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46章 压碎

第四百四十六章 压碎

走出度假村的齐天林身上没有任何枪械,驱车找到这些天游览观察到比较混乱的一个巴勒斯坦跟以列色定居点混杂地区,靠近约旦河西岸这边的巴勒坦斯土地边的一个进入路口。

这里一贯都是各种暴乱新闻多发地段,一些世界各地的记者简直就是常驻在这里进行拍摄,巴勒坦斯一方也需要这样的窗口对外传递讯息,所以频频在这里发难,而以列色人觉得这更能说明巴勒坦斯人的恐怖袭击和不合作,也故意放松这一带的管理,相互犬牙交错,纷争不断。

其实在以列色的内部也是分派系的,原教旨主义者和极端主义分子的过激行动,就连以列色官方都要做出一定的管理,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在猜测是不是这些极端分子绑架了尤思福,虽然齐天林扔下的弹匣是个小把戏,总有人要这么分析吧,于是这一带的纠纷这几天非常激烈。

他身上是典型的游客打扮,一件绿白细条纹的衬衫敞开着,里面一件打底的黑色T恤,下面一条牛仔裤加登山鞋,衬衫是蒂雅昨天逛街时候给他买的,其实一翻看就是华国生产的产品,只是为了遮挡他腋下的战刃跟战锤,卫星电话都没有带。

这是一个下坡的丁字路口,三辆以列色边境警察的路虎巡逻车经过了一定的防暴加固,所有车窗都外加了铁丝网保护玻璃,十多名带着绿色贝雷帽的边境警察全副武装,挂着各种步枪在路口警戒,几十名穿着灰蓝色服装的辅警,也就是类似华国的协勤同样也带着步枪在成列的阻挡另一边示威砸石头的巴勒坦斯民众,几十名各国记者打扮各异扛着长枪短炮,照相机摄像机都有,占据各种高点,甚至两边区域都有,抓紧时间拍摄……

齐天林跟大帮的游客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种几乎天天上演的戏码,简直成了以列色旅游的一部分,当然一般不对旅行团开放。

警察和围观人群当中都有很多头顶戴着那种犹太人小瓜皮帽的男子,居然还有围着红白格子头巾的阿拉伯以列色警察!

齐天林一直都很好奇以列色男人头上那个小小的瓜皮帽怎么能戴住不掉,就好像个小碟子扣在头上,但是眼前他的注意力显然被那些便服打扮头上包裹着红白格子围巾的持枪秘密警察惊讶住了。

这些一般都是拿着手枪的秘密警察其实是隶属于边境警察的Yamas,也就是卧底小组,他们平时就混迹在巴基坦斯民众中间,当闹事被压住以后,他们就开始出来一个个指认刚才哪些是积极分子,效率非常高……

这种事情真说不上谁是叛

徒,这些阿拉伯裔的以列色人从小就在以列色长大,对阿拉伯世界根本就没有认同感,以列色采用这种方式培植了相当大的一批阿拉伯裔秘密警察。

面对同族裔的人,他们毫不留情,也许为了发泄那些阿拉伯人不停对他们的咒骂,下手还特别重,齐天林亲眼看见一个Yamas在已经踩住了一个抗议男青年以后,还恼怒的从后腰拔出一支Taser电击枪对着地下破口大骂的同族年轻人扣动扳机,两支带着高压电的箭头一下扎进对方肩部,那一瞬间,百万伏的高压脉冲电流持续在那个男子的身上发挥作用!

这副场景非常的荒诞,都是人类这样的动物,却好像在捕捉什么低等动物一般,就在周围围观的人群和记者中间,那个男子立刻在地面开始颤抖着抽搐,Taser电击枪的特点就是会持续提供攻击电压,虽然不致命,但是那持续的几秒钟里,可以想象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围观者中有不少犹太人发出鼓掌的声音,阿拉伯人那边发出愤怒的吼声,但是更多人似乎都跟齐天林一样,有点不忍看见这种毫无美感和娱乐性的折磨,现场瞬间安静了一下,只听见快门的声音和闪光灯的划过……

巴勒坦斯人的愤怒似乎又被浇上了一桶汽油,有些人捡起手边的石头就开始砸,辅警们也开始端起步枪和榴弹发射器准备射击橡皮子弹和烟雾弹……

齐天林开始觉得厌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慢慢把自己的身体往后退,他怕自己按捺不住那种起码的人类道德底线,一枪结果了对方生命都比这种持续的折磨让他觉得容易接受。

这时突然从街头那边传来响亮的警笛声,围观人群连忙退后一些,又是三部身材魁梧的越野车冲过来,不是任何市面上能看见的民用型号,这种以列色自行研制生产的沙漠之猫巡逻车,在中东非常有名!

