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56章 音符

第四百五十六章 音符

齐天林还是要感谢上苍,没有让爆炸带来更多平民的伤亡,至于专业人员,对不起,从他们踏入这个行业的那一天起,也许就会面对这样的一天,他是没有什么内疚心理的,就好像面对每一个PMC一样。

对于以列色他是真没有什么恶感,说起来,比那个衣衫褴褛的巴勒坦斯甚至更有好感,也许这就是以列色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结果吧,他们不再是那个流浪而没有国土的犹太人部落,已经凭借自己的实力苦心经营,硬生生的打造出了一片天地。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这都是个值得尊敬的国度。

但是齐天林现在试着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相比绝大多数华国人更加憎恶的日本人,他认为,以列色人才是中东乱局的一把钥匙,一把可以彻底再搅乱一点的钥匙,可以把美国以及欧洲的注意力更加吸引到这边来的钥匙,当打开这边的乱局以后,也许他才有更多的空间去针对日本或者华国周围那些国家,不过在他看来,那些都是小事。

套用华国前些年喜欢说的一句玩笑话,下一盘很大的棋……

齐天林试着把自己当成一个棋手,虽然他除了大富翁的飞行棋,其他没有什么棋类活动更擅长,但是人生如棋局局新,他总是要试着下一下的。

他的脑海里面很简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美国用什么招数来对待华国,他就用什么招数对待美国,毒品的事情是这样,在鱼鹰战机上做手脚是这样,那么扩展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上面,同样也是这样……

美国有无数的利益联结带,其中可以说最坚固的就是美国跟以列色了,二战前以列色人准确的把握到世界强弱走向,紧紧的抱住美国的大腿,更是衍生出了著名的犹太人华盛顿游说集团,仅仅数百万美籍犹太人,就掌控了美国最主要的各种领域,想想那些著名的名字吧,迪士尼、米高梅、派拉蒙、斯皮尔伯格、纽约时报、格林斯潘、索罗斯、巴尔默……

全世界最有钱的企业家,犹太人占一半,美国百万富翁中犹太人有三分之一,福布斯美国富豪榜前四十名中十八个犹太人,在美国华盛顿和纽约最著名的律师事务所,百分之四十的合伙人是犹太人,从美国总统的选举到美国政府决策,每个角落都有犹太人晃动的影子……

表面上美国乃至美籍犹太人并不一定支持以列色政府的某个政策,但是只要涉及到以列色安全问题,立刻就会毫无保留的支持以列色,而美国民众乃至全世界的民众,大多也都会选择支持以列色,就是因为犹太

人已经掌控了世界舆论,传媒舆论的话语权就掌握在犹太人的手中。

对于以列色境内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与伤亡人数,美国的新闻机器连篇累牍地进行渲染,而对于巴勒坦斯人所遭受的占领、屈辱和比以方大得多的伤亡数字则往往是一笔带过。这些报道看似客观,但由于有了选择性,实际上也就有了偏向,也就有了以列色人现在的好名声。

也许换个角度来想,以列色正是通过美国来控制世界,达到犹太复国的目的。

所以齐天林才会选择以列色,彻底的让这个国家乱起来,让这个美国最关键的盟友也好像阿拉伯之春一样乱起来,才能看到更多的缝隙,他有机可乘的缝隙。

美国有盟友,但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盟友跟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无论是欧洲集团的法德强国,还是地中海沿岸的动乱之国,又或者游离于欧洲大陆以外的英兰格,其实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只要有适当的利益争夺,谁都不会介意放手一搏的,关键是美国在全球的控制力,齐天林希望自己就好像利刃一样,能够庖丁解牛,游刃在其间,虽然不能搬动这些巨大的力量,但是可以切断或者拨动中间的一个个关窍,达到有意识的削弱目的,也许到某个时候,那个一直在努力奋斗的祖国,就有那么一天能够直起腰板来,不再韬光养晦的隐忍,自己这个叛徒,才算是做得有滋有味……

有意识的削弱,就是这个有意识,现在已经成为了齐天林的核心思维模式,不再跟以前一样,只是遇见什么事情下意识的顺手帮倒忙或者捣乱,目的就是恶心一下美国,现在他参加过一定的指挥官培训得到的教育就是,学会有意识的按照策略来行事……

