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50章 提醒

第四百五十章 提醒

英兰格这次真的露了一大脸,从一开始就比较积极的参与到绑架事件的调停当中来,先煞有其事的帮巴勒坦斯方面找以列色人谈话,装模作样的确定以列色人这边官方的确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以后,就怀疑是不是什么犹太极端组织的行为,总之就是在中间腾挪纵横,好好的调停了一把。

当然也不光是说空话,为了建立一个比较有效的对话机制英兰格人顺势成立了一个观察组,拉上几方人士进行事件调查,一定要把事情理出一个脉络来。

这些东西都是齐天林在电视上看到的内容,如果不是他亲身经历了内容,都会觉得英兰格人确实试图在公正的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这件事也绝对没有美国的影子,美国人对这种小事儿已经不太在意了,他们实在是跟以列色人就是穿一条裤子的,袖手旁观是他们的一贯作风。

齐天林让亚亚他们随时把收音机打开放在尤思福的旁边,所以这位哈马斯领导人对外面发生的一切也明了得很,嘴角拉出点弧线:“是英兰格人想获得好处?”

齐天林不否认不承认:“好处人人想得,既然人家有求,你就可以答应点,什么关键是好处,怎么才能让加沙民众得到好处,你的祖国得到好处……好了,你比我们这些粗人会想,出门吧,时间差不多了,我得注意安全的把你送过去。”

负责拿着手机的蒂雅在耳麦里面通知那边发了个短信,催促可以把人送过去了,估计他们是假装找到点线索,现在是想跟尤思福先单独谈谈……

尤思福点点头,齐天林给前面的图安做个手势,厢式车就开出了停车场,另外两部越野车前后拉开距离警戒,若无其事的就朝着约旦河西岸开过去。

这几天的以列色国土上并不太平,哈马斯的武装人员没有得到尤思福的消息,发射不少卡桑火箭弹袭击以列色民宅,齐天林对这种模式一直都觉得有点不屑一顾,因为这种做法在他看来都好像是小孩子发泄不满的小敲小打,不但对对方没有任何遏制的作用,反而给了以列色各种动武的借口和抹黑了自己的形象。

所以街面上就要显得紧张一点,到处都有警察在巡逻,不是针对人而是防备空中的爆炸物。

这个卡桑火箭也确实是小打小闹,就是用无缝钢管封个头,焊几个尾翼,装上炸药跟发射药飞过来引爆就行,至于在里面加上复杂的碎片都只不过加大一点杀伤,永远都只能是一种表明抗议态度的手法而已。

齐天林看看天色渐暗,听从尤思福的建议,在一个街口停下车,他自己

扶着尤思福下去钻进小巷,除了脸上的眼罩,尤思福已经被解开了所有的束缚,还换了身便服,至于瘸腿,被齐天林伸手这么担着,他走路都不费力的。

蒂雅下了车,换人到她的车上驾驶,三部车就停在外面的街边,蒂雅依旧在裙子里面藏了一支冲锋枪和手枪就跟上齐天林,快速的越过他,依旧到前面当探路石,在城镇里面,每一个拐角后面都有可能存在哨卡或者行人市民,她才是最有效的。

但是尤思福指定的这条道路显然很有效,七弯八拐的,就到了一处民宅,尤思福指点一下,留下蒂雅在外面警戒,齐天林就提着尤思福翻进围墙里面,不进屋,直接翻开院子后面的一个茅棚翻板,一条地道就出现在眼前,钻进去没多远就出来,已经穿越以列色的封锁线,出现在巴勒斯坦的两块飞地之一约旦河西岸了。

本来约旦河西岸巴勒坦斯人居住区就跟以列色人不停扩张的定居点犬牙交错,也就尤思福这些人才会闭着眼睛都知道身处哪里。

仅仅半小时以后,两人就靠在那家先知水烟馆的后墙外……

约旦河西岸的面积比加沙地带大得多,但是情报人员要求的这个接头地点显然是为了照顾他们行动,靠近封锁线只有二十多公里,算是巴勒坦斯纵深的国土了,相比加沙,这边的生活气息也要更重一些,齐天林颇有点好奇的打量周围的景观,至于水烟馆就好像欧洲的酒吧,华国的茶馆,算是阿拉伯男子比较喜爱的社交场所。

尤思福到达后墙以后就不吭声,全凭齐天林自己决定怎么做。

慢慢升起自己头部探过墙头观察里面,确定在一边的角落,才把尤思福举起来缓缓的放进去,实在是小心谨慎为上,不敢完全相信英兰格人安排了什么样的局面,万一陷害自己可就甩不掉了,等尤思福落地,才低声在他耳边:“我就送你到这里,应该是英兰格人要跟你谈谈,但是你基本上已经在自己的地盘上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都是政治人物了,这种不痛不痒的绑架事件,不会跟愣头青一样要讨个什么说法,从中获取利益才是成熟政治人物的风格,尤思福点点头:“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却拒绝了齐天林要给他的一支擦干净指纹的手枪。

齐天林点头:“说到做到,有什么联络方式?”

