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53章 打搅

第四百五十三章 打搅

雪亮的的刀刃,搭配着看起来有些笨拙的黑乎乎刀身,厚厚的刀背上带着无数磕碰的痕迹,,使齐天林手中的这把刀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沧桑破旧感,黑胡桃木的刀把显得很没有档次,但是已经被握持者的手磨得油亮光滑,为了增加摩擦,不得不用小刀在上面再刻划出无数胡乱的沟槽纹路,使整把刀的档次再降了几分。

如果用女人来做比喻,那些日本人喜欢小心翼翼养护的太刀可以算作妖冶娇艳的美女,那么齐天林腋下的战刃充其量只能算作蒂雅那样有点朴实的姑娘,只是一旦拉出鞘就很危险了,可手里的这把刀呢?

就真的只能用五大三粗的蛮女子来形容了……

套用武侠小说里面的词,刃长七分七,身形狗腿踢!

这就是齐天林随意从自己面前的一大队整齐排列的廓尔喀雇佣军腰间拔出的尼尔泊狗腿弯刀……

很不起眼的样子,但是齐天林一拿在手里,就有一种想挥动砍人的冲动,那种迥异于所有华国传统刀具,刀口内拐,拿在手里刀头自然而然的就有一种向下的重力,实在是割草农活,杀人砍头的必备利器!

齐天林假装矜持了两天,就有点艰难的跟莫森一起向MI6接下了这个项目,莫森是计划领头人,齐天林负责前线作战,但是有个比较操蛋的事情,就是廓尔喀士兵是不会英语的,他们绝对不会学习英语,所以每一个带领廓尔喀队伍的指挥官就必须学习尼尔泊语!

这是一个传统,不知道是英兰格人为了划定界限,还是身为雇佣兵的廓尔喀士兵为了保留自己国家的痕迹,这种比较独特的语言一直是这个阵营的唯一指挥语言,也是指挥官能够融入这个队伍的标志。

齐天林乐得顺水推舟,他必须在伦敦呆够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宙斯盾给他和莫森请了位专业军中尼尔泊语翻译上课,于是跟之前在军事学院学习指挥课程差不多,齐天林又开始天天西装革履的到公司上班培训语言了。

但是在上课期间,他也必须开始接触这些已经在伦敦郊区一个军营待命休整了一个多月的退役廓尔喀士兵们,他们目前只能领取基本生活费,所以迫切的希望能开始赚钱,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一个新的工作机会。

也只有跟这些人见了面,齐天林才知道自己差点错过了什么宝贝。

MI6交过来的廓尔喀退伍士兵的名单很长,超过五百人候选,实际上从上世纪末,特别是华国从英兰格手中接管回了香港,英兰格的廓尔喀编制就一直在减少,从最开始的三个

团到三个营,现在只有一个整编营和几个连队分散在各个其他战斗团里面作为支援,所以离开战斗队伍又在当打之年的军人非常多。

这种从一个族裔里面招收兵源的做法有很大的特点,就是相当的具有凝聚力,当然这些廓尔喀士兵也分东西两个族群,但是总的来说都是以能够进入英兰格军队为荣,虽然相比其他英兰格士兵的收入要少很多,但是在尼尔泊这样的相对落后国家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收入了,所以很多被裁减的士兵都没有离开军队,希望能够再获得一份继续从军的合同,而且这样的人多半都是专业技能比较强悍的,但是由于跟外界接触得比较少,加上一定的政治原因,这些廓尔喀士兵一直都没有流入PMC市场来,现在几乎被齐天林一锅端了。

廓尔喀士兵普遍都在一米五到一米六的身高,典型的南亚长相,用华国地域划分来看,他们就接近滇南人那边普遍的感觉,没有高头大马的威武,一个个低矮结实,就跟滇南的驮马一样顽强耐劳……

这些种族上的特点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这一百五十名廓尔喀退役士兵全部都是在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基本上都有超过或者接近十年的服役生涯,而这十年,全都随着美英联军征战全球各个战场!

这是一群一直都战斗在最前沿,具备丰富战斗经验的老兵,比华国那些好多年都没有见血的部队更加嗜血的战士!

这就是他们最宝贵的地方,因为英兰格从一百多年前雇佣他们开始,就把这支外籍部队用得非常狠,最苦最惨的战场总是由他们顶上去,英兰格编制里面的廓尔喀团队几乎就是一个个不停被灭团又重建的队伍,由此可见他们的战斗力和赫赫名声就是这么血雨腥风打出来的!

