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45章 斗争

第四百四十五章 斗争

的确,第二天几乎所有的世界媒体都开始报道巴勒坦斯哈马斯领导人被绑架失踪的消息,这种新闻,几乎任何人用脚丫子猜也都会知道是以列色人干的……

甚至以列色的各种媒体第一反应都是先列数尤思福的各种恐怖生涯事迹,力求证明这是一个对以列色国家安全有极大危害的恐怖分子,直到晚上确认不是自己国内任何一个部门干的以列色当局才有点委屈的发表声明,真不是咱干的!

劳累了一晚上的两人,直到下午才堪堪醒来,齐天林是禁不住蒂雅的各种撩拨才忿忿起床的,稍微洗漱一下就上街找吃的。

驾车出门的时候,齐天林顺手买了两份街头的英文报刊,因为以列色国民有超过大半都是全球各地的犹太人移民,不是所有人都能娴熟使用希伯来语,所以英文通用性非常高,让蒂雅慢吞吞的开车看周围哪里有什么吃的,他就坐在副驾驶翻看报纸,看看今天搞的事情有了什么反应,刚才吃货一直嚷嚷肚子饿了,没来得及看电视。

结果关于尤思福的新闻他没有注意到,却再次在报纸上的地方新闻中,又一次看见那个似曾相识的地名“DIMONA”,这次就有点注意了,顺手拿起自己的电话给苏珊打过去问问。

老太太安详得很:“你问这个做什么……迪莫纳,据说以列色的核基地就在这个地方。”

齐天林恍然大悟,他终于一下被提醒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个词,在那两只装着核弹的箱子上!

当时翻看的时候没有注意,只是一晃而过,现在一再被提醒,使劲回忆就想起箱体上用记号笔写着DIMONA的字样,还在后面恶狠狠的画着几个感叹号,看来卡菲扎的人搞到这个核弹的目的就是想炸这里?

苏珊随口给他普及了一下关于这个基地的常识:“以列色一直都不承认自己有核武器,但是这个基地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建立了,技术是法西兰的民用版本,而且美国方面他们也有很多犹太核物理学家,所以要搞民转军太容易了,据说美国在监管他们的基地,但是谁知道里面有什么猫腻。”貌似昨晚看见有红光的东方就是那个迪莫纳?

齐天林看看自己的高加密卫星电话,还是觉得不保险,匆匆拉两句家常就挂了电话,用短信编辑了一个数字密码过去,很简单的一个单词:“图纸。”

苏珊回复很快:“嗯。”

这个丈母娘才是最纵容他的,也许她对罗伯特的感情真不如她表面表达的那么随意吧。

在蒂雅选了一家看起来有点垂涎

欲滴的餐馆吃饭,端上来的所谓美食其实就是齐天林家乡的肉夹馍,只是味道还不错,配上烤肉烤鱼,两人大快朵颐的把午餐跟晚餐都一起解决了,最后还端上一杯浇了芝麻酥、芝麻酱和蜂蜜的冰淇淋,齐天林尝了一口就甜得差点没齁住,赶紧让给蒂雅,这吃货喜滋滋的就一个人享用了。

接下来的两天两人都是过着这种简单的舒坦日子,每天上午开车出门,到附近的各种宗教历史古迹去转悠参观,下午以吃为主,晚上蒂雅就靠在他的怀里,两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里面各种关于尤思福的新闻报道,比上次绑架贾拉尔的时候轰动多了,因为贾拉尔很快就出现在电视上宣布自己叛逃,撇开后面的戏剧性变化,那件事就基本画上句号了,媒体的报道都是重复的,现在就是几方不停的打口水仗,以列色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做,哈马斯扬言不交出自己的领导人,就要请以列色人看流星雨,美国跟华国还有俄罗斯一如既往的不痛不痒外交辞令,法西兰的媒体最热闹,大有幸灾乐祸的炒作气氛,英兰格的媒体则是阴谋论甚嚣尘上,猜测这位领导人已经被害,开始发扬自己的小报八卦精神,挖出了尤思福的各种花边新闻。

齐天林这个时候才惊讶的发现这是一个何等背负沉重包袱的男人,作为哈马斯的创始人之一,他一直都在各种斗争中站在最前列,力求通过各种方式改变哪怕一点点加沙地区的民众生活条件,而不是好像那位已经逝世的著名巴勒坦斯领导人,擅长作秀,多数时间都在国外,拥有上亿美元的财产……

尤思福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他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献给了苦难的加沙地区,所以他赢得了加沙人最崇高的尊重跟保护,但就是他这样一个人,居然有一个成为以列色内线的儿子!

