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52章 活该

第四百五十二章 活该

廓尔喀雇佣军是英军历史上的一个特例,从一个多世纪以前一直都从尼泊尔招募的这些传说中非常勇猛顽强的亚裔士兵,有非常响亮的名声。

其实齐天林是有点不以为然的,因为这些廓尔喀士兵的战斗特点其实跟华国士兵差不多,都是比较擅长山地战跟丛林作战,而且都比较强调顽强奋战的作风,在上世纪也曾经跟他原来所属的华国军队打过仗,不知道是不是精锐,总之被华国军队全歼了。

但是也许是宣传得多吧,这支英兰格人相当忠实的疯狗队伍还是很有战斗力的,一直都有涌现出不少的勇猛战例,只是随着英兰格的衰落,他们的人数编制也越来越少,被裁掉的人也越来越多,这倒确实为齐天林提供不少的兵源。

但是齐天林还是谨慎:“您提到的标志性胜利指的是……”

威尔逊慎重:“既然美军一直号称他们解决了本拉登,我们也可以在各种热点战场上解决其他人,比如奥尔马……”

齐天林微笑着摇头:“您在开玩笑吧……美国人花了那么多的军力人力都没有抓到他,我可没有这个把握,我们擅长小型局部战斗的雇佣军,不是大编制的正规军作战,连特种作战都算不上。”心底丝毫都没有泛起自己认识奥尔马的念头,这个时候,就只有当做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才能从精神上催眠自己,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威尔逊还是个务实的人:“我们的情报部门一直都在追踪各种跟阿汗富伊克拉战场有关的情报,奥尔马只是个举例,我们的意思就是不要老听见解决了什么敌方头领人物就是美军的功劳,我们也应该体现出我们的能力,这个不仅限于阿汗富或者别的地区……”

齐天林还是摇头:“这是个目标,我们也愿意去达到,但是实现这个目标是有很大难度的,无法保证成功的项目,不是雇佣兵愿意做的任务。”

莫森觉得齐天林是在表达难度好提价,称职的帮腔:“您有什么把握认为我们能做到这样的成绩呢?”

威尔逊从自己的黑色文件包里取出一份资料:“我们有详细的分析过美国目前在阿汗富的作战特点以及成功失败经验教训,他们已经逐渐放弃了以前的大军团作战方式,采用特种作战达到目的,英兰格军队不可能走同样的老路,MI6得出的结论就是用塔利班的战斗方式对付塔利班……用少数民族裔的特种作战队伍,成建制的放到深山里面,利用外界提供的各种给养,就在山区里面打击塔利班,而不是象美军那种大部队咋咋呼呼没实效,特种部队偶尔

出去小打小闹的情况,具体的利弊分析和作战特点方式,都在这份资料里面,我希望你们看过以后有个比较明确的概念。”

齐天林接过来:“我们确实得好好商量一下,这是个长期的活儿,我们需要好好的掂量。”

威尔逊点头:“谨慎严谨都是必须的,这项计划本来也是要在英兰格队伍从阿汗富撤军以后才开始陆续把人以各种名义调进去,何况这支队伍也要有足够的训练整编时间,这里还有一份廓尔喀退役士兵的资料,你们也可以看看,有什么样的人手可以运用,相信可以增加你们对计划成功实施的信心,毕竟我们需要的是拿得出手的成绩,大大小小陆陆续续都可以,这才是我们的目的……”

还是一个带有政治意味的项目……

威尔逊在初期接洽之后就离开了,莫森当然是极力鼓动齐天林要为宙斯盾拿下这个单子,数百人的队伍,无论拨款、军费、设备支持采购,都不是个小数目,对于宙斯盾这样的大公司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

这已经可以说是一支没有挂军方标志的军队了,虽然齐天林对它没有所有权,但是只要到了战场上,他的指挥权还是毋庸置疑的!

齐天林只是点点头:“我得好好想想,这种大事情就是大漩涡,说不定我们就被搅进去了……”

莫森也同意他的意思:“这段时间你就经常过来公司,我们多沟通一下,上面也许也要找你谈谈。”

齐天林今天是吃过午饭才来公司的,他其实今天也穿得比较正式,衬衫领带的风格很少见,喝过午后的咖啡,才在手臂上搭着藏青色西装走出公司。

直到登上那辆路虎发现,开出伦敦商业区,在一个车辆比较稀少的地方,他才把车靠在路边,靠在驾驶座椅背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开始放松自己的头脑开始回想自己今天上午接触到了什么,将获得什么……

之前所有的状态都是在演戏!