现在已经有些高端客户在聘请廓尔喀退役士兵作为保镖使用,可是在齐天林这个专业人士的眼中,这种做法就是鸡同鸭讲,这些人的业务工作面就是专业做进攻的,拿去做防守,还是装装门面的娱乐明星保镖,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掂一掂手中的弯刀,看看面前这些整齐排列,表情沉默,目光热烈,但是神情却怎么都有点桀骜的廓尔喀士兵,还不会廓尔喀语的齐天林是在一名老廓尔喀英国军官充当翻译的情况下来第一次接触他们的,他这种典型的东亚长相,看上去又比较白净的样子,让这些赳赳武夫还是没那么容易接受。

齐天林过来的时候,士兵们都聚在操场上进行身体锻炼,他们是靠身体吃饭的雇佣兵,也没有美国士兵那种喜欢在健身房里面塑造肌肉棒子的习惯,就是分成一个个小队,七八

个人一组扛着原木在训练场上同步奔跑,这是个很简单又有效的训练,既锻炼负重能力,活动肌肉,更重要的是,培养一队人之间的协同意识,这些老兵最了解那些训练科目里,什么是最重要的,他们都是在各个战场上活下来的精英,明白战友之间的协同配合,才是最保命的东西。

这种原木直径超过三十厘米,长度超过七八米,因为常年露天放在训练场,日晒雨淋,伦敦又是个阴雨绵绵的城市,所以非常沉,就算不是协同训练,也要四五个人才能抬起来,齐天林走过去,单手扶起一根,没什么吃力的感觉,陪同他的那个军官都有咂舌,齐天林才把圆木在手里也掂了掂,寻找一下右手狗腿弯刀的手感,突然一下猛的挥刀!

手起刀落,没有如他所想能够一刀砍断,但是这一刀也起码砍过了一半!

横砍圆木跟劈柴是两码事,劈柴是顺着木材的纹路方向劈砍,横砍的难度大十倍不止,,何况刀是有厚度的,砍得越深,两边木材对刀的夹力摩擦系数越大,呈平方数的增大。

齐天林有点摇头,如果是战刃肯定就一刀两断了,抬手拔出刀,扔了圆木,走回那个士兵面前,递回那把刀,点点头,用自己刚学到的几个单词褒奖:“好!很好!”

就这么简单,那些士兵看向他的目光就立刻变化了,他们对于这把刀的衡量标准很简单,每个廓尔喀人成年的时候,能够挥动狗腿弯刀一刀劈下一头牛的头,才算是合格,可牛脖子说到底也就一根颈骨算是细细的阻碍,只要气势够,难度并不大,而那样硬扎的圆木,他们全力砍伐,一刀能把刀身十厘米宽度砍进去就是神力惊人了,眼前的这个指挥官显然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会面很简单,就是介绍他即将成为大家的部门主管,这是一个挂在宙斯盾公司下面的行动部门,叫做第七部海外人员协调分队,一点没有杀气腾腾的感觉,十足的掩盖住了面前这群人的冲天杀气。

齐天林从头至尾都没有多说什么,百闻不如一见,这一见之下,他回去研习尼尔泊语的专心精神就立刻提升了不少,连在家吃饭休闲的时候,都捧着本语法教材在看。

安妮会的语言真不少,但也没偏门到这个地步,但是居然能摸索着看看教材给齐天林讲述心得体会:“这还是跟欧洲常用的印欧语系属于同一个类型的,掌握好颚音和咝音就容易准确发音了……”

齐天林表示不明白什么叫颚音跟咝音,公主殿下就笑眯眯的坐在餐桌边,扬起点脖子,指着自己的下颚跟咽喉给他做讲解,刚吃过饭,她今天穿了一件很简

单的白色长袖T恤,下班过来才换上的,非常家居的味道,下面一条黑白格子的九分裤,带着波浪的金发被盘起来卷在脑后,天知道为什么,就只有她才有这种天赋,随便什么衣服,就算是地摊货,她穿出来都有那种范儿,现在仰起来的修长脖子更是如同天鹅颈项一般光滑曲线,让齐天林看了一眼,就没把注意力放在语言发音上了,有点愣愣的看着未婚妻的下巴……真的是随便看哪里都觉得可以用优雅这个词来形容。

安妮就喜欢他这样,自己的气质不带任何其他的杂质吸引住爱人,多美好的事情,多符合她这种理想主义的风格,右手就这么撑着下巴,摆好姿势给爱人慢慢看,左手偶尔端过手边的红茶啜一口,惬意得很。

柳子越要来打搅:“发音么……我来教你!”

她才是正儿八经的播音专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