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58章 酒吧

第四百五十八章 酒吧

苏珊没有呆多久,吃住在这边,给齐天林培训了一些东西就回去了,她的态度是齐天林要了解那些间谍反间谍的关键点在什么地方,然后结合自己的方式去防备就可以了,别懵里懵懂着了道就行。

当然期间齐天林还是把纪玉莲请出来跟苏珊一起吃了个饭,俩老太太都是人精,一个在华国的官场混了一辈子,一个在欧洲情报战线打拼了大半生,所以吃饭的时候,那叫一个彬彬有礼,轻描淡写的打哑谜,关键是一个不会英语,一个不会华语,两边都是尽量用手势跟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含义,居然能沟通,让陪伴在侧的玛若跟齐天林面面相觑,惊讶不已。

吃过饭,苏珊甚至邀请纪玉莲一起到市区逛逛,说她会负责直到送回家,玛若不太明白华国人俩亲家有什么好逛街的,只觉得两位母亲的亲近,似乎对她跟齐天林就是个很好的祝福,极力怂恿,齐天林也笑嘻嘻的让母亲跟苏珊一起去走走看看,这些日子,纪玉莲一天到晚都只知道抱孙子,从来到伦敦就基本上没上过街。

纪玉莲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俩个根本没有语言交流能力的老太太就这么开始一起逛街了,谁知道,苏珊转身就去买了台翻译机,手写的那种,大概的单词翻译起来很是很准确的,只表达了一个态度,就让纪玉莲对玛若这个儿媳妇彻底接纳了。

“我的丈夫,死在了战斗中,作为一个寡妇,玛若是我唯一的心爱,我会祝福她的一切……”

还有谁能比纪玉莲更理解这种心情,她比苏珊更早二十多年就当了军人的遗孀,其中的寂寞悲苦,也更加明了,所谓知音,也许就是指这样的两个老太太吧,所以,当苏珊带着她找到一家中老年酒吧,纪玉莲居然破天荒的喝了个酩酊大醉!

让过来看门迎接的齐天林跟玛若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苏珊也喝得不错,状态好,帮忙扶着纪玉莲去休息,笑眯眯的去看了看柳子越跟宝宝,转头给玛若偷偷灌输,早点生个孩子还是很有趣的……

刘晓梨就跟柳子越一直挤眉弄眼的对看,交流这外国母女为什么头发颜色都不同。

还真是,过两天皇额娘也出现了,她可是黑发,安妮一头的铂金色头发,差异更大。

王后娘娘是在看过了安妮搞怪发过来的照片以后,决定还是要过来看看女儿实际上过的什么生活。

她可没有什么着急抱孙子的态度,西方人在有些思维模式上跟华国人还是有很大的不同,这位有点喜欢吃零嘴的老太太,实在是也有点在皇宫里面憋得有点腻歪了,

找个理由出来看看女儿,给丈夫说的理由是,还得约束一下安妮,不要太过火,没有得到议会批准之前不要未婚先孕。

谁知道古斯夫塔国王一拍即合:“这个周末我也没有什么国事安排,我陪你一起去走走?”

除了正儿八经的国事访问,两人想出国游览都要多大的阵势,这次去看女儿仿佛是个不错的借口,国王夫妇决定趁着这个空档出来溜达一圈,只是毕竟身份不同,他们这样的小小挪动都是要经过议会批准的,所以从柳子越生了孩子开始算起,过了好些天,苏珊都离开了,这边俩才看似平淡的微服出游,实则前后左右跟随了一大批安保人员,只是侍从官什么的就被严辞拒绝了,这夫妇俩也实在不是那种没了人服侍就没法活的人。

安妮叫上齐天林一块儿去机场迎接的,虽然不是国事访问,但排场还是大,一架湾流公务机把夫妇俩送过来的,同样是私人飞机,这种喷气式的比安妮那个档次就高了不知多少倍,安妮还指着笑:“这是你的奋斗目标,什么时候买一架给家里用,你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齐天林现在给培养出来了:“我还是觉得你那架小飞机温馨得多,这个也就是看着豪华,没多少人情味。”

安妮就喜欢他这种转变,乐得捧住他的脸就亲一下:“嗯!就应该这样!”

