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57章 特质

第四百五十七章 特质

以列色的核爆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很快就呈现出来……

国际舆论有些一边倒,毕竟核弹不是别的东西,现在地中海沿岸的各个国家都已经加强了对大气的监测,这还是历史上第一次距离欧洲本土这么近发生核爆,以前欧洲大国核试验都是到大西洋或者太平洋小岛上去搞,那种难以阻挡的核污染恐慌立刻就让所有国家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保护自己的利益,犹太人苦心经营的可怜姿态消失殆尽。

就连在美国的那些权高位重的犹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分歧,有些人强烈抨击现任以列色政府没有严格管理好几代犹太人艰难打拼下来的局面,没有严格管束核工业的发展,才会出现这样的惨痛后果,另外一批人就认为根本不应该在那么狭小的国土上面发展核武器,有了美国的强力支撑,哪里还需要那种杀敌一万自伤八千的武器?

对于国土面积就只有一万多平方公里的以列色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差点亡国的灾难!

现任政府总理立刻就提出了辞呈,但是为了在目前忙乱的局面中尽可能的保持政权稳定,才暂时不马上下台,全力加强善后工作,这个危急时刻,以列色人那种务实高效的特点立刻显露无遗,一方面通过联合国以及各种国际性组织表达了自己的歉意,正式声明以列色将永远不会再发展核武器,当然也会花更多的力气打击周边国家的核威胁,因为只有真实体验过,这些犹太人才明白,打开那个潘多拉的盒子,有多么的恐怖……

另一方面,将爆炸的这一天定为国丧日,在美国的技术援助下,大量的防核部队调集到迪莫纳周边,开始步步为营的向这片土地进行封闭,调查这个基地里面发生了什么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方圆三十公里内的土质结构都被改变了,里面还有多少未爆炸的核弹,也只有以列色人自己才知道,连美国人再三询问他们都摇头不说。

说到这里,以列色人对美国的态度还真就是利用,**裸理直气壮的利用,每年美国为以列色人提供三十亿美元援助,对不利于以列色的联合国决议一次次的投反对票,可是以列色人要做什么的时候,美国一样没辙,就连美国总统对以列色总理言必称“我的朋友”,但是在美国要求以列色撤军的时候,以列色简直就有点肆无忌惮的无视,美国一样没脾气……

就因为犹太人掌握了美国的经济命脉,舆论喉舌……

关于防核部队全球还是只有那几个常任理事国做得比较好,以列色人这个时候理所当然的向美国提出了援助请求,美国也屁颠颠的从本

土以及太平洋部队调动了不少人过去支援,甚至为了帮助这个被剥掉了核保护罩的盟国,一艘游弋在太平洋地区的航母编队也调了过去,近距离的在地中海区域为以列色撑腰,反正核污染也不会飘到美国本土去,这个做法让地中海沿岸的欧洲国家颇有微词,但间接的改变了东亚地区的力量对比。

说起来欧美人士在这方面还是有优良传统的,当事情无可抵赖的时候,就干脆的认错道歉,然后再伺机弥补甚至东山再起反扑,无论现在的以列色人还是当年的德国人,不像日本人,总之死鸭子嘴壳硬,打死不认账。

所以以列色自己的姿态摆得到位,美国又强势撑腰,在英法德三国连同几个欧洲国家打着观察员的旗帜,各自派人在以列色建立了办事处,压制监理一贯我行我素的以列色人以后,表面的动荡格局终于有个大概的轮廓……

除了以列色自咽苦果,大多数国家都在这件事上获得了自己想获得东西,特别是英兰格,因为这次发生的事件,本来就和哈马斯正在蜜月期的他们立刻宣布要帮助巴勒坦斯人防核,派出了大量的人员跟物资过去,当然是在不触动美国利益的前提之下,美国人也无可厚非。

当然这些事情对于齐天林来说,也就是了解看看,他要做的就是拨动一个个方向迥异的开关,让事件朝着美国计划外的方向发展,其他国家能够在其中获得利益,此消彼长,一点点消除美国冠绝全球的霸主地位。

而且这个其他国家还不特指华国或者别的什么国家,正是这种国际主义式的不特定获利,让谁都不会把这些事情关联起来,察觉不到这张暗自编织成的网……

只是齐天林现在要面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丈母娘……

不是刘晓梨,这位丈母娘抱上了孙子就一天乐呵得不行,特别是稍微早产了几天的齐天骄一天到晚活力十足,精神好得很,她就跟纪玉莲打算过河拆桥,有了孙子就带着走人了。

柳子越不干:“这叫什么事儿?我生了孩子,你们就过来享受劳动成果,还一下就带那么远?”这些年她跟她妈真是没大没小的,跟婆婆也惯熟得很。

纪玉莲温言相劝:“小孩子嘛,还是要在我们的国家慢慢长大才是个华国人,不然就是只香蕉,里外不是人。”