他虽然没有做过谍报工作,但是耳濡目染的在各个圈子都混迹过,齐天林认为要做好一个金牌卧底或者王牌奸细、顶级叛徒的要诀就是,当自己在做自己那份表面工作的时候,就一定要正儿八经的全身心做那份工作,丝毫都不要联系到自己的实际目的上面去,这样所有的所作所为,才不会有漏洞,才不会有不合理的情况发生。

也就是要把自己彻底的分裂成两个人……

嗯,还好他心底本来就有个奥塔尔,也许这样他才不会导致精神分裂症的发生吧。

他是真心不看重这个传说中的勇猛队伍,要论到战

斗的天分也许还不如小黑们得心应手,他感到欣喜的是这种认同,MI6都信任他,说明对他已经查了个清清楚楚,从现在起,他已经确实的获得了英兰格情报特工方面的认可,一层又一层的保护罩开始拉到他的身上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切实的把自己隐藏起来,去获得更多的信任跟筹码,才有机会做更多的事情……

当然目前最应该做的就是天天到公司上班,摆出一副专心认真的样子,然后支好耳朵听来自中东地区的那一声巨响……

当然在听到那一声巨响之前,齐天林还是要回到家听自己母亲的唠叨声的。

没有给安妮她们打电话,他就直接驱车回家,这个时候他还是有个轻重之分的,先照顾好孕妇跟两位母亲,然后再出去见未婚妻、女朋友跟童养媳嘛……

这是蒂雅问清楚怎么回事以后,喜笑颜开的给自己定位的称呼,在她看来从小养大的妻子,就说明有缘分,是真主保佑过的,不过看她欢天喜地给齐天林拿鞋子的架势,真的有点童养媳的天分。

齐天林很惊讶:“你们怎么过来了?”声音有点小,他不是怕面对,而是觉得麻烦。

蒂雅也小声:“安妮跟玛若一定要来,她们说凭什么就要低一头躲在外面?”她才是有做叛徒的潜质。

齐天林有点笑声的过去,立刻就被纪玉莲提溜着耳朵拉走训话了,玛若看不惯,还准备站起来救人,安妮总算高风亮节了一次,伸手拉住她:“华国的习俗,婆婆管教儿子的时候,媳妇最好不要伸手……”

玛若才悻悻的坐下,安妮看看柳子越跟刘晓梨在窃窃私语,就站起身:“我们今天也就是过来看看妈,过两天让保罗送妈过来我那边看看……我们就先回去?”外国人不讲究一定要一起吃个饭什么的,见见面说清楚来由就行。

玛若被提醒:“对啊,夫人待会儿给妈说一声,过两天也邀请妈到岛上去看看嘛……”那边才是自己的主场嘛。

柳子越笑眯眯:“我会转告婆婆的……蒂雅有没有什么要转告的?”

这姑娘这个层面的斗争还上不得台面,一阵猛摇头:“我就住在这边?”

安妮不给这个机会:“你跟我们回去……”低声在蒂雅耳边嘀咕:“你在这边服侍孕妇,他妈真把你当他妹妹,你愿意?”其实是要造成三人共进退的场面。

蒂雅就真被忽悠走了。

纪玉莲就是一脸的迷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越越都怀上孩子了,你还这么不安分?”

齐天林不苦恼,

揽着母亲的肩膀笑:“认识她们比越越还早呢,外国人不看重婚姻关系,大家合得来就在一起了,您放心,我会好好对您儿媳妇的。”

纪玉莲焦心:“儿媳妇?哪个是儿媳妇?那个红头发的姑娘说她才是正儿八经的女朋友,她是法西兰人?怎么头发会有红色的?染的?”齐天林他妈需要见识的东西还真不少,不等齐天林回应:“安妮呢?别人也就罢了,我们家也不怕谁,她是什么人?要是她爹妈找来了怎么办?公主啊!能这样?”

然后才说最闹心的:“蒂雅才多大?你……你这样犯法不?”

齐天林想翻白眼:“人家那是红褐色头发,我跟蒂雅啥都没干,过两年再说,再说她也十七岁了,您就别操心了,安安心心的抱孙子,到处游览一下,总之我会对越越好,行不行?”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皱着眉头的纪玉莲跟儿子出来,远远看见闺蜜就赶紧提溜儿子的耳朵:“你这胆子也太大了点吧!”还是觉得问心有愧。

刘晓梨撇嘴:“别装了,心里别提多开花了!”实在是太熟悉自己这个姐妹了。

柳子越笑眯眯的靠在墙边看热闹,谁叫齐天林好事占尽了呢?

确实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