国王夫妇可是在舷窗看着外面的停机坪的,自然也就看见女儿有点热烈的动作,对看一眼,眼中还是感觉有喜色,这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女儿就不用他们担心了。

走下飞机,穿着便装的国王夫妇对着迎上来的年轻人,只是轻轻点头,就上了齐天林开过来的越野车,王后还左右打量一下笑着问:“是不是防弹车?”他们夫妇俩乘坐的车辆都是有规定的,必须达到什么样的防弹标准,后面的安保人员已经散开上了好几辆型号不同的车辆,齐天林多娴熟的放慢自己的速度,让这些车该超前的就放到前面,该在侧翼和后面的就自行到位,摆开一个看起来很松散的保护阵型,才离开停机坪,开到公路上去。

安妮坐在副驾驶,转身自豪的给母亲炫耀:“他就是最好的保镖,所以安全问题根本不用担心……”

国王大多数时候都是看起来略微有点木讷的沉默,这次出来戴了一顶鸭舌帽,算是遮挡住一点面容,听了这话,倒是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点头,齐天林的VIP车开得还是不错,轻重缓急掌握得好。

安妮熟悉自己的爹妈:“这次出来你们打算到什么地方走走看看?”

王后代答:“也就是在伦敦这边不涉及

到官方的游览一下,说起来我们都有好些年没有这么轻松的游逛了。”

安妮出主意:“住到我们家里去吧,方便到处走走看看,也很有一般家庭的生活味道哦。”她们家真就好这一口,喜欢平民化一点的生活。

王后看自己的丈夫,古斯夫塔明显有点意动,睁开的眼睛有点亮,王后就又代答:“好!”

于是这两口子就真的住到那条比较高档,但真的很一般的平民化别墅一条街去了。

只是搞得安保人员们有点头疼,这种地方可没有那么容易租房子保护在左右的,于是就只有找了几部厢式车远近不同的停在附近的街口进行看守,当然这件事肯定也是知会了英兰格政府跟情报部门以及相关单位,所以齐天林所属的MI5或者MI6都得到了消息,他们对齐天林跟苏威典王室的关心都是心知肚明,不过关系融洽到这样的地步,还是有点吃惊。

住惯了家里的王宫或者说郊外的别墅跟城堡,国王夫妇显然有些喜欢这样的生活,当然蒂雅跟玛若也是不在这边的,因为这俩一听见国王夫妇驾到,也许会来这边看望女儿的生活,立刻就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逃之夭夭,不管怎么说,那种心理压力还是太大了一点。

齐天林就一点没有这种心理压力,尽量泰然处之的接待老丈人夫妇,那些安妮给他灌输的礼仪还是有点用处,起码的行为举止都挑不出毛病,但是安妮显然想挑战更高难度,吃过王后在厨房捣鼓来的晚餐以后,就建议:“保罗,要不你陪我父亲到酒吧去坐坐?”

齐天林就把探询的目光转向国王,谁知道古斯夫塔居然先看自己的夫人,实在是他出没于那些声色犬马的场所,让王后有点深恶痛绝。

王后却点点头:“只要不是去夜总会,酒吧还是可以的……”伦敦的酒吧文化实在是一个很有底蕴的事情,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于是半个小时以后,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戴着深蓝色棒球帽的齐天林,就跟穿着一件米色格子领夹克,戴着一顶深灰色鸭舌帽的国王,漫步走在繁华的街头。

从离开家坐在越野车上,国王都还是习惯性的坐在后排驾驶座的背后,两个男人之间也一直无话可说,齐天林也不是个话痨,路虎车里都安静得要命,反而是走上街头,都把双手揣在衣兜里的两人听着周围喧哗的人声鼎沸,都觉得更好受一点。

经过安妮跟王后的极力劝阻,那些王室保镖才看在齐天林已经拥有的赫赫威名前提下,勉强同意了不跟随出行,所以古斯夫塔也是难得的在周围没有保镖的情况在

闹市转悠,齐天林除外……

没有购物的欲望,走了一会儿,两个沉默的男人就随意的找了一家看起来古色古香的酒吧,推开叮当作响的沉重玻璃大门,随意的找了个玻璃橱窗旁的角落,在巴掌大的圆桌边坐下,齐天林还是习惯性的把自己放在国王跟玻璃橱窗之间,这种位置一旦有任何事情发生,砸开玻璃就可以冲出去,而现在他挡在玻璃前也可以防备来自外面的任何狙击或者袭击。

古斯夫塔习惯于身边被人这样保护,只是抬眼从自己的金丝边眼镜上方看了看齐天林点点头表示感谢,王室成员对礼仪已经深入骨髓了。

随意的点了两杯啤酒,两人之间实在是没有聊天谈话的基础,还好转头就发现这家酒吧正在播放周末直播的英超比赛,接二连三的还有球迷涌进来……

齐天林都没想到,就这么随意出来小酌两杯,居然都能遇见事儿!