真是有点讽刺的味道,是英兰格的培训让他明白了这一点,据说最近他还要带队到美国去培训,因为英兰格这边本土已经没有空闲的基地可以让他的新廓尔喀团队进行训练,当然莫森私下给他说,还是因为这些亚洲人聚在一起太打眼,既然是公司行为,就要把这些人按照PMC的规则,交给一些PMC培训公司来培训,这也是宙斯盾争取的到结果,因为培训也是要费用的,有费用的支出,公司才有利润嘛……

这些猫腻,其实无论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当然这件事还没有完全敲定,他现在的主要思想还是看着自己的儿子跟妻子,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个看起来肉呼呼的家伙,瞪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大眼瞪小眼……

纪玉莲跟刘晓梨欢喜得跟什么似的,看周围另外三位姑娘就格外顺眼,刘晓梨忙着给丈夫打电话

,纪玉莲伸手抓住儿媳妇的手,有点老泪纵横的感觉:“他爸……要是看见孙子,该多开心啊……”

安妮跟玛若真的是心有灵犀的对看了一眼,她们是真没想到,生个孩子,在华国会显得隆重到这个地步,对她们和西方社会来说,未婚先育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有时候单亲妈妈还是一个女人独立自强的标志,当然,一般经济条件下的单亲妈妈还是比较辛苦,虽然有比较好的社会福利,但是照顾起来还是颇为劳心劳力,但是这两位显然就没有这样的问题,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安妮就是通过刚才那个电话试探了一下母亲,被遮住了头发的宝宝照片显然让皇额娘惊喜万分,一点责难的意思都没有,安妮佯装为难的跟母亲商量怎么通过议会的事情,当妈的足够彪悍:“我自己的孙子,还要别人来许可?还有没有人权了,生了就抱回来,大不了说是我生的!”

腹黑女才笑眯眯的跟母亲揭谜底:“好吧,孩子的父亲是保罗,但是母亲不是我……我会加油努力达成目标的,按说我们的基因才是最好,最般配的,生出来的孩子您绝对喜欢……”

蒂雅就被纪玉莲防着去抱小孩儿,因为这姑娘现在越发有点不爱做声的趋势,也许只有跟齐天林单独相处的时候才会绽放所有的热烈,其他时候,不是擦枪就是擦刀,加上要小孩儿上战场的言论,让老妈子不寒而栗。

所以小姑娘转悠了一阵不得其法,就无所事事的坐在电视机前面看新闻了,偶尔回头看看齐天林,也许在猜测眼前的弥天大祸是不是自己两口子做下的,看得表情乐呵呵,挺满足的。

柳子越这个时候也不介意情敌在场了,抓着齐天林的手就忍不住撒娇:“好难受……”搞得安妮跟玛若大翻白眼,再看看觉得礼数也尽到了,就拖了蒂雅先撤。

刘晓梨还先用手机拍了一家三口的照片,出国之前专门学习了这种彩信或者邮件发送照片的方式,让那边的柳成林哈哈大笑,心满意足的要求老太婆跟孩子赶紧回去。

柳子越居然也是这种态度:“华国人,就还是回国去成长,要不是他爸在国外,我们都会在国内的,你说呢?老公?”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柳主播的内心还是一个传统的女子,生了孩子,那种夫妻之间的纽带更甚,这种酸溜溜的喊法也当着俩当妈的出现了,还可以拖长了点声音。

被这个称呼搞得牙齿都要酸掉了的齐天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怎么都可以……以后我们还不是可以经常回国去看看孩子,确实不太可能随时跟着我们,等大一点再跟着我

们生活吧。”

两位当奶奶外婆的心满意足,抱着孩子坐到沙发那边去商量以后的生活了,齐天林终于有机会给自己的妻子诚恳的说一声:“你辛苦了……”主要是柳子越怀孕期间,他还在各地奔波,要不是最近的事情,还不定能这么陪着呢。

柳子越撇撇嘴:“这有什么,也算了结一桩事儿,不过确实感觉更有家庭的味道,名字呢,哦,我爸已经取好了,叫齐天骄,骄傲的骄!”然后就一脸歉意的嘿嘿笑。

齐天林也觉得挠头:“也跟我叫天什么?那不搞得跟我兄弟似的么?嗨……要不是看老丈人给我这么好的一个老婆,就……反正不跟他计较了。”

柳子越的声音就放得好温柔:“我真的很好?”

齐天林是真觉得好,何况这个时候不说好话,还待何时?流水价的送上,逗得柳子越靠在病**一个劲咯咯咯的笑,远处的两位老妈子抱着孙子,看着这边的和睦景象,真的很满意,完全忘记那仨不和谐音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