方便以列色一方高架瞭望台上的狙击手观察下面的状况,一般情况下,不进入海水里,就很难越过这一带靠近封锁线了。

齐天林肩头的尤思福已经醒过来,不能动不能开口,看见一直到了海边也一声不吭,齐天林是把他的手臂挂在自己脖子上,头在前面,能看见他的表情,仗着自己脸上带着头套跟夜视仪,也不管他,直到三人踱进冰冷的海水里面,才摘下他,提在手里,长年的艰苦生活让这位领导人很瘦很轻,齐天林觉得挺方便的,另一只手抱起蒂雅才觉得这吃货现在貌似比人家一个大男人都还沉了。

蒂雅这个时候就好像潜艇上的潜望镜,小心的俯身摘下齐天林腋下的步枪拿在自己手上,另一只手提着自己的冲锋枪,警惕的瞭望着海面上的状况,齐天林从嘴里掏出几根吸管分别含在嘴里,连尤思福都有,这位明显就惊诧莫名了,要是以列色人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是有大把人手来接应帮忙啊……

浅浅的踱进海面下一点点,顺着还算平坦的海底沙滩慢慢接近延伸进了海底的封锁网,借着夜视仪,齐天林都能看见带着倒刺的铁丝网上挂着各种触发报警器,无论切割还是摘取这些铁丝网都会引发哨兵,所以远远望去,除了海面上远远的有一两艘巡逻艇在往返游弋,沙滩一直延展到岸上才有瞭望哨在看护,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样高出水面半米左右的铁丝网实在是难以逾越的天堑。

齐天林已经慢慢露出了头部,看看苏醒的尤思福,只好又把人家弄晕,才拔出战刃挥动一下叼在嘴里,蒂雅倒是熟悉的咯咯咯笑着抱紧他的头,随着轻飘飘的感觉,轻松越过铁丝网上方,再趁着身上都被冰冷的海水降低体温,不会被热成像仪发现,快速的窜过海面,直到接近那个海滨小城才悄悄的上岸。

亚亚他们的车辆已经在这边等待了大半夜,赶紧接上他们就走,还是齐天林跟蒂雅一起返回

之前跟情报人员约定的腹地卫星城,在情报人员给他们安排的房间住下来等待下一步讯号。

亚亚就带着自己的小黑把尤思福和所有枪械带到他们租的海滨度假村分开躲藏起来,这样也许被人用手机定位的齐天林就不会暴露他们的所在了。

这是个很平常的两居室公寓,洗过澡把海水浸透的衣服也扔进洗衣机里面,抓住搞了一晚上特种战斗,现在颇为兴奋还想趁机搞点什么幺蛾子的小姑娘,狠狠在她屁股上扇了两巴掌,才让她乖乖睡觉,齐天林站在窗前,好奇的看了看东方红亮的天空,似乎日出朝阳没有这么早吧。

带这样莫名其妙的疑惑,齐天林才打着呵欠上床,只是不一会儿,柔软的身躯就哧哧笑着缠上来,剩下的时间就当成两人的亲密旅游时间?

事实证明计划真跟不上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