尤思福看来对他确实有点莫名的信任感:“我在巴黎有个联络点,你记下他的电话就行,也许我以后还真有事情委托你呢。”花钱能做的事情对这些人来说,就不是事,再穷再艰难的国家也是国家,巴勒坦斯那位已经逝世的

著名前领导不是也有好几亿财产么?

齐天林记下电话,伸手在尤思福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自己就没过墙,阿拉伯院子的墙本来就低,鬼魅一般的就消失了,飞快的攀爬上附近的一个两层楼角落,挂在屋檐下看着院子那个换了一身格子衬衫的削瘦男人慢吞吞的解开蒙住眼睛的布条,真说得上是处变不惊,颇有大将之风。

这时候,齐天林才摸出自己的电话给那个情报人员打过去:“人已经送到了,在水烟馆后院,我们就撤离了?”

对方干净利落:“你们完成得非常好!撤离回国吧……”

齐天林嗯一声挂了电话,就关了手机摘掉电池,在屋檐下看两个阿拉伯人打扮的西方人匆匆出来,扶着尤思福进去,他才跳下楼房,原路返回,找到已经转移到巷道黑暗角落隐蔽的蒂雅:“回家了……”

小姑娘是真心有点撇嘴,就这么外面游荡多好玩?

七个人的游览团撤离的时候非常快,枪支全部留在那间小屋,自有人负责帮他们全部运回欧洲,其他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除了齐天林的那个超长待机装置。

柳成林没有给齐天林打过电话,没有任何的解释,他就被从现在的老总位置上拉了下来,无论是做给西方情报机构看,还是平息京城某些部门的忿忿,柳成林都成了替罪羊,帮齐天林受罪的羊。

可是丈母娘刘晓梨也浑没把这件事当做什么:“越越她爸也该退休了,我们家里又不差那点钱,他也没在那位置上捞什么钱,他只让我给你带句话,做好自己做的事情,不用担心他。”

这句话是当面说的,齐天林返回欧洲,刚在迷雾岛落脚,柳子越就通知了一个消息:“两位当妈的要过来陪着待产了……”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了,所以齐天林只好马不停蹄的带着柳子越先到伦敦那座乡间别墅去,毕竟和巴黎的那栋相比,这个乡村风格的院落没有那么华贵嚣张,当然也因为那边有安妮。

玛若跟蒂雅是在岛上把回来以后收尾的事情处理完才跟着到伦敦,她们自己开车过去,先回到法西兰,玛若终于又开上自己那部恩佐顺着海底隧道过去的。

齐天林先回玛若买的那座独栋开了那辆空间比较宽阔的路虎越野车,才带着柳子越一起到机场接人,接两位最多也就去过东南亚旅游的老太太,第一次出国飞这么远的地方,柳成林让女儿要好好接待。

还好,带着要生孙子的利好消息,两位母亲出来的时候,都没有太多疲惫的感觉,行李基本上都是带的跟婴儿孕

妇有关的东西,柳子越有点好笑:“什么东西不好买?还非得自己带。”

刘晓梨先摸摸女儿的肚皮,心满意足:“你知道个啥……外国人那一套就不科学。”

纪玉莲在意的是小夫妻俩的感觉:“这就对了,这才有夫妻的味道,上次回来就觉得越来越有感情,现在看上去是真不错了。”牵着儿子的手就舍不得放,还是想念。

齐天林笑着伸手推动行李车:“就当出来欧洲旅游,住得惯就多住些日子,住不惯就回去陪爸爸……他现在一个人在家养养花草也无聊。”这种事情上他也没有多少愧疚,有些理念上的东西没法沟通,只要柳成林理解他在做什么就好。

刘晓梨摇摇头:“他现在精神好得很,说是忙了大半辈子,现在才算是可以休息一下,列了一张清单,是最近要去看望的老战友,天南地北的都有,有些家庭境况不好的,他还想尽量伸手帮帮忙。”

嗯?齐天林倒是被提醒,自己那些战友的家庭呢?

估计该帮的也要帮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