面对那些手无寸铁的阿拉伯人,这种巨大身躯的武装巡逻车就好像核武器一样无法战胜!

但那些阿拉伯人还是无所畏惧的捡起石块就砸过去,纵然橡皮子弹已经射向他们,就好像唐吉可德面对巨大风车一样无所畏惧的冲向这边的警察!

沙漠之猫上面跳下来的带着红色贝雷帽的士兵更加彪悍,三五成群的加入边境警察中就开始绑人,从他们的肩章上能看到那条让阿拉伯军队闻风丧胆的绿色飞蛇,这就是那支精锐的伞兵旅,以列色的王牌之师……

这一刻,齐天林突然觉得这些巴勒坦斯人就好像自己一样,势单力薄,却有点执拗的面对强者发起显得有点徒劳的攻击,原本只是打算搞点炸药,

在迪莫纳周围发射进去爆炸,恶心一下对方的思路顿时就被放弃了,为什么不能干脆炸了对方的这个基地?!

用自己的核弹!

以列色不就是因为拥有这些强大的东西么?

就让自己来抹平这些差距吧!

齐天林停下脚步,考虑一下混进约旦河西岸巴勒坦斯地区还有没有必要,最后摇摇头干脆放弃,就在这些围观人群当中慢慢的退出来。

开车回到卫星城的几十公里里面,齐天林脑海中已经初步打定了主意,跟蒂雅在外面吃了午饭,到海边转悠了几圈,就看见那个曾经注意到过的水上飞机俱乐部,在伦敦的日子他已经通过安妮仔细学习了一下驾驶的基本技巧,还弄了一张证明他可以驾驶一般单发活塞飞机的许可证。

两人摆足了恋人的感觉过去交谈一番就租用了一架小型飞机,稍加讲解加满油就腾空而起!

所有的电话都放在了两人住的那个小屋……

几乎就贴着海平面上空几百米高度的小型飞机根本就不会被大多数军用雷达发现!

打电话咨询安妮才关掉飞机上的GPS,循着齐天林自己那部小型GPS以及他心中的那串复杂的坐标数字,一千余公里的距离三个多小时以后才到达,就那么在海面上降落,飘在水面上,警告蒂雅这贼大胆不要乱动飞机上的东西,齐天林才打开机舱门,站在浮筒上,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条裤衩和腋下皮袋,在蒂雅趴在舱门边一阵怂恿他全部脱完的笑声中,扑通一声跳进冰冷的海水里面!

别人视为复杂工程的深潜在他这里是个很简单的事情,拔出战锤,这么轻轻的挥动,巨大的重力就好像潜水铅坠一样拉拽着他垂直沉向海底深处……

当时抛下核弹的时候,就选择这一片能看见几公里之外的海岸线,感觉比较平缓的水域,下面也不会太深,可等齐天林跳下水才发现自己这个地质学都没学过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评判这个地方的水域不会太深?

战锤发出的黄芒在海水里面好像照明的灯具,引来不少鱼儿在周围转悠,齐天林不知道有没有鲨鱼,还是拔出战刃没有挥动的候着。

这属于自由潜水,没有借助任何呼吸工具,所以齐天林还是知道基本规则,就是憋住一口气,不呼吸……

自由潜水其实是世界上危险程度排名第二的极限运动,嗯,第一是定点跳伞,因为这项运动的危险性因人而异,通常从十米开始计算,每增加十米深度,就比在地面上呼吸或者身体压力大一倍,理论上一般人的下潜极限是四十九

米,但是有些极限运动员可以达到两百米,但确实70米左右就是个大关。

齐天林手上的多功能户外表终于第一次正儿八经用于潜水,上面的深度读数超过三十米的时候,压力已经是一般状态下的四倍,刚才还有点光线的海面已经变得突然漆黑,完全感受不到水面的光线。

四十六米的时候,齐天林终于感到有种不适的感觉,就是有点嗑药的昏昏然了,熟悉战地急救的他还是明白这应该是血液中的二氧化碳和氮气浓度过高,导致的幻觉感受……

可这该死的海底还是有点茫茫的感觉,找不到底!

但沉重的战锤还是能拽着他往下沉去……

手表泛着淡淡的绿光,只有在潜水模式读数的时候,光源才会自动打开,上面跳动的数字似乎在提醒佩戴者,已经愈来愈危险,接近死亡的边缘!

齐天林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似乎都已经达到了极限,肺部有一种极其紧压的收缩感,心跳速度几乎只有平时的一半,手脚已经开始不怎么听使唤,因为血液都流向了躯干保护心脏……

他似乎都看见自己的肺部血管膨胀到了正常状态的好几倍,这样才能抵抗不被这巨大的压力压碎!

然后就听见一声,铛的响声,胡乱挥动的战锤终于碰到了什么金属物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