听起来真的是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这样,他那个三十二岁的儿子,因为母亲死得早,为了保证尤思福没有后顾之忧,从小就被组织藏在国外成长,但是优越的环境没有造就铮铮铁骨,这个官二代在成年以后得意洋洋的回到巴勒坦斯从政,却因为冒失很快被以列色军队抓获,在狱中居然被策反,因为他的叛变,十来年前哈马斯跟法塔赫的军事领导人都被抓住,数十起行动被截获!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句话真是狗屁!

没有经历过斗争的残酷,只会生出一堆软蛋!

为了自己的生命立刻就出卖战友和祖国的叛徒……

这让齐天林单独过去看到尤思福的时候,都有点沉思,悄声叮嘱亚亚他们善待这个满头花白头发的削瘦跛子……

但是小黑人失望的给齐天林汇报,这个家伙给吃就吃,给喝就喝,除了排泄,其他时间都不说不动,靠坐在墙角,连睡觉都是这个姿势。

齐天林坐在房间里面,他身上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全部留给蒂雅保管了,他想找眼前这个男人要点东西。

身上的袍子很破旧,亚亚说自己过来本来给他换一套衣服,俘虏温言拒绝了,他们几个就只好用电吹风给他把海水浸透的衣服吹干,反正他们也闲着没事不是?

齐天林又想起那个一贯军装笔挺,头上戴着特定样式头巾的已逝领导人,脑海中不知怎么就浮现出华国几十年前的那个穿着破旧手织布军装的毛太祖跟永远军装笔挺的蒋太公,嘿嘿的暗笑两声,就用阿拉伯语开口:“我需要一些炸药……你能不能给我提供一个渠道。”

被蒙住眼睛的尤思福显然很惊讶,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是什么人?”声音有点沙哑,似乎两三天不说话,让他的嗓子有点黏住了。

齐天林开诚布公:“你不用担心,最后是要把你放回去的,你不会有任何的损伤,现在是我私人的要求,我需要一些军用高爆炸药,你那边显然能够提供……”

尤思福似乎没有把这个当成好消息:“我不会出卖任何我任何的战友!”他似乎有点过于敏感这件事情,当然也不相信齐天林。

齐天林给他一个相信的理由:“我答应你,帮你杀掉你的儿子,不需要任何报酬。”

尤思福立刻就沉默了……

齐天林从无所不能的英兰格八卦媒体上面知道那个被哈马斯不承认怕变的小尤思福,其实现在已经在美国加利福利亚过着逍遥的生活,十年前就改变了自己的信仰改信基督教,然后居然还厚颜无耻的写了一本自传,讲述自己是为了和平,为了拯救更多人的生命……让那些人被关押而不是用人体炸弹消灭自己的生命……

如果说无耻没有底线的话,这位官二代真的可以遥遥领先绝大多数人类。

尤思福沉默了好久:“我真的……想不到,哈比比……”下意识的用了这个阿拉伯语中亲昵的孩子称呼语却一下顿住:“他……太让我痛心了,他怎么能背叛自己的国家跟民族还有信仰?”

齐天林哼一声:“一个从小到大都环绕在保护中的温室花朵有什么抵抗风雨的能力,你舍不得杀掉这个叛徒?”

尤思福缓慢的摇摇头:“去吧……我恨不得自己咬断他的喉管!”

齐天林搞期货交易:“我必须把眼前在以列色的事情处理完以后才能去美国,所以你必须给我一批

高爆炸药,你放心,这些东西不会用在你们的民族跟国土上……”找到那个叛徒并不难,电视上出现过那本书,里面居然有几张这个叛徒的生活照,只要按图索骥不难找到这个中东人。

尤思福似乎前后权衡了一下,觉得似乎不会有什么损失,报了一个约旦河西岸的地址:“那里有一个暗藏的炸药库,没有人把守,平时也不起眼。”

齐天林再次确认一下地址就起身:“我很尊重你这样的斗士,但是面对一个无法战胜的敌人做无谓的战斗就是浪费自己战士的生命,方式方法有很多,能不能寻找别的方式,搞垮以列色跟美国才是根本,一个人也许做不了太多,但是世世代代的挖墙角,总有一天风水轮流转……只有美国人不再是以列色人最强的后盾,事实才有可能改变。”

尤思福轻轻的摇摇头,又陷入了沉默,这些思考的东西,他们应该比齐天林想得更多,不斗争,也许他们就要消亡在这片土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