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49章 雷锋

第四百四十九章 雷锋

除了吃口粮跟偶尔打盹休息一下,齐天林就一直在不停的挖掘,他还得严格控制自己的排泄,每一次大小便都装起来,因为他不愿留下哪怕一丁点关于自己的DNA物证,虽然这个地道肯定也会在几十公里爆炸半径中被消灭殆尽,但他还是不愿给自己留下哪怕一点点证据。

这样的挖掘持续了六天,他的休息时间应该没有十个小时,终于看到了水泥!

在深深的土壤里面看到了水泥!

这就说明他没有发生可怕的偏差,而且根据他的测距仪计算,确实也应该到了,浑身简直累得都要散架的他咬着牙做最后的冲击。

两三天前,他基本上都没有用战锤了,全都是把挖掘下来的土坯原样放在身后,只要不遮挡住那根红色的光线就行,LED头灯也换过好几次电池了,只有战刃依旧那么精神抖擞的泛着光,也全靠这神器好像嗑药一样的给他提供兴奋剂的感觉提神,不然他从精神上就会垮掉了。

现在发现的水泥就好像强心针一样,顺着水泥面的上下左右挖掘一下,再根据打开电源的手机查看图纸,判断角度方位,试着再挖掘一部分,就找到了大概的方位就开始用战刃挖掘水泥钢筋了!

这一部分就更加小心,摩擦的声音会比之前要大一点,但是随着他在三个小时以后,挖通一个地下室通风口,那种好久都没有呼吸到的新鲜空气还是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这边是一间图纸上标明的封闭水泥舱室,属于万一发生核泄漏的缓冲空间,没有通行道,齐天林把自己的东西都拉进来,真的有点疲惫到浑身要碎掉的感觉,靠在墙角深吸一口气,甩掉那种睡一觉的巨大诱惑,按照图纸继续开挖……

这个时候就很方便了,因为基本上就是穿墙,穿过一些隔离室的墙,找到了那个车间底层的侧面,齐天林最为精细的开挖展开,一个高尔夫球大小的小洞,尝试着不将这点墙面挖通,直到都能听见隔壁的机器低沉声音,以及隐约的人声,他才用战刃扎了个针尖大的孔,窥视隔壁……

这是在车间角落接近地面的地方,能看见外面一座巨大的主控台,上面各种按钮电源闪亮不停,主控台的前面一片落地玻璃,能看见一整列机器正在运作,齐天林几乎是很轻易的就看见那套用化学方法去除铝制外壳,分离铀燃料棒跟钚金属块的机器,这在科学家联盟的文件中就是一个生产核武器的标志,民用级的标准无论如何用不到这个……

确定无疑了,随手把挖下来的水泥块掩藏回去,齐天林有点萎顿的退

回来一点,开始准备自己的爆炸……

一部华国生产的号称超长待机的手机,刚买的时候包装上面宣称可以待机十五年!

但是根据购买过的人反应确实是几个月不充电都一样用……

齐天林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总之他就壮着胆子把这个设定到一个月以后的闹钟,早就弄好从喇叭接出来的两根细电线上接着一颗老式的电筒灯泡……

已经检测过这枚灯泡在闹钟响起的时候会亮,齐天林才用战刃把灯泡前半截的玻璃给切开,小心的塞进非电力雷管里,这是个城市作战的小技巧,在找不到电雷管的时候,可以利用这种一般火药雷管自制一个……

做完这一切,反复检查无误,把核炮弹靠在这边墙边固定好,把引爆装置也摆好,齐天林才很有些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这颗已经开始运转的核弹,背着自己剩下的其他所有东西,一路反过来把挖掘土壤填到身后,这样又一点点带点搬运工的性质慢慢移回去。

但是这不挖掘就快得多了,看看手腕上的表,在那个洞口下等待着打了几个小时的瞌睡,才跳出来打开手机电源,看着夜空中的星星给蒂雅打电话要她来接自己,等车的时间里从别处找来土块把洞口下面都填实……

再次看见他的蒂雅,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几天的时间,齐天林简直说得上是骨瘦如柴!

也许身体机能在不停的耗费,又没有得到全面补充能量,那些能量棒和口粮只能是维持基本消耗,齐天林看看车镜里面的自己,都怀疑自己会不会被饿死,有气无力的把所有东西提上车,躺在副驾驶座就再也不想动了。

蒂雅赶紧开车,已经胜任一个优秀女性PMC的她,早就能很正常的把车开得熟练了,回到家,就赶紧扶着齐天林上楼进屋,从未感觉自己这么虚弱的齐天林也乐得享受这样的温暖,让蒂雅帮他快速的洗澡换衣服,端上各种准备好的食物,勉强吃了一点,喝了不少水,就一头栽倒在**,开始呼呼大睡。

少女坐在床边,轻轻的帮掖好被单,才轻脚轻手的下楼搬出他那些所有的东西,包括排泄物密封袋,一点点在卫生间全部销毁,什么痕迹都不留下。

如果不是情报人员联络齐天林的电话在两天后响起,他是决定还在**睡几天的!