柳子越忍不住吼:“怎么就不是人了……”

刘晓梨有杀手锏:“你爸说了想看,催我们回去,医院说孩子只要过了前面这段日子也可以乘坐飞机了,再不……我们乘豪华游轮回国?”她还真敢想。

柳子越现在嫁了

人就对自己父亲没那么大的恐惧感,反而以前被压制住的反抗精神在抬头:“谁稀罕他看了,要看自己出国来看……我说了,孩子这半年就一直跟在我身边,你们要陪就一起,不陪回家……”

俩老妈子舍不得,于是就只有再长住一段时间,柳成林是真想出来看看,但是这样那样的原因,他确实没法出国,只有隔着视频看,一脸的舔犊情深,让柳子越嫉妒不已。

齐天林没在这边,因为苏珊来了……

老太太可不是来见亲家的,她不稀罕这个,她就是为着齐天林来的,还是一如当年她找到齐天林,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坐在一张椅子上,一头银发整整齐齐的看着齐天林:“这样的事情你都做了,想来你都是思前想后想清楚的,我就不多问你,但是你现在对你自己的境况要有个清醒的认识。”

齐天林点头:“确实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如果您想让玛若跟我的一些关系转到台面之下,也是可以的。”

苏珊点点头:“这是必须的,这几年你找的钱想来都跟这些事情有关,所以数额才会那么巨大,我已经尽可能细水长流的天天都在洗,把这些钱分拆出沙漠鹰公司,另外进行投资改头换面,让公司这边的账上始终只有那么点钱,万一……我是说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情,玛若还有你的小女朋友甚至你的华国家庭,我能够向你保证,她们不会吃苦。”

什么叫信任,齐天林现在才对苏珊有了一种真正的信任,甚至在以列色有那么一瞬间,他将基地的图纸寻找的任务交给苏珊,未尝没有一点试探的意思,这个世上,现在只有坐在伦敦郊区,玛若购买的这座独栋别墅二楼的这两个人知道在以列色发生的那场惊天爆炸究竟是怎么回事,蒂雅那不算知道,她的所有思维都是按着齐天林的。

看着齐天林的表情有点感动,苏珊笑起来:“你不用感激,从玛若的关系来说,我是你的丈母娘,从罗伯特的角度来说,我把你当儿子看待,你在为他报仇,从公司的角度来说,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必须同生共死的干这些事,但是我不问你具体怎么做,我只是个情报网上最常见的一个节点,所以,以后你要做什么大动作的时候,不妨简短的通知我一下,我可以在相应的地方做准备,譬如这一次,从你要求我找图纸开始,我就调动资金控股了一家意利大的防核产品公司,本来想趁着万一有事舆论,距离不算远的意利大国内肯定会有购买防核产品的需求,这样赚一笔,结果没想到你把事情搞那么大,现在这家公司的订单已经从以列色接到埃及、约旦,周边好

几个国家都有订货,巴勒坦斯没接到,全都被英兰格人抢走了……”说到这里,苏珊的脸上也有点得意洋洋,这就好比她之前在股市上操作一个道理,很多事情能够提前知道点消息,发战争财,这原本就是法西兰人和英兰格人最喜欢做的,从好几个世纪以前就形成了传统。

齐天林惊讶:“不会被人怀疑吧?”

苏珊点头:“你有这个意识就好了,这些事情你要相信一个老情报员,怎么隐藏身形做这些事,基本就是我们毕生在钻研的东西,我来的目的也就是这个,前面说这么多,是我在做的准备,现在我要说是你,你必须要学会一些作为情报人员或者说间谍的反侦查手段。”

齐天林先点头后摇头:“我是这么想的,关于情报战线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多少年了,其实专业人员需要掌握的东西行内的人都了解,我不想落入俗套,不然的话,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蛛丝马迹,要知道,我现在成天都跟MI5、MI6打交道,如果我太过了解情报人员那些习惯,会不会适得其反?”

苏珊开心的鼓掌笑起来,还别说,跟她女儿笑起来真有点像:“我太惊讶了……你有成为一名顶级间谍的特质!”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