那种极度渴睡和饥渴的感觉交替出现在他的梦境中,醒来就有蒂雅端上床的食物吃喝,东西非常丰富,从肉夹馍到糊糊一样的好吃肉酱加蔬果,然后不停的饮水还喝了点葡萄酒,吃完上个厕所就继续睡,小姑娘也不打搅他了,

只是在他熟睡的时候,一直坐在床头边安静的……擦拭手枪零件……

她可没什么看书的习惯。

情报人员的电话很简短:“把人放到约旦河西岸的一家水烟馆。”

齐天林从**起身的时候,真有点浑身乏力,好像得了一场病一样,姑娘很心疼:“要不,我去办?”

齐天林笑起来:“你还真把我当成娇气的林妹妹了?”

蒂雅不知道这种典故,只是顺着扶齐天林的手,把自己也投进他的怀里,有点温热的身子紧贴着齐天林抱怨:“累成这样了……你不知道我天天都好想你赶紧恢复……”也许在她的眼里,齐天林是永远都不会倒下的天神,这样疲惫的感觉真的很少见。

齐天林一边被她服侍着穿衣服,一边自己也点头:“这次证明了我的弱点其实是不能饿着了,你以后要是学丽塔要背叛我,饿死我就成,不用割我的头。”

温顺的小猫顿时就炸毛了,跳起来挂在齐天林脖子上就是狠狠的一口咬在他肩头上,还知道他恢复能力强,咬住就不松口,含含糊糊的说:“你杀了我!杀啊……我永远都是你的!”

齐天林肩膀疼,心里却暖呼呼的,伸手就抱起她:“好了好了,开玩笑也这样……”

蒂雅才不松口:“我要在这里留个伤疤!证明我说的话!”她表达爱意的方式还真有点野蛮。

齐天林作难:“恢复得好,又不是我控制的,好了,换好衣服出门了,赶紧完结了回家。”

蒂雅却张开嘴不满:“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再过些日子回去嘛……”多好,真的好像夫妻一样住在这里,特别是齐天林这些天被她服侍,简直是让她过足了瘾!除了没干那啥,少女现在真的俨然有点跟之前不同的气质了,好像已经真的找到那种妻子的感觉。

齐天林苦口婆心:“家里这么几口人呢,也的照顾别人的情绪,我们都一起出来好些天了,回去过段时间,再找个工作项目又出来嘛。”

少女知道提条件了:“下次也要这样,我们找个地方这样住一段……”

齐天林溺爱:“好好好……没问题。”

姑娘得寸进尺:“还要生孩子!”

齐天林差点吓着:“又不是下蛋,说生就生!”

蒂雅揭发公司内幕:“丽达都有孩子了,亚亚都要当爸爸了!”

齐天林真觉得眼晕……

两人一直到驱车出门,都还在争论这件事,但齐天林的注意力还是在周围,越到最后越要小心,确定确实没有被情报人员出卖才

开车到一个偏僻的地下停车场,换了一部车开到邻街的一个露天停车场,耳麦里面已经能听见亚亚他们的呼叫:“高点观察没有发现跟踪者……”

停在一辆厢式车附近,齐天林刚走过去,图安就把侧门拉开又自己回到驾驶座上,蒂雅换到那辆车上的驾驶座,都继续保持警惕的状态。

齐天林单独面对依旧被布带捆绑的尤思福:“事情基本要结束了……有人要求我们把你送到约旦河西岸的先知水烟馆,你觉得有没有猫腻?”这种本地区的事情问这种简直在这片土地上磨练成了精的家伙,最靠谱。

尤思福被蒙着眼睛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能看见眉头皱了一下:“这家水烟馆是个情报人员交错的地方……陷阱的可能性不大。”

齐天林点点头:“那就好,天黑以后,我想办法把你偷偷的送进去,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不?我留一支枪给你。”

尤思福终于深吸一口气,即将重获自由,没有情绪波动不可能:“我想再问一遍,你究竟是谁?”

齐天林忍住马上脱口而出的雷锋二字,笑笑:“收钱做事的雇佣军……你有事情也可以交代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